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之辐射风云

第18章 二虎相争

“这是我的白马虎符,这是张雕掉落的骑兵虎符,合起来就是白马骑兵虎符。”站在笨重的铁占前,我拿着这两枚虎符看了又看。

铁占上有两个凹槽,我把两枚虎符放进去,合成了白马骑兵虎符,白马骑兵可是四级兵种,实在是威风。

“美中不足,需要清一色的白马,要说这马也贵啊!”把白马骑兵虎符交给流云后,我陷入了沉思。

“沮县的奸商,我也见识过。”我调出任务栏,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赚大钱的买卖。

E级任务,李四丢了一只猫,找回者可获得对应奖励。

E级任务,沮县有一群野狼骚扰民众,干掉它们可获得对应奖励。

D级任务,一伙山贼在定灵县闹事,平叛者可获得对应奖励。

……

找来找去,还是“讨伐黑装军”这个烂尾工程奖励多,张雕被灭了,还有赵亦。

“再去掠夺一下,从叛军这个资源包里捞点油水。”我决定再次出征。

还是恐龙化石留守熔岩村,流云、海涛和张非出征。这次我们要去桑蓟县,黑装军猛攻那里,赵亦也在。

然而,还没赶到桑蓟县,我们就遇上了一伙叛军。

“一群废物!”一名黑装军武将挥动着一把特制的狼牙棒。这狼牙棒,很是奇特,由一棵粗大的仙人掌加一根坚硬的铁木棍合成,在那名武将手里,虎虎生风,横扫千军!

“这人武力这么高,如果招降他,为我所用,岂不甚好!”一个看似某地领主的人指挥自己的士兵围住那人,试图俘虏他。

那名黑装军武将手下兵力虽不多,但各个勇猛,一看就是高等级士兵,高等级士兵配上神勇将领,简直就是无敌加无敌!他们在包围圈里左冲右撞,沿途的士兵无不溃散。

“我的士兵……”那名领主大喊着,黑装军将领冲到了他面前,挥动狼牙棒,“哈啊——”前者直接就被拍进了地里。

“滴滴答滴滴答——”突然,一支队伍来到战场,为首一人骑一条乌黑的巨龙,手持一把槊。

“又来人了,给我上!”那名黑装军武将一摆狼牙棒,手下黑装军高喊“将军威武!”,如同蝗虫一般疯狂地往上冲。

我挥槊扎向一名黑装军,那人拿长剑挡住,我集中力量,又连扎几槊,干掉了他。

“这黑装军怎么这么难打!”我在心里暗骂,黑装军将领也大骂着挥舞狼牙棒,冲了过来!

我摆槊相迎,两把兵器撞在一起,震得我双臂发麻,大喊一声:“流云!”

流云及时赶到,与那名黑装军将领打在一起!

“呵——”我深感那人的威武,于是开启世界之镜,开始查看对方的能力值。

姓名:孙江

等级:85级

职业属性:武

战斗力:89(满级???)

幸运:40(满级100)

智商:67(满级100)

统领:57(满级100,可训练军队不明)

体力:180/180

装备:狼牙仙人棒(钻石级,木属性,可晋级)

特性:植系(S级特性,木属性兵器威力提升25%)

忠诚(B级特性,忠诚度不易下降)

鞍前马后(S级特性,作为护卫,防御提升20%,攻击力提升15%)

自然守护(S级特性,当处于地利时,将植物属性地利发挥至极限)

技能:猛虎咆哮(S级)、棒摧四野(S级)、草木皆兵(SS级)……

法术:未知

“接招!”没等我看完,流云先出招了。

水龙刀以泰山压顶之势拍了过来,孙江摆棒相迎,竟然接住了流云的全力一击!

这水平……

“呵呵,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一点点。”仅仅是一招,两人都被震退数步,脚下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一招下去,掀起狂风,刮飞众多低等级士兵!

“水龙斩!”流云放出撒手锏,钻石级兵器水龙刀溅起一道道水蓝色巨浪,天空响起了巍峨的龙吟声,颤动大地!

“棒摧四野!”狼牙仙人棒闪烁出青色的光芒,四周的植物全被吸收,释放出无限能量,两把神器互不相让,最终撞在了一起!

流云大口喘着气,“水龙斩”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

尘土散去,孙江没有倒下,他紧紧抓着狼牙棒,身前是一片枯萎的植物……

“草木皆兵”技能可以临时召唤一级兵种“树人”参与战斗,但树人只会持续五分钟,如果等级高于60级,可召唤“战争树士”(三级),等级超过90级,可召唤“百松斗士”(五级),等级越高,持续时间越长!刚才枯萎的植物是被打爆的战争树士,怪不得能挡住具有极大破坏力的“水龙斩”!

“流云,你不是他的对手,防御!”流云自知那人的能力强于自己,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张非!”单挑不行,我召唤援军。

“到!”张非骑着一匹枣红马,挑飞一名试图偷袭的黑装军,飞马赶来。

“这些叛军不是普通士兵!”我听了这话,又开启世界之镜,这次对准了两名与海涛大战的黑装军士兵。

“黑装武士?!”我大惊,黑装军分为三种等级:黑装兵、黑装长、黑装武士。黑装武士是最高级的,基础战力60点!

流云召唤出了“水流壁”,张非提枪就打,孙江毫无惧色!

张非战斗力连流云都不如,两个人打孙江,孙江却越打越猛!

我必需加入战斗。小黑的火球飞向一名黑装武士,却没有干掉他,但随后刺来的焰云槊让他倒在了地上。我换成冰蓝色的寒凌战弓,放上了一支矢。

矢和箭的区别在于,箭一般由竹子造成,容易折断,威力较小。而矢,由长、硬、直的木头削成,具有极大的冲击力与穿透力,不易折断,更为珍贵。

很显然,我要消耗孙江的体力。

躲过张非的花枪,孙江顺手拍开了我的矢。紧接着,一道寒冰流箭又飞了过来,力度更大。

“你们这些人,三打一算什么好汉!”孙江边打边指着我们的鼻子挨个骂。

“流寇,敢不敢不用武器来比试一下!”流云毫不示弱。

“比就比!”孙江把狼牙棒往旁边一甩,流云也把大刀插在地上。

“砰!”流云一拳打中孙江的胸口,孙江倒退几步,头晕目眩!

但几秒过后,流云就被踢中了肚子,险些倒在地上!

“今天我就跟你好好玩玩——我打打打打打!”流云对着孙江一顿暴打,孙江挥拳还击,好不热闹!

明知自己武力不如孙江,流云还是跟他大战了好几百回合,最后体力透支,晕倒在地。

孙江刚想要嘲笑流云一下,却听我大喊一声:“张非,还不快上。”张非一踹马屁股,枣红马撒开四蹄奔跑起来,手上的花枪寒光闪烁!

张非步步紧逼,孙江只能狼狈防守。狼牙棒还扔在地上,距离甚远,无法拾回!

“拿下!”张非一抖花枪,指在孙江的脖子前,成功俘虏了他。旁边有士兵拿出铁索,把孙江捆了起来。

“你们这些官兵,耍无赖,……太奸了……”孙江骂道。

“押下去。”看着士兵们把捆成粽子的孙江压了下去,我心想:“这人武力值高,如果可以为我所用……”

头目被俘,这一小支黑装军也溃散逃亡,我们稍作休整,继续向桑蓟县进军。

LitD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