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级别炮灰

第7章 男人与女人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为什么一点记忆也没有!

有谁能够告诉我!!!!!!!!!

疯狂地问着这些个的问题,却得不到答案,这里没有谁能够回答,这里一片漆黑看不见边际,这里……是个什么鬼?

好像很久了,又好像很短暂,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一切皆不明。

“阿云你醒了!”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在不远处。

阿云?

是在叫自己吗?

头脑瞬间清醒猛的睁开眼睛循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只见好一个风度翩翩少年郎正温柔的望着这边。

看着这少年,不受控制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没有记忆,但这少年郎一看就很对胃口。

不过……

莫名的危机感突的踊跃在心头提醒她不要放松紧惕到处都是危险。

习惯性的往后又紧靠了一些。

随后就看见了那美貌的少年郎施施然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看见少年郎的这一番动作,也顾不上美色的诱惑了,还是自个儿最重要需要保护,其它的等一切安好了再说吧。

思索间,少年郎已经来到了床前,看她不理睬自己更是看也不看自己了迅速的坐在了床沿边上语气忧伤极了的说道:“果然,阿云还是怪我了。”

表现跟个柔弱的小姑娘似的,但他不是小姑娘长的也不柔弱啊,还显得比较壮硕,如果不是身高比较拔尖又脸比较柔和的话,就算是再儒雅的衣裳套身上也称的上一声壮士。

这人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幻灭了。

不过……怪什么怪?她没有记忆啊怎么回话,所以继续沉默着。

见少女还是老样子,少年郎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好阿云,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件事情,你要什么我都还你,绝不食言。我的好阿云你会答应我的对吗?”说话间,少年郎的眉宇间染上了忧愁,让见者很容易升起怜惜。

可现在的这位“阿云”是一点也不清楚的小白啊,而且还是感觉到危险的小白,所以美色什么的欣赏是可以欣赏但美色所提及的她能怎么办,沉默是最简单的方式。况且这位除了一张脸真的再也没有可以欣赏的了,有其它的内在美啥的才没有那性质,对于这位的第一映像已经滑坡暗无天日深渊里。

见少女没有回应自己,少年郎又是唉声叹气的,声音又低柔了几分,“我给阿云时间,你同意了令小告诉我。我的时间不多了。”说完,在少女头顶摸了一下迅速离开。话说那姿态老好看了,女人的心忍不住荡漾。

上辈子当男人好多快乐没有享受到就玩完了还遭受了那么多的苦楚,好不容易逃脱那地儿怎么可以再次浪费这美丽生命的美丽旅途。

在那少年郎离开自主的把房门关上后,女子的某些记忆回来了,没错上辈子她是一个叫公强生的男的,上辈子属于男人的快乐他没有享受到,这一辈子属于女人的快乐她一定要享受到!

至于刚才那位,谁呀管他是谁。

没有记忆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很有影响?

怕啥那样的惩罚都已经经历了无数了还能有什么可以打压她的,若不是这个身体太过的娇弱了跑路绝对是第一选择,况且根据这房间的装饰可以看出这地儿挺有货的。她的美好人生可千万不能像上一次那样的糟糕了!

因为脑袋没有原主的一丁点记忆,少女打算从下人那儿获取点信息,给少女送吃喝处理拉撒是一个聋哑的走路都打颤的骨瘦嶙峋的老婆婆,身上的布满补丁的衣裳在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极了。曾经有要给那老婆婆换新衣却被拒绝了,紧抓着自个儿的衣裳一副害怕将其换了衣裳的惊恐,怎么劝都不行。更是一点也不愿意亲近少女,像少女是洪水猛兽似的。

这样的一个……下人能够给她提供些什么有用信息?除了那几样那谁什么也不干,跟其的交流障碍得像隔着山脉地域性极强。

这是少女唯一能够卧床进行据说的养病唯一能够看到的活人了,也亏少女的曾经吃过不少苦吃过的苦很强悍,不然早就郁闷而归了。

所以她在某个家族里是被不重视的存在?

