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帮王爷改邪归正

替嫁后帮王爷改邪归正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019:芙蓉

“我去看看苏御。”苏蓉没有多说,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灵芝看了眼桌上的药瓶,来不及收拾,连忙跟上苏蓉。

“王妃娘娘,我们要去和王爷说一下吗?”

就在书房的隔壁,离千寻澈的卧房很近,苏蓉转了一个方向,“你先去准备马车,我去和王爷说一下。”

灵芝:“是。”

苏蓉往千寻澈的卧房走去,停在房门口,抬手敲了两下,没有进去,直接在门口喊:“王爷,我有急事回趟苏家了,过来告诉你一声,我先走了。”

苏蓉站在门口等了一会,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她再敲了两下,“王爷,你在吗?”

她倾耳去听,门突然开了。

千寻澈一身威严立在门口直视她,“去苏家做什么?”

苏蓉怔了一会,有点被他吓到,片刻反应后,她站直身子,“我去看看我弟弟,怕他出事。”

“你弟弟?”千寻澈并不了解苏家的关系,他是知道苏家有个男丁,是个几岁的小孩,但并不知道苏蓉和他的关系如何,听苏蓉着急的语气,似乎还挺担心和关心她的弟弟。

同时他也觉奇怪,苏蓉不承认和苏倾是姐妹,却承认弟弟,可见,她们姐妹关系很一般。

“是,杜桦兰说找不到我爹,不知道他去哪,现在杜桦兰又被你杀了,苏家就只剩苏御,我要去看看,不知道杜桦兰有没有伤害苏御。”

杜桦兰平时对苏御还不错,虽然她最关心的还是她女儿苏倾,但有时候得空,也会送送苏御去私塾上学,当然,这得要苏倾身子无恙,她难得高兴,才会去送一趟,她现在只希望杜桦兰不要把怨气撒在一个小孩身上。

千寻澈沉瞬了一会,道:“我跟你一起去。”

苏蓉抬眸看他,有些意外,怀疑自己听错,不确定地问了一遍:“你要陪我一起去?”

千寻澈沉静的黑眸实在看不出情绪,他语气丝毫没有起伏地说:“不是陪你去,苏家出事,我自要去查看一番。”

苏蓉心底有点小失落,不过她没时间去追究这点失落,她担心苏御,也担心他,“可你身上还有伤,要不等过两天恢复一点再去?”

千寻澈睨了她眼,直接没说话,绕过她出门,径直往前走去,“这点伤还死不了。”

苏蓉跟上,抿着嘴心里想,轻易就说死,开口就说死,究竟是不怕死还是太不把命放眼里了。

走了出王府大门,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灵芝正往里走着要去找苏蓉,一走上台阶抬起头,看见自家王爷,她怔愣了一瞬,不知所以,回神后连忙行了一个礼后,就见她家王妃娘娘后面跟了上来。

她快步迈上台阶,去到苏蓉的身边,“娘娘。”

她还是觉得,站在自家娘娘的身后有安全感,她家王爷气场太强,气势太凌厉,她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苏蓉对她点头,“走吧。”

灵芝小步跟着,小声问:“娘娘,王爷是和您一起去吗?”

苏蓉望了眼前面的人,嗯了一声。

几人站在马车前,不一会,涂潜也出来,走到他们的面前,“王爷,王妃。”

“王爷,您还有伤在身,我跟着您。”

千寻澈睨了眼他,“去找匹马给我。”

涂潜还没说话,苏蓉就先开口:“王爷,你的伤不能骑马,还是坐马车较为妥当。”

千寻澈转眼看她,沉默着没有说话,漆黑的眼深邃沉寂,难以看出他在想什么。

须臾,他先上马车,苏蓉在他后面由灵芝扶着手上了马车,嘴角微翘。

在千寻澈在,灵芝自然不敢进马车里服侍,和涂潜坐在马车外,隔着帘子,帘子外,除了他们两人,还有一个了车夫,帘子里,只有苏蓉和千寻澈,他们两人,坐在彼此对面,苏蓉偶尔会朝对面看去,但对面的千寻澈,眼皮都懒得朝她这边抬一下。

走到半程,苏蓉掀了下帘子望了眼街上,正好瞧见了路边摆摊的一对夫妇,妻子正拿着手帕在为丈夫擦汗,妻子的丈夫偏头朝妻子笑了下,满目的笑意和爱意,苏蓉看到这,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没有笑出声,只是嘴角一弯,眉梢染上了少许的笑意。

直到马车经过他们,看不见后她才放下帘子,而后瞧了千寻澈一眼。

千寻澈在她掀起帘子的时候视线就开始关注她,目睹了她的笑,如今她看过来,他也没再假装看不见,抬眸,直直迎上了她的目光。

苏蓉见他舍得看自己,欣然一笑,“你不问问杜桦兰为什么想要杀我吗?”

