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第315章 抓捕

六月中旬,第一圣天遭袭。

神秘高手协同数名人仙,十数名造化境,并通明、曜尘无数,围攻第一圣天山门。贼寇猖狂,竟一击打破第一圣天一层护宗大阵,还没等里面的第一圣天弟子反应过来,众高手蜂拥而入。

第一圣天弟子群起抗敌,与贼寇死战。鏖战一日之后,贼寇损伤过半,终于退去。然而第一圣天宗门内也遭到大面积破坏,无数低等级的弟子丧生,留守高层元气大伤。

至此,天下修行人才始知第一圣天宗主叶摘空与大长老两名至仙高手已经不在一边零八山,甚至是许多长老高手都已经离开宗门,前往天外。

值此危难之际,圣子冼清秋一力担起第一圣天的责任,重建阵法、安抚死伤,联合天圣帝国、第二圣天与净土寺高手,共同守护第一圣天。

这才让众多蠢蠢欲动的宵小心生畏惧,保证了第一圣天短时间的稳定和恢复。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知道,冼清秋已经脱胎换骨,彻底从一个修行天才,转变为一名合格的宗门管理者。这一次遭到袭击的惨剧,虽然让第一圣天损失惨重,但是同样也凝聚了人心,更让人看到叶摘空的宗主之位后继有人。

如果没有朔雪宗,第一圣天将会是如今大陆上最为璀璨的明珠。

不过,在暗地里,却有另外的消息传出来。不知道消息从何而来,却传得言之凿凿,说是第一圣天内部出了奸细,劫走叶思云,并且将护宗大阵的漏洞透露给了外人。

这个消息实在是无人证实,但是所有人仔细思忖,都觉得大有可能。

第一圣天毕竟是第一圣天,多少年的圣宗不是白做的。就算没有叶摘空和九重天,宗门大阵的坚固程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攻陷。

朔雪宗低迷四十年,也没见听说有谁真的能一下就打碎其护宗大阵的。

这其中的猫腻,被人越传越邪乎,渐渐地变成了无数的阴谋论。而作为所有流言中心的第一圣天,却并没有人站出来做任何的声名。

只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叶思云确实已经不在第一圣天了。

“说实话,本座自苏醒到现在,总共只佩服过两个人。”血魔看着面前的青年说道:“李道生算一个,你又算一个。能够对本宗下这么狠的手,纵然是魔宗众人,也不由得叹为观止,你厉害!”

冼清秋冷哼一声:“该你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该给的报酬也给完了,少说这些没用的,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血魔呵呵一笑,扔出一根卷轴说道:“你要的东西,我都记在这里面了。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哼!”冼清秋冷眼以待。

就算现在没有李道生指点,他好歹也是圣子级别的任务。之前不堪大用,只不过是脾气秉性不足,现如今有了魂咒时时刻刻让他保持冷静,许多事情他都想的十分清楚。

血魔这一次可谓是吃三边,一边和李道乾联系着,接受承御帝国和风河帝国的邀请进攻第一圣天,同时也拿了冼清秋的报酬,帮助他肃清宗门当中和他站对立派的人。

再有下次?

这一次冼清秋是为了李道生,必须得到徐茂的准确下落和活动方式,否则谁愿意和这种人合作?

血魔却说道:“不要那么看本座,本座刚刚所说,可是句句真心。本座佩服你,心狠手辣,这样才是成大事的人,又背靠着第一圣天和叶摘空,有谁不信你那才是痛失良机。本座与三大帝国之间的交易,不过是仗着神幕碎片的利益,求得一个生存地位而已。但是本座在你的身上,看到了真正自己掌握生存地位的机会,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着,他鬼笑了两声,身影逐渐化为一道血影,在空中渐渐消散。

冼清秋看着血魔彻底消失,这才轻哼了一声,转身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冼清秋便出现在了一处山巅,打开了手中的卷轴。

看过之后,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李道乾不愧是李道乾,徐茂就在皇城的内院,被软禁在尚服局。尚服局,顾名思义就是为宫里的人制作衣服的部门。而徐茂就被安排在这里,管理尚服局的事务,算是一个管事。

这个工作,必须每日都在尚服局当班,而他作为领导,也没有四处走动派送衣物的职责。

也就是说,徐茂几乎是四十年都没动过地方。连尚服局都没出去过,更不要说离开皇城了。

血魔能够得到的消息就只有这些,他毕竟还没有完全获得李道乾的信任,冼清秋更没有指望他太多。只是想要将徐茂引出来,还需要长时间的筹谋才行,至少需要承御帝国的皇城发生一次剧变!

