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第116章 顽固

事情到这里就已经很清楚了,苍玦觉得鱼晚歌是个麻烦,可能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亲自动手,所以指使费暄对鱼晚歌下套。两个人狼狈为奸,打算让鱼晚歌彻底留在论道城,这辈子也离不开费暄的宠物笼子。

“所以,我们要帮忙吗?”钟盈问李道生,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不着急。”李道生看着已经下了班,低头从魔兽斗场里走出来的鱼晚歌说道:“费暄就算是费征的儿子,也要遵守天圣帝国的法律,我可是听说天圣帝国的律法可是很严苛的。他不是还给了三天的时间吗?我先去试探试探,看看这个鱼晚歌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

柯铃满头大汗落下飞剑,说道:“八成就是了,我去找了地头蛇,巧了么不是?整个论道城点星境界之下的女人,只有这一个鱼晚歌。”

李道生点点头,突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鱼晚歌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论道城的大街上,这个城市对她来说很陌生,但是她并不多关注城市中的冷漠。她已经在外漂泊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见过太多冷冰冰的城市,这里和其他地方也并没什么两样。

除了那些视她如草芥的修行人更多之外。

还有三天的时间,她要怎么才能还上那一笔钱?跑是不可能跑得掉的,从小在世家中长大的鱼晚歌再清楚不过,哪怕是一个引气三重的人,想要追她也是轻而易举。

魔兽斗场的眼线遍布整个论道城,费暄手下的高手同样不少,她怎么跑?

想来想去,她觉得还是要去找苍玦,才是唯一的出路。只要找到苍玦哥,和他说上两句话,或许可以借点钱,然后求他去铁岚城为鱼家主持公道。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

瘦小的身影在灵灯的光芒下渐明渐暗,她将头上的兜帽盖在头顶上,遮住了头发和脸,显得略有些瑟缩,走过闹市,进了一处阴暗的角落,然后钻进了一处破旧的小院,却并没进房间。走到小院墙角处的一堆废旧竹席边轻轻地靠在墙角,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伸手捡了一张竹席往身上盖。

“你应该知道强占民宅是犯法的吧?而且对于修行人来说,你躲在这个地方就跟睡在大街上,根本就没什么两样。”李道生看着她说道。

鱼晚歌闻言轻轻抬头,竟然不缓不急,稍微掀开了一些竹席,遮着自己的半边身子,脸上的表情却淡定依旧:“我知道这是犯法的,但是这里本就没人,我也不占房间。而且,修行人根本不会管我这样的人到底睡在哪。”

说着她肩头的衣服突然往下一滑,宽松的衣领歪斜,露出了半片洁白娇柔的肩膀。

可就在下一刻,一张竹席猛地便朝着李道生的脸上盖了过来,紧随其后的,是一道轻微的破风声。

“嗤啦!”

竹席应声而破,闪亮的锋芒划开陈旧的席子,朝着李道生的胸前便捅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一击的时机把控、速度和出手角度都无可挑剔,若是普通的点星,九成九都要中招。

但是可惜,李道生不是普通的点星,他是一个身经百战,并且掌控了满级绿色剑法的点星,对于招式的理解,点星境界当中无人能出其右。

“叮!”

一声轻微的碰撞声传来,竹席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鱼晚歌看着被李道生捏在两个手指头中的刀刃,也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觉得……”李道生一抬头,一句话没说完,就看到鱼晚歌果断放弃了手中的刀柄,另一只手就要把一蓬什么东西朝着他的脸上撒过来。

“啧!”

迈上一步,果断抓住了鱼晚歌的手,将她的阴损招数扼杀在萌芽里,反手就将她摁在了地上……嗯,摁在了竹席上。手指用力,鱼晚歌吃痛,松开手之后,李道生便看到她手心里洒落的却是一把辣椒面。

“你还真是……”李道生看着鱼晚歌那张从始至终没什么表情的脸:“真是淡定冷静。”

他几乎可以肯定了,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鱼晚歌。

这样的冷静心性、这样的战斗天赋、这样的果断凌厉和勇气,哪怕只要有一点点的修行天赋,未来百年之后修行界都将会有她的一席之地。

这样想着,李道生的一道真元便悄无声息地落入了鱼晚歌闭塞的经脉当中,尝试着冲击了一下,却感受到了一股有些熟悉的感觉挡在了他的真元前面,顽固不化。

果然……

“三天之后,我会还钱的!”鱼晚歌被摁在地上,认命道。

好吧,还有点自我意识过强。

李道生无奈道:“谁告诉你说我是费暄的人了?”

这下,鱼晚歌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表情,有些愕然。

松开了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李道生看了看另一只手当中的匕首,一抬头就看见鱼晚歌依然带着警惕的眼神,笑着把匕首原样递回去:“灵器,这就是你能从铁岚城逃出来的依仗?”

魅力光环开启!

