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今天要我命了吗

第86章 捡个魔王当儿子9

姜娆纤细的手腕一翻,樱唇微掀,一抹细光打了出去,击在怪物的额头,将它打得一个踉跄。

“啧,这个男主,长的丑就算了,怎么还这么弱啊!”她忍不住和麻吉吐槽。

麻吉:“人家还没去都城领到大宝剑呢!”

月,夜看向身后,刚刚站在一旁的人,快速冲了出去,身后的翅膀留下一道荧光,玉足轻点,几下到了埃尔塞身边。

埃尔塞正要感动的痛哭流涕,只见女人一脸嫌弃,看似娇柔的小手一把揪住他的微长的发顶,抓着就往后拖。

“重的跟猪一样!”

她的力气大的吓人,埃尔塞的头发被扯着整个人拖在地上,一双眼睛眼角被头皮扯着上扬起来,看起来十分滑稽。

兄弟俩对视一眼,月笑的抱住尾巴躺在地上蜷缩着:“哈弟弟,你看他多高兴啊!”

埃尔塞发出猪一般的惨叫:“大小姐!!疼!你快放开我!”

怪物的动作很快,那双可怖的眼眸只盯着埃尔塞看,他站稳后,一个眼神都未留给姜娆。

他随手拔出插在地上的一块细长的石头,就往埃尔塞身上砸去。

姜娆轻啧一声,他的速度和力量让这个惯爱偷懒的摸鱼精灵有一些吃力。

她将人往身后一扯,挡在他面前,双手抵在眼前,眼神一变,脚下便出现一个散发光芒的法阵。

她的语速快而准,按照脑海里的记忆,翻出一个咒语,就在怪物狠狠落下手臂的时候,眼前出现一个半透明的盾。

“哐!”

石块撞在盾上,震得姜娆口吐一口鲜血,却还是咬紧牙关,死死撑下来。

只见石块抵不住盾的力量回弹,在怪物手中碎成粉末,盾却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怪物迟钝地看向自己的手,发现趁手的武器碎裂后,怒吼一声。

那声音又哑又大,喷溅出黑浊的液体,落在盾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

姜娆眼眸一眯。

有腐蚀性。

她知晓自己的能力过弱,只有几个最基础的技能,就算死撑,也顶多打个两败俱伤。

想到身后两个毛孩子,姜娆却不能退步。

怪物的速度很快,就算逃跑也不一定逃的过,唯一的方法就是硬抗。

她撤掉盾,带着埃尔塞朝后急急退了几步,眼眸紧紧盯着怪物,开口却是对着埃尔塞说的:“埃尔塞,等会我拖住他,你先带两个宝贝跑,之后会合。”

埃尔塞的唇颤了颤,看到她嘴角的血迹:“你.....你受伤了?”

姜娆的眉头一皱:“别废话,赶紧的!”

她推他一把,又跳到怪物面前,吸引他的目光。

埃尔塞先是犹豫了一下,盯着她,拳头缓缓紧握。

“我要变强,至少,不能再这样被护在身后,真是一个懦夫!”

他痛骂自己一句,然后眼眸坚决,转身朝着两只跑去。

刚要捞起两小只跑走,却见他们眼眸黑沉,阴恻恻地盯着他。

夜:“你让她受伤了。”

月的唇边挂一抹笑:“胆敢让她流血。”

埃尔塞感觉到自己的腿开始不受控制似的颤抖起来,一下被压得跪倒在地,同样吐出一口鲜血。

感受着肚里五脏六腑的剧痛,他趴在地上,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两只,眼眸又惊又惧。

“你们.......”

两只从他的身边不急不慢地走过,连眼神都未施舍给他一个。

月的身旁散发着寒意,空气似是结了一层冰,逐渐凝聚成一个实体,无数颗细小的冰针出现在他身旁,齐齐对准那只还想要将姜娆打伤的怪物。

“对妈妈出手,可不行哦。”

霎时间,无数根冰针如同脱弦的箭,速度快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姜娆正费力地抗住他的撞击,却突然感觉到怪物的力道突然轻了,发出一声惨淡的叫喊。

她的腹部被怪物的利爪抓伤,溢出一丝丝血迹,浸湿了一侧的口袋。

在她不注意时,口袋之中那枚夺来石头缓缓褪去了表面一层粗糙褐色的外皮,探出无数根细小的触手,贴住姜娆染血的衣布,将血迹都吸了进去。

那些冰针钻进怪物的身体内,一下就变成了水汽,冻住了他伤口的血迹,让人难以发现他的异常。

姜娆眼眸一转,没做多想,只是抓住机会以手为剑,朝他头上攻去。

怪物虽有一瞬犹豫,却也反应敏捷,微微侧身,躲过她的攻击,粗壮的手臂抬起,就要将她击在地上。

夜垂下眼眸,爪子缓缓动了动。

阳光投射下,怪物的影子动了动,探出一双和怪物同样的影手,死死扣住他的背,臂膀。

“最后一击,得留给她。”夜的眼眸溢出一抹柔光,看着女人的背影。

姜娆的手腕一转,在空中灵活轻巧地一转身,又探出那只手,朝他心口刺去。

面前的怪物此时却像是宕机一样,呆愣愣地在原地站着,姜娆只当他没反应过来,狠狠刺穿了他的胸口,捏碎了他体内的魔核。

怪物张开口狂吼一句,喷出几抹液体,姜娆抬起手臂一挡,却还是伤到了。

吵闹的怪物安静下来,眼眸渐渐变得无神起来,他往后一仰,轰然落地。

姜娆放下手,一双警惕的眼看向怪物的尸体,手臂侧面的伤口隐隐作痛,一股血缓缓流下。

是阿枚吗

作家的话
感谢:
花烬
猪猪白
阿鲸
Team(欢迎回来!)
小夙兴
哈苏.
情深难以漠
的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