世界的二

第51章 那个不会说话也听不见的师长(9)

伴随着那个轨迹的改变,或者说,那个金属圆柱体的移动,十四个小世界,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那些沙子,在鼻腔里口腔里甚至气管与肺叶里存在着的沙子,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一起不见的,还有那沙子摩擦带来的灼痛感。林骅轻轻的放下手,慢慢睁开眼,发现沙子开始向外流,不对,怎么会向外流?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啊,可是,那些沙子确实是慢慢地离开林骅的身边,直到林骅的上半身露出沙坑,随后,世界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就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林骅此时此刻半截身子埋在一个很深的沙坑里,肯定是发生过什么。林骅努力地从沙子里爬了出来,抬头看着巨大的深坑留下的大碗一样大小的天空,嗯,爬上去,还是需要一些力气的!

当鱼腹的胃绞痛停下来时,由越躺在充满了粘液的地上,很久,都没有缓过来。那强烈的眩晕感,即便是周围的环境不再翻腾,但由越的脑子里依然在不停的旋转,旋转,天在旋转,地在旋转,自己依然在旋转。由越紧闭着双眼,像是置身在一个空洞的圆盘了,不,大碗里,很多水的大碗里,随着漩涡飘荡。

良久,由越感觉好一些了,慢慢睁开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好像恢复到之前的平静,只是,自己浑身的疼痛与依然眩晕的脑袋提醒着自己,刚才发生过什么。

任天飞在坠入深海之前,忽然间,清醒过来,他面对着海面,睁开眼睛,看见面前遥远的海面像大碗一样,那里有光亮,白色的光亮,就像那个人白色的面孔一样,真的,任天飞好像真的看见了她的脸,她在对自己笑,那清亮的眼睛在看着自己。于是,任天飞努力地往那个光亮的地方游,双臂不停地划着水,奋力地划着水。

直到冲出那个光亮,任天飞回到了海面上,他大口地喘着气,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海水,左右张望着,寻找着那个面孔,但是,什么都没有。任天飞转身看见那个自己待了无数个日夜的灯塔,竟然,完好无损地矗立在原处!

肃临拿着赤红琉璃珠后,一直在到处看,到处找,他想找到宣宜,刚才看见的宣宜那一定不是幻觉,因为自己手里还握着赤红琉璃珠!身后的岩浆依然在爆裂的喷涌着,但肃临已经顾不上那炽热的张着大口像一个巨大的碗似要吞噬自己的火舌,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赤红琉璃珠,不知道是映衬着面前岩浆的红色还是珠子里面什么东西在闪动,肃临看见了赤红琉璃珠里的红色,耀眼地亮了一下。

在那闪亮之后,肃临面前即将要湮灭自己的岩浆忽地一下退了回去,包括热浪,包括烟雾,就像是倒带一样,退的猝不及防,退的了无痕迹。肃临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又回到了之前的平静。是自己在做梦吗?肃临的手触摸着赤红琉璃珠,不是,那不是梦!

安宁差不多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因为她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了,就在这时,就在她要闭上双眼之前看到的最后一眼,她发现,冰雹落入大海里划出的那些直线,不见了,是的,不见了。安宁迅速做出决定,从小船底离开,重新回到海面上。真的,冰雹没有了,大海又恢复了镜面一样的假状,太阳依然在天空照耀着一切,没有暴雨,没有冰雹。

安宁爬回小船,她看了看刻在船帮上的日历,自己已经待了1年零三个月又七天。她抬头看向天空,那个火热的太阳,如同大碗一样,挂在高处,是的,之前怎么没有觉得,那个太阳,很像一个大碗呢?

宣言保持着弯曲的姿势趴在地上,噫,那个压力不见了,真的吗?是有人救了自己把砖石抬走吗?不对,没有人可以一下子把所有砖石同时抬走?到底是怎么回事?宣言从手臂与地面之间的缝隙看出去,没有碎的砖石,地面依然是之前囚室的光滑地面。宣言立刻转身站了起来,这囚室,还是之前的囚室,查看着囚室的四壁,自己刻的日期计数还在,仔细数过之后宣言发现日期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

到底是什么情况?宣言站在从气窗漏下的阳光里,不对,有个地方不对!宣言抬头看向那个气窗,那个气窗的形状变成了大碗一样的圆形。宣言确认之前那个气窗是一个正方形的,而面前这个圆形的气窗,是刚才异变之后才出现的,宣言确定!

