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经营恋爱成长

佛系经营恋爱成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十一)掀开故事的帷幕

一夜醒来,鬓角冷汗。轻抹汗雾,惘若有失。此情此景,习以为常。

一杯热水,囫囵饮下。南方没有地热,没有供暖,顾莳依一面哆嗦一面跺脚。圣诞节过后的天气湿冷湿冷,屋子即使有阳光照耀,也依旧冰冷,好似出身于北冰洋的地下海洋王国,冰冷的海水从身边滑过,渐渐吞噬。

无精打采的浑浑噩噩度过一个上午,终于在玩游戏的时候,被拨打而来的电话打断。

顾莳依接起,只听电话那头的丫丫说道:“顾老师,我就要有家啦。”一席话方惊醒。顾莳依在短短的三秒,变化了三种表情,惊讶,慌张,惆怅。

丫丫在耳朵叨叨唠唠说了很多,顾莳依都没能够记得清,只是听到最后一句,我以后就跟别的小朋友一样了。这话在顾莳依听来尤为伤感。随后,顾莳依与李老师联系,这周便过来处理丫丫的事情。

作为老板最好的事情就是可以偷懒,顾莳依不慌不忙到达小莳店是下午三点。通常这个点,来吃法的人不多,店员便会再这会稍作休息。众人见顾莳依过来,又拉了一把凳子让其坐下,啃着凯叔做的炸鱼,唠家常。

顾莳依望着在收银台清理杯具的易帆,再瞅瞅跟凯叔唠话的苏闵行,退后一步靠近姚姐问道:“这两人还没和好呢?”

姚姐凑近悄悄道:“没呢,也不知道咋地。圣诞节过后,易帆都不理苏闵行的笑话了。”

“闵行的笑话本来就不好笑。”凯叔不知何时站在两人的身后,一点也不同意姚姐的观点,“惹人家伤心的的男孩子都是坏的。”

三人前方嘟嘴卖萌的苏闵行则喏喏道:“凯叔你也曾是男孩子~”

众人憋笑,凯叔刹那尴尬,然后瞪着苏闵行,用老父亲的说辞来挽救脸面道:“我可没有你这般胡里花哨的,我可是好的很嘞。你要是在这样下去,不只是易帆对你say good拜,我的厨房你可别进,胭脂水粉味太浓。”

姚姐笑:“还真想不到凯叔,能够说几句英文,很洋气嘛。”

“那是,我孙子最近就在学这hello、battle、picture、low”凯叔说起孙子总是一脸的笑容,偶尔凯叔的孙子也会到店里来玩,有时候碰上姚姐家的侄女那可是一个闹翻天呀。

孙子类的话题,顾莳依即使没有孙子也能在其中聊的游刃有余,若不是那傻乎乎的、眼神冒桃心的慈母的笑容,长在一张将近三十岁的脸蛋上,光听那慈爱的声音,任任何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奶奶的才会有的模样。

苏闵行是加入不了这个阵营的,飒飒的无趣。忽然透过顾莳依的背部,瞧着生闷气的易帆,便踢了踢顾莳依的凳子,结果顾莳依稳如泰山,无动于衷。

苏闵行趴过去坐了一个过来手势。顾莳依聊的太起劲,依旧没有动容。无可奈何,苏闵行决定使出绝招,掏出手机,点击图片,然后大声喊道:“哇,好帅呀。”

全体员工齐刷刷的望向苏闵行,一个男人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尖叫,在瞅着苏闵行花痴的脸,一脸嫌弃。苏闵行望着众人,有苦说不出呀,再瞟一眼易帆,整个人散发着怨气,惨了,好像更难解释了。

阳光微弱,傍晚将临。这会的顾莳依正推装满零食与蔬菜水果的小推车路过某所小学,恰巧遇上放学的时间,只见每一个班级的学生排着队伍,与老师挥手告别,场面温馨。这让顾莳依回想起自己当老师那一会的小幸福了。

只是幸福太过短暂了,校门一开,一群学生涌出来,将顾莳依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个头很小的小男孩对顾莳依说道:“阿姨,我要两瓶可乐!”

