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第188章 叛徒

“针对朔雪宗的覆灭计划已经几乎全部准备就绪了,但是……”冼清秋的脸色纠结,满身大汗,显然在疯狂抗拒着魂咒的控制,可却无法自抑:“……覆灭朔雪宗并不在一朝一夕,这一次的目的总共有两个。”

“一个目的是消耗朔雪宗的有生力量,彻底将朔雪宗弟子的心气打压下去,让她们没有翻身的勇气。另一个目的,就是彻底确认能够废掉,或者干脆除掉慕容素。”

“慕容素的成长速度,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范围,尤其是在……在你出现之后,她展现出来的潜力威胁到了圣宗掌控整个修行界的计划,必须要处理掉。最好是能够扶持一个傀儡,将朔雪宗暗中掌控。最开始选择的傀儡是你,最近才更改为鱼晚歌。”

“因为鱼晚歌是女的?”李道生问。

冼清秋点点头,承认道:“对,因为鱼晚歌是女的,并且性格存在明显的缺陷。这样的人更容易掌控,远比你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更好揣度。”

李道生不由得嗤笑,他们在想屁吃。

鱼晚歌确实单纯,行为方式和想法都很好猜,而且性格也因为过去的经历存在一些问题。这个问题不只是缺陷那么简单,而是心头上多了一个空荡荡的大洞!

但正因为这样,鱼晚歌才是最不可能别人掌控的那一个。因为她这辈子都留着这么一个洞,以前填充在里面的是苍玦,现在却是朔雪宗。只要这个洞不被补足,朔雪宗就永远都是她生命里的唯一。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还大言不惭要掌控她?

“你继续。”李道生说。

冼清秋在一段时间的挣扎之后,反而刺激了魂咒的自行加固。奴役的咒印越发奏效,渐渐地,他脸上的痛苦不见了,袒露心声变得越发流利和俯顺。

“这一次行动以我为主导,利用第一圣天的暗杀组织屠城,栽赃主上您勾结魔宗作为由头,暗中挑唆三大帝国的大宗结盟,以搜查朔雪宗当中是否还有魔宗余孽为理由,对其进行围攻。”

“为确保围攻的顺利,在此之前,以风波楼向慕容素透露有关欧阳玉有私生女的消息,引她离开朔雪宗,并在她返回的路上安排高手伏击。当然,欧阳玉根本就没有女儿,这一切都是我们伪造的消息。但是这个消息已经准备很久,只等用得上的这一天,恐怕就连那个假女儿,都以为自己是真的,不会有任何破绽。”

“在攻上朔雪宗之后,我们许诺他们可以搜刮朔雪宗的资源、功法、钱财,甚至是放任他们掳掠朔雪宗的女弟子。而第一圣天的弟子则混在其中,深入朔雪宗的机要重地,破坏朔雪宗的核心所在,比如朔雪峰、浮云艨艟、地下灵脉、藏书阁……”

“至于上官晴,会有一名太上长老前往牵制。”

“至仙境界的战斗惊天动地,太上长老会以彻底摧毁九十九山为要挟,将上官清逼停。到时候将朔雪宗的至仙封锁住,慕容素又被拦截在外,朔雪宗内便是我们随心所欲。”

“慕容素那边,则视情况而定。若是她真的身受重伤,便趁机将其斩杀。若是她还有一战之力,我们的人将会采取牵制手段不断消耗,将她拖到朔雪宗这边结束之后才能返回,最好是能再次将其重创,让朔雪宗彻底没有办法恢复元气,以便我们接下来应付承御帝国。”

“承御帝国?”李道生先是有些意外,随后恍然:“英杰汇?”

冼清秋点头:“承御帝国举办英杰汇的目的昭然若揭,为的就是挖断朔雪宗的根基,给整个帝国的修行人提供一个可以直接入朝为官的进身之阶。朔雪宗势弱之下,承御必定趁机壮大。若是真让李道乾掌控承御修行界,第一圣天的计划又将会推迟。”

李道生捏着下巴,眉头皱了皱。

承御帝国的事情确实也是个问题,就算挨过了朔雪寒梅,还有承御帝国虎视眈眈,还真是……

“伏击点呢?你们打算在什么地方偷袭慕容素?”