可这居所怎么看都不像是因为不得宠所以导致居所太破败了,样样可精致华贵了,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金钱的气息。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很烦恼掉头发的事情。

大大的房子寥寥的人,除了少女自己就那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婆婆了,很有鬼屋的节奏。

不是不不习惯这样的冷清氛围,只是现在不喜欢罢了。喜欢和习惯是两回事!

少女对这样的待遇很不满意,有的她是能过但被弱鸡们这样对待很不爽,怎么可以这样呢,身体素质的问题严重拖了后腿。海阔天空那些向往的地方只能够出现在梦里太苦逼了,偏偏又不得不继续苦逼着,她又一次忍不住怀疑自己是霉神附身可能性。

一个残腿弱女子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少女空有着智慧无力反抗,是知道那个老婆婆带来的吃喝是带有毒素的,但她木有办法。

没有某些记忆就算是脑袋再聪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变?

不,身体很虚弱的时候各方面的坏都被用上了导致了身体就是虚弱着恢复不了正常水平,身体极度虚弱再聪明的在遭遇孤立无援就是废物一枚。

原主……原主其实比少女她更……温柔,整个的就是一傻乎乎的……嗯如今少女的总是暴躁被发现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人总是会变的,至于为什么会变,随便掰扯,只要你能说会道能把人给忽悠的信了就行。嗯~身体素质原主致命的伤。

其实她还挺期待刚醒来见到的那个少年郎再来看她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回事少年郎就是迟迟不来。她怀疑那少年郎以为当初他所说她已经答应了所以就放心的等待着那事情得到来,关键是她根本不知道那都是什么些事啊!到时候乱七八糟的她只能以乱七八糟来应对。

每每想起这样糟糕的局面她就很郁闷,上一辈子的不好在这辈子延续了霉运那简直是糟糕透了,好不容易逃脱那里再也不想遭遇那些糟糕了,那些痛苦……唉……那样一把把的辛酸泪不知道算不算荣耀的徽章。

好房子没有好仆从是非常糟糕的体验,势单力薄的情况下纵使有金山银山也是破铜烂铁,没被偷走抢走已经是很好运气的了。

对于那老婆婆啊少女是又爱又恨,时常骂那安排的缺心眼脑子有问题也不看这是什么情况就安排了这样的一个烂人伺候,或者是故意的安排……

话说那老婆婆就没有过弄死她的想法吗?

好多次看见那老婆婆的时候少女的心里总是忍不住冒出这样的想法来,终究一次也没有问出口。普通的交流自己很恼火的呢不是很重要的都选择了暂时的搁置,至于后来想不想的起来就是另外的事儿了。

因为就一个基本上没什么作用的仆从很多少女想要的都只能拖着病躯自己来,那活跃程度那叫一个杠杠的励志。没办法,谁叫那样的一个仆从相当于没有。

心有多高身体能不能够支持到是难题,所以某位少女因此被这一场事故锻炼的很深,原主的健硕曼妙了几分,她得有这个世界女孩子的样子,原主的身体才健康了她比较伤。不是不可以习惯这样的身体,因为某些原因选择了如此美色的内涵处。

自行其力谁怕谁,一个不行可以组队成团,她很随便的!

如果想象力可以创造出真的,某愿……三千烦恼院子除了缩小还能用什么方式全部装下!

摔跤扶起身,淋雨头上伞,落泪珠被拭,病体已建康……喔哦不好的统统要杜绝,这想法够美丽的吧!

难得温柔意,谁得天下心。

“少年郎你何时再来?”

坐着轮椅在院子的房檐下望着蓝色的天空,少女眼神幽幽,她很苦。

话说真是的啊在那被惩罚之地受苦也就算了,一点不容易逃出生天获得第二人生却被困在了小小的院落里哪里也去不了,所有的豪言壮语都随风而去不知归期。

虽说不喜欢某位少年郎甚至是因为原主的愿意不受控的恨上了,却无比的期盼那个少年郎的来到,只要他能来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可那机会啊遥遥无期!

本来啊少女是没有原主有关记忆的,以为就这样了懵懂下去被谁来告知才能够了解一二,在她因为腿伤卧床休息三日后月事来的那一个晚上做了一个噩梦从中了解到了原主的曾经。话说不能换个方式给记忆的吗?这是故意的记忆深刻法?

