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医女

隐世医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无来处 无去处

秦念西又道:“不若也让我给道长把一把脉,若说对了,道长可一定不能小气了!

道衍闻之一笑,也不拘泥,当即伸出手去,让秦念西替他号脉。

秦念西像模像样搭上道长脉门,一号果然印证心中所想,只轻声说道:“我家有本逆顺针法,闲来无事我背了背,其中有一句,逆莫如顺,顺莫如逆,顺逆相生,不知道长可还记得?”

这是万寿观历代相传之针法,道衍自然记得,瞬间想到自己前几年练功时岔气的事,顿时大为惊奇,立道:“贫道已试过此法,却是收效甚微,小施主好功夫!”

秦念西笑笑接着说:“只不知,顺逆相生,是否也是逆顺相生呢?”

道衍眼前一亮,大喜过望:“俗语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是贫道迂腐,多谢小施主提点!”

秦念西眨着天真的大眼睛,微微侧身避过道衍的礼,只看着他含笑不语。

第二日,道衍再来给秦念西扎针时,面色再无凝滞,整个人似乎焕发了一层生机,秦念西便知,道衍那瘀滞已除,修为还有所寸进。

道衍对着秦念西深施一礼:“多谢小施主,贫道已大好!小施主于医道上天赋过人,活学活用,假以时日,贫道必定望尘莫及。”

秦念西苦笑道:“我只记性好些,闲工夫多些而已!”前世六岁的秦念西确是如此,背只背过,却不走心,母亲去世后好些年,那些医书,她一个字都不愿意翻。

道衍因却问道:“昨日我观小施主曾给公主号脉,可有所得?”

秦念西小小面庞苦成一团:“承蒙道长看得起,我哪有那能为?只那毒不好驱,怕是也要想法子先压住,若等皆散去全身各处,怕是……”

道衍听了也只点头叹气。

第三日,长公主和明家女眷一道回城,秦念西才见得王三郎。

这一年,王三郎十岁。

十岁的少年星眉朗目,白净瘦弱,仿若只有七八岁。前世时,王三郎就比普通男子要矮小。这少年并不若后来初见,拒她于千里之外。也不像最后他走时,那般缠绵不舍。

秦念西突然一下分不清,哪是从前,哪是现在,只那一眼诀别,竟已隔世。今生自醒来至今,秦念西心里,从没有比此刻更乱过。

明夫人牵着她,走到王三郎面前,低声笑语道:“这是你王家三哥哥,你可愿和他一处玩?”

秦念西醒过神,顺嘴就问道:“好啊,只不知王家哥哥会玩什么?”

王三郎笑着起身给秦念西见礼到:“秦家妹妹有礼了,我自来文弱,只有些下棋读书的消遣。”

秦念西笑着答道:“我素日也陪我娘亲下棋消遣呢,只下得不好,怕被王家哥哥笑话。”

心里却想着,当年和他下棋时,他明明嫌弃她的棋艺,却硬是一幅君子模样,只每盘都赢她不超过三子。

她又不是真的蠢笨,逐渐看出了门道,心里憋着一口气,把他那书房里的棋谱尽数翻了个遍,才慢慢和他下到了一起。

心里又想,只不知,十岁的王三郎是不是已经像前世那般,已经是个小小君子。因想着又叹了一口气,前世时,他身不由己,想要的全不能得,硬生生干脆把自己变得全无欲望,只活一天算一天。

秦念西走神间,棋盘已经摆好,对面的王三郎听她那一声叹,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这女童似在发呆,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出着神,整张脸因瘦弱,只看得见那双眼睛。

王三郎让秦念西执黑,她也不多语,只一边想着前世种种,一边顺着他落子。他有个小小的习惯,脑袋里转得越快的时候,手上总会擒着一枚棋子,让那枚棋子在指尖安静的翻滚。

下棋虽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的消遣,可毕竟有胜负。前世时,王三郎棋艺极高,却于胜负,不甚在意。

初时,秦念西觉得他是君子棋风,后来逐渐觉察出,那是一种行将就木的不萦于怀。

当此时,秦念西观王三郎下棋,君子之风已初成,求胜之心尚存。面对秦念西轻描淡写的步步紧逼,他手中那枚棋子转得飞快,却落子越来越慢。一局棋下了近一个时辰,还没有分出胜负,道衍法师却来了,每日这个时辰,秦念西要扎针灸了。

秦念西笑道:“王家哥哥,这局棋放在这里,下晌再来?”

王三郎却摇头笑道:“不必了,此局胜负已分,是妹妹赢了。等妹妹得空,再从头来过就是。”

秦念西笑应告退,明夫人送得她回去,返回房中,却看见儿子望着那个棋盘发呆,自己一个人在研究破局之法。明夫人倒有些好奇,因打趣三郎:“你素日棋艺多得你父亲夸赞,怎的今日一个六岁女童竟把你难住了?”

王三郎有些尴尬地摇摇头:“虽棋艺和年岁无关,可这妹妹棋风甚是奇怪,竟让我有些捉摸不透,我要好好琢磨琢磨,没得输得太惨,惹人笑话。”

明夫人却只笑而不语,也不去打扰他。

秦念西回得房中,道衍听说她和王三郎在下棋,笑道:“小施主今日精神尚佳,不日就能痊愈了。”

“真的吗?我也觉得我今日还不错,晨起到现在,也没有犯困。谢谢道长!”秦念西福了一礼道。

“小施主不必多礼,一来,我万寿观与你外翁家,渊源颇深,二来,贫道与你母亲,也是旧识。你母亲当年,只没想到,哎,不说也罢。得遇小施主,是贫道的机缘!”

秦念西眨了眨眼睛道:“只不知,刚刚与我下棋的王家哥哥会不会也能得个好机缘,很快好起来?”

道衍闻言略顿,只摇头叹气,开始帮秦念西把针扎上。

秦念西知道衍必是并无办法,接着道:“道长能给我说说那王家哥哥的脉象吗?”

“我对此科并不擅长,前两年号过一次王小施主的脉,又细又弱,一丝生机无来处,无去处,我治不得。今次那脉虽仍旧细弱,但似乎有了来处。所以贫道想试试,能不能想法子把那生机引出来。”道衍答道。

秦念西内心叹到,这道衍到底是医术得了太虚真传,竟已找对了路子。

蒹葭浮沉

作家的话
还是那句老话儿,求收藏求推荐,今天会不会加更呢?呵呵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