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逃生日常

第44章 信是命不信也是命

石秀华拿了件破衣裳往外拧水然后给小志擦头擦脸,再擦被他们弄湿的车厢内座位。

“小志,人家好心让咱上车,咱不能得寸进尺给人家添麻烦。”石秀华拉着小志坐下,对着车厢里三个姑娘点了点头,小声道。

小志低头“嗯”了一声,然后头伸出去朝何氏喊道:“娘,跟上,跟上我们!”

他没逞强的要出去和他娘一起走,他人小,这泥泞的道路走不远,反而是母亲的拖累。

姜然一只手举着油灯尽量往门口照着亮光,其实这也是多此一举,电闪雷鸣的外面真就不至于看不见。

“姑娘,缩回去。”姜延凯摆着手,“坐稳了,咱这就走了。”

第一辆马车“得得”的离开了院子。

紧接着是武浩赶的坐着杨丹玉几人的骡车。

一行四辆车鱼贯着出了院子朝西边走去,杨大郎一家人,在杨庆远的催促下,跟在后面出了大门。

杨大郎的媳妇走在最后,看着男人把屋门都上了锁,有些不解的问:“他爹,咱们不带些干粮行李?”

“咋带?人家有车,你有吗?拿出来就得让雨浇透了。”

“那?那咱这么多张嘴要吃咋办?”

“到时候就回来了,挺一挺就过去了。”杨大郎话音一顿:“万一实在饿了,就跟那伙人商量商量,借点吃的呗。你看他们这四辆车,可就两辆车上坐了人……”

王氏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地里费劲的走着,在心里嘟囔:“他爷也真能瞎折腾,啥山滑了,俺嫁过来这么多年,咋没听过这事?”

杨大郎回头斥道:“还不快着些,一会把你淹底下,你就好受了。”

王氏听了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黑夜中,那几栋房子孤零零的,身后不远处的山坡黑压压的好像张着个大嘴的怪物,她打了个塞战,不由加快了脚步,“他爹,等等俺。等等俺啊!”

杨大郎的儿子杨大山和二郎的儿子大河被他们爷打发出去,一边敲着铁锅一边高喊:“发水了,发水了……”

爷吩咐了,也不用拐弯,顺路的就多走几步道去喊一声。

嗯,这雨中,敲铁锅的声音根本没传出去几步就湮灭在雨声中。

大山干脆松了手,“我跑得快,去敲门通知他们一声。”

大河抓住他:“哥,还是别的,万一来不及呢?”

“没事,我跑得快。”

他十八岁,年初刚成了亲。

相比大河,他更实诚一点。

大河犹豫了一下,想要跟着一起,想起爷的话又缩回了脚步。

爷说:“顺路就行。”

爷说:“咱们好心也要顾及自己的命。”

他还是使劲点敲铁锅吧。

都怪张家,要是让爷当了村长,家里就能有锣,敲起来也比这铁锅要响,说不准大家伙都能听到呢!

大河一路敲着一路喊。

大山敲了一户又一户。

有人家瞅了一眼他骂了一句把门砰的一关。

这是对杨家有意见的人。

什么山滑了,呸!他们在这住了三十几年都没听说过这事。

也有的想起多年前的一桩惨事,瞅瞅外面那倾盆大雨,“没……事吧,这么多年都没事。”

这是抱有侥幸态度的。

这么大的雨,老婆孩子热炕头它不香吗?干嘛要自找罪受?

有几户听说杨家已经往西山去了,赶紧回头招呼婆娘孩子起来快跑。

老杨家那老头脑袋瓜灵啊,你要不知道干啥,看他!跟着他干指定没错。

而且这雨也确实大,连着这几场大雨大的邪乎。

大河追上大部队,杨庆远看了他一眼,瞅瞅他身后:“你哥呢?”

“大山哥说敲这玩意听不着,要挨家去告诉一声……”

“……”杨庆远皱眉:这咋比他还大公无私呢!

这要是来不及……

毕竟有记忆,记忆里这个大孙子可比他爹他叔强。

他对这几个孙子还是有些感情的。

“你咋不把他拉住?我不是说了……唉!”他跺了两下脚,在大河以为他会支使自己去把人拉回来时,老头又一跺脚,一转身,走了。

走了……

大河看着手里的铁锅犹豫了下跟了上去,“爷,我说了爷让顺路,我哥不听,他说他跑得快。”

大山的媳妇急了,“爷,我去找他。”

再搭一个进去?

杨庆远怒道:“回来!老大媳妇,看好他。”

王氏已经哭的要瘫倒在地:“我的大儿啊……”

杨庆远前一辈子就没跟泼妇打过交道,幸好这辈子的记忆还在,他只觉额头青筋直跳:“闭嘴!大山好好的你哭什么丧?”

真要是出事也都是这个臭嘴的婆娘哭出来的。

他气急了恨恨的想。

“老大,要想活命就赶紧的,走不了就拖着走!”

老头气的一眼没看脚下,崴脚了。

杨老大和杨老二一边一个架着他,大河把锅一扔,弯下腰:“爷,我背你。”

杨庆远想说不用,可脚脖处疼的厉害,估计是肿起来了,他不再逞强,爬到大河背上,“走吧!”

又回头喊儿子:“别忘了把锅拿着。”

杨大郎当然不能忘,过了这雨天,还要开茶棚用呢!

雨大天黑,地上又泥泞不好走,平时小半个时辰的路竟然走了将近一个时辰。

幸好后来大山追了上来,要不然杨庆远心里会自责。

“爷,有的跟上来了,有的不信。”大山的半条腿甩的都是泥巴,朝老头用力的吼道。

杨庆远的嗓子有些哑了,他在大河的背上,一只手随意的摆了摆,“不信就不信吧!”

实在喊不动了,也不管大孙子听没听见。

王氏看到儿子,又是哭又是笑,让大山摸不着头脑,他娘这是咋了?这么大雨张大嘴笑啥?没看直往嘴里灌雨。

大山媳妇也直淌眼泪,可惜雨太大,大山的心思又在爹娘和爷爷身上,根本没看出来。

终于到了石砬子下,腿着的,不管穿没穿蓑衣,全都浇透了,而且几乎从胸膛以下,都甩了一身的泥巴。

坐车的当然好一些,姜延凯安置好大家伙和牲口,石秀华不好意思再在人家的马车上呆着,牵着小孙子的手下了车。

“谢谢你们了,我过去我家老头子那边了。”

姜然跟在后面跳下车,这地方虽然避雨,可石头地面湿滑,她差点没站稳,被姜延凯手疾眼快的拉住了。

别人都在车里好好的坐着,就他姑娘,乱跑什么?

这要是没拽住摔一下,这么单薄的衣服,那腿都得卡青了,说不准就得卡秃噜皮。

“姜然,你能不能老实在车里呆着?”

怒放的桔子

作家的话
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