面对如此重要的问题,冼清秋的反抗心理再次作祟,不过很快便被魂咒敲了一下神魂,几乎敲得都痴呆了,张了张嘴,吃吃地说道:“在眠龙谷……”

眠龙谷,位于承御帝国与风河帝国交界处的一条巨大峡谷。

这里所处的位置,刚好就是大陆架抬升的位置,从平原向北,一路抬升为高原。或许在某一个冰河期,巨大的冰川将岩石层碾碎,留下了这么一条狰狞而漫长的峡谷带。

当然,附近的人们更愿意相信,这里在太古之前曾经沉睡着一条龙,长长的峡谷,便是龙眠之地。

眠龙谷的附近,已经到了高原的中段,海拔将近三千米,附近人烟稀少,峡谷里面冷风肆虐,怪石嶙峋,基本上没有生机的存在。

从此处向东南,便直指朔雪宗。而向西北的方向,到了高原的西边缘,就是上一次正魔大战的最终战场。欧阳玉当年就是在这里驻扎、防守,然后遭到算计,被魔宗围攻。

上一场正魔大战,从开始到结束总共持续了三到五年的时间。决战开启之后,欧阳玉在这个地方驻扎防守,也经过了将近一年。

若说会留下私生子,确实是有可能。

尤其是慕容素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对欧阳玉的感情生活并不了解。恐怕原剧情里,第一圣天同样也是用这样的手段将她引走,并且在眠龙谷中进行了伏击。

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慕容素之后,仙姑也是有些沉默。

“第一圣天……”她的声音有些落寞:“同为三圣宗,如今他们要正面与我们开战吗?”

李道生笑了笑:“第一圣天想要覆灭朔雪宗和圣剑宗的心思早就有了,只不过以前的时候他们要维持伟光正的形象不能动手而已。但是最近我们的行动,实在是让他们心里没底。本来觉得十拿九稳能够处理掉的朔雪宗,现在居然有了抬头的趋势,他们急了。急则生乱,他们若是稳扎稳打,咱们还真没什么办法。但是现在?要当面锣对面鼓做过一场,那我们也不能手软。”

“我立刻返回朔雪宗,对外宣称出关,暗中做好一切准备。”慕容素说道。

“最好将龙气交给太上长老。”

慕容素想了想道:“确实。”

两个人匆匆结束了对话,李道生则是返回了铁狱当中,再也没有离开过,老实得就像是认命了一样。魏典对此十分的欣慰,甚至给第十甬道的人加了餐,名头是李道生的断头饭。

按照天行审判的流程,十一月三十日李道生将会被送上天行审判台,接受天下宗门与散修代表的共同裁决。十二月将会乘坐飞舟在整个大陆上游行一圈,随后被带回审判台上问斩。

所以说,若真罪名确凿,李道生也就不会再返回铁狱。

一想到这个,魏典就十分开心。

寡掌门唉声叹气,说道:“兄弟,老头我没什么可说的,我不信你是勾结魔宗的奸细,但是天意难违。你就安心地走吧!在这里的人,都不会忘记你的。当然,如果你能把肉干都留下,那就最好了。”

端阳夫人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寡老头闭嘴!”

盛公子也是谴责道:“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寡掌门却不屑道:“我知道你们都这么想过,只有本掌门我是真性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李兄弟肯定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们才会如此有缘,比邻而居这么长的时间,感情深厚。”

“屁的感情深厚!”

寡掌门的大言不惭顿时引来了一片的痛骂。

李道生笑着,听他们插科打诨,放下了手里面还算丰盛的牢饭说道:“其实你们不用为我担心,谁也没说经历过天行审判的人一定会死。我觉得我命还挺大的,说不定就有人为我平反了呢?”

“切!”

所有人都是根本不信。

“反正,如果我能活下来,你们可一定要等我回来,到时候把你们都放出,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真的?”吴签猛地冲到牢房门前,激动地都尿了。

周围的人一片嫌弃。

李道生呵呵一笑:“似你这等人,还想重见天日?你最好期望我别再见你,见一次打一次!”

吴签顿时如丧考妣,痛哭流涕,整个甬道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一顿断头饭吃完,眼看着天行审判的日子就在后天。慕容素出关的消息,也传遍了朔雪宗。

四大长老站在宗主殿的门前,静静地等待着慕容素的出现。

随着一声轻轻的开门声,宗主殿的大门终于敞开,刚刚返回朔雪宗的慕容素缓缓从大殿中走出来。四位长老抬头看去,发现慕容素面色如常,身上的真元波动沉稳深邃,根本感受不出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恭迎宗主出关!”四大长老齐声迎唱。

周围的宗门护卫弟子同样拱手躬身朗声道:“恭迎宗主出关!”

慕容素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起身飞向了议事厅的方向。四大长老对视一眼,紧随其后。片刻之后,五个人在议事厅当中落定。

坐在玉座上,慕容素如常询问道:“八十三领的改革如何?”

