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秦恩仇录

第20章 磨刀霍霍

“将军提出的这个意见极好,我现在多不用考虑就可以直接告诉你,只要在这场战争之后我还活着,那么,我就一定回到你的私军之中任职的!”

“恩,杨虎大人果然是一个爽快人,其实我告诉你,我早知道你对我和我父亲手底下的私军垂涎三尺了,所以,我早就已经为你可好了将印了,你看我多给你带来了。”

蒙武说着便将一个铁质的将印给那里出来,这是一刻上面雕刻着野狼的足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印章,而这种雕刻着野狼的铁质印章,在秦军之中则是最低级的印章了,如果是最高级的大将军的印章的话,那么,上面雕刻的就不是一只野狼了,而是一直凶悍的老虎,至于龙的话,那可就是皇家才可以使用的东西。

而蒙武从铠甲之中拿出来的可不止是这一枚铁质的狼头印章而已,同时拿出来的还有一根黑色的丝带,当然这也是和印章一样必不可少的东西。

因为,古代社会等级是非常森严的,什么东西你可以用,什么东西你不可以用,这在古代社会之中多是给你规定的死死的了,你稍微不注意,就是找死,就是有不臣之心!

而这个时候的中国古人是穿着一种没有纽扣的服装,所以,需要用腰带来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固定住,而处于社会不同地位的人所用的腰带是不同的。

所以,对于杨虎来说,蒙武给他制作的印章和腰带就是最好的权力证明,而现在蒙武的意思就是让杨虎将这两样东西给收下了,而不用客气。

蒙武这样做的意思非常的清楚,无非就是让杨虎下不了台,因为,如果自己接下来这两样东西的话,就只有和匈奴人死磕的份儿了,因为,自己只有赢这一条路走,自己如果不能够牵制住匈奴人的话,那么,秦国严峻的军法就会让自己的人头落地,可是,自己一旦牵制住了匈奴人,自己的人头又会成为匈奴人的猎物。

不过,杨虎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担心的,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将蒙武拿出的那两颗印章给收入了囊中,因为,此时的杨虎觉得自己有两点获胜的可能性。

首先,这一次和自己一同与匈奴人作战的人之中有恒骑,而这个恒骑在以后也是能够在战国历史上面策马驰骋的将军,所以,他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战争之中死掉。

而这第二点获胜的可能性,就是杨虎在参与到讨伐大军之前已经绘制好了一张图纸,而如果能够根据这张图纸制作出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床弩的话,那么,就会有极大的获胜把握了。

可是,杨虎招募的那些木匠虽然是民间的高手,不过却不是拔尖的,所以,杨虎并不放心将这样强大的远程武器交给这些人负责,而在不停的打探消息之中,杨虎知道了,在战国七雄之中,最精锐的木匠班子在秦国,而秦国之中最精锐的木匠班子则在军队之中。

所以,此次杨虎想要求蒙武为自己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动用秦军之中最精锐的木匠班子,按照图纸打造至少五十床这样的弓弩。

“所谓礼尚往来,既然蒙武将军给予了我这样的重礼的话,我再藏着掖着也不是好事对吧,这样吧,我现在就说出我需要将军为我做的第二件事情。”

杨虎说着将七张画在羊皮上面的床弩图纸从腰袋之中拿了出来,当然了,这床弩的制作工艺本来就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十分的笨重,而杨虎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则将这种制作工艺复杂的床弩给改装成了可以拆装型的床弩,这样一来的话,这床弩的制作工艺就已经是达到了复杂到逆天的程度了。

而这也是杨虎不放心将床弩的制作交给那些民间的木匠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自己设计的这东西实在是太过复杂了,所以,他们一个零件没有做好那就会变成废品。

而蒙武虽然作为一介武夫,可是,他的智商可不是和零挂钩的,在经历了无数战火的洗礼以后,蒙武也知道新式的武器在战场上面的作用。

“杨虎你画出的这样复杂的图纸,到底可以做出来什么样的东西啊,这东西,我是一看了就头大啊!”

“大人,这东西是我冥思苦想了数天数夜才想出来的,这东西因为外形非常像一张大床,所以,我将其命名为床弩,这种床弩和我军现在使用的弩机有着极大的不同,它能够同时发射出五支如同长矛一般的弩箭,而且,还可以在行军之中将其拆掉分开,这样一来可就是真正的作战神器了啊!”

