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发妻子的谎言

第44章 重操旧业?

这几日,我白天在卫生室坐诊,闲来没事,就打开手机里的app盯着家里的监控看。

监控里倒是一切正常,医院财务这边的工作,上班时间比较固定,何欢然每天准点上班,准点下班。

不过话说回来,杨国明把她调到财务,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方便偷晴,说不定他俩利用工作时间,在办公室里,就把这事给办了。

何欢然有空就接送梓涵上学放学,没空的话就由我那丈母娘来接送。

平时里,何欢然和梓涵一个上班,一个上幼儿园,就留我丈母娘一个人在家。

监控视频当中,我那丈母娘一人瘫坐在沙发上,腿搭在茶几上,一双臭脚,都快碰到桌子上的水杯了。

我不知道,当她得知她女儿做的那些恶心事,还能否像现在这样心安理得。

就在我盯着监控愣神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电话。

不是别人,正是何欢然打来的。

我摸起手机来,接通的电话。

“喂,老公!你明天能回来一趟吗?”电话那头的何欢然开口道。

“什么事?”我开口问道。

“下半年梓涵不是要上小学吗?还有些手续要办,我也不懂怕弄错了,你有空,回来给跑跑手续呗!”

子女的教育问题,是父母心中的头等大事,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所在的市,现在上个幼儿园都要提前一两年预约了,更别说上小学了。

为了孩子上学,我提前两年买下来学区房,提前一年找好了关系。

为得就是能够让孩子能够顺利进入一实小。

有些人说,再好的学校,也有学习差的。

再差的学校,也有学习好的。

是,对此我也表示同意。

但是做父母的,哪个不想孩子送上一个更高的起点?

我也曾瞧不起那些找关系走后门的,而为了孩子,最终我也成为了他们。

所为成长,就是开始被迫不得不去做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事。

我本来就有回去一趟的打算,村里开始修路了,过两天估计就不好出村了,就算是何欢然不打电话,明后天我也打算回去看看梓涵。

“嗯,好,我明天回去!”我一个字都没不敢跟何欢然多说。

“还——”

何欢然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我给直接打断,“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回去再说吧,我这边来人了!”

说罢,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女儿的事,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其它的事情跟它比起来,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我订好了明天一早的火车票,预计中午就能够顺利到家了。

村子里的路不好走,快递送不进来,最近的快递点据此二十多公里,网购并不是很方便。

我打算今晚忙完了以后,回父母家里看看缺什么东西,借着这次回去,一块从城里买了带回来。

而等到我忙完手头上的事,送走了最后一个来看病的之后,已经快到晚上十点了,我急匆匆的锁上了门,往父母家中赶去。

六年的时间里,我没回来一次。

我没混出个人样,没脸回来。

这次回来,与其说是被逼无奈,倒不说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无法接受温柔娇妻的背叛,无法接受美满婚姻的破裂,于是我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换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令我回到山村的,是妻子的背叛。

而让我留在山村的,是当娘的那一碗挂面。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这次回来,我打算在二老跟前好好尽孝,以弥补这些年的亏欠。

而就在我往家赶的时候,路过沈情家宅子。

恍惚之间听见墙里传来令人想入非非的动静。

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哼哈声混合在一起,在如此寂寥的夜晚当中显得格外刺耳。

我脑袋嗡的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说,沈情又在村子重操起了旧业不成?

不应该啊!沈情不是想彻底摆脱过去,开启新的人生吗?

我想起我看过的一本书,作者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小姐。

她在书里说,“我认识很多女孩,为了生计,她们被迫选择了这条路。

她们无时无刻不幻想着有天能够从苦海当中逃脱。

而她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最后又回到了苦海当中。

因为她们很快就会发现,无论做什么,都比不上往床上一躺,衣服一脱,来钱更快。”

沈情也是这样吗?

到头来发现还是通过出卖身体,来钱最容易。

村子里的光棍儿不少,他们不像城里那些人一样要求严苛。

是不是大学生无所谓,技术好不好也无所谓,只要是个能喘气的,就能令他们心潮澎湃。

并且沈情的相貌和身材也不赖。

在大城市竞争当中被淘汰的她,或许能在村里男人们当中找回自信。

这就是她所谓的新生吗?

也真够恶心的。

我以为她和何欢然不一样,结果到头来还不是一丘之貉!

我还以为她是被迫走上了这条路,现在看来,不过是这贱女人自己的选择罢了。

女人,只要从出卖肉体当中尝到了甜口,那从此以后,她们便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出卖身体换取利益的机会。

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几日,沈情几乎是成为了我的精神寄托,如果她无法从过去的生活当中走出来,那我是不是也要永远活在过去?

我无法再继续想下去了,快步朝着山坡上跑去,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停了下来,透过窗户朝着里面望去。

国富叔在北屋炕头上睡觉,国富叔耳朵不好,显然是没有听到东屋里的动静。

东屋里一男一女,场面令人不堪入目。

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沈情。

而那个男人,则是村西头的林海涛!

林海涛这个混蛋,白天的时候还和挺着大肚子的媳妇一起来找我拿安胎的药呢,到了晚上,竟然就跟沈情混在了一起。

妈的,在老婆怀孕的时候别的女人乱搞,还他妈是不是个人啊?

而就在我心中骂着这对狗男女的时候,突然看到沈情朝着林海涛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林海涛惨叫一声,反手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相逢应不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