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7章 薛冰!

听到她的问话,微明的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沉默片刻之后抬头看向乐音,看得她都有些紧张起来。

“师妹,此事重大,你附耳过来。”

乐音迟疑片刻,终究向前凑了过去。

微明的身体缓缓前倾,呼吸轻轻落在乐音的耳畔,让她脸色略微见红,心跳加快了起来。

然后,就听到微明轻声对她说:“其实……”

“其实?”

正当她羞怯紧张,期待着的时候,却感觉两片肥腻的嘴唇突然落在了她的脸上。

乐音愣了一愣,整个人猛地后撤,抬手捂着脸,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那张笑得格外开心的脸,一股怒气冲上心头。

通明境界的气息猛然炸开,乐音猛地把右手甩了出去。

“啪!”

……

两个实力对等的宗门之间的战斗,如果不出任何意外,将会是旷日持久的。尤其是造化及以上的战场,轻易之间绝不可能分出胜负。

朔雪宗与劫火教的战斗,自打响之后,也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着。

叶思云悬浮在某一处天空中,看着朔雪宗山门外战场上如同五彩云团一般不断炸开的无数能量风暴,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慕容素的实力居然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遂命也是略微沉重地点了点头:“以半步人仙,持仙器对抗至仙境界,朔雪剑不愧是朔雪剑。第一圣天和圣剑宗的神器,都无法做到这样的地步。”

“是啊,羡慕是羡慕不来。”叶思云笑着说:“不过,也到此为止了。借用的力量怎么能比得上自身的实力?等到慕容素落败,上官晴出现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说着,她甚至转过身去,不再看朔雪宗,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北方:“接下来,就看承天京的那个女人什么时候动手了,希望她别再让我的安排再次落空才好,否则……”

说着,叶思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厉的光芒。

慕容萱猛地抬起头来,朝着南方看过去,仿佛与叶思云远隔万里对视了一眼,随后便低下了头去,一如往常地调着手中的琴弦。

“大家,二殿下来了。”

手中的琴弦一松,慕容萱抬头:“我知道了。”

门外的姑娘退去,片刻之后,梳洗打扮完毕的慕容萱顺着内部通道走下楼去,来到了珠帘之后,便看到了帘幕另一边的那两道身影。

“慕容萱……”

李宏楠已经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甚至连魁梧的身躯都微微有些弯曲。不过在看到慕容萱出现的时候,这位武痴王爷的眼中重新爆发出锐利的杀意,直冲慕容萱的面门。

“哗啦啦!”

珠帘猛然间无风自动,杀意落在慕容萱的身上,让她的表情猛地一滞,脸色顿时有些涨红,就仿佛胸腔中的气息、心脏当中的血液,全都要被挤压出来一般。

造化境!这就是造化境!

她梦寐以求的造化境!

慕容萱狠狠地咳了两声,强行抵抗着李宏楠施加的压力,艰难开口:“二殿下,难道你就不知道该怎么重新找回皇帝的信任吗?”

李宏楠身上的杀意稍稍收敛,让慕容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慕容萱,你以为本王还会信你吗?!”李宏楠看着珠帘后方的那道身影,恨得咬牙切齿:“本王有如今的惨状,到底是因为谁?”

“当然是因为李道生。”慕容萱全力应对着迎面而来的杀意,尽量让自己显得从容不迫:“二殿下不要忘了,承天京中这一切都是因为李道生而起,上一次用殿下来求生,小女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二殿下有如今的下场,根本就不是我的小算计能主导的,殿下应该很清楚。”

感受着身上的压力持续下降,慕容萱悄悄松了一口气,继续说。

“这一次叫二殿下来,一方面是为了弥补上一次对二殿下的伤害,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帮二殿下一把。”她看向坐在另一旁的冯敬阁:“如今二殿下的身边,除了这个早就卧底在李宏毅身边的人之外,恐怕也没人可用了吧?”

李宏楠粗暴地直接打断:“你想要什么?”

“殿下想要什么,我就想要什么!”慕容萱轻轻站起身,向前走来:“二殿下想要李道生死,我只想要他的尸体。二殿下想要荣登大宝,我想要朔雪宗从承御帝国消失。二殿下想要把过去的一切还给李道乾和李宏图,我只要神幕碎片帮我提升一次修为。”

纤细的手指自珠帘当中缓缓探出,将细密的帘幕掀开了一条缝隙,娇艳的脸庞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饶是以李宏楠的地位和见识,心头都不由得猛然一动。

而随着慕容萱轻移步缓缓走出,更是让妩媚满室生香。

冯敬阁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抬起袖子掩面,再也不敢抬头看过去。如今李宏毅身死,他作为卧底,在最关键的时候都从没有给过李宏楠有用的消息,现在更是不敢僭越半分!

