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有所思

斐有所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不见了

许斐盯着老师离去的身影发呆,久久不能回神,“叮铃铃,同学们,上课时间到了,请迅速回到教室,准备上课。”

也不知道方易浅什么毛病,特别喜欢上课讲话:

“斐,你今天情绪不太对啊,还有老师说那话啥意思啊,你上课搞什么鬼了,老师一直看这边,搞得我都不敢轻举妄动...”

方易浅一大堆问题把许斐本就混乱的思绪打得更乱了,本来不想搭理她,但是许斐突然良心发现,最近都没怎么理方易浅,她问的大部分问题她也是闭而不谈。

倒也不是和方易浅关系不好,方易浅算是一个蛮讲义气的人,很好很贴心,只是在很多方面上,方易浅都站在大家所想的角度上去想她而不信她所说的话,许斐本就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交心的朋友也不多,最好的就只有方易浅,缺乏足够的信任使得许斐不愿意去讲太多,只觉得没人愿意真正的了解她,听她说说话。

很多时候大家都只喜欢听他们想听的,而那到底是不是事实根本与他们无关,这是许斐在无聊的时候脑海莫名浮出的话,虽然莫名其妙,但对她来说,这算是真道理吧,舆论是一个能害死人的东西。

放下心中所想,许斐将事情经过向方易浅娓娓道来,只是将它落泪的事给隐瞒了,跟老师说的话重新复述了一遍罢了。

这时候一定会有人问,她们怎么可以这么猖狂,这可是上课诶,想讲话就能讲的吗?这倒和学校以及科任老师有很大的关系了,在这个学校,负责任的老师可以说寥寥无几,不愿意管太多,学不学得会全靠自己,不管课堂多吵多闹,他们都能淡然自若的讲下去,以我讲我的你讲你们的的态度讲下去,说实话还是蛮佩服的。

方易浅又给许斐抛了一大堆问题,许斐都很“耐心”的一一为她解答,与其说解答,不如说是敷衍,说的没几句真话,问的没一句正经话,虽然没有正经话,但等许斐将方易浅想知道的都回答完后,听听她讲八卦还是蛮有趣的。

不愧是班级八卦通,班上发生什么事都逃不过她的耳朵,反正许斐无聊,听着解闷,对这些倒也不那么上心,直到听到

“诶,听说你的永益晋又在省里拿冠军啦,开不开心,你的男人诶,怪优秀的,我都羡慕疯了,说来也是,永益晋真的过分优秀,各种冠军杯拿到手软,没想到你这小妞还挺会的嘛,这都能搞到手,什么时候开班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易浅讲得太大声还是永益晋这个名字太敏感,突然一道道目光都聚集在了许斐身上,原本处在思考状态的许斐硬是被这些炽热的目光给灼醒了。

看着这些带着渴望的目光,许斐简直大无语了,“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要有喜欢的人就自己慢慢去探索,帮不了你们”大家充满期待的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去,也无心再听许斐她们讲什么了,归了心思该上课上课,该睡觉睡觉。

许斐笑了笑,在许斐看来,同学们都很好,没什么城府,也没有出现过电视剧上的校园暴力什么的,大家都很有爱,她不是不知道班里有不少女生是喜欢永益晋的,本以为那件事传出去后会成为公敌,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当她们得知时也就只是跑去她面前用着最可爱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实在让人恨不起来,隔天就像忘了这件事似的,都开始撮合他俩,许斐只觉是同学们善良可爱,但事实是不是另有其因,我们不得而知。

许斐的一天就是这样混混混混过去的,回到家里收拾课本时,发现原先夹在课本里的纸都不见,这可把许斐给急坏了,使劲翻书包就差把书包给剪成平面图掌出来看了,最终还是没能找到,想着明天回教室再找找看,提心吊胆的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许斐早早起床早餐都没来得及吃,拿起面包就往学校方向冲,颜雨还以为许斐良心发现,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才那么着急去学校,满脸欣慰的目送了她的背影并喊到“斐斐多注意学习的同时也要多注意放松放松哦。”

回应她的只有公交车的尾气,啧,这死孩子,进到教室许斐一顿好找,每个角落都找了连垃圾桶都翻过了可就是找不到。

一阵无力感袭来,使得许斐的眼泪如泉水般源源不绝的留下,怎么擦都擦不干净,许斐抱着双腿坐在地上蜷着身子,小小的,论谁看都心疼,但哭起来可谓是惊天动地,毕竟离上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因此哭起来也是毫无克制,每当情绪一低落,所有平时未曾注意到的委屈感都会扑面而来,实在是哭惨了她。

等到许斐哭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有人递来了纸巾,许斐下意识接过,把眼泪擦干净之后才反应过来。

???我去,纸巾?许斐僵硬的把头抬起,看到来人后嘴又控制不住的瘪下去了,许斐实在控制不住,为了缓解尴尬,来了句“为什么我的眼泪常含泪水”

还没等她说完,她就被来人抱进了怀里,他身上有着淡淡的奶香,是许斐最喜欢的味道,这个怀抱抱得很紧可许斐没有感觉到任何不舒服,在他怀里原来是那么的有安全感,就让我再贪恋一下吧,就一下。

想着想着许斐眼泪又快控制不住了,可在他面前她真的不想哭,哭起来太丑了,“猪,想哭就哭吧,在我面前你不用克制,我可以是你的灯塔,避风港,请你不要把我推开好不好”永益晋把许斐的手按在了他心脏的位置“这里会很难受。”

许斐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开始是小声啜泣后也不管那么多了开始嚎啕大哭,等到她哭完后,毫不夸张,永益晋的衣服湿了一半。

许斐一脸尴尬的看着衣服,想着该怎么办,永益晋倒无所谓,轻轻的揉着她的头“猪,现在又没有舒服点”许斐点了点头,一脸窘迫,“为什么哭呀”永益晋脸上挂着笑容耀眼得要死,许斐郁闷的心情都有烟消云散的迹象了,

“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又多重要”

“超级超级重要”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斐说完这句话后永益晋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该死的迷人。

“你不妨和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找到”

许斐立刻摇头,反应之大,就差没把头甩出来了,“不不不,不用了,也不是很重要,丢了就丢了吧”许斐想了想反正要是被人看到了人家也不知道是她写的,到时候自己重新写一张就好了,早知如此,还哭的那么惨,这也太丢脸了。

“不重要?”永益晋的语气不知不觉带了几分怒气。

什么东西?怎么变脸那么快,许斐不明所以,但还是选择换个说法“不是不是,是我突然想起来放哪了,就不劳烦你找了”

这下永益晋脸色好多了,拉着许斐又抱了起来,许斐起初想反抗,但无奈力不敌他,反正也挺舒服的,索性也不反抗了,乖乖被抱在怀里。

永益晋看着怀里得小家伙,真是越看越喜欢,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想放下我,不可能,不着急,猪,我们慢慢来,不懂我就慢慢教你。永益晋眼里闪着势在必得的光。

世间有她

作家的话
小可爱们要是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都可以告诉我哟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