蒙武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不过,一听杨虎说着东西有如此的威力,便在心中产生了一丝庆幸。

当然这倒不是因为杨虎的智慧,而是因为这武器在现在的战争之中实在是有的不可估量的价值,因为,现在他们所面对的主要的敌人是匈奴人的骑兵,而这种机动能力极强的匈奴骑兵在面对强大的弩箭阵法的时候,就好像小孩子遇到大人的殴打那般,全无还手之力。

不过还有一个东西是蒙武非常担心的,那就是这些床弩的射击距离是多远,如果距离太短的话,那可就是华而不实的鸡肋了。

而杨虎的回答则是让蒙感觉到非常的惊讶,那就是大约从一千二百步到一千五百步之间,而因为杨虎的床弩是按照北宋的床弩设计的,那个时候的宋朝因为拥有了床弩这种武器,所以,在床弩的巨大威力之下,辽国就不得不接受了北宋的建议,和被北宋签订了澶渊之盟了。

不过,在按照北宋床弩的原型改装的时候,杨虎还创新性的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设计,这使得那种设计距离已经达到了八百米左右的强大床弩的设计距离被再一次的提升。

而一千三百步到一千五百步的距离,也不是杨虎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是一种相对来说还算是非常保守的估计了。

“恩,蒙将军请相信我,如果你不相信这种床弩的威力的话,那么,你可以命令军中的工匠先制作出来一架,然后试着试射几发,这样你就能够知道这种床弩的威力了。”

“恩,不杨虎大人我相信你,你的部下所携带的那些弩机就是你设计的,我在你来之前,我曾经拿着试射了几发,竟然比我们军中最好的弩机还要多出上百步的距离,所以,我不会做出这样保守的事情来,我要做就让这些工匠们卖力的给我做上十天的床弩,然后,带兵和匈奴兵鏖战!”

“这样甚好,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蒙武将军,到底我们什么时候出战,今天,明天还是大后天?”

“这个杨虎大人并不需要去担心,既然现在我已经赐给了你名字了,那么,你的千人队也就是独立秦过讨伐大军之外的独立的游击千人队了,所以,在我将这批床弩生产出来并且分给你们只会,你和你的千人队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好好地训练和休息,恩,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杨虎千人将?”

“不了,有这些就够了,我知道蒙武将军手中现在有上千工匠,而十天的时间,这些工匠至少可以做出上百架床弩了,恩到时候给我配发十架床弩就行了,只是这床弩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弩箭,所以,工匠不必制作太多的床弩了,只需要制作足够多的弩箭就足够了,要不然,床弩可就真的话成为华而不实的鸡肋了!”

“恩,这个我知道了,好吧,这十天你需要好好训练你的军队,而十天之后你需要的东西我会派人给你运过来的,到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给我痛击那些匈奴人!”

蒙武说完这话,便将那七张羊皮制作图给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带着自己那气呼呼的小儿子蒙恬回到了自己的军营之中去了。

看到蒙家的两父子已经走远了,这站在帐篷外面为杨虎站岗的恒骑可以说是长舒了一口气,因为,恒骑刚才的行为可以说实在玩火,这个蒙恬的所作所为虽然是有点失礼,可是,他到底也是讨伐军副帅的儿子和主帅的孙子,而恒骑竟然想要将对方的容貌给毁掉!

所以,恒骑一直非常害怕这蒙武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给杨虎小鞋穿,不过,恒骑到底还是错误的估计了这蒙武的心胸。

“怎么样,怎么样,这副帅大人将我安排到了那里,是不是要将我们给改编成敢死队,在交战那一天冲在全军的最前面来着的?”

这恒骑一拉开帐篷的门帘就急急忙忙的问道,可是,这个时候的杨虎的脸上却是一点紧张也没有,此时杨虎的面前有的只有四五个小菜和一坛好酒,而且,杨虎的脸上也出现了些许的红晕,显然是已经喝上了好几口了。

“来来来,你着什么急吗,你是不是觉得你的所作所为会让副帅大人给我们小鞋穿,得了吧,副帅大人有着主帅大人那样的胸襟,所以,他不是给了我们小鞋穿,而是给了我们机会。”

恒骑一听这话来劲儿了,他猛地做到了杨虎的面前,然后端起碗来,往自己的喉咙里面灌下了一大口,接着便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摸样来。

“蒙武将军像给我们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那就是你我二人带着这几百号弟兄将那个现在还没有什么动作的匈奴右贤王给牵制住,让他不能够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来,而匈奴右贤王的兵力是五万人,我们这初次到战场上面的一战就是面对白余倍的敌军!不是一战成名,就是一战身死啊!”

“唉,这个有什么,弟兄们出来就是为了拼命的,如果我们连死的觉悟多没有还出来干什么,呆在自己的家里不会有事,可是那样的活着岂不是窝囊呢?”

“是啊,说得对,不过,我也和蒙武将军说出了两个条件,一个就是给我做出床弩来,而另外一个就是将他手下最精锐的红甲骑兵交给了,而蒙武将军果然是爽快人,不仅是答应了给我设计建造床弩,而且,还给了我一个五千人将的职务,但是,条件是这五千人将只有在蒙武的私军之中担任。”

“大哥,你告诉我这些事情,是不是想要争取我的意见呢?”

“当然了,这蒙家和吕不韦的关系是非常暧昧的,而吕不韦和你有着什么样的仇恨我是知道的!因此,我想看看你的看法。

“什么看法,没什么看法,我们现在需要积蓄实力,只要不在吕不韦手下效力当差,那么,在他手底下人哪里当差有什么不好的?“

夜月公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