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33章 不败

等到杨修仪带着周一文来到矿场的时候,周一文整个人都呆愣了。

自从下山以来,依靠着在朔雪宗获得的教育、知识,尤其是自己不断增长的行动力和自信心,他一直自以为将所有的情况都掌控在自己的应对范围之内。

毕竟,正常来讲,一个只有三名引气九重的镇子,能有多少的能给他们带来多少的麻烦?

可现在,最大的麻烦已经摆在眼前了。

他疯狂地脱离了队伍,独自前往自己发现的第二个矿场位置,却发现一切都不见了。

矿洞、营地、栅栏围墙,人、设备和灵石原矿,之前他所见到的,仿佛就像是泡影一般,一夕之间破碎殆尽。连通着来到这里的李慕,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你们到底对李慕做了什么?白桥庵去哪了?!”

周一文狠狠地将裘宏踹倒在地,扑上去便要撕打。苏米连忙强行将他拽住,依然还是有一颗拳头落在了裘宏的脸上。

“噗!”吐出一颗掉落的牙齿,裘宏咧开鲜血淋漓的嘴,疯狂地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躺倒在地上,无赖一般笑着,抬手指向怒不可遏的周一文:“你们也被姓白的算计了!你们跟我一样,都是蠢猪!哈哈哈!朔雪宗弟子,不过如此!蠢猪……蠢猪!哈哈!”

“今天我便打死你,看你说不说实话!”

周一文挣脱了苏米的手,抽出了自己的长剑,顶在裘宏的胸口,厉声喝问:“说!白桥庵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你们到底在密谋什么?!”

苏米冷冷道:“我警告你,若是被宗门知道此事,就绝不只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三大地主当中,除了白桥庵一直形单影只之外,裘宏和元彬都已经开枝散叶。裘家上下总共三十六口,其中还包括裘宏的老爹和他的四个后妈……

裘宏闻言,瞳孔一缩,随即继续笑道:“你问我有什么用?就算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全家,你也永远都不可能找得到他们了!白桥庵奸诈似鬼,就凭你们?!呸!”

一口血吐出来,周一文闪身离去。

咬了咬牙,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一剑将裘宏刺死的冲动,只是让杨修仪继续逼迫裘宏将所有的田契、地契和卖身契都交出来,便愤然离去。

来到院子当中,周一文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已经漆黑的天空,攥紧了拳头。

苏米紧随其后,来到他身边说道:“伪造一整个矿场,不是他们能做到的。”

周一文已经恢复了大多数的理智,点头说道:“裘宏和白桥庵没有这样的能力。看来杨修仪所说是真的了,他们的身后还另有帮手,而且是一个用幻术或者法阵的高手,否则绝不可能骗过我们。”

“点星……”苏米低声道。

不入点星,没有真元,就无法催动任何法术和法阵。

“或者更高。”周一文点头承认。

苏米掏出了通讯玉牌:“我们应该通知宗门。”

涉及到点星甚至还在之上的力量,已经不是他们两个能够应付的了。按照规定,他们应该通知宗门前来,发送橙色警告信号,并且在原地等待支援。

“我不甘心!”周一文将警告信号发出去之后,一圈锤在桌上,低着头恨声道:“是我拉上李兄来做这个任务的,也是我发现的那个地方,我让李兄陷入了险地。结果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吗?就眼睁睁地……看着李兄可能被对方抓走,甚至可能……”

死?

苏米看着周一文疯狂的样子,一如看到了当初在幻境中眼睁睁看着夏北惨死的当时。

“你想怎么做?我帮你!”她坚定地说道。

周一文微微抬头,发梢后方的双眼,就像是一头要吃人的野兽。

“要怎么做?怎么做……”他开始在院子里转起了圈子,大脑飞快地转动。

如今白桥庵失踪,按照裘宏的供词,白桥庵已经将他抛弃。如果这种抛弃,是为了达到白桥庵最终的目的,那么假矿场的事情,就是他消失的原因。

他最终的目的,就藏在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假矿场之上。

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

摆脱朔雪宗的追查?还是借刀杀人?又或者是一些他们还没看到的东西?他和背后那名帮助他的高手,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的共同利益在何方?

突然,周一文的双眼一亮,脚步猛地停住。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激动道:“白桥庵之所以出招,是因为我们已经打算对他动手。他的目的终究还是在矿脉上!矿脉还在我们手上,李兄就绝不会出事!我们不仅要抓住裘宏,而且要将计划继续下去!彻底掌控矿脉,逼白桥庵出来……我去找杨修仪!”

