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如旧

春色如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翌日,宋远哲用完早膳,将府中诸事全权交给管家打理后才肯放心离去。

出了上京城门,便再也不受朝堂琐事拘束,眼望着前方一路坦荡的路,宋远哲感觉如释重负,可以敞开心扉的胡言乱语:“程祈,出了上京城感觉如何?”

程祈被这话问的措不及防,思考了下才回话:“呃,属下没什么感觉。”

宋远哲转头满脸黑线的看着他无言,又岔开话题问:“咱们走官路快些还是江湖路快些?”

程祈毫不犹豫地回答:“官路。”

“那便走官路。”

二人走官路一路南下,中途路过云州,十余日后抵达许州。

*

崇宁五年,处暑,宋远哲与程祈到达许州城外。

一入许州的地界,宋远哲便注意到许州跟云州最大的区别在于没有生气,宛如进了死城一般,城外倒是有些难民屋,可没瞧见任何人在住,城门口没有官兵把守,如今的许州怕是只能用荒芜萧条来形容。

越往里面走,才稀稀拉拉的看见人,不过全是妇孺老人,见有外人进城都吓得跑开。

宋远哲紧邹眉头,原本应该繁华如许的许州竟这般破败不堪,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路过一处医馆前时,一眼盲之人杵着拐杖口中一直高声喊着:“吾儿,吾儿,吾儿你在哪啊,吾儿……”

宋远哲松下马绳,上前去扶住那即将被石头绊倒的眼盲之人,轻声询问:“老人家,您儿子在哪?或许我们帮您找找。”

眼盲之人一听肯有人帮自己找孩子,万分激动,“那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儿子叫秦盛,二十出头,他一双眼睛下各有一个泪痣。”

宋远哲给程祈一个眼神,程祈便牵着马走了。

随后,宋远哲又浅笑问:“不知老人家姓名,您可知道许州为何会变得如此,这城里大多的人都去哪里了?”

眼盲之人感慨起来:“原来你是外地人,我说呢这口音也不像是许州人,老夫名叫秦岳,是这许州城春堂医馆的大夫,两个月前许州与云、锦、淮四州发大水,冲毁了许多房屋,可借此机会却让原本许州城外诸多的贼寇进了城,烧杀抢掠什么都干,太守召集城中将士们抵挡贼寇,我儿子也去了,可太守却不幸被贼寇杀死,如今这许州城也是贼寇的天下,我等百姓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宋远哲一惊,暗自想着:怪不得许州城没有人气,这人不会全被贼寇杀光了吧,可从眼前的老人看来,似乎事情并非全是坏的。而后再问:“秦老先生,您这眼睛也是贼寇弄瞎的?”

说到眼睛,秦岳也是苦不堪言,“是啊,不过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儿子的下落,自从他去帮忙抵抗贼寇便一去不返,我老了走的慢,便只能在这里四处叫喊,希望他能听见我在找他,但就算他回来却是连他的面容也看不真切了。”

秦岳说完越发的伤心了,宋远哲瞧着也很是心疼。

不过他既然来了,断不会让许州再陷入危机。正气凛然地冲秦岳发下誓,“放心吧老先生,这些时日便由我来照顾您直到您儿子回来,我也定不会让许州再被那些贼寇管着,还许州一个太平。”

秦岳有些不放心,担忧的问:“就凭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宋远哲自信回答:“当然可以,况且我此行不只是我一人,我还有个朋友随我一起,他现在去寻您儿子了,等他回来我再带您去个地方。”

秦岳内心不太愿离开此地,婉拒道:“老身在此提前先谢过你们,不过老身不是很愿离开许州,毕竟这里是老身的家,如若跟你们走,老身着实不知该在何处容身。”

宋远哲开始安慰秦岳,“老人家,您要相信我不是,现在城中根本养活不了你们几日,我带您出去完全是为了您暂时的安全以及生活考虑。”

秦岳内心挣扎,一时也不知该不该答应,“这,这……”

两个时辰后,宋远哲的思想教育工作完毕,秦岳最后还是答应跟他出城,程祈也回来复命,“公子,并未找到秦盛,您看接下来是作何打算。”

宋远哲先把秦岳从地上扶起来,“程祈,你且随我先带老先生出城,我们去别的地方。”

程祈:“是。”

出城后,往右去往官道,程祈上前小声询问:“公子,您为何要带这老先生走?我们是要去?”

宋远哲胸有成竹,跟程祈卖了个关子,“去最近的淮州,见见咱们的老朋友,这老先生自然是要带着的,毕竟我答应帮他找到秦盛的嘛。”

程祈明白,不再多问。

两日后,晌午刚过。

淮州地界。

宋远哲不禁感叹,“不愧是淮州,灾情过后不仅恢复的快,没想到竟比之前好看多了。”

程祈却好奇反问:“公子不是没出过上京吗,怎的知道淮州比以往好看。”

宋远哲打趣道:“没亲眼见过还没在画上瞧过啊,早就跟你说平日里多看看书本字画,今儿个算是知道什么叫孤陋寡闻了吧。”

程祈不屑,“公子不就是欺负属下平日里只喜欢舞刀弄枪么,属下倒觉得公子只会读书,不懂人情世故。”

宋远哲眼皮抽搐:“……你哪知眼睛看见我不懂人情世故?”

程祈得意的说出两个字:“官家。”

宋远哲内心:行吧他赢了。

进了淮州城,宋远哲直奔徐宅而去。

程祈带秦岳在附近的饭馆歇下,静等宋远哲出来。

门口小厮不认识宋远哲,将其拦在门外,哪知宋远哲却道:“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但你们家管家认识我,让你们管家出来。”

小厮进去禀明管家说:“有人来访,说是您认识。”

管家一时没想到是谁,只能去大门口辨识一番,待见到后,赶忙让宋远哲进来,随口问道:“不知宋官人前来有失远迎,我家老爷在后院作画,您此行来淮州是?”

宋远哲不作回答,“待我去见了你家老爷自然知晓。”

徐恩然还在后院优哉游哉的作画,文人骚客在边上附和。

一人说:“徐官人画的真好,担得起淮州第一画之名。”

一人说:“徐官人向来是我等学习的榜样,稍后我定要买下徐官人的这幅画回家研究参考。”

一人说:“我还想买些徐官人的字画回家挂在我的书房里,想着为徐官人写本传记,供咱们淮州城宣传,让大家都能够欣赏徐官人的字画。”

还有一人想开口说话,却被宋远哲的声音盖了过去,“徐官人原本不善作画的人竟也开始作画了?我宋某也想欣赏一二。”

姜择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