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逃生日常

古代逃生日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之前的事,该隐瞒下来的并没有对乔美玲和雷玉刚说。

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险,这点道理又不是不懂。

对于他们只说是齐兵打进来,跟着县里其他人一起逃出来。

村子里发生这样的事,只有三个人活着,官府追究下来也不好解释,乔美玲和雷玉刚听到他们要去郸城,立刻毫不犹豫的表示要跟着他们。

大家又开始忙碌起来,发面死面的饼都烙了一些,可粗粮饼能好吃到哪啊,姜然尝了一口硬是逼着自己咽了下去,“妈你在家烙过玉米饼和全麦饼挺好吃的啊,这个怎么这么难吃?”

“这可是真正的粗粮,都是磨坊里推出来的能有多细?家里那个玉米饼烙的时候里面有牛奶有糖,能不好吃?”杨丹玉尝了一口,“对付吃吧,忘了昨天差点挨饿了?”

姜然立刻不吱声了。

武丽娜吃了一口,呸吐了出去,引来大家的注视,程琪瞪着她:“还是没饿着你,烧包了。”

她咬着嘴唇有些委屈的说:“拉嗓子,我差点吐了。”

乔美玲说:“是不太好吃,孩子们吃不下也正常,她们哪吃过这个。要不,咱们多搁点油烙油饼吧,这些咱大人吃。”

“那就烙点油饼带着,”杨丹玉说:“不过,不能惯她们。啥条件说啥话,都这时候了,再娇惯着不是啥好事。”

重新烙了些放了油放了盐的,虽说不如精面粉的好吃,可比之前强多了。

武浩一口气杀了十几只鸡,杀鸡杀到手软,半夏帮他拔鸡毛,他本来是喊几个姑娘来帮忙的,可没想到,那三个丫头头一扭都当没听着。

程琪拿了块布把口鼻捂住过去帮忙:“别叫了,别说她们,就是咱几个都没收拾过这玩意,闻着这味就恶心。”

杨丹玉指着那剩下的十来只鸡:“这些咋办?总不能让它们也跟咱们一样坐车吧?要不,杀了用盐抹上晒着?就像那腊鸡似的?”

她们当地没有做腊肉的习惯,只有杨丹玉做过一次试验,用的五花肉,结果晒了十几天后发现肉怎么那么肥,连尝都没尝就送人了。

“反正有盐,试试呗!”乔美玲很不负责任的说,“要怕晒不好,就再炒一些,咸点多喝水呗,反正大热天的也需要补充点盐分。”

姜然几个一上午无所事事,把被褥和衣服翻过来晒再倒腾一遍,倒是姜多多,身体已经好多了,像个小尾巴似的紧紧拽着她的衣襟不撒手。

姜然带着小多多在院子里窜来窜去,那收拾鸡毛的味道实在不好闻,杨丹玉撵她:“你看人丽娜俩多安静,你再看看你,跟个猴似的,看看多多,那脸上都成小花脸了,还不给他洗洗。”

姜然看看:“不用洗,洗了还得埋汰。”

杨丹玉气的说她:“那你咋知道洗干净的呢?”要不是有其他人在,她就骂她姑娘了,“吃了还得拉,你吃啥啊?”

“我这不是姑娘吗?他是臭小子,要那么干净干啥?”姜然说着歪理,不想听她老妈的唠叨,干脆带着多多拐去房后面的菜地里,这菜地不大点,里面种了些青菜,可惜被一场大雨都浇得歪倒在地上,“多多,你在这儿等姐姐,姐姐去摘点菜。”

话音没落,姜多多已经迈着小短腿往泥地里跑去,“扑通”一个狗啃泥趴地里了,原本就脏的小脸上立刻变成了大泥脸,他看看姐姐,再看看自己,小脸憋约着,眼瞅就要哭出来。

姜然立刻喝道:“不准哭!敢哭就别跟着我!”

一想到小孩的哭声她就头疼。

姜多多憋约了半天,愣是把眼泪给憋回去了,爬起来走到她面前,低着头拽着自己的衣襟委屈道:“姐姐,都脏了,给我洗洗吧!”

可怜巴巴的。

“行,一会摘了菜就洗。”姜然掏出之前蒙脸的布,在他脸上擦起来,不洗也得先擦一擦,要不那泥都吃进嘴里了。

“叫你不听话,看看,摔了吧?等着,一会姐姐摘了菜咱们就去洗。”

她走进泥地里,两只脚上沾了沉重的大泥巴,捡了些菜苗出来把泥磕掉,领着多多回去显摆,“娘,你看这小白菜苗,都东倒西歪的了。我费老大劲才摘这点。给,咱们中午吃小白菜吧!”

是费老大劲!

杨丹玉额角直抽抽,这一大一小,大的裤腿以下全是泥,小的全身都是泥,让人看不下眼。

“赶紧洗洗去!”她给倒了一盆水,端到院子里,“再别作了,再作没衣服换了。”

“没事天好,一会儿就干了。”

姜多多跟着姐姐学,奶声奶气的说:“没事,天好,一会儿,就干了。”

“哎我发现,然然性格好像又像她小时候似的爱玩爱动了。”程琪好像发现了什么稀罕事,“反倒是丽娜,还不如之前呢,爱说爱笑的,这两天也不咋吱声。”

“可能是没顺过架来。”杨丹玉安慰一下,朝她示意一下,那还有个更不爱说话的。

乔美玲正低声跟女儿说着什么,王玉珠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程琪小声说:“乔美玲啥都好,就是惯着这个姑娘,从小就惯的不像话,你没去过她家,凯子和俺们去过几次,多会去就像没看着你似的,连声招呼也不打,扭头就进屋……”

“之前人家给美玲介绍的好几个对象,有个对她可好的,条件也好,还答应给她安排工作,她爱搭不稀理的,生生给搅黄了,一说她妈要再找就气的不行……她爹那么不着调也没看她管管她爹,我看了,这姑娘啊,白养!一点不知道心疼她妈!”

“你看她那样,好像她妈欠她似的,一点也不懂事!”

杨丹玉低声道:“算了,人家当妈的都没说啥,咱气有啥用?”

正说着,武浩进来,“哎呀可算收拾完了,这家伙,没累着我熏着我了,差点给我熏吐了。”

等到要下锅炒鸡肉,才发现一件事,没有辣椒,没有花椒,除了盐和青酱、醋外没有任何的调味。

武浩挠头:“这要是不好吃可别怨我啊!”

说着“哗”,一盆鸡肉块倒进锅里。

干炒,大火炒,把水分炒干,肉块炒干巴,多放上些盐。

炒了几盆鸡肉,武浩的两只胳膊都酸的抬不起来了,姜延凯和雷玉刚这两个探路的终于回来了。

怒放的桔子

作家的话
求推荐求支持求收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