小男孩紧接着掏出钱,等着顾莳依“收钱给货”,其余的学生便纷纷效仿,对着那小推车上的零食贴上自己的标签。

误认为是小卖部的推销员,顾莳依老脸尴尬,心中光辉的老师形象与学生们可爱的面容瞬间崩塌。形象都没有了,总不能再金钱上还过不去。

顾莳依如此一想便就地做起大买卖。更有趣的是,家长们见到售卖零食的推车上有鲜果蔬菜,随即也加入了排队买货的行列。

不久之后,顾莳依的小推车便寥若晨星。金钱上的满足使人十分快乐,顾莳依数着钱,眉开眼笑。好景不长,警察叔叔来了。

警察叔叔阙御枳严肃道:“我看你在这里买了大半天了,不知道你这是属于非法经营吗。”

欲哭无泪的顾莳依随即屈服道:“我错了警察叔叔。可是这是一场意外呀。”

“如果是意外的话,你数钱的样子还真是——不快乐咯。”阙御枳说话时忍不住的露出微笑。也不知道怎么滴,反正就是想要逗逗她。

可是这个微笑在顾莳依看来就是个笑里藏刀,迟早有一天会在阙御枳的魔抓下被无故逮捕。顾莳依捂着脑袋,冥思苦想好的解决方法,却忽然想起他不是城管呀,有权移交无权处理。

卖萌的顾莳依弱弱道:“那看我可爱可不可以就这样算了呢?”

卖萌可耻!阙御枳在心底反抗,面上沉着冷静,语气稍稍和蔼道:“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先给我做一顿饭,俗话说―擒贼先填肚嘛。”

这是何时改编的俗话?顾莳依作为一个老师很为阙御枳的语文知识感到担忧。“吃饭要给钱的,今天算你狠,打个八折。”顾莳依一面将钱揣进口袋一面比划。

“才八折呀!再少点吧。”

“六折!不能够再低了!”

“嗯,成交。”阙御枳笑着回答。两人协商过后一同前往小莳店,顾莳依推着“惨不忍睹”的推车,弯腰;阙御枳在一旁昂首挺胸。偶尔路过几名阙御枳的同事,对方互相打招呼。在瞧见顾莳依是却不觉得摇头叹气。

这下顾莳依真的成了小贩了。路上阙御枳好奇便问:“要说你推着菜我还挺理解的,不过上面堆满的零食,这是要做什么嘛?”

摊主顾莳依有气无力的说道:“吃呀,除了吃还能够干嘛?”

其实不然,这是顾莳依准备给丫丫的临别了礼物。希望丫丫在去到一个新的家庭前,做一顿饯别餐。所以才买了丫丫最爱的零食跟蔬菜。小朋友的喜好大多时候是一致的,那些零食才这样抢手吧。

即使顾莳依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动,作为一名合格的警察,阙御枳还是能够察觉的到顾莳依的变化。女人的心事,阙御枳一向猜的很准确的,只是这个佛系顾莳依还真是有点难以捉摸。

带着警察阙御枳回来了顾莳依,所有人的注意点都在推车上,人人都质问顾莳依那一堆给丫丫的鲜果蔬菜哪去了?顾莳依停顿思考后,吐出两个字,慈善。这是符合顾莳依志愿者身份的,无人怀疑,甚至还夸赞。

唯有知情者阙御枳默默喝茶不语。其实主要是怕说了,这顿饭就不能够打六折了。也正是因为店员们的讨论,阙御枳头一次了解到顾莳依是餐饮老板之外的例外的一个身份。

结账付款临别前,阙御枳问收银员易帆,假装不经意的提起关于顾莳依志愿者的事情。本以为易帆会与自己说些关于这志愿者有用的信息。

不曾想易帆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苦难言,不好言,不言。”

不明其中深意,阙御枳还想追问,还未开口就见易帆好似老鼠避猫的逃离。顺眼一看,原来是苏闵行端着一盘酷似泥浆的菜式给众人品尝,盘子即将端到阙御枳跟前,为了不受“侵害”,阙御枳瞬间逃离。

终于到了周末,小莳店休息的日子。这日顾莳依早早便起床,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春桦园,以便跟着所有的小朋友们一起做早操。

冬日的阳光还在赖床,只是稍稍抛一个小脚,一方天空便微亮。春桦园操场的广播,唱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小朋友们跟着小领队正努力的迎接新的一天,锻炼身体。

顾莳依处在所有人的后面,挪动着僵硬又多肉的身体。忽然一致白色的大长腿出现在视线里,听闻一声吼,顾莳依扭过头瞧——原来是唐宇森。

借着一日之计在于晨的好,唐宇森对着顾莳依抛送今日最佳的笑容。

“早上好,顾老师。”唐宇森问,“今天能够遇到你,我很开心,但是丫丫肯定比我更开心。”

