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掀翻老祖棺材板

第24章 红裙女子

“竟然是五行道宗的人,难怪,难怪这般阔绰。”沈白又喝了口茶压压惊。

体内玄气浓郁惊人,都直接从毛孔里冒了出来。

五行道宗是大夏皇朝的顶尖宗门之一,实力惊人,便是连朝廷,也不敢过于得罪。

据说五行道宗出过突破了玄元始,共六大境界的绝顶高人。

下玄境,中玄境,上玄境,虚元境,实元境,初始境。

在这六境之上,是何等境界,沈白也不清楚,据说这样的境界,遍观整个大夏皇朝,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不禁让沈白神往,可惜,他这辈子,怕是与那种顶尖宗门无缘了。

想到这里,他也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举起茶壶一饮而尽,身上毛孔又冒出了淡淡玄气。

吃饱喝足,他便离开了仙来楼。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沈白顺着来路,先是买了几张黄纸和朱砂,还有一些日用品,随后赶回了义庄。

……

沈白一回到义庄,就跟王管事提出有离开的想法。

他本料想王管事会挽留,却没想到,她竟然开始鼓励沈白。

“好男儿志在四方,莫要像许老三那般窝囊,这义庄守夜的活,哪能长干?再说了,再有一个月,王老爷就把这义庄卖了。”王管事不停的说道。

此时的她,已经知道沈白不是许老三的远房侄儿,说出这些话,倒也算是肺腑之言。

“谢过王婶儿良言。”沈白抱了个拳,随后便离开了。

看着沈白离开的背影,王管事不由得叹了口气,“这要是我跟许老三的孩子,那该有多好。”

沈白早已走远,自然是听不到这句话了。

他刚回到屋里,脱鞋上床,开始盘膝打坐,消化体内的药性。

下玄境第七层,要开辟六百一十二个穴位,如今沈白已经借着药性,又开辟了三个穴位。

加上之前破境时顺带开辟的三个穴位,昨天修炼时又开辟了一个,已经打开了七个穴位,百分之一。

以沈白的资质,在不借助玄药的情况下,最少也要两年才能开辟六百多个穴位。

可如今这才过去四天,便已开辟了七个穴位,已经算是进境神速了。

至于身体剩下的药性,只能慢慢消化了。

想着想着,他先是开门看了看,确定门外无人,便轻轻挪开木床,打开地窖。

下去将归云法剑拿了上来,用充盈的玄气祭练。

待他累了,便开始观看《清心辟邪真解》。

时不时的还用新的到的下品玄器金光镇邪笔,画上几张符,可惜,成功率极低。

……

夜里,在沈白喂过鸡和狗后,便在屋内修炼,却突然听得前院的大黑狗狂叫。

叫声连续不止,好似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又带着几分恐慌之意。

沈白一听便觉得不对,他在这义庄半个多月,从未听过玄耳这般慌张的叫声。

于是他收起阵旗,以阵旗化作旗甲,钻入衣服内,护住身体。

他在怀中放了一张清心辟邪符,和神行符,缓缓的走向前院。

只见大黑狗冲着大门不停的叫,大门却传来清晰的敲门声。

沈白缓缓走到门前,“谁啊?这么晚了,有事吗?”

“公子,求你救我一命,小女子一家遇到了贼人,只有我一人逃离出来,现在那些贼人,还在追我。”一道女声带着哭腔从门外传来。

沈白只觉得有些古怪,便开启了鼻窍,穿着三色衣服的冲龙玉小人儿虚影,出现在他身前。

他仔细一闻,先是闻到空气中的淡淡尸臭和异香,随后又闻到了玄耳身上的狗味。

“这狗都快臭了,得给它洗个澡了。”

沈白接着闻,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混着胭脂水粉味。

味道没问题,和那女子说的差不多。

可他依旧心生警惕,门外女子,非常有可能存在问题,自己应不应该开门?

不过他转头一想,若是这女子真的有问题,这一个门也拦不住她。

于是沈白缓缓打开大门,便见到一名身穿红裙的女子,满脸泪水。

“公子,救我。”这女子直接趴进了沈白的怀里,轻声抽泣。

沈白借着机会,将玄气灌入女子经脉,却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皮肤的温度略低于常人。

他一把推开女子,仔细打量她的脸。

这一张脸美艳至极,精致的脸庞生着一对柳叶弯眉,狐狸眼,鼻子上有着完美的“海鸥线”,双唇红若涂脂。

眉心的一点朱砂,无助的神情,更是添色不少。

只是这么一看,沈白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并想去保护这个女子。

可他突然感觉此时有些不对,玄耳竟然一声都不叫了,只是趴在地上,低着头似乎睡了过去。

看到玄耳这般模样,沈白连忙运转《清心明性法》,这是《清心辟邪真解》中的粗浅功法。

虽不适用于斗法,但可以平心静气,运转一个大周天后,他的心情开始平复。

沈白长呼出一口气,“姑娘,可是遇到了贼人?”

那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是……还望公子收留,待明日天亮,小女子便自行离开,去城内报官,不给公子添麻烦。”

听了女子的话,沈白心里满是怀疑,这女子绝对有问题。

可是自己刚才玄气在她体内探查,却没有发现妖气和鬼气,就是个普通的女子身体。

可问题是,普通女子会让玄耳叫的这般惊恐?会让他都差点被魅惑?

难道是天生魅骨?

不可能,夜半三更,有美人上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地,这种好事,哪轮得到他?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白直接从怀里掏出清心辟邪符,“啪”的一声,贴在了女子头上。

这符由上等的黄纸,再配上朱砂和雄鸡妖的鸡冠血绘制,就是刚入了境的鬼物,也会被震得魂飞魄散。

可这女子只是愣了一会,美艳的脸满是难以置信,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缓缓开口,“公子可是以为小女子是鬼物?公子若是信不过,一试便知。”

随后女子开始宽衣解带,轻衫褪下,露出雪白的肩颈。

米饭馅饺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