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大佬她拿了男主剧本

第112章 补刀

最后,段玄明的诅咒声全部化为撕心裂肺的惨叫。

看着段玄明的惨状,祁寻这才满意的离开。

他前脚刚走,后脚宁昕就进来了。

才踏入空间,宁昕就闻到了一股堪比凶案现场的浓重血腥味。

不难猜测,应该是有人比她先一步找到了这里。

宁昕顺着狭长的甬道,继续往里走,紧接着一座牢笼便赫然出现在眼前。

让宁昕注意到的是,这个牢笼的材质和她御灵戒中的倒是有些相似。

“嗬嗬~”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昏暗的囚笼中发出了声响。

宁昕循声望去只见有个人无力的躺在地上。

那个人身上全是斑驳的血迹,身体犹如烂泥一样瘫着,似乎是全身上下的骨头和筋脉都被人给打断了。

他的口中不断涌出血迹,发出呕哑嘲哳的嗬嗬声,看样子舌头也被人给拔了。

全身上下,除却一双恐惧中带着震惊的眼睛外,这个人的身上没有一块是完好无损的。

他的伤势看着恐怖,但这些伤却不会危及到他的性命。

眼前人悲惨的模样并未引得宁昕丝毫的同情。

相反,她反而觉得快意!

每个人都要为他的行为买单。

眼前的这个人再怎么惨,也是他咎由自取。

只是……宁昕有些不明白为何那个人做事只做了一半?

“哎…看来我还得补个刀。”

牢中的段玄明眼神复杂,除了对死亡的恐惧,更多的是对眼前人的探究。

瞳孔忽明忽暗之间,从怀疑变成了肯定,之后又变为不甘和怨恨。

段玄明他想要说话可是嘴里发出的却是嗬嗬的怪声。

他的眼神太过直白和诡异,让宁昕想忽视都难。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们不熟……不过,我可以看在你这么难受的份上,我给你个解脱。”

可转念一想,宁昕觉得有些不妥:“等等,你身上的怨煞之气,祸害了这座小村这么多年。如果死的太快,总觉得有些便宜你了。”

她的话怜悯中尽是残忍。

“唔……我倒是想到了好方法,只是过程有些痛苦……不过比起你造的孽来说还是轻多了。”宁昕说着,从御灵戒中拿出一只青铜鼎,紧接着就打开了牢门。

段玄明一眼就认出了她拿出的是炼魂鼎。

此鼎顾名思义,炼以魂魄,最后炼化成魂晶,修为越高的鬼神炼出的魂晶越是强大,魂晶可以保一方平安。

当然被炼化之人,将会永远被困于魂晶之中,直至魂魄之力燃烧殆尽。

就好比是一支蜡烛,照亮别人,燃烧了自己,最后连渣都不剩……

真正的挫骨扬灰,魂飞魄散……

段玄明看出她的意图后,眼神中满是恐惧,不顾身体的剧痛,拖着身子拼命的朝着宁昕所在的反方向爬去。

偏生行动受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恶魔般宁昕慢慢的逼近他。

“唔……”

段玄明被无情的丢入了炼魂鼎中。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宁昕才将他彻底炼化。

魂晶的质量出奇的好,足足有篮球那么大。

估计至少也能护佑一方平安至少千年时光。

解决了段玄明后空间消失。

天色也亮了起来,初曦的晨光洒在这座古朴的小村里格外的安详和神圣。

村中的风水也骤然改变,原本下沉的小村,现在已经和周围平齐,同时周围的磁场也恢复了正常,以后也不会有人迷路了。

最为重要的是,笼罩在煞气中的小村在魂晶的作用下散发出祥瑞之气,生活在这里的人,以后再也不会被邪物侵扰。

宁昕回来时,黎文信正在清点队伍人数。

紧接着她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祁寻的那架马车。

阿旭已经坐回了驾车位置。这说明祁寻应该已经回到了车内。

她正打算去问问祁寻的情况,却发觉马车旁,一位手捧着干粮的少女正看着她。

这位少女正是昨晚宁昕在山上遇到的那个。

白梦夕的目光不善,以胜利者的姿态望着她。眼角眉梢中满是对宁昕的鄙视和挑衅。

就如同宁昕是她的情敌一般。

宁昕微微皱眉,随即转过头去:“莫名其妙!”

既然有人照顾祁寻,她也没必要多此一举。

回到队伍最前头后,人数清点完毕,宁昕随即利落的翻身上马,率领队伍继续前进。

又是一天的风尘仆仆,不过今天一路顺利,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越是靠近云连山脉越是人烟稀少,今晚只能是住在树林里了。

大家在林子里搭起了数十个火堆,围着火堆而坐,一边取暖,一边用来熬粥。

这一次出来,队伍里带了三口大锅,以及一些米面腊肉干货等容易储存的食物,刚好可以熬粥。

新鲜的热粥刚一出炉,黎文信就盛了一碗端去给宁昕。

此刻宁昕正靠在一颗大榕树下补觉,她昨晚没睡,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身体透支严重,精疲力尽的她累的,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

黎文信拍了拍宁昕的肩膀,看着她青黑的眼圈有些心疼:“吃点东西再睡吧。”

宁昕睁开酸涩的眼睛揉了揉,她接过黎文信手中的热粥喝了起来。

她不饿,只是这深夜太冷了,喝上热粥至少能暖和起来。

温热香浓的粥装入胃袋后,宁昕满足的冲黎文信笑了笑:“谢谢!”

这一幕刚好是被刚下车的祁寻看见了。

他也是刚刚才醒,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想着去看宁昕怎么样了。

可却看到黎文信和她有说有笑的样子。

心里也顿时酸涩不已……

他正不爽,耳边突然传来娇软的女子声音,“国师大人你尝尝这个粥吧,煮的挺好喝的。”

望着白梦夕手中的粥,祁寻接了过来,不是他饿,而是他想尝尝宁昕刚才喝过的粥是什么滋味。

那边,宁昕喝完粥后朝着祁寻那边瞄了过去。

他也在喝粥,并且时不时的和身边的少女说话。似乎是相处的不错。

黎文信注意到了宁昕的目光,解释道:“那个女孩叫白梦夕,她对国师倒是挺殷情。嘴上说是来报恩还情的,其实就是想以身相许。

不过说真的,你看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模样看着倒是挺般配的,如果真在一起也是一桩美谈对吧?”

菩提守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