千寻澈声音淡,稍冷,“不感兴趣。”

说是没兴趣知道,却早已打听到了一切。

苏蓉见他不在意,也不说了,换了个话题:“你先前求娶苏倾,是因为她闻名京城的美貌吗?”

千寻澈只微微掀眸看了她眼,没答话。

苏蓉继续说:“我猜应该不是,你是因为别的原因才想要娶的她吧?”虽带着几分疑问,但她心里却是肯定的。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因为我们手腕上胎记,我和苏倾手腕上都有胎记,只是形状略有不同,你当初娶她,也许是看到了她手腕上的胎记。”

“而成婚那晚,也是在看到我的胎记,确认了之后你才放过我,并要和我圆房。”

“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同我圆房是带有别的目的,但事实上却是如此,不过我不怪你,至少你没有虐待我和杀我。”

千寻澈不说话,她唯有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或许她说对了,他会承认。

自从两人成婚以来,也没有坐下来真正好好聊过,她不想只当个工具人,有些真相她必须知道。

千寻澈没有直接告诉她,在她说完后只道:“你们苏家的事,问你们自己。”

他是知道一些,但是并不想费口舌说出来,而且,他为什么要跟她解释,想知道,自己去问,自己去查。

苏蓉抿嘴不说了,面前这个男人傲慢无情,她怎么还奢求他会同她说,即使是发生了最亲密的行为,他也可以事后不认人,要多无情就有无情,负心汉且还会虚情假意敷衍几句,他是连敷衍都没有。

马车很快就到了苏府,在大门前停下,苏蓉先下车,门口苏府的守卫看见苏蓉,有一个急跑来招呼,习惯性的,他叫了一声大小姐,千寻澈随其后下车,守卫看见他,怔了神,等千寻澈抬头瞥来一眼,守卫才连忙低头行礼,“奴才见过王爷。”

守卫并没有见过千寻澈,但他有眼色,懂得看人。

千寻澈理都没理他,看向了苏府大门,他还是第一次来,多打量了两眼。

“苏御在家里吗?”苏蓉提着裙子走上台阶,问道。

“少爷早上去了私塾,还未回来。”

苏蓉稍稍放下了心,“我爹去了哪里?”

“老爷前两日出的门,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他有说去哪里吗?”

进入府,苏蓉直接往她爹的卧房去,千寻澈跟在她身后,一边打量着府内的构造。

苏府自然没有王府打,庭院只王府一半的大小,两边摆着许多奇形怪状的植物和五颜六色的花,千寻澈不是高雅之人,不懂什么花花草草,也无闲心去观赏,眼睛只是略过。

绕过庭院,经一条回廊,回廊尽头是一个花园,花园不算大,一般小,中间有个水池,正值初夏,池中的莲芙蓉含苞待放,出水芙蓉,娇柔艳丽,清新脱俗。

经过水池时,千寻澈多看了几眼池中的芙蓉。

到了苏老爷的卧房门口,苏蓉直接推门就进去了,千寻澈跟着进,苏蓉忽然转头,“王爷,这是我父亲的卧房,您进来不太方便,麻烦您在屋外等我一下。”

千寻澈知道什么却不告诉她,她都记在心里,她也是个记仇的人,他想进来,她偏偏不让他进!

千寻澈站在门口没动,眸光泛冷,神色晦暗地凝着苏蓉,他光是这样站着,凝着,压迫力就很强了。

苏蓉自动忽视掉千寻澈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压,直接对着他关上了门,阻挡了他迫人的眼神。

同样留在屋外的灵芝和涂潜,在门关上后惊愣了两秒,在千寻澈转身之际,连忙低下了头,不用看都知道,他们王爷此刻肯定面沉如黑云,有想杀人的心。

从来没有人敢把他们王爷挡在门外,他们的王妃娘娘,是史上第一人。

千寻澈虽有怒气但没有发作,黑着脸往别处去了,涂潜见状跟了上去。

“你留在这里。”千寻澈回身,无比冷淡地说。

涂潜担心千寻澈的伤,有些犹豫,但他们王爷的话向来不说第二遍,他们唯有听令。

“是。”

涂潜留了下来。

千寻澈出了院子,绕过旁边的一株植物后消失了身影。

涂潜目光回到苏老爷的卧房门前。

灵芝在千寻澈走后,舒了一口气,整个人轻松许多。

听到灵芝松气的声音,涂潜视线移到灵芝身上,凝了她片刻,开口问:“听说崔啸眼睛被挖后,是你一直在照顾他?”

奶油抹小笼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