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二

世界的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4章 宣禾

当宣禾这个名字出来后,大部分人都有些陌生,但在场的重要的几个人,却是吃惊的。

大主教,他听前任大主教的担忧一直对宣骊保持着警惕,重要的就是她是来自这个和巫族有所关系的宣家,而此时此刻,独自一人出现在异族神教大殿上的竟然,就是宣家的家主,那个传说中由巫族巫女生出来的,宣禾!

而在大主教一旁的由越,虽然吃惊,但心里会感到一些亲切,毕竟,那是宣宜的爷爷。和宣宜在学院的时候,由越偶尔会听到她提及她的爷爷,说到爷爷,宣宜会有难得的小孩子被照顾的表情,那种对长辈的依恋感,是宣宜这个孤独的孩子非常少见的,所以,见到这位宣禾,由越的眼睛亮了起来。

站在稍远处的安宁、月明、云辉等等对人族有所了解的人们,看到宣禾的身影,都有各自不同的想法与好奇。

只有,昆王,没有任何的意外。

因为,宣禾今早赶到后见的唯一的就是昆王,是的,他就是在今天的仪式之前在二层昆王房间里的那个昆王之前从未谋面过的,朋友。

而且,在由越被昆王推进月亮泉之后所有人都在做梦的时候,在场的人群中,那没有做梦的两个人,便是宣禾与宣骊。那个时候,宣禾走到昆王房间的床边,看向站在下面的宣骊。这是这对兄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默默的看着对方,微笑着,没有任何语言与动作,但眼神之间的交流就已经表达了许多。

于是,在所有人清醒之前,由越落在月亮泉池边的匕首,就被宣骊默默的捡起来收在了袖子里。

见众人没有回应自己的话,宣禾微微一笑,“老朽今早才赶到塔塔城,因为前段时间听说我家失踪了二十年的妹妹出现在这里,所以,我才日夜兼程地赶来。原本,老朽就是想把我这个胡闹的妹妹带回人族,只是,没想到,她会干出如此疯狂的事。没有管教好家妹,是老朽的责任,如果你们需要什么样的赔偿或者惩罚,都是应该的,可以提出来。只是,家妹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否,看在我一个老头子不远万里而来的不易,请允许我,带走家妹的尸体。”

宣禾的一段话说的甚是恳切,但大主教不等昆王和由越发话,便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不行!”

“刺杀我们神教越神,死可是不能赎罪的,谁知道你们宣家有什么阴谋?既然你来到我们神教,自投罗网,那,你便也走不了了!”

听着大主教那充满了情绪的话语,宣禾丝毫没有生气,而是面带笑容的温和的说道,“大主教,我理解你对你们刚刚接到的神的孩子的关心,关心则乱,在这个时候,阴谋论可不可取,我听说,认出由越就是神的孩子的人,就是家妹。虽然,家妹做出了伤害越神的行为,但,她也帮你们整个异族整个神教找到了你们的神的孩子啊!可能,家妹被关了太久了,情绪不太稳定才会有刚才的行为,还请大主教多想想,想想我们两族之间……”

最后的话,宣禾没有说完,但大主教听得出来,那温和的劝慰中,又有强力的概念,特别是最后一句的意思是,扣宣家的人是人族和异族之间的国事,那不是大主教可以说了算的。

昆王终于起身了,他把怀里已经冰冷的宣骊慢慢放在地上,起身看着不依不饶的大主教和温和坦然的宣禾,想到了早上宣禾来见自己的时候,和自己说的话。

昆王和宣禾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二人因为宣骊,仿佛有一些莫名的熟悉,宣禾捡到昆王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昆王,我们终于见面了!”。而昆王也是以异族的礼仪轻轻抱了一下宣禾,“终于啊!”

“昆王,我这次来,自然是因为有了我妹妹的消息,所以来。但更重要的是,借此机会,想给昆王,送件礼物!”