曾经的原主啊傻的不能再傻,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整个的就一傻白甜!不,不错了是傻白,她一点也不甜。

原主随了生父的脸相比较的方,说话的声音从小就跟破喉咙似的越大越严重怎么试图改变也不行,随便说一句话就跟吼似的老大声了。身材……身材虽然没有随生父却也没有随生母的高挑曼妙,她矮小又木板一点不像那两个男女生的,偏偏长相又像极了,无论怎么测都是亲生无疑,最后归咎为了长身体的时候小脑袋瓜想太多所以长歪了。

没问题只要是女的就可以嫁出去,更何况他们家有钱实在不行招赘婿。

为了避免打击到原主的自尊心,原主家人各种骚操作,在大家的呵护下原主快乐长大,但就是原主被保护的太好了出了祸端,结果就成了傻白……天真的不得了,被随便一设计就丢了心还死心塌地的非君不嫁,可是那人只是与人打赌玩玩而已。如果是这样也就过去了,不久后设计者家里出了事大事为了自己的家族设计者把主意打到了傻白的原主身上。

后来……事情成功了,甚至成功到把原主家族的一切取而代之毁灭之。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原主再傻白也知道了那不是个良人,原主的家被破败成了……原主不能原谅家族是因为自己成了那样子的,可原主做什么也不行因为不会啊笨极了,于是乎她被自己给气死了,那设计者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呢。

对了那位设计者就是少女刚醒来时所见到的那一个少年郎。

上天有好生之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原主重生了,但是那重生的时间太不美妙了,原主不会水甚至于惧怕偏偏就重生在落入水中的时刻。原本某位少年郎会及时将原主救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主的重生出了bug那少年郎在重生的原主溺死了后才救出已经换了灵魂的如今这位捡了便宜。原主这样的重生够不够衰运的啊,连复仇大计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就夭折了。

但少女并不同情原主,谁叫她没把握住作死呢!

但少女还是受到了原主的影响,不把那些渣滓消灭她会……溺亡。这是这个世界的规矩,必须执行。时限为三年,因为三年后就是原主的上一世死期。谁知道为什么原主都那样悲哀的重生失败了为什么还能够影响到,嗯因为如今占据的身体是属于原主的原因?可原主已经没了天意的没了但她是天意的成为了这躯壳的住客、呸主人啊!

一切都是什么鬼?

天灵灵地灵灵一定要保佑越来越行不好的统统散!

少女:“……”我不愧是我~~~

原主的希望,她不觉得能成功,就她的这倒霉劲儿,说不定比原主还早登极乐呢。

不是故意的悲观想法,曾经的糟糕经历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使得她没办法不这样想,经历过的糟糕让如今的她知道一切都是不可测的,可以乐观,但不可以过分的乐观。

所以那个少年郎什么时候再来?

别是不再来!!!

又一个令少女比较不爽的是当初原主被救只是昏迷的长了一些醒来后就没事儿了,为什么到了她这儿就成了腿部的残疾了?还被困在不知名的院子里一副被放弃任其自生自灭的赶脚,她可记得原主是团宠来着的啊,如今这发生的状况是怎么的回事?脑瓜还止不住的疼疼疼……

思想过分活跃,身体精神很快的又不济了,少女又一次瘫轮椅上沉睡过去。

所以她没有发现她所居住的房子着火了!

等少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呛醒的,好好的一大院危险系数很大火光把天空都给染上了红,又有乱七八糟的烟雾萦绕着,空气已经稀薄得连维持正常的呼吸都极为的困难了,更别提那些被大火无情焚烧掉的一切了破烂的一逼,有的甚至已经化烟去到了数不清多少个了的遥远地方。

火,对于人多生命体来说是致命的,所以为了更好的生活小心控制着与火情有关的一切,奈何火啊它从来就不是乖乖指不定怎么着的了就冒出来搞事情了。有的还好容易控制住,但是有的啊~~~无法无天。

这一场火很是无法无天。

所以有的终究不再幸运保不住。

特别是这院儿还是一个看情况来说只有两个人形生物的鬼样子。

再加上某些的性格……

死亡的感觉是什么?某一位正体验着得想要生。

这样的节奏……

又要玩完了?她这辈子还没有享受啥呢!

