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医女

隐世医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青舅舅

事后,青舅舅来京城向秦念西辞行,并向王相告罪,渺然南去。临去时,把张家在他手上最后的产业,粮行交到了秦念西手中。

那时的秦念西,混沌得很,根本不明白,青舅舅费尽心力,为报张家大仇,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青舅舅是在水灾之中痛失父母的,跟在张老太爷身边长大,虽入商道,却也是满心达则兼济天下之仁心。如此搅动粮市,只为一己私仇,却可能置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青舅舅只怕是胸中心念早已轰塌,只留满心痛苦,只能远遁他方,了此残生。

此事发动后不久,王相公就明白其中定与张家有关。可那么多粮已经流入粮行,粮价居高不下,当年新粮还在地里青黄不接,前方战事要粮,受战事牵连的灾民要赈济,南粮北调战线太长,远水接不了近渴。

王相公急得嘴上一缭火泡,彼时的秦念西虽醉心内院,于从商一途,却有天然的聪颖。王府三郎王尘,惊才绝艳之人,却因体弱多病无法出仕。夫妻二人在相府内院之中,借王相公和广南王世子之手,搅动天下粮市,平抑了粮价,筹措了北军三年军粮。

秦念西先是放出外翁留下的恒升号全部四十七家粮行中的当年新粮,分批平价入市,调动银钱自买自卖,将平价粮的风声在行市中散开。

再将所有陈粮放出,让广南王世子以常平仓案抄没的钱财逐渐买入,运去北军解燃眉之急。

当年新粮价格平抑之后,陈粮价格更是一落千丈。粮商们此时其实都是满仓,朝廷正好低价收入陈粮。

由广南王府和王相公府上牵头捐银捐粮赈济。再以募捐来的精粮、新粮到粮行换取陈粮,拿捐来的银两尽数购买陈粮,运到北地放赈。

让朝廷在北边战事后方屯田,发放赈济。让灾民领救济粮的同时,复种荒地,朝廷三年免税。关中以内,流民不入,不放赈。

鼓励预收灾民粮食,平价预收,朝廷三年免商税。在恒升号的带动下,关中商贾闻风而动。

与此同时,南粮北调,借商船往北。如此南北相顾,首尾相接,军粮赈济粮源源不断。

等解了眼前危局,各地秋粮已经入库,灾民不流徙,回到土地上,有饭吃有活儿干,少了饿殍,减少内乱。

粮价平抑,与民生息。

那段时间秦念西每日调银算账,忙得头晕目眩,等一切稳妥下来,人瘦了一圈,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头脑清明,心中欢喜。最后关账时,秦念西支出白银二百七十余万两,恒升号粮仓皆空。

王相公翻看完那本厚厚的总账册,眼圈有些发红,站起身,肃然对着秦念西躬身一礼:“这一礼是代天下万民!”

秦念西连忙侧身避开:“父亲不可,媳妇当不起,这本是,本是青舅舅为了我……”

“不可如此乱语!”王相公叱道。

“你这孩子心地纯良,那硕鼠养成,皆尽贪念,竟成胆大妄为丧心病狂之势,必会自取灭亡。你舅舅虽说借了力,却也是此案最大的功臣,只手段有些极端。但即便没有这些手段,这场危机依旧存在。”

王三郎拉拉秦念西的袖子,轻声说道:“父亲,这也算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吧,所幸这场祸事已了,没有您在朝中殚精竭虑,没有广南王世子在外奔波劳累,靠我们在内院根本无法成事!”

“这一向,广南王世子确实居功至伟,能力和手段样样出色。六皇子阵前大捷频传,此等英才,实为我朝幸事!”王相公心情似乎颇佳。

“父亲,朝中,朝中局势复杂,还望父亲大人不要过于刚直!”

王相公怔愣半晌,长叹一口转身而去。

可经此一役,不管王相公怎么想,他都直接被贴进了六皇子党。后来抄家灭门,皆由此而生。

虽然锦衣夜行,但那段时光,是秦念西和王三郎最好的一段日子,她在他眼中,看见了她自己,也不知是他的眸光熠熠生辉,还是眸光中的那个她在熠熠生辉。

可好景不长,那以后不过一年光景,王尘终是病骨不支,离她而去。

秦念西和王三郎短短六年的夫妻生活,是她一生中,内心最为复杂的一段时光。

他们从无夫妻之实,不但如此,大婚的第二天,他就以觉浅,与人同床无法入睡为由,搬去歇在榻上。

再然后,他们一个住东厢,一个住西厢。

尽管孱弱,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差。

除了不和她同床共枕,他给了她所有丈夫该给的一切。

每日同进同出,观花下棋,读书练字。

那时她甚至有一丝错觉,她不是嫁了一个男人,而是找了一个玩伴。

有时忍不住怨怼,怨怼青舅舅给她做的这些安排。

有时安慰自己:这样也好,起码无悲无喜,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落,更不会有母亲当年那样的伤心失意。

他书房里满满当当两面墙的医书,从那时起,她慢慢爱上了看医书。而且她慢慢发现,她能过目不忘的,除了账册,还有医书。

再后来,两人逐渐熟悉以后,她发现,他心里应该住着一个人,一个能让他偶尔想起来会发呆的人。那时她也挺同情他,暗自在心里想了许多遍,如果他健康如常人,是不是他早就娶了他心里的那个人?

他那样风仪出众,才气纵横的相府公子,又有哪个女儿家得他青睐,会不动心呢?就连她,明知他不康健,心里有一个别人,最后还是慢慢被他吸引。

她不会忘记,他和她下棋时的智珠在握,冲茶时的谪仙出尘,聊天时的旁征博引,调粮时补充的那一条条与朝政相关的办法。

最后那一年,他试了很多药,她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想好起来。他有时忍不住会把她拥在怀里,她能感觉到有咸湿温热的泪水滴到她肩膀上。他只是喃喃低语:“西娘,西娘……“那语声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奈。

弥留那一刻,他握着她的手,只不停地说:“西娘,是我对不住你,只如今,已来不及了。我死以后,你走吧,你不该困在这内院里,你……”

那手就那样慢慢变凉,凉到再也没有一丝温度,她就那样呆坐在床前的矮榻上,握着他的手,心里是那样痛,痛得没有一丝知觉……

蒹葭浮沉

作家的话
鸟语花香,乍暖还寒,努力写作,新书求票,求收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