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仙姑,我不想努力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张嘴

“昨日丹峰炸了三十六炉丹药?”慕容素看着手中的卷宗,不动声色问道。

大长老拱手:“丹峰峰主常月娥上报说,昨日有一炉丹药因为弟子疏忽炸了。因为今日丹峰在加紧炼制新入宗弟子的用度丹药,所以几乎每座丹炉都在生火。丹炉炸了之后,立刻便影响到了周边的其他弟子炼丹,导致连续炸了三十六炉丹药才控制住。”

“出错的弟子叫什么?”

“左媚姬。”

“左媚姬?”这次开口的却是李道生,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疑惑道:“左师姐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一定浪费了不少的炼丹材料吧?”

大长老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几天来第一次开口说话的李道生,对慕容素说道:“确实,丹峰批量炼丹,所影响的并非只有三十六炉丹药,其他丹药成丹率也或多或少有所下降,整个单房损失的材料总计价值灵石四万五千块……”

这是着急着抹账了?

李道生知道,像她们这种利用职权偷梁换柱的方式,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找几个合适的由头抹账,否则总会被人查到端倪。而只要制造几次意外,或者伪装成记录错误、物品丢失,甚至可以找几个替罪羊,将贪污的罪名安在别人头上,就可以抹除掉之前贪墨的数额。

“可惜了这么多的材料。”李道生惋惜地摇了摇头,突然问道:“不会是有人贪渎使的手段吧?”

这下连站在另一边的钟盈看他的眼神都有点古怪了,你不是狗命要紧吗?

“胡言乱语!”

果然,大长老闻言顿时厉声呵斥,看向李道生说道:“你一个小小的近侍,居然也敢插嘴宗门事务?你才入宗几天?没有证据诬陷其他弟子,按照宗规理当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呵呵!

李道生心里冷笑,却摸出了一颗引气丹:“前些天的时候,我确实收到了两瓶劣质的引气丹。当时,还是左媚姬师姐亲自找我要回去的。既然宗门炼丹都是批量炼制,那这种劣质丹药是以前哪次事故的产物?难道不应该立刻销毁的吗?为什么会落在我的手中。”

大长老看向李道生手中的引气丹,眉头皱了起来。她一个人仙,当然一眼便看出了这枚丹药的问题。

李道生笑着说:“如果这样的丹药真的不是独一份儿,那炼制引气丹的人每年能够从里面贪墨多少的好处?这些好处又被她们用来做了什么?贪墨又是从什么时候开……”

“够了!”大长老打断他,对慕容素拱手沉声说道:“宗主,此事没有经过调查,决不能妄作定论。老身会暗中查证!但是绝不可大张旗鼓,否则万一查无此事,恐怕丹峰人心浮动,后果不堪设想!”

慕容素摆了摆手,李道生立刻闭嘴。

“那便辛苦大长老了。”

“你今天是不是疯了?”下班之后,钟盈突然凑过来,小声问道。

李道生好笑道:“怎么?你又愿意跟我说话了?”

钟盈脸色一寒,哼了一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也不算是那么无药可救。不过你为什么突然说起丹药的事?”

李道生看着她:“你也知道丹峰做的那些事?”

钟盈点头:“有所耳闻!不过我也暗中查问过,可什么都没问出来。”

在她看来,既然是如此明目张胆的事情,哪有查问不到线索的?以她的脑回路,觉得只要找到一个受到过劣质丹药荼毒的弟子问一问,那不是清清楚楚了?

看着这丫头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李道生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大殿。

“所以,你觉得呢?”

慕容素坐在石桌旁,手里拿着一颗石榴,无处下手。只能假装询问,偷偷看李道生掰开了石榴,从里面扒石榴籽,于是有样学样。

李道生捡着石榴籽说道:“问不到,才是正常的。这种贪渎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三十年,估计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成熟的流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每个月的丹药当中,掺杂一半的劣质丹药进去。并警告受害弟子,如果透露出半点消息,剩下的一半正常丹药也都没有了,那你会怎么做?”

仔细品尝着舌尖上的酸甜,慕容素说:“至少现在还能有一半的丹药可用,为了修行只能忍气吞声,明哲保身……”

“宗门毕竟不是朝廷。”李道生这些天也恶补了许多这个世界的常识,于是对比说道:“朝廷行法家,法律就是绝对。但是宗门里面宗规高高在上,人情世故气却更深重。修为高一层,对下层的修行者来说便是只手遮天,谁敢把自己心里的委屈说出来?”

