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二

第16章 让我们一起战斗到最后吧!(6)

在距离肃临和林骅不远处的那个手握着随命珠的叛军兵将,此时此刻,也陷入了思考。

“杀皇帝安林可得赤红琉璃珠”!

皇帝安林,就是那个大殿上义正严辞的落跑皇帝,看起来会不会武功都不好说,应该好杀,只是,要如何近他的身到是个麻烦问题。兵将把玩着手里的珠子,看到了远处正在聊天的肃临和林骅,但他并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想法。毕竟,之前因为宣宜的事,和这两个人闹的有点儿不愉快,虽然说后来也恢复了点头之谊,但也就是个点头之谊。宣言把头盔的面罩放下,然后靠着战车默默休息,明天还要去离宫,需要养精蓄锐。

宣言是宣家二子宣诺的长子,宣诺是爷爷宣禾的二太太之子,也就是说,宣言和宣宜是同一个爷爷,但不是同一个奶奶。

宣家每一代家主都要娶巫族长巫女,待长巫女怀孕生子后,家主就可以娶二太太,甚至三太太,因为,长巫女生子之时也是殒命之时。这可能就是巫族和宣家契约签订的代价,每一个长巫女都会因为宣家产子而死,每一位宣家家主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般在这样的故事里,二太太或者三太太以及她们的孩子必然会因无法继承家主之位而心生不满以及由此产生一些不安分的想法。但宣家千年来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没有人可以瞒过巫族让一个没有巫族血统的孩子当上宣家家主。

直到,宣宜的父亲,宣洋。

宣宜的父亲跟人私奔离家出走十多年,不但没有娶巫族长巫女,而且还跟其他女人生了孩子,还是一个女儿。当那个女儿,也就是宣宜出生时,巫族便感知到一切,震怒的巫族大巫连夜赶到宣家,差点儿要撕毁契约把宣家灭门。后来,还是宣禾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把大巫稳住。但有小道消息说,因宣家再无流着巫族血统的继承人,大巫最后妥协承诺在宣禾有生之年依然维持巫族与宣家的合作,但若宣禾离世了巫族与宣家便不再有关系。这个妥协之约之所以是小道消息,是因为巫族和宣禾并没有正式公布过,关于宣家未来的何去何从,一直都没有定论。

宣诺作为宣禾没有继承权的儿子,对父亲没有为自己、为宣家争取继续和巫族合作而心生怨愤。同时,因为宣诺早已结婚生子,自己也没有再去争取巫族长巫女的机会,所有的希望,宣诺都放在了自己的儿子宣言身上。既然宣家第一位家主就是一个和巫族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族,那自己的儿子,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于是,宣言就是在这样的期许、严苛的教育和对爷爷的失望、对宣宜的憎恨中成长起来的。

相对于想办法娶长巫女这种重振家族的方式,宣言有自己的想法,来云上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云梦山,拿到天书,到时候别说是巫族,在这四海之内,再不会有什么人敢威胁宣家。

忽然的,宣言感觉到一丝寒意,他立刻坐起来,把头盔摘下,警惕地看着周围。

第二天,叛军大军浩浩荡荡地开往离宫,队伍里,五个孩子分散的隐秘着。不对,还有那个小杂役,由越,也混在叛军的队伍里,奔向离宫。

在离宫,皇帝安林独自坐在议事厅的正位上,他面前有一杯泡好的茶,但早已冷去,安林看着没有一个大臣可以议事的议事厅叹了口气。

“你认为朕是昏君吗?”安林看向站在厅内的护卫任天飞,好像是在对他说。

任天飞直直地看着前方,忽然意识到房间内只有自己和陛下两个人,便转头看向陛下,触及到陛下的目光,任天飞连忙单膝跪倒,冲陛下行礼。安林摆了摆手,“站起来回话。”

任天飞这才确定刚才那句“朕是昏君吗?”原来是在问自己,但这个问题竟让任天飞一时语塞。安林看着任天飞呆住的表情,也不想再为难这个侍卫了,便自己开口。

“自古以来,何为昏君?昏者,不明也,没有明亮的光,没有明智的心,便是昏。昏君的表现是什么?不是说一个君主用了多少多少银子就是昏君,也不是说一个君主拥有多少多少妃子就是昏君。昏君是看不清人,不会用贤臣,总是用庸才,奸人乃至蠢才,这就是昏君。昏君是看不清己,不知道自己在位的阶段对于国家来说是该收还是该放,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对于治理国家来说长处在哪里短板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利使用出去后果如何,这就是昏君。”

“就像先帝,好大喜功,总想着把异族灭掉,让人族一统天下。这种话当口号说出来没错,但要真的搭上那么多人的性命为那个口号陪葬,就是昏聩!如此昏聩的想法,竟然还能真的实现,就是因为先帝用人仅用那些同样如他一样好战、好杀的痴愚之人,权力在这些人手上,天下,还能安稳吗?”说着,安林心中愤怒,气愤地拍着桌子,桌上那杯茶倒了,茶水撒了一桌子。任天飞见状连忙想上前去收拾,但安林一摆手表示不用管这些。

“他们说朕手上有先帝的血,所以朕也是乱臣贼子,所以今天的情况只不过是天道好轮回而已。是的,虽然当年朕没有亲自动手,但先帝被起义军围攻时,朕是拖了三天才赶来救驾的,因为,朕想让他死!至于安庆那孩子,朕虽然没有下令诛杀,但对手下追杀他的事情确实是充耳不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现在,伯仁没死,返回来杀朕了!”安林站起来,语气中略显悲凉。

“朕,当年止天下之乱,平万民之哀,后,在位二十载,休养生息不说,至少是没有战乱的二十载!不论今天结局如何,朕都不悔当年的选择,即便,朕可能会成为别人口中的昏君吧。”

“陛下您不是昏君!”任天飞忽然开口了。安林一愣,刚才自己说了那么多,与其说是说给这个小侍卫听,倒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为了安稳自己内心吧,所以,安林没想过这个最后陪在自己身边的侍卫会真的回答自己的问题。

“陛下,没有选择是所有人都满意的,您不能因为那些因您的选择而失去利益的人的愤恨的话,就否定了那些因您的选择而获利的好的结果。能给百姓二十年没有战乱的生活,您就是明君!”任天飞眼神坚定地说。

安林身体微微一颤,他走到任天飞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充满了被肯定的感激。此时,离宫外一声巨响,议事厅里的两个人转身看着敞开的大门外,看向远方,仿佛可以看到离宫外,那一触即发的战斗。

离宫外,巨大的声响是叛军用方柱撞城门的声音。离宫原本是皇家避暑的闲散宫殿,没有什么抵御外侵的城池堡垒,所以,一声巨响,宫门就被撞开了。

大批的叛军如洪水般涌入,御林军镇远大将军萧逸带领着御林军残部面对着涌入的叛军,只是用布条将刀剑紧紧地捆在手上,毫无退却之意地举刀相迎。

又一场血腥杀戮,就此开始。

辛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