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城医女

禅城医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被抢空(求支持,收藏,票票)

“什么?那个没出息的软蛋?”二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得到,会是那个软弱的贱种,敢带着外祖家的人来此,这是妥妥的向她宣战。

此刻关闭在院子,出不了去,又听说了那些是江湖客,二夫人只能发狂,却不敢第一时间冲出去。

她也是怕死的,从前是仗着夫君的权威,做一些阴损的事,也是让人安排给别人做,让她去拼,让她去杀人,也不敢。

气的心肝疼的,二夫人此刻只能指着丫鬟婆子骂,让她们去把东西搬回来。

丫鬟婆子颤抖着身体,站在原地,听着二夫人骂,她们不敢去跟江湖客抢东西。

“你们都死了吗?敢不听话。”

二夫人看着丫鬟婆子,脸色铁青,扭曲着脸,平常她说什么,这些奴才敢不做?

真真是虎落平阳,只是被关禁闭,一天的时间,她就如此落魄的,连身边的丫鬟婆子都指使不动。

二夫人此刻恨透了谢雅馨,都是她,呆在那个院子好好的,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有点后悔心软,没把这个谢雅馨毒死,没有把她那个贱种捏死,还会有今天来她这里捣乱的事。

……

梁慧茹在祖父祖母的院子吃了午饭,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躲在花园里,想等着看谢家公子的真容。

突然,有一群人从母亲院子的方向走过来,首领都是搬着许多东西。

还一趟一趟的,她有些纳闷,这些东西这么熟悉,难道是搬去大夫人的院子?

“糟了,母亲。”梁慧茹慌张的样子,母亲的院子瞧瞧。

见到一位英俊的公子,比她表哥长的还好看,身上的气质也强太多,一下子让她看呆了。

这样的男子,才是她梦中想嫁的夫君,样子潇洒,还多金,手中拿着剑帅呆了。

梁慧茹痴迷的看着谢家安,旁人一个都没有看到,刚才焦急母亲的事,见到如此男子,什么都忘记了。

梁浩轩其实是瞧见梁慧茹,往日这位庶姐,也会欺负他一下,此刻见到她,也不想理会。

谢家安见到了一个花痴女,穿着的衣服还算富贵,他能猜测得到,这位肯定是梁勇辉妾生的女儿,不愧是妾生的。

一点都没有教养,眼睛定定地看着一位外男,真是不知羞耻。

谢雅馨张大嘴巴,看到一帮江湖客,把她以前的东西,1/3都搬过来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东西,还能要回来,只要能保住儿女,身外物,她不在乎!

见到院子里的东西,还有客厅放不下的东西,她眼睛都湿了。

谢家旺让那丫鬟擦擦桌子和凳子,摆菜吃饭:

“姑母,饿了了吧?咱们先吃饭!”

“嗯,他们?”谢雅馨指了一下院子,外面的地方,那里那些江湖客,还有镖头,正在帮忙把一些东西搬进房间。

“没关系,他们会自己解决的!”

谢家安这时也说话,有了这些家,和摆设,破落的院子看着顺眼不少,院子还是太破了,房间也太少。

……

老太爷和老夫人正在睡午觉,虽然管事婆子来禀报,说二夫人的院子出事了。

“这个不省心的,还让不让人活了?睡个午觉都不安稳。”

老夫人骂骂咧咧的,人老了只想睡个安稳觉,吃的好,享受晚年福,这一天之中惊惊乍乍的,吃个饭,睡个觉都不安稳。

“别说啦,出去看看,在你的院子睡老是这么多事,我该要到外面的院子去住!”

梁老太爷听着老婆子唠叨,觉得好烦,想出去清静清静。

“你个老爷子,又想着那些妾,这把年纪的还想纳妾?”

老夫人本来就烦躁,听到老太爷的话更火,老了老了,到了这把年纪,还要去吃小妖精的醋。

“哼”老太爷一甩袖子,先出房间,再说下去,也许他们俩老在房间干架。

“死老头子,人老了,还花心,嫌弃我这里不安静,也不想想是我想的吗?还不是那谢家来了。”

老夫人嘴里还是嘀咕着,他俩来到客厅,见到一个她安排到二夫人院子守着的,婆子在那里站着。

“老太爷,老夫人,不好啦!”

婆子弯腰,低着头,紧张的口不择言的说。

“怎么说话的,我呸,吐了口水说过,要过年了,说这样的话,想要死!”

老夫人指着婆子骂。

婆子心中暗想,说不好了,不吉祥,说一个“死”字,快要过年了,不是更不吉利?

婆子是不敢在老夫人面前说这样的话,现在老夫人管家,她又是她院子的人,不想没了这份差事。

“是,奴才吐一下口水,再说话。”

婆子真的跑出去吐口水,然后又跑进来。

老夫人正心急想听是怎么回事,见到这个婆子这么傻,不由叹气,怎么就安排了这样的人在她院子当差?

好像这个婆子,当年是二夫人安排的,对了,好像还干了十多年。

这人是不是二夫人身边的心腹?安排在她身边的钉子?

老太太审视的目光,看着婆子。

“快说什么事?”

婆子大胆的抬头,正巧见老太太,看她的眼睛,老花眼里都有眼屎!

“老夫人,您眼睛有眼屎!”

“啊,你这个死婆子。”老太太刚才睡觉被吵醒,也许这两天热气了,一睡觉睡醒就会有眼屎,此刻被一个婆子点明,生气的要爆炸。

老太爷刚才没有注意看,此刻见到老太太的样子,头发凌乱,两只老花眼里真的有眼屎,看她现在这个样子,老太爷更想离开这里。

老太爷严肃的对婆子训话。

“有话说话。别说的没的,什么事说?”

婆子被老夫人骂了,这才知道她慌忙之中说错了话,她不该把心中的话语说出来。

挺怕老夫人让人打她,更是低着头,听到老太爷的问话,低着头回话,

“禀告老太爷,大少爷和谢家少爷,带着一帮江湖客,到二夫人的院子搬东西。”

“什么?这个软弱的孙子敢这么大胆,去二夫人的院子搬东西,这是去抢哦。”

老太太怒了,在她管家的时候,这些人像强盗一样,是不把她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

“去得好快呀。”

老太爷没有老夫人的怒气,他心中明了,二夫人院子的东西,本来很多都是大夫人的嫁妆。

鹅是金镶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