李道生的笑容落在鱼晚歌的眼中,突然就变得人畜无害起来,一种古怪的想法不断在心底告诉她,面前的这个人是无害的,是对她没有敌意的,是可以相信的……

她的眼神迷茫了片刻,可下一秒就重新坚定了下来,夺过匕首退后了一步:“你到底是谁?”

李道生挠了挠头,有点费解,不应该啊!魅力光环当初对李泺可是效果拔群的,难道鱼晚歌真的天赋异禀不成?还是说,我对这个技能的效果有什么误解?

看了看合成台当中前些天已经重新掉落的10颗经验丹,李道生决定再抢救一下,于是把魅力光环点到了蓝色满级。经验丹储备一下缩水到了五颗,李道生身上的魅力光环气息也猛地再次提升。

鱼晚歌只觉得这一刻自己的戒心突然被瓦解了大半,拼尽了全力才让自己重新镇定下来。

下意识地,她开始意识到李道生的危险,猛地一咬舌尖:“你别过来!”

“好,我不过去。”李道生无奈,只好退后了一步:“放轻松,放轻松,我又不是你的敌人。我来就是想问问你,你想不想修行?”

“修行?”鱼晚歌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脸上浮现出一瞬间的嘲讽:“你走吧!我不会上当的!”

李道生问:“你觉得我是骗子?”

“难道不是?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我的天赋如何,你应该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无非就是觊觎我剩下的半边脸而已!滚!”

李道生看了看她的脸,目光向下滑过去,落在了滑落的衣领下露出的半小片柔嫩上:“其实还是有其他可以觊觎的。”

鱼晚歌抬手拉起衣领,骂道:“呸!登徒子!”

“不好意思,没忍住,哈哈!”李道生连连摆手:“丹田封锁,经脉闭塞,在别人看来或许是无解,但是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不如考虑考虑。”

“呵呵,继续,我就快上当了。”

李道生定定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姑娘,突然笑了,笑着就摇了摇头。

鱼晚歌依然面带淡漠看着他,眼神中没有一点波动,仿佛看这个世界和看一段柴火都没有任何区别。

掏出一个钱袋放在地上:“我知道你是被人骗怕了,这里的钱你拿着,去还给费暄。剩下的钱去找个客栈住下来,住在这里终究太过危险,费暄想把你绑走都没人会管。”

鱼晚歌看着地上的钱袋,微微皱了皱眉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我已经说过了,可惜你不信,所以我只能等你什么时候信了再说。”李道生摊开手:“你放心,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也不签什么欠条。说实话这点钱对我来说连把土都算不上,也不至于用这东西算计你。鱼晚歌,好好想想,我会再找你!”

说着,李道生留下了一个略带深意的眼神,摇身一变化为一道细小的黑影倏然而逝,只留下了满头雾水的鱼晚歌。

等到李道生的身影彻底消失,鱼晚歌观察了许久,手中的匕首从未放下。她还没有放心,觉得这个钱袋或许带着什么新的阴谋和陷阱。

可是等了许久,都没等到李道生再出现。

想到了李道生那张脸,还有之前心头古怪的感觉,鱼晚歌纠结了一下,盯着钱袋看了许久,终究还是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有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站在钱袋前的时候,她手中的匕首已经重新藏进了袖子里。

小心翼翼地伸手把钱袋从地上捡起来,发现什么也没发生。这个时候她才开始真正相信,李道生确实是来给她送钱的,但这又让她的心里多出了更多更多的疑惑。

他图什么?

打开钱袋,金银和散碎的灵石就像是各色各样的糖果一样装了满满一袋,而在袋子里面,还有一块莹润的白色玉牌,静静地躺在所有的钱里面,出淤泥而不染。

鱼晚歌心头一动,将玉牌拿出来,放在手心里仔细端详。

“朔雪……”她的眼神微微一凝,喃喃道:“这是什么宗门?”

李道生让钟盈带了几个朔雪宗的师姐师妹继续盯着鱼晚歌,他自己却回了浮云艨艟,心头还有些疑惑。

魅力光环这个技能,有点拉胯啊!

他记得上次对李泺用的时候,李泺还是明堂境界来着,简直立竿见影,那姑娘就差被他一巴掌拍花子了。怎么今天轮到鱼晚歌就不管用了?难道这还随机?

想到这里,李道生觉得有必要仔细挖掘一下这个技能的潜藏属性。本以为今天去找鱼晚歌是手到擒来,结果却差强人意,这让李道生失去了掌控局面的安全感。

对着迎面走来的几名巡逻师姐,李道生悄然打开魅力光环,展颜一笑。

师姐们脸蛋一红,眼睛里都是小星星忸:“师弟,你回来了?”

“师姐们巡逻辛苦了,我这里有些点心……”李道生验证了光环的效果可用,拿出了一些点心分给了几位师姐,大家欢呼雀跃。

看来是可行的……

李道生继续向前走,却遇到了刚从慕容素房间离开的大长老。

“老太太,我这儿有一些点心……”

“滚!”

