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易生安

长易生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1章 何必为难

“和你没关系,你只要记住,要是陛下想要拿住那个老头的狗命,我来帮你。”

万南湘对于池敬之前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不过也能想的出来,一个女孩子能这样戎马一生,定然是有不能启齿的过去:“我已经给陛下说了,你今日可以回去,那些事情国公府已经将人控制好了,不会有闲言闲语出去,你还是南阳世子,还有你妹妹,这次应该会和南阳王一起入京。”

池敬瞳孔都是一颤:“你放我走,难得你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吗,你就这样替他放我走!”

万南湘自顾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自己面前:“峋郎想做什么从来都不需要让一个女子为之付出,南阳而已,他看不上的。”

这话说的到还真像是那人说的:“不管怎么说,我妹妹能过来我都该谢谢你。”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万南湘早就吩咐了人,将池敬的衣服取出来如今正好伺候着换上。

不得不说这人一身男装的样子很是撩人,万南湘看着都挪不开视线了。

这次南阳王亲自来上京,任谁也能看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人家和大禹几十年的仇,大禹官员看他可顺眼不到哪里去。

南阳王也确实不负所托,一身肥油,也算是养尊处优惯了,脾气也算不上好。

“本王怎么说也是个王爷你们就拿这个来打发我,若是本王回去回禀给当今,看你们还有几条命可活,还不快给本王重新换一桌子席面来。”

一边宠妾那是最清楚他是什么个脾气的,这个时候怎么敢劝,也只能看着那衙内跑了出去。

南阳王不屑哼了一声:“本王多年未进宫,没成想就连一个小小的衙内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简直笑话,来人。”

外面伺候的赶紧跑了出来:“王爷有什么吩咐的。”

“世子那里有消息了吗。”

侍卫一脸为难,南阳王就懂了,这是要背弃自己啊,目光放在了一边坐着的小女孩身上:“看见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哥哥。”

小女孩浑身都是一抖,可是也架不住自己想要开口的欲望:“哥哥他,他对父王您忠心耿耿,一心思也只在南阳身上,只是可能哥哥在上京本就活在别人的控制之下,想要传消息回来,也难免艰难。”

南阳王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好像下一秒就要出手的感觉。

一边侍妾见架势不对,赶紧跑了过来,腰肢极细,直接在南阳王身上坐了下来:“王爷怎么这样,一句话还没有跟妾身说呢。”

美人再怀,南阳王还管什么孩子,赶紧把人给赶出去,笑的那嘴角都要撇到脑袋后面了。

伺候奴婢赶紧把人给带走才是正事。

“郡主何必呢,王爷什么脾气您还不清楚,只要顺着捋着过去了就是好的,再说世子拼命保住您,可不能跟王爷扛上啊。”

静和眼泪一直在往下掉,小小的一团,看着也可怜:“我就是想姐姐了。”

“郡主!”奴婢赶紧看了一眼四周没人了才敢开口:“这句话不能乱说,那是您哥哥,是南阳世子,您可要记住,当初世子为何会同意上战场,您只要照顾好自己,就是世子最想要看见的事情了。”

当年南阳还不是大禹附属,皇宫里少了一个静妤公主,多了南阳太子,知道的也只有他们这些从皇宫里就伺候的老人,公主过得苦,他们也只能看着。

后来南阳兵败,成了大禹附属,曾经的陛下也被封了南阳王,可王爷还是改不了那身毛病,想要把年仅十三的小公主送到大禹皇宫,还是静妤公主主动站了出来说要去当质子,这才保住了小公主。

嬷嬷伺候着静和换上了衣服,在耳边小声安慰道:“这次入京就可以见到世子了,郡主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和世子说,世子是个有福气的,定然会平安无事。”

静和吸了两下鼻子:“嬷嬷,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听父王的出嫁,我不要哥哥一直在外面。”

“住口!”嬷嬷眼睛都泛了红:“郡主以后不要再提,难不成郡主忘了当年大郡主的事情了,世子也不会让你拿着命换他的。”

静和一向是很乖巧的那个,就算是心里难受,被这样安慰一番一会也就睡着了,嬷嬷叹了一口气,希望世子在上京平安无豫自己也算是能对得起王妃临终前的嘱托了。

池敬还是那一身的白衣,不过今日,总是会莫名出神。

一边跟着的侍卫还以为世子是为了王爷进京的事情:“已经打探好了,王爷如今就住在驿站,择日就要入京了。”

池敬回应倒是显得淡淡的:“那就将府里房间收拾好,另外安排几个人暗中盯着,我不希望到了上京城还要处理他那些破事。”

“属下明白,这就吩咐下去。”

南阳王府伺候的人也不是很多,池敬喜欢安静,所以就算是留下伺候的也明白世子习惯从来不多说话。

那个女人还真是有几分心机,还给她装了些珠钗翠环,怎么就这个她还能原谅了。

“拿下去吩咐妥善放好。”

这南阳王进京是大事一时间整个朝廷都准备了起来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万南湘倒是乐的清闲,郁峋川专门为了这个寻了母后,各种理由缠弄,这才让太后接手了宴会一事。

万南湘听说之后脸都红了一半。

王太后翻了一把眼前的账本子,本来想着到了这个位子就可以颐养天年了,谁知道好日子才没过几天自家亲生儿子就找上来了:“看来还是哀家的儿子会心疼人啊,知道皇后娘娘身子不好,专程来找了哀家。”

万南湘被这么一打趣更是羞臊:“母后就会笑话我,不弱我帮着母后看看账本吧。”

秋嬷嬷赶紧把人给拦了下来:“娘娘还是好好用些点心吧,不然陛下可是要心疼的。”

说话声音难免带了些娇痴:“母后笑话我,嬷嬷你也笑话我。”

一句话两个老人倒是笑了开怀,王太后账本也不看了:“陛下疼你,哀家高兴都来不及,谁笑话你。”

“这次让母后辛劳了,其实我也可以做的。”

王太后可是不敢:“你怀个身孕一波三折,还是谨慎些好,哀家等着你为哀家诞下皇孙,这才叫圆满。”

万南湘本身想着带着嬅儿来,不过又想起母后这些年在德妃身上受得委屈,想必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这个孩子,这才作罢。

王太后像是看出了万南湘怎么想的:“回头也把那公主带来给哀家看看,身为公主之首,不见过皇祖母怎么行,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生生的笑话她。”

万南湘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母后……”

“哀家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大人做的孽,和孩子没关系。”

昕宝honu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