因为身体的残疾被迫困在一片小天地哪儿也去不了,郁闷得虽说没有精神病但也差不多,行为上类似极了精神病。呵呵。

按理说经历过那样糟糕的折磨是不可能被这丁点的糟糕搞出问题的,偏偏有点感觉……不得劲儿哪儿哪儿的都不舒服成问题了,清醒的看着自己疯癫着,自己看不起自己啥的正常操作而已,就是因为身体素质问题再加上可供使唤的严重不足某些未能全面实施起来,对此一直忧心得很。

哎呀,就不能幸运些吗?

至少让她享受一下蓝与绿的嘿嘿嘿啊!!!

当然性别也可以不挑的……

死到临头想的嗨脑子有问题?

呵不然呢,就她身体的不健康状态除了被带还能怎么离开?一只大鸟把她叼走她都是不拒绝的。

且瞧瞧这火势啊,怎么看都是她要完了的样子。

有时候少女很是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他亲人给安排的居住之地,她家里有钱房子多她又没有了解过嗯是原主,醒来后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就想当然认为地儿是她家的,虽说后面有很多不对劲儿但那又如何,她家的奇葩又不是没有。嗯少女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原主了,原主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别问她为什么这样厚脸皮,原主灵魂不知道哪旮旯去了她如今入主的躯壳难道不是那个家的血脉吗,她一身血肉都是那个家生养出来的啊!

不过还是又在期待,期待她没有那样的霉运,期待有人来救她,话说被烧死很影响形象的她不要最后的结局颜值不佳恶心到了啥啥啥。

脖子有点酸扭扭头。

咦……那是谁?

她看到了想念许久的少年郎一脸焦急的朝她奔跑过去。

这是梦吗?

少女很是恍然,盼了那么久不见人来可真是一点兴奋感觉也没有,只想这位离自己远点,一身的臭味太熏了,也亏得少女一向牛逼才忍住没被熏晕过去。

立马的少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希望不是脑壳昏,能够看的更清楚些。

那身影越来越近,一身白衣染上了黑色把人点缀的一派的狼狈。好在脸的美色并没有因为某些黑色的沾染扭曲得眼睛都不顶用了还是很有欣赏性。

这不是那谁吗……上辈子欺骗害死他的渣滓来的这么快该不会是这火就是他搞出来的吧!

曾经的丰富经历告诉少女这场火就是正往这儿跑的那渣滓男的干的!

会是吗?

会不是吗?

嗯事实胜于雄辩用事实说话吧!

少年郎的怀抱很温暖,少女顺势就晕倒在了其怀里,随后被带离了火势凶凶。

为了心爱之人欺骗伤害爱慕自己的人算是恶人吗?

对此少女表示这样的渣滓根本就不是个人。

当再次醒来看见看见某一位翩翩少年郎正现在不远处一脸焦急的望着自己,某位少女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又继续睡觉了,才不管这翩翩少年郎又要演绎什么,反正救命之恩的戏码肯定异常精彩绝伦的上演,所以还是等她养足了精神头儿才继续看戏。

嗯……话说她现在待的地儿又是哪旮旯?

彻底沉睡前少女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问题,然后秒香甜,别说什么她昏迷的时候已经睡过很久了,没办法她现在就是想睡了,谁也不能阻止它不然她要暴躁的……嗯啥来着?已经沉睡的少女此刻一点想法也没有。

看着少女睡着了,而且还是睡的很沉的那种,少年郎脸上的温柔瞬间变成了厌恶,“就知道睡,是猪吗!”他一向很讨厌少女,却不得不接近少女,这一次他一定要……不能再出问题了。

转身,点燃了一支香,少年郎走向了少女所在的床。

等少女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的不舒服,特别是某个……这白日梦做的可真妙不可言啊!虽说只是个梦……这个梦怎么没有过程的记忆,光是难受算个什么鬼?

