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之星蝶梦

第53章 兴尽而归

场面太乱,天权、龙云、紫蝶三人离去,改变气息,又换了一身行头。

……

天光暗淡,雾气朦胧,让人看不清远方,不过小镇还是挺热闹的。

“日食将现,万物凝冰,无论如何,抱团取暖都将会是十分必要的,但没有资源绝对不可能实现,处理的好,就会把资源和人整合,实现弯道超车,论人论资源,有哪方会比皇天城的龙宫还多呢?”天权说道,“所以从这个方向来理思路是肯定不会有错的。”

“不错,当时龙冰为了一己私利冰封千里,把所有人的心都弄寒了,没了声誉,总会有反对的声音另立山头。”紫蝶说道。

“就算道场扩招的出发点是好的,也保不齐会有投机取巧的人,当时站队到龙冰那里的人大多被冻死,但因失望而投奔河伯的河泠,却成了先天水平的仙女,像她这么风光的人,也只配给那种什么都不懂的神棍提鞋,这如何不让人心动呢?”龙云说道。

“没有道场破虚聚灵阵的资源,招募这么多的人,是要练嗜血的魔功吗?”天权疑惑道。

“又有什么会比血龙的吞噬功法还坏呢?”龙云反问,“你能吃我我也能吃你,吞噬一切的血龙卧着不动,任由各方宰割,就能让他们全部堕入轮回。当小巫面对大巫,到最后又有哪个小巫不会被大巫反噬的呢?”

“如果是夜孤城呢?我认为他不会被血龙反噬。”天权说道。

“我也是这么看。”紫蝶说道,“对于夜孤城来说,这只是破虚法阵而已,有这么难构建吗?”

紫贝朱宫要么空虚无用,要么重兵把守,关键事物必定随身而隐,或者藏在一个只有天知道的地方,所以天权他们还不打算去拜访水宫。

形势如此明了,三人走向远处的游龙社。

“浩然方正”四字,是游龙社的牌坊。

一个个标准而又成熟的舞者,只是一位灵动少年的陪衬,灵动少年踏出来的每一步鲜花,都是印证智囊谋策的点缀,这一点点墨痕,将会铺出一条容人通过的蹊径,花开花落,更会留下满园的芳香。

更灵动的少女一定认为自己也能踏上这条芳香小道,但是她错了,因为她必定是心比天高的恶娃,她在屠龙后也必将成为陷入其中的恶龙,到时候更难收拾。

她就是一片花圃中胡乱生长的枝芽,她将会被老花匠剪去,这位花匠默默无闻,他喜欢侍弄花草,但他不喜欢看哪朵花好,哪朵花坏,因为他不知道谁对谁错,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当然,无论游龙社中的人饰演何等角色,她们所穿的衣服都标着青龙堂。

衣服当然只是衣服,衣服不会有错,穿衣服的人也不会有错,给别人衣服穿的人就更不会有错了。

错的不是衣服,错的只是思考这件无聊事的人,满目的繁花让这个人不知道何为快乐,满心的欢喜让这个人无病呻吟。

“看个牌坊看这么久,还进去吗?”青龙堂香主紫嫣问道。

“三碗馄饨下肚,吃饱撑着了,先缓一缓劲。”

“也好。”龙云说道。

游龙社内的箫声传来,每一曲都这么用心,诉说着思念与留下,心怀鬼胎的龙冰和龙灭最喜欢这种挽歌,因此玉龙山多悲筑之人,但如果是金刀王和金杖土来当城主,他们肯定不会喜欢这种肉麻的娘娘腔,因为他们的金汤情谊已经深厚到不会背离,白帝也不会喜欢这种曲子,对他来说,听不听无所谓,只是看需求。

箫声过后,是游戏的声音,一个个游龙社的工人们或精诚合作、或勾心斗角,在彼此的帮助与妥协中,做出来一款款是他们又不属于他们的游戏。

有些游戏是换灵石的商品,有些是教学的工具,有些是消遣时光的小玩意,有些则兼而有之。

这些都是很好的,可天权都不喜欢,因为天权根本就不喜欢游戏,哪怕他是全天下最厉害的职业玩家。他在这近十年见过太多了,他见过有人为此失去生命,也见过有人为此而杀人放火,一个个称兄道弟的人,随着时过境迁而各奔东西,成了一个个陌路过客,因缘而聚,败兴而归,这就是游戏,这就是江湖。

马掌门很早就提出过“用心创造快乐”,只是因为时间流逝而弃之不用,但是小马社长却将它重新捡起,也许他也将会再次丢弃。

一个想化身为恶龙的人,内心都会有无数道心气,除去灾祸和意外,他的寿命会伴随这些心气一同散去,迟暮的龙,往往只剩最后一口气,当这口气断绝之时,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不过人生总可能有因意外发生而提前结束,所以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将这口气传承下去,最美妙的方法是生孩子,最玄妙的方法是呼天拜地,最不客气的方法是表达出来灌输给别人,最客气的方法是去看看别人是不是也有这种想法。

这些心气可能会是寻求某种大道理,可能会是舍命换来一世繁华,可能是脱离桎梏寻求自由,也可能会是将某人某物踩在脚下……

天权他从来不愿意麻木,但他却深深感到天妒英才,因为他的心气还是在随着人事变化消逝,他的人也在渐渐老去。

他想探索星空,因此他需要一个文明的力量来支援他。

如果让凡星来,这就好办了,古人言“世道必进,后胜于今”,只需要他自己不断享乐,让事物随着自然发展,然后引发文明的倾颓,这样在大厦将倾之时,就会有无数天权这样的人反思,这股力量分分钟就超过天权一个人的力量。

当然,凡星没有这么坏,这么坏的人是天权,天权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天权?”箐儿放下了紫嫣的马甲,她就是她自己,不会是别人。

她瞧天权不对劲,和天权一起游玩,天权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待机,仿佛他的心在另一个世界。带上偷偷跟踪他的那次,这都是第三次了。

“想到伤心事了?”

“没,只是感觉游龙社中有异常情况,我们贸然进去,可能会中埋伏。”

“我相信你。”

兴起而来,兴尽而归,三人停在了游龙社的门口,随后离去。

吟游尸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