李宏楠凌厉的目光扫过慕容萱玲珑的身躯,说道:“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慕容萱笑了笑,说道:“二殿下还记得京城中太子重伤的那一次吧?我做的。”

她盈盈坐在了李宏楠的身边,抬手给他倒了一杯酒,亲手送到了李宏楠的手边。洁白的手腕,在灵灯暖色的光芒下,显得晶莹剔透,宛如一截白玉。

“白虹商会的老当家,是风河帝国老牌的人仙高手。我可驱策他为我……不,为我们所用。”慕容萱说道:“有了人仙助力,李道生在二殿下手中断然没有逃脱的机会,这个诚意如何?只要李道生一死,二殿下便可以扳回一局……”

“哈!”李宏楠突然冷笑:“杀了一个李道生,算得上什么扳回一局?此僚在我父皇的眼里就是个宝贝,我杀了他,恐怕再没有翻身的可能了吧?!”

“不然。”慕容萱道:“二殿下可能还不知道,皇帝已经有了除掉李道生的打算。若二殿下坐在那个位置上,会容许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绝世天才继续留在世上吗?更何况,这个人可能是沈苍天那样的天才!稍有一个不慎……”

李宏楠的目光闪烁。

而这个时候,冯敬阁也是鼓起勇气说道:“殿下,按照属下的消息,陛下确实已经有了这个心思。李道生调任禁军副统领之前,四叔祖李问雨也是刚刚就任禁军大统领之职,显然有监视的意思。如今朔雪只给你被劫火教攻打,背后显然有第一圣天的影子,可是陛下却什么都没做。”

“当然……”慕容萱轻轻退下罗绮,滑嫩的肩膀轻轻靠在了李宏楠的身上,抬起头来媚眼如丝:“妾身的诚意,还可以再真诚一些……”

李宏楠缓缓低头,目光落在慕容萱含情的双眼之上,精巧的脸庞贴在他的身侧,像是一只手受伤的白狐一般楚楚可怜。犹自是那一种冰清玉洁当中带着妩媚的表情,让人格外的欲罢不能。再向下,就是纤细到仿佛一只手就能捏住的白皙脖颈,随着呼吸而微微颤动肩膀,以及……

暖阁当中,李宏楠的呼吸悄悄急促起来。

心中的仇恨和憋闷,多日来被人算计的苦闷,在这一刻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缺口。一切负面情绪,如同洪水一般喷涌而出,冲上了他的脑袋。

一把抓住了慕容萱的肩膀,在一声娇柔的尖叫声中,将那具柔软的身躯狠狠地按在地上。

冯敬阁只觉得心惊肉跳,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头都不敢回,匆匆冲到了房间之外,将房门紧闭起来。吓得他连滚带爬,离开来这个要人命的地方。

承天殿外,一名大内高手正单膝跪在地上,向李道乾通报着外界的消息。

当听到李宏楠前往红香楼居然到现在还没出来的时候,他不由得轻哼了一声,恨铁不成钢:“刚刚脱离牢狱之灾,便去寻欢作乐发泄!此子不可教,不知悔改,终究难成大气!”

大太监闻言,挥挥手让大内高手退去,这才说道:“二殿下年轻气盛,遭遇挫折心灰意冷也是常态。老奴倒是认为,发泄一下也好,对殿下好,对陛下也好。”

“呵!你这老东西倒是会说话,什么好话都让你说了!”李道乾不由得嗤笑。

庄不赐却皱起了眉头说道:“前有奏报,红香楼滥用禁药者众多,之前二殿下好歹还攥着红香楼的主导权。可是如今红香楼已经几乎被太子丢在角落里,要不要派人……”

“不用!”李道乾呵呵:“老二和太子之间的差距何止一点半点?可惜他居然还不自知。有关红香楼的事,太子已经私下报给朕了。表面上他不闻不问,实际上已经派人潜入,开始寻找红香楼当中的那根钉子。纵然两人速来不合,太子也会保老二安全,你放心好了。”

庄不赐也是笑了:“太子如此,帝国有幸矣!”

“现在,朔雪宗才是帝国的心腹大患!”李道乾眺望着越发深沉的夜幕,沉声道。

庄不赐微微点头:“只是不知道薛冰的突破到底是否能够成功,想当年,她可也是绝代风华。寒冰朔雪,不知道如今可还堪战否……”

-朔雪宗山门外-

随着夜色的降临,法则波动与真元的碰撞变得越发瑰丽而绚烂。

整个朔雪宗的山峰外围,就仿佛无数的星云绽放又消散,不同的能量余波已经纠缠在一起整整一天的时间,大片的天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空间在挣扎着,却无法恢复平静。

就在这片逐渐扭曲的空间中,不断有人冲上战场,又有人退下去,带到后方疗伤。

在大型的宗门战争当中,后勤成为了主导战场的重要因素。谁能够率先治好受伤的修士,谁能提供足够的丹药补充真元,让下场的人能够更快恢复战斗力,谁就将主导战场的节奏。

三长老的四名弟子继承了其师严谨与沉稳的风格,在后勤调度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的朔雪宗弟子都心情沉重地发现,劫火教的弟子恢复速度,居然和她们几乎相当!