而就在此时,周一文的求救信号已经通过临时的杂役弟子令牌传递到了朔雪宗。

因为杂役弟子一般都只在宗门修行,所以管理杂役弟子令牌收发处的弟子都十分清闲,几乎一个月都没有两件实际的工作。

突如其来的橙色警报传来,惊醒了在收发处打坐的四名朔雪宗弟子。

四个人对视一眼,距离这边最近的一名弟子站起身来,拿起了对应的令牌,然后迅速查找了信息。

“入门杂役弟子周一文和苏米的传讯,遇到了超出自身实力的威胁,正在原地待命中……”那名弟子伸手拿起了记录玉简检索了一下,惊奇道:“他们居然接的是去风河的任务?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马上就去通知任务堂的人。”

他拿着弟子令牌前往了任务堂,将此事上报之后,本应该立刻处理的消息,居然被一名执事给拦了下来。

收发处弟子原本是宗门护卫弟子,后来在改制当中因为战力并不高被剔除,但是傲气仍在。见到这名执事居然干扰正常程序,不由得横眉立目:“执事,不合规矩吧?”

任务堂执事笑了笑,说道:“这个任务,是宗主亲自关注的,大长老有吩咐,一切都按照机密处理。”

说着,她翻手便取出了一块高等级令牌,悄悄展示给收发处的弟子。

这名弟子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而执事则是带着这个消息,直接找到了信任的四长老——大长老的大弟子青绾。

青绾却只是将这个消息扣下来,叫来了柯铃。

“李师弟隐藏身份前往风河执行任务,可能出了点问题。他自己应该没问题,你且去关照一下这两位弟子,他们也是李师弟关注的天才弟子,不容有失。”

柯铃的长剑已经饥渴难耐许久了,闻言舔了舔嘴唇:“有架打吗?”

“视情况而定。”青绾看了她一眼:“都是曜尘境界了,别老想着打打杀杀的,锤炼一下心境,否则明堂开星仓促,晋升都无缘造化境,有你后悔的!”

柯铃满不在乎,摆了摆手道:“不能!不能!弟子告退了!”

说着,她便迫不及待地冲出了房间,踩上飞剑倏然远去。

青绾摇了摇头,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有李道生在,而且还有柯铃作为后援,还能有什么可操心的?

李道生悠闲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上拎着一壶芽黄酒断断续续地喝着,一边越过高高的栅栏门,看向外面的森林。

“上……上仙……”一个卑微的声音自下方传来。

一低头,李道生便看到一名衣衫破旧,身上沾满灰尘和污垢的矿工正端着木盘顺着大石头的斜坡朝上面爬过来。

他似乎不敢接近,低眉顺眼,只是将木盘放在了岩石的边缘,而自己则躲在边缘的下面,低着头小声说道:“上仙,这是各位大人给您准备的吃食,请上仙享……享用……”

李道生笑了笑,将木质托盘拽到自己的面前来。

里面放着一大碗肉汤,两块金黄色烙饼,还有四五块香气浓郁的卤肉,一叠小菜。对于这样一个破旧的矿场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十分精致的饭菜了。

伸手捏起了一块卤肉放在嘴里品尝着,李道生下了一口酒,却突然摇头。

“你明知道这种手段对我没有半点用处,我身具先天离火之体,天下毒性无不出水木两种属性,进了我的身体便全都被燃烧殆尽。不如出来见一面吧?隔空斗法真的这么欲罢不能?”

他仿佛自言自语,身边明明没有任何人。

听到他的话,站在岩石边缘之下的矿工只是低着头,纹丝不动。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矿场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声音,一切都归于死寂。

晚风陡然间消散,飘动的树叶和旌旗定格,矿场中的所有人像是突然变成了一群石像,僵硬在原地。像是时间静止,像是鬼魅降临,令人毛骨悚然。

下一刻,营地中的所有人猛然间转过头来。

僵硬的脖子发出“嘎吱吱”的脆响,在整个寂静的矿场中连成一片。这些人的面容已经麻木,颜色变得铁青而灰败,上面还带着尸斑。就这样,用空洞的、眼仁都已经发白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死死地盯着坐在中央石头之上的李道生,寂静无言。

若是普通人,哪怕是一般的修行人,此刻早就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

但李道生却看得饶有兴趣,一边咋舌一边说道:“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他们开始笑了,然后朝着我冲过来吗?”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中,俯瞰着下方的李道生,冷声道:“区区小手段,果然对你没有任何用处!”

李道生抬头看过去,不由得笑问:“第一圣天?我还道为什么找不到半点魔气的痕迹,原来你们已经与魔宗合作了。我想想……毒药这种手段,是不是风波楼也在你们的小阵营里面?风波乱没来吗?怕我杀了他?”

“对付你,不需要太多人。”那名第一圣天长老不屑。

“这么吊?你是谁啊?”李道生掏了掏耳朵。

那名长老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报上了姓名:“李道生,你的杀你之人,乃第一圣天左尘游!”

