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之星蝶梦

第65章 凤凰羽落

仙鹤背上,敞开腿影响飞行,凡星只能跪着。

高手们说话都这么损吗?怎么跟王强一样?不过观战要紧,那实打实的意境可是一点都不虚无缥缈。

魔煞寒刀秋意,仙女冷若冰霜。

地上的无名业火被两人踩灭,每前进一步,寒意就凝练一分,杀意就深沉一分,岛上冷热相交,高风龙卷如腾蛇。

酸热刺鼻入耳,无孔不入,这样的烟熏火烤,也不能让凡星眨一下眼睛。

运功抵抗,寒意清凉,不过随即而来的寒潮却又把凡星拉入冰窟。

“死肥宅他们开空调了吗?”凡星内心纳闷。

纳闷完,凡星才意识到自己人都被冻傻了,于是抱紧仙鹤,请求取暖。

手上的锦鲤濡以烟沐,这才舒服了不少。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鱼和鸟都不搭理凡星。

凌波微步的仙女,在水上,有神通,遗世独立的仙女,在陆上,也有神通。

可在半步登陆之时,却是仙凡永隔的地方——在这里,魔煞有神通。

魔煞居高临下,魔刀劈出,无路可躲,无招可挡。

水善利万物而有静,雪霖霖没有躲,也没有挡。

刀身没能斩到她的肉身,刀气也没能划破她的雪羽。

大地沦陷,火海倒流,扑面的寒气被魔煞尽数揽去,将水深火热留给雪霖霖。

一剑霜寒定河山,熔岩巨浪化作土石泥丸,仙女连山随行,不染一丝尘暇。

寒气如鬼腾,刀从山中钻出,魔煞的杀意如同恶鬼随行,任何人上了刀山都一样,就连仙子也不能从容不迫。

寒意散去,热浪奔涌,刀山化作火海,倾覆在魔煞头顶。

水居众之所恶,故几于道矣。

魔煞不避狂热,顺势而下,碎石穿行,冷风倒灌,万壳怒号,火海竟然喷了回去。

海枯石烂,寂寞回潮。

寒去,冰融,羽落,尘绝。

落下来的当然不是雪霖霖的羽衣,而是仙鹤兄弟的羽毛,还好热浪推动凡星扶摇直上,要不然凡星得被变成柴火点着。

“轻点,掉不下去。”

凡星示意了解,不过这扶摇御风,两腿一软感觉真爽啊,就是有股尿味……

“哇哈哈哈……”

小月哈哈大笑,和锦鲤亲嘴,互相喷口水,凡星这才想起来自己肚子前面还有个孩子。

再仔细一看,小月境界都先天大成了,比自己这个奶爸还厉害,也不知道她刚才摸鱼的时候,偷偷摸了多少火锦鲤。

区区后天大成,在高手面前不足为道,还是战场局势要紧。

魔煞始终占着上风,雪霖霖一直处于被动,虽然有所反击,但都被魔煞化解,想赢,情况不容乐观。

风中阵眼离心,玉女穿梭,霜降逆转,一剑火中取栗,魔煞单刀回弹,也不知道狂风之中发生了什么。

凡星不明白为什么在熔岩浅谷要用寒霜对决,刀刀烈火它不好吗?

但凡星忘了,现在是日食,一个小小火岛,怎么又能比得上万物霜天?

高倾下,有大势相助,一剑刻铭如同定海神针,下逆天,有地力支持,一刀腾鳞如同山岳顶空。

双方勉强平手,谁占上风,懂得人都懂。

魔煞不给雪霖霖机会,她趁势泄劲飞上天可就自由了,自己打坐等待,站桩力抗积累下来的厚势,也会随着一同消散。

再来一刀鲲覆海,不能让她飞!

胜负一念之间,魔煞不顾一切,不再凝练,雪霖霖也鱼死网破,逆转阴阳,热气奔涌,凤凰羽剑气发射,整片地狱门的锦鲤都随着冰破而跳跃应和。

火光冲天,也不过是腐草荧光,日食陨星,魔煞一刀劈出,仙落凡尘,雪霖霖输了。

“佩服!告辞。”雪霖霖说道。

仙人乘鹤离去。

凡星被丢下鹤背,随着众人一同告辞离别,魔煞这架势杀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不送!”魔煞继续静坐。

……

吟游尸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