“这段时间你都在这里?”顾莳依很好奇,这段时间春桦园的事情多半是通过唐宇森那鲜活的朋友圈得知的。

两人齐刷刷的做着踢腿动作,唐宇森点头又笑道:“嗯,我想我还未跟你说过我的工作吧。我不仅仅是一名志愿教师,还是“梦与爱”现任的理事长。”

听闻,顾莳依目瞪口呆,慌乱一小会,然后沉默,直至早操结束。唐宇森瞧着顾莳依的不对劲,有些担心正想要开口说话,却见顾莳依迅速从眼前消失。

顾莳依忽然的冷淡与沉默,唐宇森紧缩着眉头,这其中定有状况。再次见到顾莳依面容和蔼的样子时是她与丫丫、毛毛在翻看相册。李老师也在一旁,笑着。

待唐宇森走过来时,顾莳依却让丫丫与毛毛带着相册离开,眼不见为净似的独自现行离开。

李老师眼尖瞧见两人之间微妙的眼神,便走上前对唐宇森说道:“唐老师,莫介意,顾老师现在只不过是有点敏感。”

“哦?”唐宇森稍稍疑惑道,“能麻烦李老师告知一下顾老师的敏感点吗?不然我担心万一自己做出了事情,伤害了对方都不知道。”

李老师望着窗外,深深叹口气后才说道:“若是别人我是不会说的,可恰巧你是“梦与爱”的理事长。其实,顾老师也是通过你们的组织找回家的,按道理来说顾老师应该非常感激你们组织才对的,不过中间还夹杂着别的事情,所以对于你们组织的人稍稍的敏感。”

就是如此而已,唐宇森沉默一会后道:“谢谢李老师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说的严重了,唐老师。我们还是十分感谢你们的,若不是你们,这些孩子们哪里来的了家,难能又更好的生活呢。”李老师感激的说道,“每多一个孩子到我们这里来,我们的心就多一分疼痛,但是你们是为孩子们带来温暖的人呀,这样一想孩子们也就过的稍好些了。”

唐宇森礼貌笑笑道:“这本就我们“梦与爱”想要做的事情。正如我们春桦园的宗旨一样,人人天生都要被宠爱。至于顾老师的事情我很抱歉,以后我想多点了解她,这样才不会给她带来伤害。”

“唐老师,您真的是太好、太温柔了。”李老师被唐宇森圣母利亚的光辉照耀的一脸幸福,“我相信顾老师会在您的关爱下不再会抵触美好的事物的。”

“美好事物?”

李老师贼兮兮一笑:“爱情。”

若无春意犹羞涩,应待诗翁着句催。唐宇森不觉嘴角上扬,有点意思。

一回生二回熟,龙阿姨说洮耳,你跟阙警官好上手。

躺在沙发上的洮耳咯咯地笑,龙阿姨说话直抒胸臆,欢乐便也很多。经过龙阿姨介绍相亲的大起大落,难得在遇到阙御枳的时候终于尘埃落定。洮耳也松口气,终于不用再悲催着去谈恋爱了!

龙阿姨啃着鸡爪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呀,遇到对的男人就要立即下手,不然到手的蛤蟆变苍蝇,嗡嗡作响,没个主,花的很咧。”

看来在龙阿姨的眼中男人从来都不是高级动物。洮耳深思熟虑过后,露出学习上进的目光追问:“那要怎么样,才能够抓的住,抓的稳呢?”

只见龙阿姨贼嘻嘻放下鸡爪,擦干净手,掏出手机然后点开通讯录道:“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好办事。爱情也是需要贵人相助的,所以你先从他身边的朋下手,然后风雨同舟的,一把拿下。这是我从老聪那边搞来的,阙御枳身边人的号码。你好好记着。”

“すごい!(好厉害)”洮耳凑近笑道,“龙阿姨,还是你精明呀。”

“那是,好歹我也在红娘界混了多年的,总要有点经验吧,总要有点脸面吧。还有呀,如果你有时间也可以到他生活的地方走走,这样碰面的几率就大了嘛。”

洮耳吸着酸奶道:“这样会不会太主动了。”

听闻,龙阿姨极其嫌弃并且反驳道:“你这种年纪的女孩子还不主动,是想要当剩饭剩菜吗?不知道不主动,没有好果子吃呀。”

不得不为龙阿姨直爽话怔惊,洮耳好奇问:“龙阿姨您是在哪里学到些话的?”

“微博上,一个女性恋爱专家告诉说的。”龙阿姨说道这里颇为得意,虽说自己岁数大了些,但是还是潮流的,追的上这个社会的思潮的,妥妥的女年轻。

“谁?”

“云里溯溪”

与非存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