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双宝:锦鲤娇娘甜炸天

神医双宝:锦鲤娇娘甜炸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一起吃宵夜

入夜,榆树村大多数人家都熄灯歇息,只有后山附近灯光通明。

一个是眉娘家,一个是学堂。

李夫子落下最后一颗棋子,赌气似的一推,道:“输了半天,不玩了。我要睡了,你不走?”

赫元浠望望窗外,暗夜中有灯光就在不远处闪烁,清晰地听见大黑叫了一声,黄大爷似乎在咳嗽。

黄大爷有在关大门之前绕着房子走一圈的习惯,确定没有异常再关门熄灯睡觉。

“爷,该歇息了?咱们......回去?”

侯德海在门口轻声请示着。

赫元浠扭头过来,李夫子忙摇手说道:“千万别跟我挤着睡,我打呼噜、磨牙还放屁。”

谁愿意跟这位大爷同住?那简直是一种折磨!

学堂预备了几间夫子宿舍,眼下只有李夫子一个人住,其他几间全都空着连被褥都没有,压根没办法住人。

“谁让你来的?”赫元浠脸色阴沉,他觉得自己被嫌弃了。

侯德海支吾了一阵,才憋出一句话来,“我看见眉姑娘在厨房做宵夜,估计是想着爷晚上没回去吃饭......

眉姑娘不过是嘴硬,她心里怕是后悔不及......”

“回去。”这位爷起身离去,侯德海忙后面追上。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到了眉娘大门口,侯德海前面去推门。

额,大门竟然从里面栓上了。

“啪啪!”

“谁啊?”

“黄大爷,是我。”侯德海忙应着。

“吱呀”门被打开,黄大爷看清门口的人又说道,“赫爷啊,我还以为您今晚上不回来呢。”

“回来,回来。呵呵。”侯德海虽看不清自己家爷脸,却能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凉意。

进了院子,他一眼就瞧见厨房灯熄了,乌漆嘛黑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就是你说得后悔不及?”赫元浠的声音冰冷如霜。

侯德海吓得缩着头,“属下出去的时候,眉姑娘确实是在厨房里做宵夜......”

“赫爷,我做了阳春面,不嫌弃就赏脸吃一碗?”

侯德海一抬眼,瞧见眉娘正倚着门框站着,嘴边噙着一丝笑意。

“好。”

救命活菩萨啊!他明显感觉自家爷周身的寒意退了不少,心知今个儿这关是过去了。

看着赫元浠背着手跟眉娘去了饭厅,他忙回去睡觉了。

自从药田那边盖了两间房子,他从睡马车升级到睡屋子里,舒服自在了不少。

桌子上放着两碗阳春面,细细的面丝浸泡在透亮的汁水中,上面放着几根青菜和葱花。

明明连肉丝都没有,却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先喝一口面汤,肚子里暖烘烘,心也跟着舒坦起来。

再吃一口面,浓郁的面香,面条筋道微微弹牙。

朴实无华的味道,让赫元浠想起了奶娘亲手做的手擀面。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静静吃完了面条。

赫元浠更是连一滴面汤都没剩下,放下筷子说道:“明日一早我要回京城一趟,来回至少十天半月。”

“哦。我会让二胖记着的,肯定不会多收赫爷的费用。”

额,他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赫元浠的手指无节奏地敲着桌子,坐着不起身。

面条吃了,天也不早了,他还要起早回京城,怎么不回去歇息?

眉娘要等着给孩子喂夜奶,大约得半个时辰之后才能上床睡觉。

“我听说朱大民非要把悠然小筑两成的收入给你?他还挺知道感恩,也算识相。”

悠然小筑每日的生意都火爆到不行,包厢需要提前三天预定,二十名会员早就满额。

眼下有人走后门都办不了,索性就想出高价买。

可能办得起会员得人谁差银子?

越是有人放消息要高价买,越发没有人买,只会让悠然小筑名声大噪更炙手可热。

悠然小筑的会员迥然成了身份的象征,请尊贵客人吃饭到小筑,家里人聚会到小筑,带孩子玩到小筑,有吃有景有玩......

吉县和兴运府也有酒楼想要模仿小筑的模式,可他们无从下手。

主要是他们的菜品不够新,口味不够好。

即便是偷偷去小筑尝菜偷师,却没有谁能学到精髓。

模仿做几道,客人吃过一次就再也不点。

悠然小筑的菜单还一个月一变,总有那么一两道菜是新品。

众人真不知道那么多新菜品到底是谁想出来的,真是鬼才!

朱大民心里明白,没有眉娘就没有他的今天!

他送给眉娘两成收入,是真心实意的。

“我早就说过,朱大民是个重情义的人。我不会看错人。”

“哦?那你看我是什么样的人?”赫元浠的手指停止瞧动,状似随口问着。

“冷血阴沉,翻脸无情,惹不得!”这话眉娘可没敢说出口,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斤两。

眼下赫元浠是住在家里的金主,看在银子的份上,她有义务让金主高兴。

“赫爷是做大事的人,我们这些为了生计奔波的拽尾小民自然不敢妄评。

赫爷的功过,自有后世评说。”

“你这奉承话并没有让人高兴。”赫元浠对这样的回答很不满意,眉头微蹙着,面露不悦。

“不好侍候,不会聊天。”眉娘在心中又加了两条。

“我们就不能好好聊天?”

额,谁不能好好聊天?这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我记得你那个妹妹今个成亲。你真的一点都不记恨她?”赫元浠还是第一次这么多话。

眉娘摇摇头,回道:“恨她,浪费我时间和精力。

苍天不会饶过任何一个做坏事的人,她,正在自食恶果。”

她摸摸自己脸上狰狞的疤痕,一脸的从容淡定。

此时此刻,丽娘正在洞房中忐忑地等待着新郎。

前厅里还有客人未全部散去,祖少爷被灌得浑身酒气,小丫头扶着进了后院。

进了新房,他瞧见新娘规规矩矩端坐在床上,迫不及待用玉如意揭了盖头。

他也顾不上一旁地喜婆说了点什么,看着丽娘眼睛亮晶晶。

所有人成为新娘的那一天,都是她人生中最漂亮的一天。

穿着大红嫁衣,画了精致妆容的丽娘比平日多了几分艳丽。

她低垂着头,抬眼瞅了祖少爷一眼,又害羞带臊的低下头。

最是这一低头一抬眼的娇羞,就让祖少爷心里跟长了草似的痒痒。

天秤座的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