刚打算生气,一扭头的功夫瞄见某个熟悉的少年郎近在咫尺的容颜,一个激动摸上了,然后某双眼睛温柔的睁开了。

睁开眼睛看着少女,少年郎笑的那叫一个温柔的温柔的温柔,少女严重不适一个锤子过去少年郎就晕了过去。

见少年郎昏迷了,少女捂着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坐起身来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这个渣滓她想是可以想,但他不可以做啊!这胆大包天的给一锤子都是轻的了。

可以给灭了吗这位?

原主是不希望这位有好下场的,但速度要这么快吗?不需要那爽快的过程吗?某些刺激过程省略了好不好的呀?

“啊切!”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少女把少年郎给踹地上了,她现在需要冷静冷静抉择一下后续的发展。

某位少年郎搞出来的突发事件超出了某女前世所经历的发展趋势,某些已经不适应了要改,倒要改成什么样子就问题多多了的!

被果子熟了掉地上了的少年郎睡意沉沉的翻了一个身,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颗正享受太阳光华的果子。

不爽的瞅了某少年郎一眼满是嫌弃,一觉就成了这副鬼样子上辈子原主被脸给糊弄了吗,至于才华,没错这人是有才华的但只是有点才华比他厉害得多了去了。

想来想去少女总结出来的就是人傻好忽悠,至于为什么没被别的个忽悠成这样那样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总觉顾及不到的地方然后就好巧不巧的给钻了空子。

被钻空子后的扭转?有的做了的,就是因为对原主的宠爱一不小心智商掉线一步失算步步失算到沟里去了,且想爬起来的时候爬不起来了。

某个人啊才华不行欺骗女的超行!

或许大概这两家人就克彼此?呵呵。

如今的这少女,虐吧,曾经虐的是原主,如今虐的是所有敢伤害少女的。

嗯,少女其实很怕某些衰给力今生时间又不够享受的,一失再失,心脏承受能力再强也不是给拿来随便玩儿的。

好多事情少女想做,奈何,双腿不给力。拐杖?两条腿的问题拐杖能给力吗?

嘶—————

感觉到冷,看着自己的凉快姿势,赶紧的少女把掉地上的衣裳给简单的套上了且把被子给害的更加的严实了点

“砰!”门被打开了,极为强势的。

抬头一看,好帅一个男的。

等等,男的!

这什么人啊不打一个招呼就把门给踹开了,什么意思的啊!故意找事!

等等,这人挺眼熟的。

哦好像是原主的大哥喂~

所以……

“大哥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少女脱口而出就是这么一句。

可是某位大哥的表情很不好看很是恶狠狠的盯着少女:“为了那个人渣你怎么堕落成这样子了?”

少女:“……”她怎么的堕落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哦那渣滓太不是东西了在她身上留下了某些不太美丽的痕迹。

所以那渣滓是因为她大哥要来了害怕横生枝节所以哪怕是讨厌原主讨厌的要死也下手了?

这番操作……少女心中感叹了一句:可是你这一次面对的是我。

她才不会那样啥呢。

“大哥我是被迫的!”不管了,少女先把锅戴某位少年郎身上了,况且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吗,她可只是感受了那什么后的糟糕后果,啥啥美妙的一点也没有后韵遗留。

“真的?”某位大哥不相信少女说的是真的,要知道之前少女可是爱那个渣渣爱的死去活来的还玩什么私奔,还是说私奔后经历了好些后觉得他们才会对的才是对她最好的?!

这个猜想某位大哥很期待是这样的,但会是这样的吗,大哥很忐忑,而且……靠她最最亲爱的妹妹竟然被那样的一个渣渣强迫了这是奇耻大辱!如果妹妹真的不爱那男人了的话那男人就该上路了。本就不难那男人的某位大哥已经为那男人设计了千百种死法。前提是他的宝贝妹妹说的是真的,别又是一时气话。

对了那死男人呢?

没有看见某个男人的身影,某个大哥更加的生气了,做了坏事就跑的没影了,这样的男人真是比他想象的还要来的垃圾。而他竟然还意外的高看了那渣渣男的!

