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女仵作晋升大计

首席女仵作晋升大计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王爷召见

安淑瑶点点头把打包好的烧饼塞给栗栗,栗栗一直推拒,欲拒还迎收下了烧饼,安淑瑶买了一份糕点,预备回司法阁。

刚刚转过头路过书画摊前有些不寒而栗,遂加快脚步离去,却听书生突然和安淑瑶说了句话,“安姑娘,可要买些字画?”

这是书生主动和安淑瑶提起话茬,安淑瑶脚一顿,回头看向书生,暗暗下了决定,按下内心她又走向了书生,挑着书画,还抬头问书生:“听说你和书画店老板前些日子吵过一架?”

书生坐在椅子上,拿起一卷书卷,“是。”

安淑瑶:“他死了。”

书生:“哦。”

安淑瑶:“你不会好奇?”

书生:“好奇什么?”

安淑瑶:“他死了你为什么没有表情?”

书生眼睛冰冷冷的继续看着书卷,直勾勾的,目不斜视的看着书卷,“他活该。”

书生见安淑瑶沉思,补了一句,“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命会长。”

此时安淑瑶心里已经有着大概判断,不敢多言,转头离去,司法阁两个侍卫朝安淑瑶微行礼,“安姑娘,您可算回来了,方才周侍卫还问过您去往何处,快写进去吧,王爷等着召见您。”

这些侍卫对安淑瑶的态度也非常恭敬,安淑瑶平日里未曾有女孩子的娇气,对人处事落落大方,没有丝毫令人厌憎的。

平日里府内侍卫深夜巡逻,安淑瑶都会将做好的宵夜一一发放到他们每人手上,入夜皆是备好暖炉。

安淑瑶最是特别当真令人生不出然后厌恶感。

安淑瑶把包袱往上背,微微抿唇,没有走,反倒站立,“侍卫大哥,王爷为何找我啊?”

侍卫微微咳嗽,压低声音道,“这我倒是不知,但是王爷心情算不上好。”

安淑瑶微微点头,径直走了进去,到了里面,御郡王正在书房,远远的看过去,御郡王景博然连卷宗也未曾翻阅,眉宇间不喜不怒,可给人一种他在生气感觉。

周叶抱剑守在门口,看着安淑瑶就犹如看见救星,安淑瑶总感觉这个冷血的近卫看见自己眼睛都在冒光。

安淑瑶:“……”

安淑瑶总感觉脚都有些虚浮,艰难的踏入房间,行礼,“王爷。”

毕竟方才与书生对话安淑瑶自然耗神耗心,既要不让书生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端倪,还要在言语间试探,其实一放松下来就感觉身心疲惫的可以。

御郡王明显今天不算愉悦,但他不喜喜怒皆行于色,很难分辨为何不悦,他眼睑微抬,眼底深沉。

“你可知我为何叫你前来?”

安淑瑶老实答:“不知。”

“说说看你对此案见解。”

景博然不动声色道。

“王爷,我发现了一事,此案件的切入点确实是那几位死者在外面圈养的外室。”安淑瑶正要细说。

却听见景博然声音,“我已知晓,书画摊前的书生和那三人皆有接触,且他们三人都会在烧饼摊前讨论自家事,这书生便是切入点。”

安淑瑶不由诧异,失神之下包袱掉到了地下,她蹲下拾起,还拍拍这包袱上的灰。

低头眼睛里惊讶无比王爷原来什么都知道,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景博然坐在上首看安淑瑶的小动作即使今日有些郁结,也不由得松散了些,景博然无奈的摇摇头给自己倒杯茶,茶很香也很浓郁,品口茶,回味无穷,入口涩回味甘。

“王爷既知,为何……”

景博然随意的看安淑瑶,打断了安淑瑶的话,“为何不立即捉拿?”

安淑瑶没应声眼神里已经透露了一切。

景博然微勾唇看不出开心,但也没有生气。

景博然乃是当朝从一品御郡王,权倾朝野,不至于为此事踌躇不前,必是有所思虑,安淑瑶自是知道知道的多死得快。

景博然没有不回答的意思,他斟酌再三把不能说的省略掉,“这书生确实是书生,此番没有可以准确定罪证据,贸然抓人只会打草惊蛇,听说方才你和这书生聊了几句?”

安淑瑶看向景博然,“就是那番对话,让我愈发确信此事,他有恃无恐。”

安淑瑶不知道景博然究竟知道何事,但此事必然牵扯到景博然也无法动的人,如今不能动之人必属于宫内之人,如今宫内宦官掌权,宦官伸手出来倒也不足为奇。

景博然微微低头看不出他眸底的情绪,只是眸底的赞赏一闪而逝,景博然觉着安淑瑶着实聪明出奇,不由得多说一句,“不是宦官,这书生和这却有千丝百转的关系。”

安淑瑶秀眉轻轻一皱,这宦官如今和朝臣只能形成相互牵制的诡异平衡关系,她虽身为女子,对朝局分析皆是透彻无比,如果真的牵扯到宦官,御郡王确实不能轻举妄动。

并非御郡王动不了这书生,而是动了的后果,打草惊蛇,那就为时已晚,御郡王考虑全面顾全大局,不得以被动化住动。

安淑瑶明明知道动不了书生,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句,“那岂不是还有更多无辜的人后续会受害?”

景博然将修长手指稳定的敲击着桌面,此时无一人说话,只听见毫无规律的律动,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景博然手指生出声音。

他眉目本就冷清,此时郁结渐渐散,语气也软了许多,但吐字清晰,“本王已派人已将书生十二个时辰看管好,警告过了宫里的,想必一时半会这书生也不敢轻举妄动。”

安淑瑶继续道:“这其中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你不必知晓,此段时间暂且先将此案放下倒也无妨。本王叫你前来不过是想要询问你此次仵作考核究竟如何?”

安淑瑶知道御郡王的手段,他既说暂且无妨可安心倒也合理。

安淑瑶拱手答道:“回王爷,此次考核我也不知结果如何,倒是那几个考核之人好似对我颇为满意,终究是女子身份,他们忌惮良多。”

景博然吩咐下面人给安淑瑶沏壶茶摆好,景博然他单手支着脑袋,狭长的眼睛盯着安淑瑶,语气也松了很多,“你倒是个通透的。”

安淑瑶有些奇怪,王爷心情怎么好了起来?

景博然左手边正是方才考核的成绩,他没有翻阅,想起方才呈上成绩的仵作对安淑瑶的夸赞之词,唯独一句印象深刻,此次仵作考核要求严格,唯有一人极其出众,不过此人乃是女子,求王爷斟酌。

包括所有人的考题考试写好的内容,独独安淑瑶的答题字迹整齐,秀气小篆字体留在纸张上,看了就让人心生欢喜。

景博然忽然看向安淑瑶,安淑瑶一脸迷茫的眨巴眨巴眼睛,“王爷?”

景博然嘴角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浅浅的挂在嘴边,语气有些悠悠的,“你有没有想过我拿此事考验你?”

安淑瑶摇头,她的语气非常笃定,“王爷不是拿此事考验我,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事情背后究竟会牵扯出什么人,但是不知道确切凶手是谁,故避开司法阁内仵作,选用我是为了避免那人收买验尸仵作导致验尸结果不准。”

云宝糖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