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独宠:盛夏有点甜

盛世独宠:盛夏有点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诡异的葬礼

天光将明,天空国际酒店。

时值此刻,陆时奕才堪堪靠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准备小憩片刻。

今夜折腾了半夜,好不容易才把盛夏交给盛家安顿妥当,手上的工作大致处理了一下,倦意铺天盖地袭来,也是让人久违的辛苦。

陆时奕始终记挂着盛夏的身体,这一觉便睡得质量极差。

他几乎是闭上眼的瞬间,就沉入了梦境中。

清凉的风从远处吹来,带来几分悲伤的意味。

陆时奕睁开眼,看见葱郁的草地,零星的树苗,灰蒙蒙的天空……

这样的场景于他很是陌生,又在心底某处诞生了不愿触碰的情绪。

他茫然的低下头,看见自己的黑色西装,黑色领带,黑色雨伞,处处都透着不详的气息。

“夏夏别害怕,爸爸妈妈都在那边等你,别回头……”

随着话音传来,陆时奕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耳边炸响!

他闻言猛地抬头,便看见面前熙熙攘攘的人,全部统一着装,穿一身黑色,面无表情,眼神中似有哀伤。

他一愣,不可置信的后退半步,瞪大的双眼中满是惊惧!

“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听见自己的呢喃声,脑子里已经是一片混乱!

他看见面前的盛如云面如死灰,身上缭绕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死气。

而他下意识抬头,却一眼看到更远处的盛如松骨瘦如柴,险些撑不起一身款式有些过时的西装。

大家都沉默的低头盯着地上的石碑,而这是陆时奕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画面!

哪怕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陆时奕拒绝看见他们在看的那样东西!

他清楚的记得,他刚刚还亲手将盛夏交到盛家人手上!

他还见到了她爸爸盛揽月,他耳朵上还别着盛如云给的烟!

“大哥,你们……在干什么呢。”

盛如云抬起头看向了他,眼中空洞的哀戚支离破碎,勉强扯出一个令人心痛如绞的破碎笑意道:

“是小胖啊……小夏走了,我们来送送她。”

“不,不可能啊,小夏只是晕倒了,大哥你是不是记错了!”

而此刻,盛如云脸上的神情似乎更加漠然了,看他眼中蓄满了水意,却强撑着不肯落下。

此刻听他说完,也是牵强维持着将要崩溃的礼貌笑意道:

“是这样吗,那最好了……”

“小胖,你说什么,夏夏只是晕过去了?夏夏还活着?!”

眼前一黑,肩上的剧痛让他龇牙咧嘴。

陆时奕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神情癫狂,疾风般冲过来的盛如松,顾不得许多,只是重重点头道:

“对啊,刚才二哥你亲自来接她走的!”

他的语气如此肯定,而此刻,已经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这是对盛如松的肯定答复,还是……对自己的。

仿佛他点头的力道再轻一点,连他自己都快要不相信自己了。

陆时奕感觉肩上一松,而面前的盛如松眼中却渐渐泛起了癫狂的涟漪,他听见盛如松带着颤抖的嗓音道:

“夏夏还活着……夏夏还活着……大哥!夏夏还活着!!!你快把她挖出来!下面很闷的!!!”

盛如云皱着眉,脸上的神情难以用语言形容。

陆时奕甚至能感觉到远处看不清脸的人们聚集而来的视线,诡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明明看不清他们的脸,却觉得所有人看向盛如松那种情绪,像是看着一个疯子,带着三分无奈,与……怜悯。

而盛如松自己似乎未曾察觉,他只是带着癫狂笑意扯着盛如云衣袖道:

“大哥!你愣着干什么呢!快救救夏夏!她还活着,还活着!!!”

而此刻,陆时奕看着面前的场景,陷入了一阵茫然之中……

他真的记得盛夏没事,她还活着,难道真的,是他记错了?

樱翡九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