一时之间,某大哥手痒的要死。

别被他逮到了那垃圾!

“嗯~~~”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某大哥往某个方向一跳,压上了。

看见那人的着装,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把人给扇晕了。

见此,少女竖起来大拇指称赞道:“大哥,你真厉害!”

听到这话,某大哥傲娇的摔了一下头,见自家妹妹穿着单薄连忙把自己的披风取下盖自家妹妹身上了,“小心着凉!”

“谢谢大哥!”少女甜甜一笑。

某大哥愈发的温柔了。

可是当他发现了妹妹腿出问题了而且还出问题很久了都没有给治好当即就发飙着,对着某男就是狠辣辣的拳打脚踢。

他们家保护的那么好的宝贝妹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被渣渣欺骗了感情还伤害到了身体,那人罪无可恕!

某大哥打起来越来越狠,一边打一边骂,好好的一个温柔公子哥因为最亲爱的宝贝妹妹止不住的暴躁着,一张脸扭曲得丑了。

好在发泄有用某男被打得醒都醒不过来,因为被折磨得啊没那精神头醒来。且某男有断胳膊断腿,不然呢某大哥的妹妹都因为某男身体出问题了某男怎么可以身体健康的,况且他妹妹都知道这渣渣不是好的要离开了……嗯是要离开了的吧!

突然的某大哥又不自信起来,没办法谁叫自家妹妹因为某个渣渣做过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所以在没有确定的信息之前还是小心着吧!

“跟哥哥回家好吗?”某大哥提议后忐忑不安极了,就怕又出什么幺蛾子。

“回家。”少女也是很期待与那些家人见面的,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见过的就那么几个,对于更多的生命她迫不及待。

把某男死死一捆,把妹妹温柔一抱一遮,某大哥就要离开了。

某少女觉得不过瘾提议到:“大哥可以把这个坏人给丢粪坑里吗?”都答应了原主要帮忙报仇了,这样好的一个机会不利用起来就是浪费啊!

看了一眼某个男人,某大哥应了,把妹妹抱得更温柔了。

某大哥对某个男的更恨了。

肯定是那个渣渣把妹妹伤害的太深了才会做出这样的提议来,要知道以前自家妹妹可以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的,可是这一次啊……

想多了都是惨都是狠,某大哥抱着自家妹妹出门了,出门口吩咐了一声,“把里面的那个男的丢粪坑里,越臭越好!”

某大哥离开后一道身影从暗处闪进了某门。

头好痛,少女突然头疼的要死,好像被扯着头发整个头皮都要被扯掉了的糟糕感觉。

少女整个的都是蒙的,她不过是因为体力不支在回到家之前小睡了一觉怎么就有人敢揪她的头发了,按记忆来说原主的上辈子就算是因为原主原主家族给毁了也不曾被家人恨过厌恶过更没有……嗯来得及被虐待,所以怎么就一下子被这样糟糕对待了!

忍着剧痛睁眼一看,好眼熟这不是大哥的贴身暗卫吗,这暗卫对原主一向可好了甚至暗恋着原主为了原主愿意去死可现在怎么会这样对原主?某少女更加的脑袋浆糊状态中了。

“布谷,你你疯了吗?”少女很生气,就算这辈子她依旧是不会看上这暗卫的但这样的对待她……什么鬼啊!看她怎么惩罚他!

“嗯~~~竟然知道我的代号,看来你欺骗小姐不清啊!”

可某暗卫表现的更黑暗系,“你伤害了我最亲爱的小姐,曾经因为小姐我选择了默默祝福,现在小姐不要你了,所以我的惩罚开始了,你竟然敢伤害我的小姐,我是那么的爱她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但是你竟然伤害到了她,这是不可饶恕的!小姐选择了你你怎么可以伤害小姐呢?”

说着,某暗卫就开始对少女实施起了诸多不可描述的酷刑,下手就没一个是略轻的。

被折磨的要体验起上辈子的不知多少岁月里体验的糟糕,少女气的要死。

这暗卫说的那意思要折磨的是那渣滓,为什么感受到痛苦的……她感受到了痛苦……

等等,貌似很不对劲儿!

