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的都是真实伤害

第40章 鼠人何苦为难鼠人

牧野也不惊慌,用血色的骨甲覆盖住自己的体表,双手握着手里冒火的唐刀,迎着向自己突袭过来的蜥蜴妖兽冲了过去。

“吃老子一记无敌滑铲之基础刀法!”

唰的一声牧野整个人矮下身子借助惯性,身体在蜥蜴腹部下举刀滑行。

在蜥蜴妖兽的腹部划出一道巨大的口子的同时,将黑炎留在了蜥蜴的腹部。

见自己滑铲成功,牧野刚想爬起身,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起飞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能量点+120。”

随之而来的就是腰部传来的一股剧痛!

玛德,都打老子的肾是吧。

陈辰见牧野被蜥蜴妖兽直接横扫了一击,心中大急,咬了咬牙抱剑在胸。

“武法-镇!”

突然间空中降下一道红色光幕将正在哀嚎的蜥蜴妖兽给罩住。

“你们快点啊!”

原本还在担心牧野情况的方新雪和许希二人见势纷纷用出自己的最强手段向被镇压在红色光幕中的蜥蜴妖兽发起了攻击。

另一边,牧野翻滚着在空中滑翔,从盲人按摩店门前直接被蜥蜴妖兽的尾巴扫到了百米开外的店铺楼上。

“哗啦。”

窗户的玻璃破碎,牧野重重摔进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直接砸在了床边。

“咳咳...”

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牧野强忍剧痛爬起。抬头,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就见粉色的圆床上,一对衣衫不整的狗男女正抱着被子傻愣愣地看着牧野。

牧野:“......”

狗男女:“......”

“外面都快末日了你们还能做的下去?”

男:“......”

女:“赚钱嘛,不寒碜。”

“快给老子滚!”牧野一把掀开了二人的被子:“赶紧逃!离开这条街区,越远越好!”

“哦哦哦......”

正在做生意的男女俩见牧野气势汹汹慌忙起身跑开。

牧野锤了锤自己的胸口,将淤积在胸的血液吐了出来,随便拿起床边的纸巾胡乱擦了一下自己的脸。

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断了,而且刀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随便动一下便是一股钻心的疼痛感袭来。

牧野:“我特么,老子就不该留下来!”

将面板上的能量点加了些在气血上边,身上气血恢复了些许后,牧野缓慢靠近窗户的破洞。

他探头看了下街道上正白热化的战局,正准备跳下去,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一件熟悉的物件。

沉默良久,牧野伸手,拿起了那串东西。

是条项链。

项链的尾部是一个黑色的圆环。

“为了公平?”

这个圆环式的项链他在那个盲人老板那见到过,牧野回头扫了眼凌乱驳杂的房间,又看了眼混乱的街道,以及近在咫尺的高墙,整个人如坠冰窟。

许久。

牧野深呼吸,将项链塞进口袋,接着双腿一弯,从二楼跳了下去。

“嗖!”

凛冽的寒风将空气中庞杂的怪味混杂在了一起。

牧野差点吐了。

扫了眼身后的整个街区,人头攒动,许多人正纷纷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捏了捏口袋里的项链,牧野心中发紧,不知道这个街区的地下还会潜藏着多少像这样的妖兽。

一路小跑杀回战场中,牧野扫了一眼局势后,看向正在远处努力射箭的许希:“我的刀呢?”

“牧野你没事?!”许希突然兴奋:“你赶紧帮忙啊!”

牧野看了眼正被红色光幕压制着的蜥蜴妖兽,以及边上不断进行攻击的方新雪。

“给老子让开!”

牧野喊话的同时,脚上发力,甩了甩自己还能动的右手,双拳紧握冲进红色光幕里。

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蜥蜴妖兽,牧野知道自己发挥的时候来了。

方新雪刚想阻止牧野冲上去,但看到牧野一脸兴奋的样子话到嘴边就喊不出来了。

只见牧野一个蹬步跳上了蜥蜴妖兽的背上,拳头上凝聚出灰光,一拳砸向蜥蜴妖兽的脑壳。

“玛德,就你的尾巴长!还敢甩老子的肾!”

“老子打得你妈都不认识!”

“就尼玛能躲!”

......

随着牧野真实伤害铁拳一拳又一拳的甩在蜥蜴妖兽脑袋上,蜥蜴妖兽不断发出嗷嗷的哀鸣声。

牧野连续锤了十几拳之后,蜥蜴妖兽直接脑壳崩碎,身形轰然倒地......

方新雪看着红着眼睛一拳又一拳不停地砸在已经死掉妖兽身上的牧野,眼皮跳了跳:“牧野!够了它已经死了!”

她知道牧野今天肯定受了不少气,简简单单地出个任务竟然就遇到3阶妖兽。

而且他进去救的那个女孩这时候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陈辰这边听到方新雪的喊话,停下手上的施法,红色光幕渐渐消散,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牧兄,已经结束了!”

“呼!”牧野大喘了一口气:“你们受伤了吗?”

三人同时摇了摇头,方新雪还是率先说道:“牧野你赶紧下来吧,这蜥蜴不知道身上带不带毒。”

牧野点了点头,直接跳下蜥蜴妖兽的尸体,在废墟里找了找,终于从一堆碎石里找到了自己的精致唐刀。

“这大蜥蜴的尸体怎么处理?”牧野看了眼眼前小山包一样大小的蜥蜴妖兽。

“城卫队的人回来处理这个事情,收尾就不用我们了。”陈辰顶着一张虚弱的脸庞说道。

牧野围着蜥蜴妖兽的尸体转了转,没多会儿,按摩店的周围就被人拉满了警戒钱。

“牧小兄弟!”吕岩身后跟着一群人朝牧野这边走来。

看着吕岩身后那些带着纸笔,甚至一些类似于录音笔的小棒子的人,牧野面上一阵变幻。

记者?

还未的等牧野进行驱赶,吕岩看出牧野不喜,直接叫上拉警戒的两名同事将闻讯赶来的记者们全挡在外边。

“牧小兄弟,那个姑娘我已经送到城南中心医院急救了!”吕岩瞥了眼倒地的蜥蜴妖兽一脸兴奋:“感谢你为了我们外城普通人斩杀这次妖兽!”

吕岩的话尾掷地有声,与之同行正在阻拦记者的两位同时纷纷学着吕岩向牧野鞠躬。

“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他们也有份。”牧野指了指坐在路牙子上休息的三人。

吕岩只是点头表示知道,在他心里牧野才是主导,没有牧野的发言,他估计这三位武者早就逃之夭夭了。

但碍于人家是武者,吕岩也只得过去进行例行慰问。

此时的牧野烦的不行,你这盲人老板养了这么个妖兽,武者估计没吃多少,普通人倒是被波及了不少。

扫了眼被破坏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街道,牧野转头又看了眼已经消失无踪的卫队车辆。

“玛德!鼠人何苦为难鼠人!”

Z道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