伶俐再也飞不动了,再也推不动了,她放弃了,跌落在井底,闭上眼睛,等着那个巨大的盖子把自己压扁。等了许久,怎么没有东西压过来?伶俐睁开眼睛看向那个大盖子的方向,那里,早已没有什么盖子,光线照射下来,有些刺眼。伶俐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着井口,那个井口感觉有些不一样了,像什么呢?像一个大碗,对,像一个透明的大碗扣在井口。

山洞里的水开始上涨的时候,虽然汹涌,但毕竟这么大一个山洞,水面上涨的也是循序渐进的。但当由思就差一层空气就要淹死时,所有的水开始退去,这退去的速度可不像涨水时那样温和。退水时仿佛山洞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大洞一样,迅速的流走。由思被水冲着回到山洞地面之前,他隐约好像看见了地上那个大洞,就像大碗一样,但当所有的水都消失不见,由思趴在地上时,却找不到地上那个大碗一样的大洞。

刚才那些水去哪里了?由思坐在山洞里十分不解,他用手拧了拧自己衣服上残留的水,是的,只剩下这些留在自己身上的水了。

吴颖祯忽然的停下了喊叫,仿佛之前是有什么鬼神操控着她的灵魂,而当鬼神抽离出去以后,吴颖祯喘着气,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重新审视着墓穴。那口棺材依然保持着之前安稳的样子,刚吃不是打开了吗?好像,好像里面还有什么人出来了,不,没有,刚才那是鬼神操纵时自己的幻觉而已。

吴颖祯慢慢站了起来,一切,都还是之前的一切,只是,那盏长明油灯有些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呢?那油灯好像,好像一个大碗啊!

纪文龙真的是没有一丝力气了,那满是鲜血的手指终于离开了悬崖的石头,坠落是什么感觉?应该和飞差不多吧,会体验到风的感觉。可是,可是怎么没有风呢?啊!纪文龙好像是摔在什么地上,屁股吃痛,他坐起来,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大碗里,不是真的大碗,而是大碗形状的岩石,丛地底缓慢上升,很快的,原本大地的裂缝都填起来了。纪文龙坐在地上,左拍拍,右拍拍,怎么回事?裂缝不见了,大碗不见了,连自己手上的鲜血都不见了!

陈纶觉得自己开始发热,在最后的意识里,陈纶想起书上写的当人要冻死的时候会觉得热,然后会自己把自己的衣服扯掉,自己,自己这是要冻死了吗?不要,不要扯掉自己的衣服,不要死了还是那样不堪的样子,陈纶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衣领,等待死亡的到来。

可是,等了很久,陈纶没有死掉,反而恢复了精力,她慢慢睁开眼,依然是一片红色的景象,冰川,还是红色冰川的景象。她坐了起来,感觉自己恢复了温度与体力,而周遭的环境也恢复了之前的虚假的样子,不寒不冷。陈纶抬头看看太阳,那太阳在红色的映衬下,泛着光晕,像是一个镶着白边的大碗。

魏北发现疼痛感和窒息感消失的时候,自己的双手还在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脖子,清醒后,他赶忙放开手,坐起来,看着这个无人的村子。烟雾消失了,毒气也不见了,自己也没什么不舒服了,那刚才,是自己做梦吗?魏北扶着地面站起来,手忽然碰到了个什么,一个大碗?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大海碗呢?

飓风是瞬间消失的,申贤没有了飓风的力量,身体跌落在礁石上。海浪一下子平静的不像样子,一浪一浪的拍打着礁石,所有的一切丝毫没有飓风留下的任何痕迹。只是,只是远处有一块礁石怎么看起来那么奇怪?对,那块礁石,看起来,像一个大碗!

沈樵眼中那个红色的恶魔就像是大碗一样扣过来,但是,在离沈樵很近的地方,那个大碗忽然消失了。所有的火都不见了,热也不见了,只剩下不知所措的沈樵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看着面前那个巨大的金属圆柱体的椭圆形切面上,那十四个挣扎着的雕塑都恢复了平静,然后慢慢消失了,那个切面又回到了光滑干净的样子,宣宜终于开心的笑了,是的,她恢复了实体的样子,可以笑,可以欢快地笑。

只是,站在一旁一直拿着梅鉴的闵澍师长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宣宜,完全笑不出来!

辛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