“而且!”李道生嗤笑:“我发现修仙的人都有个特别讨厌的毛病。”

慕容素感兴趣地问道:“什么毛病?”

李道生看着她:“这个毛病,就是所有人都觉得,只要自己努力修行,总有一天自己所受到的苦都是值得的。”

“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李道生说:“有这种想法,到最后就只会出现三种人。”

“第一种人就像姚琴,修为已经到头了,发现自己没办法更进一步,于是欺上瞒下开始腐化。与其说是私心作祟,其中也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修行路上被欺压惯了。结果有一天发现,自己不能晋级了,这辈子都不能站在当初欺压她的人头上了,还不如多给自己捞点好处。”

“第二种就像大长老,以为自己修为到了便万事大吉,一应繁杂我自提剑斩之?可谁发现过,所有的问题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导致。修为高的依仗修为快刀斩乱麻,可乱麻斩断之后呢?剩下的残渣全都掉在人群里,人仙就那么几个还好说,下层修行人那么多,错综复杂怎么搞?你总不能都杀了吧?既然不能都杀了,就注定不能都吓得住,到头来都是纸老虎!”

慕容素听着,不由得点了点头,看向李道生的眼睛异彩连连。

“那第三种呢?”

“第三种?”李道生笑了笑:“第三种早都被坑死了。”

系统那句“聊胜于无,多吃有毒”可不是说着玩的,朔雪宗各峰弟子首先归属于各自的峰头统管,执事伪造几个死亡因由,人一火化谁还查得出来?

“封山四十年,宗门弟子死亡逾千……”慕容素看着山间的云气,手中洒了几颗石榴籽却没有察觉,只是叹息了一声:“若真有因果,这群山之间到底多少冤魂?”

李道生倒是没那么多的伤春悲秋,都没共和呢,还想不死人?他现在想要的,就是慕容素能活得好好的就行了。

“看着吧,大长老绝对什么都查不出来,到时候肯定在心里给我记上一帐。”李道生挖空了手里的果子,抓了一满把的石榴塞进嘴里,含糊道:“再下一次,就是摸清她底线的时候了。”

慕容素也收回了伤感,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只不过看着李道生两腮鼓鼓的,眼神还是有些古怪。想了想,她把自己手里的半个石榴放到了李道生的面前。

“那我便先回去了。”

“诶,等等!”李道生吐掉了一嘴的籽,掏出了匕首放在了手腕上:“到时候我是被逐出宗门还是被关禁闭都说不定,寒毒反复无常,万一发病怎么办?来,张嘴!”

慕容素看着李道生干净的手腕,竟有些不知所措。

可他目光中并无多少的杂念,慕容素沉吟片刻,想到了自己的寒毒,以及李道生准备做的这些事情,她的眉头微微颤了两下,终究还是微微张开了花蕾般的双唇。

李道生嘿嘿一笑。

“嗤!”

……

“宗主,老身昨日查证丹峰近百年来耗材、出丹与火耗比率,与近些年虽然有所差异,可相差并不多。随后老身也曾询问门内各级弟子,同样并未找到任何丹峰贪墨的证据。丹峰执事也说,一些废丹、次丹并不会被立刻销毁,而是留下作为材料,验证炼丹之法,保证下一次的成丹率。”

大长老腰板儿挺得笔直,预期铿锵下了结论:“因此,丹峰贪墨一事,并无实证,纯属子虚乌有!”

“嗯。”慕容素轻轻点头:“既然如此,那再好不过。”

闻言,大长老抬起头来,看向了站在慕容素身后的李道生,眼中满是傲然。李道生微闭双眼,一言不发,大长老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轻哼了一声,站到一旁。

钟盈看着场上的气氛,莫名觉得也有些古怪,可又说不出怪在哪儿,不由得心头狐疑。

等到慕容素回了宗主殿,她才拦住了已经迈下台阶的李道生,问道:“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大长老出手,却还是什么都没查出来?你手里分明就有劣质丹药,大长老为什么不信呢?难道丹峰真的没有人贪污吗?”

李道生看着面前这个傻姑娘,突然笑了一笑,说道:“丹峰到底有没有人贪渎,你跟我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看看?”钟盈跟上李道生的脚步问道:“去哪儿看?”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Q青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