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大佬她拿了男主剧本

穿越后大佬她拿了男主剧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开工了

这一幕,恰巧被周恒和马诚二人给看到了。

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捂脸捂眼,然后不约而同的退后,将门重新关上。

回想起刚才进门的旖旎画面,两人的脸上都泛着红霞。

祁寻疲惫入睡的样子,以及散落在床边上的衣物,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周恒的脸上泛着尴尬的红霞,他悄声的在马诚耳边道:“马哥,你说二少爷刚才和祁公子做了些什么……”

马诚干咳了两声,白了他一眼:“这是主子们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我可得提醒你,这些话若是被二少爷听见,你这舌头大概保不住了。”

这时,宁昕推门而出。

她黑着脸,不悦道:“你们查的怎么样了?还有,以后进门前必须得敲门!”

这次前来宁昕也给二人布置了任务。

一是去打探明光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名声大噪的。

二是打探这寺中的住持。

两人完成了任务,所以特意前来禀报。

马诚抱拳恭敬道:“明光寺建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住持师父名唤智光。”

周恒小心翼翼的看了宁昕一眼,然后道:“说来也怪,这寺庙它的前身是冥光殿,供奉的乃是十大阎罗之中掌管审判的轮王殿下,后来才被智光住持改成了明光寺。”

马诚补充道:“对了我还问了一些关于桃树的事情,寺中师父说,那颗桃树是当年智光大师建寺后亲手种下的。”

宁昕拖着下巴,将得到的线索连接起来。

冥庙变明庙。

这桃树不过才二十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会长这么大。

宁昕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后问道:“对了周恒你之前不是说,这庙中供奉的是薛王子吗?你可知道这薛王子到底是什么神?”

周恒挠挠头道:“这个我真不清楚。”

这时,马诚接过话道:“这个薛王子年少成名,除了满腹经纶外,一身医术更是举世无双,据说当年瘟疫蔓延了整个天临,薛王子不顾危险去救人,最后终于是战胜了瘟疫,但是薛王子却死了。他死后托梦给当时的国君,告诉国君他成仙了,让国君勿要伤心。”

“之后,国君在全国建了不少庙宇,专门用来供奉薛王子。后来天临国换了无数位君主后,这位皇子的事迹,也就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宁昕的寒眸扫向马诚,夸奖道:“你可真是优秀,连这都查到了。”

虽然是夸奖,但却在无形中给了马诚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马诚惶恐的吞了吞口水,额角处有冷汗滑落:“大人让做的事情,小人自当殚精竭力。”

宁昕接着道:“很好!不过多亏了你提供的线索,让我知道了这庙中供奉的到底是何人了。”

周恒一脸懵追问:“是谁啊?”

马诚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里吐槽这小子简直蠢的无可救药。

宁昕这边当然也没告诉他。

事关重大,如果现在说出来的话,她担心待会还没打起来,周恒那小子就吓破了胆子。

宁昕嘱咐道:“今夜,子时之后大家前殿集合,那颗桃树交给我,至于寺中那些无辜的香客们,你们协助我保护他们。”

两人听了宁昕的话,皆是连连点头。

宁昕转动手中的御灵戒,从中取出了两把特质的符文枪,以及一些子弹,然后又教给两人枪的使用的方法。

周恒和马诚两人皆是双眼放光。

尤其是马诚,激动的将这把枪捧在手中亲了又亲。

“马哥,今晚我们也能当英雄了?”

“当什么英雄?我才没兴趣呢,只希望子时快点来临,我要亲自试一试这把神器的威力。”

二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让宁昕颇为头疼。

“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两人得了吩咐后,立刻就离开了。

宁昕则也回到了房间。

祁寻没有醒,依旧保持刚才的恬静的睡姿。

宁昕见状,坐到床边背靠床头,闭上眼睛小憩。

另一边,沈月娇的房间。

自打刚才回来后,她一直趴在床上哭得是撕心裂肺。

任凭一旁的翠玉怎么安慰都不管用。

“小姐你别哭了,那易茗公子有了心上人了。你再怎么哭都没用啊。”

沈月娇啜泣道:“我当然知道了,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人,为了他我甚至和我爹大闹了一场。这次来明光庙再遇到他,我以为是天意安排,可没想到他居然有了心上人。”

翠玉摊手,拍了拍她的背道:“小姐你别伤心了。小姐你长得美,心又善,这世界上好男儿多的是,他不喜欢你,总有人会喜欢小姐的。等明日您在许愿树下重新许个愿,保证很快会找到和您心心相印之人。”

听了她的话,沈月娇擦了擦眼泪,停止了哭泣道:“许愿树?”

翠玉道:“是啊,我听人说,在这许愿树下许愿可灵了。只要心够诚,什么愿望都能达成。”

“心诚,什么愿望都能达成……”沈月娇眸子暗了暗,紧握双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翠玉我累了。”

翠玉见沈月娇不哭了,还以为她想开了,开心的道:“好勒,奴婢这就伺候小姐就寝。”

子时刚至。

靠在床头上的宁昕便睁开了眼睛,作为阴阳师,她对于时间的把握非常的精准。

宁昕抬手,发现身上正披着祁寻的外衣。

他的外衣上,有一股清雅的木香,混合着墨汁的香气很是好闻。

宁昕下意识的看了祁寻一眼,祁寻面色红润了不少,里衣也已经穿好。

回想起昨日帮他针灸时的画面,宁昕的脸庞没由来的一阵发热。

宁昕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画面甩出头脑,然后顺手帮他掖了一下被子后,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门才刚关上。床上睡得正香的祁寻,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他的手放在刚才宁昕睡过的位置上,那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余温。

祁寻的脸色皆是温柔的笑意,冲门外喊道:“阿旭!开工了。”

话音才落下,一道身影便出现在房间内。

菩提守一

作家的话
今天被人扎心了。
朋友对提子说:你的书都没人看还写什么?
提子:谁说没人看的,我自己就是读者。
朋友:自娱自乐,浪费时间。
提子:……
不过这话也没毛病,写文确实很费时间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