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鹰展翅

第366章 意想不到

直到有一天,她修炼完秘笈的最后一部分,她决定把这些年来的积恨统统用在了对邬镇山的报复上。

只是令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面对那不算光洁的铜镜,她几乎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

镜中人一头百发,覆盖着一张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原本光鲜亮丽的脸苍白得如同死人一样,没有丝毫活力。

李九娘的心在颤栗,一个女人变得如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

但她必须活下去,她舍不得抛下女儿,更不能把仇恨带进地狱。

她把自己像死人一样包裹起来,开始了她的报复行动。

令她欣慰的是,她的报复一次次取得成功,但她也担心,自己斗不过邬镇山,因为她发现邬镇山身后有一张大得难以想象的网。

她倒不计较自己的生死,她放心不下的是女儿,尽管她这些年来鬼童子已是名声大震,但做母亲的心也只有做母亲的人能懂。

果然令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看着李九娘在风中颤栗的身子,燕云的心绞痛着,他知道面前这个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女人一定有她的苦痛,他不忍心再让她受到刺激,正准备离开,李九娘却幽幽地吐出了几个字:“鬼童子是邬镇山的女儿,我是邬镇山的原配。”

燕云心中恍然大悟,这三人竟然是一家人,一家人发生现在这种情况,当然是感情变故。

“你们保重!”话声中燕云已经消失在黑夜中。

他即便还有许多疑问萦绕心头,但此时他实在不方便再追问,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到洛县县衙走一遭。

就在燕云起身之际,在西南侧也窜起一点影子,刚才的一幕她模糊的看在眼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为何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他明明去了昆仑山。

可是她还没追出一百丈,一个身影已经挡在面前。

“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而出。

原来燕云早已发现有人跟踪,而隐身之人正是丁凤。

女人心细,尤其是像丁凤这样的女孩子,不仅心细如发,更有好奇心,所以和铁中棠分手后,她便折身往平安客栈而来。

没料到有人比她捷足先登,她便远远地藏了起来,有时看戏总比自己身入其中角色有趣得多。

距离太远,她看不清现身之人的面貌,但他的身形却让丁凤吃惊不小。

“丁姑娘,怎么是你?”燕云虽也惊诧,但在这种情形下,比女孩子镇定得快。

“云公子,你不是去了……”丁凤一脸困惑。

“不错,我本来是去了昆仑,但刚走不久,便碰到了一个朋友,他愿意替我去办那件事。”

“你的朋友是谁?”丁凤脱口而出,昆仑山既是血门的老巢,一定是龙潭虎穴,一般人即便有那份胆量,也不一定有能力将事情办好。

燕云一眼就看出丁凤的疑惑,他当然不会隐瞒,笑道:“丁姑娘放心,他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姑娘可知道大刀会?”

“知道,自从欧阳芳死后,大刀会便由一个叫王毅的人掌管,据说此人武功了得,在洛河之变后,更是率领大刀会神出鬼没,与血门作对,我这次前来,正要找时间去拜会,难道公子所托付之人便是……”

“正是王毅,前段时间,他帮我去川蜀办了一件事,恰好我碰见他赶回来,倒是姑娘本该和铁捕头一起,怎么…..?”

丁凤脸上掠过一丝令人难以觉察的异样。

“姑娘,发生了什么事?”丁凤神情之异岂能逃过燕云。

“哎,此事说来……”想到那天燕云离开后发生的事情,惊恐不满丁凤的眼神。

“哎,想不到事情竟然是那样,也怪我粗心大意,造成了如此令人悲痛的结局,铁捕头手下那些人,个个都是跟随他多年的精英,竟然一役而殁,这事都怪我。”

“公子不必如此自责,江湖波诡云谲,每时每刻都有常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公子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想邬镇山那里应该找到一些线索,不知姑娘接下来…..”燕云探询的眼神看向丁凤。

丁凤芳心一颤,“接下来……”她的心瞬间被惆怅灌满,她有自己明确的方向,此次出来,一来是为了武林安危,但更重要的是还是心中那千丝万缕的情愫。

自从得知燕云失踪的消息,她白天黑夜都在煎熬中苦苦挣扎,江湖传言燕云已经……她的心破裂成万千碎片,可她怎么会相信。

哪怕海枯石烂,她也坚信深爱的人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哪怕海枯石烂,她也斩不断思念的情丝。

这个云公子,为什么每一次见到自己,他的目光总是那样闪烁,那样充满亏欠,甚至有意无意地和自己保持着距离。

人都说女人心细如发,丁凤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和感受,总觉得怪怪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她又说不上来。

“我也正有此意。”丁凤茫然中,不假思索地说道。

燕云本不想如此,他之所以抢先问,只不过是想支开丁凤,他实在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如此善良的女孩子受到创伤。

“那…….”燕云话到嘴边,望向丁凤。

“我陪云公子走一遭。”丁凤的心砰砰跳着,脸儿也顿感增添了几分热度,好在是黑夜,夜色掩饰了她的不安。

她之所以坚持要和燕云一起去,倒不是因为燕云几乎和自己心中的影子重叠,实在她也敏锐地觉察到邬镇山一定和血门有较深的关系,她虽然不想和公门之事扯上多少关系,但对于血门,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线索,她也绝不会放过。

而且对于眼前的云公子,也就是江湖近来传说纷纭的玉面修罗,更是处处与血门作对,他既然想到邬镇山那里能够找到线索,一定有他的道理。

丁凤不想掠人之美,但却不想错过机会。

尽管和眼前之人在一起,总感觉有几分尴尬,有几分心里不安分,但这一切比起武林安危,实在无足轻重。

燕云虽然感觉有可能甩不掉丁凤,但也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断然,即便他此时找到一千个理由拒绝,也不好意思开口。

梦凉未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