努力鼓着精神头斜眼看自己,衣裳不对,嗯一个不美妙的想法在少女心头定型,她不该成为了他吧,而且还是先前有过不可描述的某渣滓他。

少女:“……”or少年郎:“……”

按运气来说这可能性是有的!

“布……谷……我……是……谁……啊”

打累了休息一下再继续的某暗卫一听这渣渣还有精神头说话,不乐意了,该继续了,怎么可以给这渣渣喘息的机会。

“慕容云海,今天你必须死!”说完,酷刑又开始了。

新的慕容云海被刺激的一下子晕了。

等他再次意识的时候他发现他会飞,某些记忆蜂拥在脑海,当她成为了新慕容云海她后被暗卫布谷折磨的很惨,在暗卫布谷感觉渣渣还有些气的时候把他栽在了头可以冒在外头的绝世芬芳坑里,每当看着要不行了弄出感觉好了又弄进去,如此反复好多次直到昏迷不醒的他被芬芳亡了,死无全尸,充当好些的营养,除了某些红色痕迹和点点其它颜色痕迹斑斑点点着,几乎一点不剩。

所以现在他的会飞……

他是阿飘!

这感觉……算了阿飘就阿飘但为什么是不能自主的阿飘?

所以果然当阿飘也是没有自由的。

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很糟糕的,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就是要往某个方向飘,反抗不了就享受吧,他享受着飞到了某个地方,某个有些熟悉的地方,成为新慕容云海之前那个身体原主的家里,来到这个世界她好不容易要快乐了,结果在……唉……

可在为什么她会飞到这里?

她答应了原主的事情没做到引发的连锁反应?

她都成了他了成怎么办,更何况变化太快她……他需要向自己复仇吗?

看着自己已经为慕容云海模样的灵魂体,他……放弃了,能咋就咋吧。

但是女的那个原主的身体里现在入主的是谁呢?

女的原主的回归?

还是只是他之前的她与原本的慕容云海互换了?

或者是又新入主了其它的谁谁谁?

光是想想都无比刺激。

把自己定新名字阿飘。

阿飘又不受控制的飞到了某个闺阁里,闺阁里某个少女正在发脾气,乱摔东西也就算了干嘛发神经似的打自己,还打肚皮……说不清是轻是重的打总之整个人戾气很重。

“都是些废物、一点事情也办不好、要您们有什么、用都给我去死!”这副身体情况本来就……这一生气起来凶猛姿态的发飙,很容易出问题的。

“滚,一个个的都给我滚!”

因为最近的经历那些个的下人知道在这般的情况下不听话下场会很凄惨的,所以在被怒斥要滚后麻溜的退走,一个个的速度那叫一个快,生怕跑路满了又被抓着折磨。

在众人离开后,某少女气的一个急转身一个没稳住少女摔了,五体投地那种摔,嗯扭曲版本的五体投地摔,摔出一个灵魂,一个挺熟悉的灵魂,几乎与现在的他一模一样,所以破案了,女的原主身体被那什么慕容云海入主了。

成为了灵魂体后那谁一眼就看见了阿飘,整个的很是疯癫,“你怎么跟我长的一模一样?”

为什么会一模一样,对于渣男,阿飘温柔的微笑着,是属于慕容云海的专属笑容,“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我是慕容云海,你是谁为什么长的和我那样的像?”那姿态,摆的有够理直气壮的。

看见灵魂慕状态容云海,某阿飘的玩心更重了。

被反问了,慕容云海本来刚才就在发脾气戾气挺重的,大概是嚣张惯了,见有人再冒充自己怎么能忍,虽说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也不管了,把自己换了个身体的原因怪罪到了阿飘身上,“我当了十多年的慕容云海才不是你这种鸠占鹊巢可以假扮的!”