手中的卷轴“嘭”得一声暴起一阵火焰,瞬间化为灰烬,随风飘散,再也没有了半点痕迹。

冼清秋摇了摇头,他尚且还保留着自己的一份想法,刚开始也曾经反抗过李道生的命令。但是的这一丝想法发现,最近他对李道生的命令越发诚心诚意起来,这让他十分的纠结,却又无法反抗。

尤其是这一次,若真是他自己做决定,纵然再莽撞,都不可能做出联合血魔围攻第一圣天这种事情。

诚然,既可以清理宗门内的反对声音,趁着叶摘空和大长老不在掌控宗门权柄;又可以获得有关徐茂的消息,还能够给叶思云的失踪找一个借口。

恐怕就算是叶摘空知道了,以那位冷淡的性格,也不会觉得冼清秋做的不对。

可是冼清秋残存的意识告诉他,他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哼……”

闷哼一声,冼清秋不由得捂住了疼得就像要裂开的头颅,紧闭的双眼当中流淌下两条殷红的血迹,顺着他的脸颊淌下,留下诡异的血痕。

片刻之后,冼清秋猛地睁开眼睛,重新恢复了清明。

魂咒的力量终究占据了上风,李道生的身魂双圣到达第四层之后,冼清秋如今便更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过了没多久,冼清秋的身影又出现在某一处小院当中。小院当中的人看到他到来,丝毫都不觉得意外,反而是纷纷聚拢过来。

领头两人,俱都是人仙修为,气息隐晦而强悍,赫然是第一圣天的两名长老。

“圣子,已经确定了,于楷然带着大小姐反复更换身份,现如今就在此城中。大小姐似乎并无大碍,只不过现在受限于于楷然,身上的修为被封住……”

“于楷然需要在人口聚集的地方生活,就说明他们必须生活用品……”冼清秋问:“于楷然何时外出?”

“通常都是傍晚时分。”

“那就等他们分开之后便动手!”

太阳渐渐偏西,众人在小院当中盘膝而坐,气氛格外凝重。

终于,当天边只剩下几道云霞的时候,一名第一圣天弟子匆忙落在地上,低声道:“圣子,长老!于楷然出来了,前往西市方向!”

“开始行动!”

“大小姐那边……”人仙长老担心。

冼清秋腾身而起:“师妹那边我来负责,于楷然孑然一身,想来也没有盟友,你们的任务,就是将于楷然这个叛逆给抓起来!”

“是!”

如今第一圣天冼清秋一家独大,剩余的长老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任谁都看得出来,冼清秋已经身具枭雄之姿态,假以时日修为上去,第一圣天必然是他的,纵然他们是人仙又如何?还不如现在就站好了队伍,这一次救出叶思云,冼清秋的地位将彻底奠定,他们都会是心腹!

于是,一行人分为两半,冼清秋独自一人前往了于楷然落榻的客栈,第一圣天高手则前往西市方向,捉拿宗门叛逆!

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冼清秋的身影出现在客栈二楼的同时,另一道身影推开了一间客房的房门走出来,与冼清秋对视了一眼之后,拱手笑道:“圣子殿下,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就是盛公子?”

“正是在下,不过在圣子殿下面前我还说什么公子不公子的?都是为了主上办事,不必客气。”

是的,盛公子已经成为了李道生的魂奴。

在测试拥有修行魂咒天赋之后,盛公子经过了反复的思想斗争,终于同意利用自己的自由,换取十二魂咒的修行机会,就此成为朔雪宗的正式成员。

寡掌门自然是羡慕的不得了。

端阳夫人本就是女子,从一开始就有加入朔雪宗的意向,将来能够身具高层几乎是板上钉钉。如今盛公子又直接迈上了天梯,走在他们的前头。

虽然寡掌门自己也献出了速成的辅助功法,可是最终也只得到了一个外门长老的资历,想要更进一步,还要再做贡献才行。

他文不成武不就,没有盛公子那等天赋和决心,更没有端阳夫人的战斗力,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那部功法,再想立功谈何容易?

所以盛公子这一步登天,可谓是让他眼红之极了。

而盛公子学会十二魂咒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却不是李道生交给他的。

李道生远在重天之上,并不知道血魔和冼清秋的这一通骚操作。但是这并不妨碍冼清秋和朔雪宗的人合作,于是便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冼清秋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叶思云就在里面。”盛公子轻声道。

手中真元一吐,铜锁应声而落,再一下,阵法轰然破碎。于楷然纵然是人仙,一身所学也皆来源于第一圣天,而冼清秋宗主一脉可破门下万法,自然是摧枯拉朽。

轻轻推开房门,冼清秋迈步走了进去。

叶思云正坐在房间当中,一抬头,却看到了冼清秋的脸,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片刻之后才难以置信地问道:“师兄?!”

而就在阵法被破的一瞬间,留在阵法之上的神魂印记也随之消散。

走在西市街头的于楷然悚然而惊,猛地转头看向客栈方向,目光游移之下,也不敢再保留。仙力和神魂之力扩散出去,于楷然脸色陡变。

偌大的一个西市,竟然已经全都是修行人。

不好!