要知道,自从推行改革制度到现在,朔雪宗已经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八十三领的灵材产能,宗门弟子的修为提升和炼丹、炼器水平,都以非同寻常的进步速度飞速提升,储备的丹药数量更是数不胜数。

本来以为,这个散兵游勇聚合起来的劫火教,就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快速提升了修为能够与朔雪宗抗衡,可是底蕴上终究不够看。

可是这么长时间下来,伤员都下来了至少五批,对方却依然没有捉襟见肘之相。

而最重要的是,天空中的战斗波动已经开始失去平衡了。

慕容素的半步人仙修为,就算依靠着神器可以力敌至仙,终究不是真正的仙境。造化之力没有与真元、道则融合,更没有完全沟通九天之上,面对人仙的时候就会越发乏力。

在场修为达到通明和造化的众人都能看得出来,天空中的战场上,慕容素已经开始落入下风。

“该死!一定是第一圣天!”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准备一下吧!”三长老的首徒颜丹面色沉重:“开始准备吧,一旦宗主不敌,便立刻带着弟子们撤回阵法内。李道生留下的四重生死门还在,而且,还有太上长老在,希望可以顶住。”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若朔雪宗真的退避在阵法当中,那就真的落入了下风。

这一次可和上次不同,上次是各大宗门联手进攻,而且都是修行界有数的大宗出手。而这一次,和新型宗门一对一的时候朔雪宗若是落于弱势,最后连宗门都要被人打进去的话……

别说是圣宗没得做了,到时候朔雪宗到底还怎么在修行界立足都得另说。

一名弟子略有不甘:“若是师兄还在……”

“闭嘴!”颜丹厉声喝道:“李道生已经是承御帝国的人了,是我们的敌人!”

周围的弟子纷纷闭嘴,只能加快速度恢复伤势。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脆响。众人只感觉头顶的寒意消散,不由得大惊失色,纷纷抬头看去,就看到一道蓝白色的身影正在飞速后退,狠狠地撞在了阵法屏障之上。

“宗主!”

“宗主!”

朔雪宗弟子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颜丹脸上一变当机立断:“所有弟子,撤退!撤退!通明、曜尘断后,其余弟子全部退回宗门大阵当中!立刻开启四重生死门,所有人找好自己的位置!”

但是他们都知道,四重生死门的威力其实更在于出其不意的限制性,上一次之后其特性已经被人看透,再难发挥最大的作用了。

朔雪宗弟子如同潮水一般后退,通明、曜尘阻挡着劫火教疯狂的追击,缓缓后退。

侵略者高声喊叫,猖狂而笑,乘胜追击。

而此时,颜丹等人则是抬头看向了天空中。

慕容素已经是身受重伤,嘴角和右臂都带着血迹,身上的气息已经渐渐萎靡,就算是造化之力的修复,也很难磨灭至仙道则的伤害和侵蚀。

“宗主……”颜丹不由得轻声呢喃。

“哈哈哈!”劫火教主站在虚空之中,俯视着慕容萱,脸上满是得意洋洋:“慕容萱,你拖延的时间已经到头了!”

说着,他抬头看向了朔雪宗深处,厉声喝道:“上官晴,出来一战!”

“出来一战……来一战……”

回声带着难以磨灭的道则在九十九峰当中回荡,无数朔雪宗弟子只觉得耳朵刺痛,痛苦不堪。

而随着劫火教主的厉喝,一道白袍的身影陡然出现在慕容素的身前。

“劫火教主。”上官晴双手藏在宽大的袍袖当中,脑后黑发用一根木枝随意束着,看向面前的敌人。

劫火教主不由得哈哈狂笑,下一刻身影便出现在上官晴的身旁,手中长剑直指上官晴的眉心。

白色的衣袍随风鼓荡,上官晴的身上至仙之力猛地爆开,双手自袍袖当中展露,硬生生迎上了剑锋。

只听“当”得一声,上官晴的双手与长剑碰撞,竟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劫火教主定睛看过去,却见她的手上居然是一双青白玉色的手套。手套坚固非常,带着道则之威,竟然是一对仙器!

劫火教主见猎心喜:“好仙器!正巧本座少一件趁手的兵器,杀了你,它们就是我的了!”

上官晴闭口不言,手中的招式却凌厉非常,与劫火教主打上高空。

慕容素又吐了一口血,转身就要朝着宗门阵法当中返回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三道浩瀚的气息猛然间降临,三个人自虚空中迈出来,将慕容素团团围起来!

颜丹不由得大惊:“人仙!”

众人悚然而惊,抬头看向天空的三明人仙,心头都是浮现出一抹的绝望。

“慕容素!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领头的人仙高手厉声喝道,抬手便朝着慕容素而来:“我倒要看看,你若死了,薛冰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众人气急:“他们的目的是逼大长老打断突破……”

然而慕容素却突然一笑,笑得格外嘲讽。

人仙高手心头一凛,却只感觉一道闪光闪过眼前,下一刻自己的头颅已经翻飞,残存的视线旋转着,天翻地覆之中,却看到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老妪,正站在不远处的空中。

大长老凌空而立,俯瞰着整个战场,身上的气息如同天塌地陷般,镇压诸天。

她呵呵冷笑,眼中满是杀意。

“不枉老身与宗主等了这么久,你们终于出来了!”

剩余的两名人仙忍不住脸色苍白起来。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