“还有一个,也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名魔宗高手同时出现在李道生后方的天空中。

“紫炁……”李道生回头,揶揄:“四大护法里面月孛和罗睺已经突破至仙了,就只剩下你和计都两个……你不会觉得自己和计都那个憨货水平相当吧?不在家里老老实实闭关准备突破,还出来蹦跶?”

紫炁的手按在剑柄之上,冷漠俯瞰。

摇了摇头,李道生抱怨了一句无趣:“出动两名人仙巅峰高手对付我,真是让某受宠若惊。不过你们真的就这么肯定,两个人能对付的了我?”

“李道生,你不要再虚张声势了!”左尘游冷哼一声说道:“此处已经被我们封锁,任何消息,任何气息都无法泄露出去。你最大的弱点便是太过自信,居然深入阵法当中,如今还跟我们大言不惭……我看这一次,慕容素怎么来救你!”

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口,左尘游身上的气势猛然间爆发开来,宛如天塌一般朝着李道生的头顶坠落而来,狠狠地砸在他的肉身与真元之上。

李道生不由得摇了摇头,左尘游身为第一圣天的二长老,做下如此困局,冼清秋居然一点消息都没传过来。看来这位圣子在第一圣天的掌权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不过也正常,经历过叶摘空的记忆幻境,加上冼清秋查漏补缺,李道生已经对第一圣天的权利结构有了更深的了解。

多年前叶摘空的清洗行动,几乎清空了绝大部分的原宗门高层。在如今的长老当中,只有大长老和二长老左尘游算得上是叶摘空绝对的嫡系。

冼清秋初掌宗门,大长老和二长老有所保留也是必然的。

尤其是在面对李道生的时候,第一圣天已经承受不住下一个继承人再次栽在李道生的身上了。

就在李道生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自己面前那名正抬头看着他的丧尸正在缓缓瓦解当中。僵硬的身体发肤,宛如沙雕一般溃散,化为点点的紫色粉尘。

再看周围的场景,已经被丧尸破碎化作的紫色粉尘包围,整个营地全都化为了紫气的汪洋。

化为雾气的紫色,这一刻竟然发出了宛如惊涛海浪般的涌动声。就在这片潮汐声中,整个紫色的世界陡然倒卷,带着无匹的气势,朝着李道生绞杀而来。

李道生只感觉眼前的世界消失不见,只剩下大片翻涌的紫色,将他包裹在其中。

巨大的压力随着紫气的卷动,落在李道生的身上。

挤压、消磨、撕扯!

“嘶啦!”

第一时间,李道生身上的衣衫便开了无数的缝隙,随即被巨大的力量压碎,化为齑粉。人仙巅峰之力,已然不是世间任何凡俗之物能够承受得下。

可是就在下一刻,紫炁充满惊诧的声音却突然自大片的紫色浪涌之外传来。

“不可能!你的身体……怎么可能?!”

李道生脚下的岩石已经不复存在,被碾碎卷进了紫色的潮汐当中。而他的身体却依然悬浮在半空中,衣衫尽去,裸露着闪烁莹莹玉光的每一寸皮肤。在紫气的摩擦和撕扯之下,李道生的肉身宛如一块坚硬的礁石,纹丝不动,坚不可摧!

稍稍抻了个懒腰,李道生抬头穿过遮蔽双眼的紫色看向天空总的紫炁,双眼中透着锐利的精光,宛如汇聚了天地一般无限的气血,气势逼人!

“就这?”

嘲讽自紫色的旋涡当中传来,紫炁冷哼一声。

下一刻,紫气猛地一滞,左尘游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李道生的面前,手握一柄战斧,朝着李道生的头顶毫不留情地劈下去。

“当!”

巨大的碰撞声回荡在整个营地当中。

战斧被高高弹起,左尘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道生,感受着双手当中承受着的反震。一咬牙,手中的战斧化为道道残影,斧刃宛如狂风暴雨一般,再次落在李道生的身上。

仿佛一阵急促的雷鸣,战斧在李道生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火花。

可是,这怎么可能?!

左尘游的心中,在此刻发出了与紫炁相同的,非有所思的疑问。

狂风暴雨突然结束,李道生轻轻挠了挠依旧光洁如新的胸膛,慵懒地问道:“打够了吗?要不歇一会儿继续?我可以的。”

“你……”左尘游抽身而退,简直怀疑人生:“你不是造化境!你到底是谁?!”

他从未有过消息说李道生竟然有如此坚硬的身体,这简直……简直就像是在面对一名至仙强者的身体!

李道生却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你们似乎对我的修行速度依然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是什么让你们以为,这半年来我就没有进步的?想要杀我,就凭你们两个人仙巅峰?”

一时间,左尘游和紫炁只觉得头皮发麻,大片的阴云笼上了他们的心头。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