“你真爱说玩笑。”我们阿飘从来可不是吃素的啊,“你从唐尊月的身体里掉下来的,你怎么就说你是什么慕容云海,那不是害得你家破人亡的破烂角色吗?你这是在玩什么游戏?恶心巴拉的……嗯女人。”阿飘哪里会说着慕容云海,自己怎么爽来自己怎么来。

被这样的一说,这下子慕容云海才想起了刚才被自己所忽略的,当时为什么会忽略越想越脑壳蒙干脆就不想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本该属于唐尊月的身体扭曲的躺在地方……不知生死。

当初慕容云海发现自己的灵魂被换了躯壳是急得个半死,而且这新躯壳还是他算计着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换了躯壳,作为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是受不了自己一辈子都是一个女人的,忙让人把原本的他的身体也不知道已经是谁呆着的人找到,却得知原本属于慕容云海的那个身体已经死了,而且还是死无全尸。

懵了,晕了,浑浑噩噩好久才清醒,想要报仇却找不到害那身体死亡的凶手是谁。后来虽然也认了……一部分,但作为有野心的男……嗯作为有野心的人怎么会就这样了。

原本因为慕容云海时间为了女儿的幸福有的事情唐家人没有想起,他替他们想起了,他要当皇后,当然如果能当上皇帝就更好了。为了新的梦想哪怕心为男儿却身为女儿有的他愿意忍耐。事情在规划好了,却因为一次晕倒发现有身孕了。与少女发生那什么的时候知道少女是处子的,后来虽说计划已经规划但某些还没有实施起来所以这孩子是谁的就不言而喻了。

自己有了自己的孩子,多么的荒缪啊,有想过留下孩子那毕竟是身为男儿身时唯一的孩子,可是想着美好未来这样的一个孩子又算得了什么,想打点,却发现因为身子的原因不能打不然小命很快就会没了的。

该怎么办?整个人纠结得啊越来越神经越来越烦躁。

正人在烦得要死死,某阿飘来了,还学他的样子,作为一个男人这怎么可以忍,。

“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慕容云海不满意阿飘极了,模仿了他的样子还这么嚣张,“你管的太宽了!你说你为什么模仿我?”他非常非常非常生气,至于被称为女人的问题,他忽视了。

对于慕容的质疑,阿飘就是轻飘飘的一句,“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嗯对没关系!阿飘表现的可傲娇了。

“你变成了我的样子乱来还说没关系?”慕容云海气坏了,阿飘的睁眼说瞎话他就是不能忍,“我绝对不能容忍别人顶着我的脸乱来。”

且看阿飘是谁,逍遥的主儿啊,慕容云海说的话啊对他来说都是屁,“你凭什么说我的模样是你的,你只是曾经暂时的那模样,你现在是女的了,你的模样终究会是那副身体的模样,如果你还能够回到那副身体的话。”说完,就对那谁一阵拳打脚踢,虽然她已经不是那个原主身体的占用者了,但现在干点某些事儿也是可以的,客气什么的绝对没有,要干就要干最凶的。

等打完,阿飘突然发现,某个身体已经凉了,凉透了的凉,且以他的能耐是啥也帮助不了的了。

阿飘:“……”一不小心打欢儿了

又不知道某些规矩,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砰!”门被撞开,跑进一个可欢儿了的身影,很眼熟,嗯是某已经凉透了的二哥。

原本欢天喜地的心情在见到自家妹妹晕倒在地一下子就急了连忙去扶,发现手中的身体是僵硬的……整个的都懵了,随即抱紧刹那泪满面起来,“阿云你醒醒,二哥给你讲故事,我行军打仗的故事,你不是最爱听了吗,我给你讲新的行军打仗的故事……”

某个熟悉的出现,在那凉透了的尸体旁,是唐尊月的模样,她猩红着眼流着血泪看向了阿飘和慕容云海,“你们都负了我所以都留下吧!”

阿飘:“……”哦豁~~~然后他没意识了,他又一次没了……

阿飘:虽说有的计划他还没有实施起来,但事儿也是变相的成功了不是吗,他那么好,报仇旁边的慕容云海就好了,干嘛把他给拖上,他很无辜的好不好别玩牵连的啊,嗯……还是说那谁已经坏了不讲理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舞天明月

作家的话
加油
却没有想到别看这房子装修的看上去家大业大的,
虽说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也不管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