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甜

第30章 第一次告白(下)

下午四点五十,田瑾已经到了和平西桥地铁站,“哪个口出?”

“你已经到了吗?从B口出来。我还在实验室。”夏瑜有些诧异,她来得太快了。平时夏瑜都是五点半之后,才会去吃晚饭。

“嗯,我等你啊。”

“不好意思,我尽快。”夏瑜不好意思让田瑾久等,匆忙收拾了一些,就前去地铁站。

“没事,我在哪等你?”

“就在这附近。”

“行吧。”田瑾过了马路,往北走去。

五点二十,夏瑜在地铁口没看见田瑾,“你是不是不认识了,我去找你吧。发个位置。”

“红绿灯这。你右边。”田瑾先看见了夏瑜,她正在马路对面等红绿灯。

“看到了。”

“嗯。”

这个十字路口的红灯时间本就挺久。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仿佛时间在这一刹那停止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恢复了流动。

绿灯亮起,田瑾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微微一笑。

这一片段,印在了夏瑜的脑海中,小仙女的第二次微笑。第一次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夏瑜回头看见的。第二次的微笑,与第一次截然不同。初次见面时,田瑾的微笑是出于礼貌。这一次,似乎已经蕴含了绵绵情意。

田瑾看着眼前的男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好意思,原来夏瑜平时的穿着更加普通,甚至有点邋遢,可是长得帅的人穿什么都好看,难道自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夏瑜先开口,“你怎么去了那边?”

“就是随便走走。”

“北边也没什么好逛的地方。我们去南边吧,那里有个地坛公园。”

“好吧。”

夏瑜夸田瑾穿的这条长裙好看。田瑾点点头,当然了,我可是打扮了好久才出门的。田瑾还换了一个单肩包,过年时她嫂子送给她的。

地坛公园的门票两块钱一张,夏瑜买了两张。不清楚地坛公园是有月票制度,还是对附近居民免费开放,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有健身的在最外圈的道路上跑步。有乐器爱好者在演奏。

方泽坛,从夏瑜第一次来,好像就一直在维修当中。

他们找了一个长椅坐下,四周有些古树,人也不是很多。太阳将落未落,天色还是亮着。

田瑾说起了阿慧的事情,解释自己昨天最后也没有回到学校的原因。

夏瑜说起了买花的事情,诉说自己踌躇最终才有勇气进花店的改变。

田瑾问:“昨天你打算怎么告白啊?”

“之前你室友不是说,应该摆蜡烛,然后送花嘛。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我就没买蜡烛,只买了一束花。我以为一束花,几十块就差不多了,没想到那么贵。那个花,低下是带着水的,应该可以活挺久的。”

“你是不是傻,我室友她们只是瞎起哄。”

“好吧,其实我觉得送花表白也挺好的。”

“然后呢?”

“什么然后?”

“送完花就没了吗?”

“然后,我想对你说,虽然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只有二十四天,总共也就见过三次面,但是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虽然我对爱情一窍不通,但是我希望和你一起学习。我想和你一起看遍世间繁华,直到老去。”由于太过紧张,夏瑜昨天酝酿的语句,大半都没有说出口就结束了。

“我不同意。”

田瑾嘴上这么说,脑袋却已经歪到了夏瑜的怀里。

一个女孩子的脑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夏瑜是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夏瑜握住了田瑾的手。他迅速的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疯狂搜索记忆中的言情剧画面。他想到了依萍去火车站去接何书桓那场吻戏。

当田瑾起身坐好时,夏瑜吻了她的嘴唇,嘴唇碰到了嘴唇,随即又分开了。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根本没有给田瑾反应时间。

“你强吻我。”田瑾有些羞涩。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这么做。不好意思,都没有经过你同意。”是的,夏瑜认为,恋爱中的每一步都需要女孩子同意,正如他之前问田瑾可不可以牵手一样。

“以后不能这样了。你知道吗,我有一个表姐。她和她男朋友谈了三四年,结果有一天,那个男的就突然拉黑了她,一点解释都没有。”

“这也太过了吧。这么久应该感情很深了啊。总得好聚好散啊,把事情说清楚啊。”

“这样也好,分开了就应该不再联系了。我和我前男友就是这样,我把他的联系方式都删掉了,所有照片也都删掉了。我现在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

夏瑜听她提起前任,心里不是滋味,“去年,有个卖茶女加我微信。一开始,她说她加错了,就当认识一个新朋友。后来,就经常发各种日常,朋友圈还有各种自拍。

“后来,她和在外国留学的男朋友分手了,大哭一场。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她还发我分手的聊天截图,她把文字设最小号,非得在一张图里解释清来龙去脉。

“之后,就去武夷山种茶叶的爷爷家散心。最后就是要卖我三千一两的茶叶。简直了,这年头骗子也太肯花功夫了。”

夏瑜也想提一提自己前女友的事情,可惜自己没有,就说起了卖茶女的事情。

田瑾不明所以,也没在意,可能是被亲了之后还有点懵,只是应道:“好吧。”

田瑾想了想,给夏瑜出了一道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我们成为男女朋友了,我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你不能不要我了。”

“我是说如果。”

“那我就一直道歉,让你再回来。”

“那我还是没有呢?”

“那我就再追你一次。”

“反正,我要是再谈一次恋爱,分手了,也会拉黑所有联系方式,老死不相往来。”

夏瑜不懂田瑾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也没在意。

天色黑了,他们在公园里随意转了转,晚上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不久就从公园西门出去了,一起吃了一顿饭,之后就分别了。

晚上十一点,夏瑜:“今天你来找我,我好开心。之前不愿意你过来,是怕你没有被追的感觉。”

夏瑜又给田瑾分享了一个链接,“这篇文章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撕否的《婚姻大事问毛选》,有几段夏瑜很是认同。

“问:我也很想谈恋爱,但我这个人太被动,又很宅怎么办?

答:同志们要懂得一个道理,这就是世界上的东西,你不去搬它,它就不动,比如这张桌子,我不搬它,它就不走。

问:三观很不一致,学历背景特别不匹配,是否能在一起?

答:世界上只有猫和猫做朋友的事,没有猫和老鼠做朋友的事。要彼此有共同语言,必须先要有必要的共同情报知识。”

“行吧。”田瑾没有细看。

“嗯哼,晚安。”

“晚安。”

夏瑜一直以为,告白的结果只有成功和失败两种。今天,他认识到山的那边还是山,告白之后是下一次更好的告白。总体来说,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从田瑾的反应来看。

田瑾从没觉得,摆蜡烛送花是最好的告白方式。反而,像夏瑜这样真诚地说几句话,也是挺好的。不过,不能让追求的过程太过轻松。可恶,竟然没注意被吻了一下。

从文赏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