好吧,失效了。

李道生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肚子上的脚印,陷入了沉思。

他开始隐隐有些猜测,难道魅力光环的效果,只是增强别人心中对自己的好感,而对自己根本没有好感的人,就加无可加,所以对鱼晚歌和大长老才一点效果都没有?

很有可能啊……

可是李泺又是怎么回事?

李道生觉得陷入了死循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今天留下的钱袋,应该能够增加一些好感度。如果鱼晚歌打开了钱袋,甚至是真的用了那些钱,总会对他放下防备,到时候再用魅力光环,应该会事半功倍的。

想到这里,李道生敲门走进了慕容素的房间。

“如何?”慕容素饶有兴趣地看着李道生,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李道生对除了自己之外的女生感兴趣,好奇之下,多少还有点莫名的酸意。

李道生摇了摇头:“这丫头防备心太强了,苦日子过得太多,谁也不相信,甚至还面瘫……不过天赋极高,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天赋极高?”慕容素疑惑:“你找她到底做什么?”

“当然是收入宗门,不然还能做什么……”李道生说着,看向慕容素:“仙姑,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对她?”

“没有!”慕容素果断否认,连忙岔开话题:“她的天赋我看过了,确实无法修行。”

李道生笑了笑:“那是机缘未到,她的体质不是有问题,而是没有被开启。”

“开启?”

“她的经脉里有一种顽固的能量,就算是至仙出手也无法冲开,这就是她全身经脉闭塞的根本原因。仙姑你知不知这股顽固的能量是什么样的?”李道生嘿嘿笑着。

“和朔雪剑一样?”慕容素心头一动,顿时猜了一个准。

李道生无奈:“仙姑你这样让我很没有成就感啊,就不能装作没猜到,让我好好显摆显摆?”

可现在慕容素已经没心情跟他扯淡了,站起身来在大厅里缓缓踱着步,可是依然掩盖不住内心中的期待和激动。

李道生看得想笑,但是忍住了。

“仙姑你猜得没错,她体内经脉天生被一股能量堵塞,这股能量又和朔雪剑的力量很像。神器级别的先天之力,至仙也无法解开。这世上能够帮她重开经脉的人只有我们,只要让她握住朔雪剑,朔雪剑将会把这些能量统统冲开,我们将会获得一个与朔雪剑的契合度史无前例高的天才弟子。”

慕容素的脚步停下来,看向李道生:“你早就知道她?”

李道生点头:“算是吧,我只是知道这段时间她会在论道城。”

“那你为什么没把她带回来?”

李道生看着慕容素,慕容素也看着李道生,两人对视片刻,慕容素眼神中的焦急渐渐散去,小声说道:“是我太着急了。”

“这件事急不来的。”李道生这才说道:“鱼晚歌的心里有一个结,有一个执念,若是不让她完成这个执念,就算带回来她也不会对朔雪宗死心塌地。而且这件事偏偏我们不能帮忙,因为她就是一路自己走过来的,剩下的路也该由她自己来走,否则未来如何对她来说还真没什么意义。”

慕容素重新坐下来,叹了一口气:“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嗯?”李道生意外:“为什么是疑问句?”

“没什么……”慕容素只觉得心里有点堵,不过很快就把这点不适给压离了下去,说道:“如果能带回鱼晚歌,你就是大功一件。她能够展现出继承朔雪剑的天赋,我圣宗就将再无后患!”

李道生笑着说:“可是仙姑,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因为有了底气就太拼命了。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鱼晚歌从没出现过。”

“我……你先回去吧!加紧时间修行,无论哪边都不要懈怠。”

“我知道。”李道生站起身来:“对了,过两天我可能就突破明堂了。”

“……”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李道生再次看了一下合成台,如今第一合成台上孤零零地只走着一颗修为丹的进度条。而在几天前,和新出炉的经验丹同时掉下来的10颗修为丹已经进了李道生的修为池里面,只差一颗修为丹,他便可以突破明堂境界,再上一层。

终于再次晋级,李道生心里感情复杂。

这个时间点卡得,好像就是专门为了这一行三宗论道,李道生才突破到了明堂,刚好能够上得了第一场论道战的台。

可是面对这样的抉择,李道生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上台,他还不能确定。

摇了摇头,他决定将这个问题留在开战之后视情况而定。

现在他要操心的还是鱼晚歌,他总觉得鱼晚歌和苍玦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尤其是在知道费暄是苍玦的人之后,李道生心中就一直疑惑不解。

苍家既然把鱼家的全家都杀光了,为什么苍玦对鱼晚歌下不去手?以他第一圣天弟子的身份,偷偷杀个把凡人应该是有恃无恐,可他偏偏找了费暄。

李道生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