“送礼?宣家主,你,不会是要贿赂我吧。”昆王笑着把宣禾迎进房间坐下。

“昆王说笑了,这天下,有什么东西能够贿赂得动昆王?”宣禾笑着,然后慢慢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推到了昆王的面前。

“这是?”看着那个锦囊,昆王并没有拿过来。

“这是我宣家锦囊,送给昆王,在您觉得没有选择的时候打开,说不定,可以给您一些别的选择的可能性。”宣禾解释道。

“宣家锦囊,为什么送我?”昆王看着宣禾问道。

宣禾的表情是一种“你懂的”的意味,“昆王,如果老朽有机会能够帮到您什么的话,那对老朽来说,对我们宣家来说,自然是极好的事情。即便是没能帮到您,一个锦囊,肯定是不会害您的,那么,我也没有损失。所以说,能让您收下这个锦囊,主要是老朽我自己的需要。”

听到宣禾这番话,把这个锦囊的意义说的又是那么的轻,昆王不得不佩服宣禾的说话艺术,他不禁想到,宣骊是宣禾的妹妹,看来,她的许多智慧也是这位兄长教育的吧。昆王微笑着收下了宣家的锦囊,然后便要下楼参加神的孩子的仪式了。

“昆王”,宣禾叫住了要出门的昆王,“今天,无论发生什么,老朽来到异族,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亲情而已,还请昆王,信任在下!”说完,宣禾对昆王抱拳行礼,昆王点了点头没有回应,便离开了房间。

昆王想起宣禾最后那句“今天,无论发生什么,老朽来到异族,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亲情而已。”,“为了亲情”,难道,宣禾一早就知道宣骊的结局?所以,特意来接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宣家也真的是令人畏惧。

昆王走到宣禾面前,他看了看宣禾,“你来,就是要带她走吗?”

“是的,昆王!”

“别的还有什么要求或者需要吗?”

“没有了,昆王!”

“那,你把她带走吧。”

“谢谢,昆王!”

大主教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看了看昆王严厉的颜色,只能看向由越,在这个场合,唯一能够说话更有分量的就是这位神的孩子了。

由越没有走过去,他现在只能坐在别人帮忙搬过来的椅子上,身后有医生在为他处理伤口,已经吃过了医生配置的止疼药和止血药,由越现在好多了。他看着宣禾,“宣爷爷,我是宣宜的同学!”一见到宣禾,由越就很想称呼他爷爷,就像之前宣骊因为就是是宣宜的姑奶奶而让由越感到信任,只是,为什么,骊婆婆,要杀自己呢?

宣禾走到由越的身边,蹲下来,和由越平视,然后慢慢的拉过由越的手腕,搭脉检查,良久之后,“还好,越神,你没有伤到心脉,出血也不多,等下医生帮您把刀拔出来不会引发大出血就没有什么危险。”

“谢谢宣爷爷!”

“越神,我替宣骊跟你道歉,伤到了你,希望,你可以看在她之前帮你的情分上,让我带她走。”

“宣爷爷,您知道骊婆婆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宣禾摇了摇头,“我们兄妹二十多年未见,原本以为,这次来到异族可以和她好好说说话,可惜,至今,我们也没有交流过,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说着,宣禾的脸上露出落寞而难过的表情。

“宣爷爷,骊婆婆救过我,不管她是为什么,我不怪她,昆王答应了您的要求,我也不会阻拦的。”

“越神!”见到由越和宣禾聊天时一副其乐融融的气氛,大主教便开始着急,为什么,所有人,都没有警惕宣家呢?

由越一摆手,制止了大主教的话。

“宣爷爷,还有件事,想拜托您!”

“越神请讲!”

“刚才被放血受伤的肃临,他是我和宣宜的同学,您能带他离开异族回家吗?”由越恳请的目光看着宣禾。

宣禾转身看了看还躺在担架上的肃临,然后转身微笑着看着由越,“好,我带他们两个,回家!”

辛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