于楷然一咬牙,转身便朝着客栈的方向飞遁而去。可是下一刻,一道身影却当在他的前路上。

来人厉声喝道:“于楷然!你叛出宗门,绑架大小姐,圣子命我等将你捉拿归宗,还不束手就擒?否则刀尖无眼!”

于楷然双目仿佛喷火,刚一转身,却被领一名人仙堵住了后路,周围造化境高手结成阵法,一时间,将于楷然牢牢困在了空中。

“啊!!!”于楷然大吼一声:“都给我滚!挡我路者死!”

战斗一触即发。

“轰!”

战斗的巨响传来,冼清秋推开窗子看向窗外,西方的残阳照在房间中,满是血红。

“师兄!你是来救我的?”

然而盛公子却笑着说道:“是啊,第一圣天的大小姐,我们是来救你的。不只是救你脱离于楷然的控制,而且要把你从第一圣天救出去!”

叶思云面色一冷,看向盛公子,盛气凌然:“你算个什么东西!说的什么荒唐话!”

“可不是荒唐话。”盛公子一步步走近:“你可知道,圣子殿下为何不给你解开修为禁制吗?”

叶思云猛地转头,看向背对着自己,满身血红晚霞的冼清秋,满眼都是震惊和恐慌。她大声质问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不是我师兄,你到底是谁!”

冼清秋这才转过身来,摇头说道:“你说得对,我已经不是你的师兄了。可惜,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谁。这种感觉,或许马上你就能感受到了。”

盛公子却说道:“她哪有圣子殿下你那等修为和毅力?我看啊,她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叶思云这个时候也发现事情大不对劲,猛地站起来,就要向门外跑去。

可是纵然她的修为还在,又怎么能从造化境手中逃脱?更遑论现在她的修为被封锁,和正常人都没有太大差别。

只是两步,叶思云便被盛公子重新揪了回来,摁在椅子上,抬手便是一指,点向她的眉心。

“你!”

叶思云面色凶狠,可就在盛公子的手指点在她额头上的瞬间,这份凶狠却变成了迷茫,几乎是瞬间,便彻底消散不见。

房间中彻底恢复了平静,叶思云从椅子上站起来,老老实实地跪在了地上。

“主上!”

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跪在自己脚下口称主上,盛公子不由得舔了舔嘴唇。不过很快,他便收起了这点小臆想,抬头看向冼清秋说道:“你看吧!”

冼清秋叹了一口气,他倒是没想到,叶思云的心智真的如此脆弱,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起来吧,你不用叫我主上,我们的主上都只有一人。”盛公子轻声说道:“你认识他,他叫李道生。”

听到李道生的名字,叶思云这才抬起头来,眼中终于浮现出一丝的挣扎,不过很快挣扎也不见了,说啥是啥,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李道生就是主上!”

“呵呵呵!”盛公子笑了笑,说道:“如此,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圣子殿下,两重魂咒,解开则死,你应该知道没人能解开。叶大小姐如此漂亮,你和她又是同门师兄妹,在我看来,与其将来自己人争夺宗主之位,何不来个夫妻档呢?”

“哼!不用你操心!”冼清秋冷哼一声。

盛公子也不再开玩笑,转身说道:“于楷然那边的抓捕看来很轻松,他当年必然受到了叶摘空的控制,无法发挥出全力。圣子殿下,记得弄清楚这种控制到底是什么手段,否则还有后患。至于我就先走了,告辞!”

冼清秋看着盛公子走出房门,再看了看身边俯首帖耳的叶思云,心道自己的这位师妹什么时候能有这种老老实实的时候?

想到盛公子刚刚的话,多少年被叶思云压下一头的戾气在心中一闪而过,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些深远的意味。

抬起手来拖住叶思云的下把,将她的脸扬起,低头仔细打量着,血红的晚霞给她的脸上留了一层妩媚的胭脂色,眼中满是服帖,不由得让人食指大动。

冼清秋一抬手,房间的门窗顿时关紧……

西市的战斗没过两个时辰就接近了尾声,于楷然虽然是人仙,但是确实如同他们的猜测一样,身体当中种了某种禁制,绝招和杀手锏一个也用不出来,时间一长招式变老,便被两个长老摁着打。

等到战斗结束的时候,西市已经毁了大半,于楷然就跪在废墟当中,鲜血淋漓,被锁链捆缚住,眼中满是绝望。

“叶摘空!你是要绝我吗?!”

“哼!好叫你知道,这一次不是宗主下令,圣子殿下亲自带队抓捕于你。如今,想必大小姐也已经被解救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哈哈哈!”于楷然仰天长小,瞪着周围的这些人:“伪君子!第一圣天,全部都是伪君子!”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