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

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克死人的不是薄芽吗?

“哦对了,”

小薄芽瞬间想起了什么。

将手上的蒸笼塞在爸爸的手上后,又屁颠颠的往脸色惨白的薄庆国他们方向跑去。

她弯腰将他们脚边的两个包子捡起,一同放在了薄夜枭手中的蒸笼里。

她抬起乌润润的大眼,小奶音更是稚嫩清脆,透着欢快:

“爸爸,这里还有两个,都给你吃!”

她小手一挥,表现的十分大方。

本来她就留个五个包子给爸爸,只是不小心扔出去了两个而已。

现在算是凑齐了。

爸爸肯定能吃的饱饱的!

秦芜:“……”

陈珂:“……”

薄夜枭看着蒸笼里那两个脏兮兮的包子:“……”

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

看到他来,陈珂想起了正事,立马过去叭叭叭的告状:“三哥,他们刚刚说你死了!”

薄庆国:“……”

薄耀祖:“……”

“哦,是吗?”

薄夜枭抬起阴寒冷漠的眼,扯着薄唇,冷笑了下:“原来我已经死了?”

薄庆国和薄耀祖等人被他这副恐怖阴冷的样子吓得,瞬间打了个寒颤。

秦芜像是怕他们死的不够快,紧跟着接上:

“而且,刚才管家说司机死了,他们说是丫丫克死了这个司机,还要将丫丫强制送回庙里去,免得丫丫克死他们。”

对此,薄夜枭懒得废话,直接跟旁边的下人道:“把他们全部扔出去!”

薄庆国他们的脸色十分难看。

“你凭什么扔我们!”

薄耀祖咬了咬牙,不服气的说,“我们又没说错!之前司机在薄家什么事都没有,但这丫头一来,他就死了,不是她克死的又会是谁?!”

“去把管家叫过来。”

薄夜枭对着下人不咸不淡的道。

没多久,管家就来了,被问到司机到底是怎么死的。

管家满头雾水,“什么克死?这跟克死有什么关系?”

薄耀祖心下一咯噔:“那、那他是怎么死的?”

管家长长的唏嘘了一声:“还不是老陈自己作的!”

管家:“昨天他被三爷的人打了一顿,人被扔到动物园里,徒步走回来后,我亲眼看到,他当时人还是好好的,但听说要被辞退和赔偿一大笔钱,心里可能还是有点不服气吧,就一个人跑去喝酒!”

管家:“他本来心脏就不好,还学人家酗酒,红的白的啤酒全给整上了,这不,直接把自己给喝死了!”

明知心脏不好,还跑去喝酒,真是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秦芜看着脸色发白的薄耀祖,冷冰冰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陈珂:“你又冤枉了丫丫一次,赶紧给丫丫道歉!”

昨天的道歉,都成了薄耀祖心底的一根刺,现在又要他道歉,无疑是在将他的脸面往地上踩。

而且这么多人在这,他这个谦若是道了,岂不是整个薄家上下的人都知道,他薄耀祖在薄家生活了二十多年,还不如一个刚来薄家的臭丫头地位高?

薄耀祖眸底掠过狠色,他绝对不会道歉,大不了他现在就跑。

他就不信,他人都不在了,他们还能怎么让他道歉。

就在薄耀祖打算转头就跑,装傻赖掉这事时。

站在对面的薄夜枭却蓦地淡淡开口,“道歉就不用了。”

薄耀祖步伐一顿,神情掠过惊喜,仿佛没想到,薄夜枭这次这么好说话。

但转而一想,又觉得正常。

他也没做什么啊。

只是说了那丫头把司机克死而已,他只是怀疑,又没说一定是那丫头干的,现在误会解除,真相大白,不就行了?

秦芜却极其暗恼:“三哥!”

陈珂也急得很:“三哥,这个歉还是要道的,不然丫丫受的委屈不就白受了吗?”

秦芜:“必须要让他们道歉!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不然他们下次肯定还敢这么做!”

昨天道歉了,他们依旧不管不顾的骂丫丫是灾星,现在如果不道歉,他们岂不是更加猖狂?

薄夜枭却置若罔闻,手指理了理西装衣袖,不咸不淡道:“没必要。”

见他这样,薄庆国简直笑开了花:“对对对,确实没必要道歉,耀祖也是被人给蒙骗了,才会不小心误会了那丫头而已……”

“司机确实是被克死的。”

薄夜枭不理薄庆国的话,而是直接看向管家,阴寒的嗓音一字一顿道。

别说薄庆国愣住了,连秦芜和陈珂都瞪大了眼睛。

三哥这是疯了么!

倒是管家瞬间懂了薄夜枭的意思,一拍脑袋,笑眯眯道:

“哦哦,对对对,你们瞧我这记性,最关键的忘说了,老陈确实是被克死的,别说心脏病了,他连性病都没有,人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喝酒喝死呢,肯定是被克死的!”

还不等薄耀祖喜上眉梢,管家就看向了他,满脸的谴责:“不是我说啊少爷,老陈好歹给你当了好几年的司机,平时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你倒好,看他不顺眼,直接就把他给克死了!”

薄耀祖呆若木鸡。

别说薄耀祖傻了,连薄庆国都没预料到有这样的反转,愣在了原地。

克死人的不是薄芽吗?

怎么变成了薄耀祖?

管家像是生怕被克到一般,后退了好几步,声音哽咽:

“少爷,看在我在薄家也兢兢业业干了好几年的份上,收手吧,别再去克死人了,而且你克死人就算了,还想栽赃到一个小姑娘的头上,你这样属实有点过分了。”

薄耀祖简直卧了个大槽!

他们自然不会信管家这鬼话,倒是旁边不知内情的下人信以为真。

“难怪少爷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说薄芽小姐是灾星,会克死人,还想将她赶紧送回庙里,原来是为了掩盖自己啊。”

“我就说呢,”管家不说这事还好,一说下人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了,“这几年薄芽小姐明明都不在薄家,但我还是腰酸背痛的,肯定是被少爷给克的!”

“我也是我也是,我一打扫完少爷的房间,我就觉得浑身疼痛,肯定也是被他给克的!”

实际上,薄耀祖的房间是二楼最大的一间,打扫完下来,是个人都会浑身酸痛。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阴谋论。

曲小兮

作家的话
【求票票,努力加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