大长老立刻站出来说道:“回宗主,八十三领的改革已经彻底走上了正轨。之前拿出一领杀鸡儆猴,各地官员顿时人人自危,不少与乡绅地主勾结的硕鼠被踊跃检举。按照新法的规定,以侵吞土地、造成人口流失与死亡的数量论罪,共处死大小官员3295人,流放147人,关押568人。”

慕容素也是微微摇头。

处死人数与流放关押的人数相差如此悬殊,竟然是数倍的差距,可见这些人的土地兼并行为多嚣张,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大长老继续说:“在此举措之下,乡绅家产被抄没,乡镇土地重新规划也走上了正轨,在无人反对防抗。各地的领主府甘愿将自身的土地全部拿出来,只为求能够获得较多的资源。老身已经暗中许诺,希望宗主不要怪老身独断。”

慕容素认同道:“领主府向来是对圣宗最为忠实的人,八十三领修行禁令一开,修行人必然大量出现。暗中扶持领主府,保持他们的修为,是维持领地安定的正常手段。”

大长老点头:“老身也是这样想,并且各地领主也在积极配合行动。将曾经圣宗遣散弟子的下落全部统计,并且一一走访,推动新法传播。不少曾经圣宗的弟子也愿意重新归于圣宗的麾下,为圣宗耕种灵材,精炼矿物。有了领主府和这些老弟子的带动,外来修行人也开始接受了修行人生产制度。”

“大概什么时候能够稳定下来?”

“现在已经做到了基本稳定,但是想要真正让新法深入人心,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尤其是今年圣宗也没有招收新弟子……老身认为,最近几年,新法的推行还是要以遣返弟子为主,所以……”

慕容素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招收弟子并不急,既然改革成功,就算不能彻底稳定,徐徐发展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是,老身知道了。”

“宗主……”钟盈从门外走进来,小声说道:“乐音回来了。”

“让她进来。”

在四位长老疑惑的目光中,乐音迈入了议事厅,一身的风尘仆仆:“宗主!李师弟吩咐弟子去调查的事情已经确认属实,可以进行计划了!”

慕容素闻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戚。目光扫过四位长老,心头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三长老急忙问:“是何计划?”

这一刻,慕容素却仿佛将四位长老视若无物,径自连连下令:“钟盈,召回所有在外宗门弟子,除八十三领轮换弟子之外,所有人三日内全部返回。乐音,传令宗门护卫,开启护宗大阵,以最高警戒状态,包括弟子、执事、峰主、长老,一律不允许外出。另外,通知丹峰,从今天开始每日十二时辰不间断炼制回气、疗伤丹药,不得间断;器峰准备一切炼材,打造兵器,准备兵器修复;阵法峰,出动所有弟子,三天之后在宗主峰见我。”

慕容素从玉座上站起来,就在四位长老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手中朔雪剑浮现,就这样将长剑插在了面前的长案上,神器的威压震慑整个朔雪峰。

她眼神冰冷,让四位长老心头发寒。

“没有我的命令,所有弟子与高层各司其职。四位长老,从现在开始留在议事厅,不许擅动,谁敢离开,违令者……斩!”

“宗主!”大长老的声音不由得颤抖。

难道,宗主是打算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们动手了吗?想要将朔雪宗彻底掌控在自己手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慕容素负手而立,看着大长老说道:“第一圣天欲对我圣宗动手,四大长老当中居然出了奸细!呵呵呵!真是我圣宗的好长老!到底是谁出卖了圣宗,我希望你主动站出来。若不交代?在圣宗与第一圣天开战之前,谁也别想离开议事厅!谁想走,本宗便第一个斩了她!绝不姑息!”

大长老向后退了一步,满脸的难以置信:“我们中竟然……有……奸细?!”

慕容素却没有管他们到底是何等的震惊和慌乱,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位长老,转身便返回了宗主峰。

宗主亲卫接管了议事厅,将四大长老看守在其中。朔雪剑就这样插在她们的面前,谁也不敢乱动。自此,议事厅成为了囚牢。

“真正的奸细,现在怕是已经心急如焚了吧?”离开议事厅的慕容素不由得冷笑:“她万万都想不到我们会洞穿他们的一切行动,也从没想过我居然会彻底封锁她们四个的行动。”

钟盈有些为难:“可是宗主,如果有人要离开,您真的会将其斩杀吗?万一杀错了……”

慕容素却摇头:“斩杀并非目的,而是为了让她自己路出马脚。李道生假装微明留了信给乐音,实际上信封里的我的命令,派乐音悄悄外出查探四位长老曾经在宗门外的产业。”

钟盈吃惊:“那乐音回来就是……”

慕容素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可是,为什么不直接把她揪出来?”钟盈跟着慕容素进了宗主殿,小声问道。

慕容素叹了一口气:“四大长老相处的时间有数百年之久,感情向来都和真正的姐妹一样。若是不让她自己露出马脚,其他三位长老如何能够接受?不管现在如何,只要挺过了这一关,宗门还要依靠其他三位长老共同撑起来,我们……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损失了……”

钟盈闻言也是有些苦涩。

说实话,她到现在还没从四位长老当中居然有人叛宗的消息中回过神来。她甚至都不敢问这个人到底是谁,无法去面对这样的事实。

最终,钟盈只能叹了一口气,守护在宗主殿的门口,茫然地看着山峰外的云海,心中莫名地悲戚。

如果李道生还在……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