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机会

第七次机会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9章 一家一品

“我有个想法。”在大家的笑声中,党青青像学生一样,举起手请求发言:

“我们在包装的产品标签上,再做得个性鲜明一些。比如说,对各个小院和承包田,显示出地理位置和风貌,标注出产量,甚至可以用劳动者的形象。国家有个‘一村一品’工程,我们这可以是‘一家一品’。我这个想法还不成熟......只是朦胧的感觉,初步有了这么个想法。”

“我认为这个想法很好!”王汉卿兴奋地说:

“我听懂了你的意思。一家一品这个好!每一个小院和单独的承包田,都有自己独特的产品标签。可用的视觉元素也很多,小院的景色、果树和果实的形状、劳动者的形象、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都可以提炼出很多精彩的——具有明显特征的视觉元素。”

王汉卿在桌上的白板上,边画边说:

“比如说,这样......这是劳动者的形象——这是小院的景色——这是水果,一定要标注出产量。艺术地反映了产地和生态。下面可以做一些留白,作为礼物送给别人的时候,可以写上一些祝福的话语。这些视觉元素,可以采取手绘的方式表现。不用照片,用单色线条,还可以减少印刷成本。”

“这个设想,我看可以。”周志远说,“标注产地、产量和劳动者,一个方面,也表明了我们对‘绿色生态’的保证。同时,这对生产者也有特殊的意义,对自己的劳动成果的自豪和骄傲。”

“对接受这个礼物的人也有着特殊的意义,这个礼物可能价值不高,但它所承载的内在东西,是不能用产品价值来衡量的。”杨子江说。

“对我们家园小院也是个宣传,更加扩大了我们的影响。”张德高兴地说。

“可是,要是一家一品,就牵扯到要制作的独立标签很多,手绘工作量很大。光靠你一个人,恐怕是力不从心。这方面可能还要增加人力。”周志远有点担心。

“我刚才在咱们的人才资源平台上看了。”王汉卿兴奋地拿着手机,给周志远看:“我没想到,这个人也入我们的人才库了。她可以和我们一起做这个事。”

“欧阳依兰,”周志远接过王汉卿的手机,边看边说:

“曾经做过美术家协会的副主席。她不是我们的住户,也不是二期的预定户,我的印象中没这个人,她是区外登记的。不过,”周志远有点担心。“人家这样的大家,我们这可是大材小用啊。”

“美协组织的采风活动,我和她见过几次,”王汉卿说,“虽然没有什么深交,但我听许多美协的人谈起过她。非常热心公益,经常捐款给贫困山区。自己还领养了一个地震灾区的孤儿,一直从小学支持到上大学。人品很好,也很有风度。”

“那好啊。你先和她联系一下,如果她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拜访她。”周志远说。

“不用去拜访。她会不请自到!”当周志远念出欧阳依兰的名字时,党青青一直在偷偷地笑。“你们放心,欧阳依兰肯定会答应。而且会不计报酬,任劳任怨。”党青青充满信心地说。

听到党青青的话,大家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

“怎么?你认识她?”王汉卿一脸惊诧的地问道。

“岂止是认识?!我就是你说的——她领养的那个孤儿!”党青青笑着说。“欧阳依兰是我妈妈!”

“所以你姓党.....”周志远明白了,他想起了在咖啡广场和党青青的对话。

党青青点点头。“是啊。”她看到王汉卿略显尴尬,接着说:

“我把王老师刚才对欧阳同志的赞美,说给她听,她一定会更加义不容辞,勇挑重担。”

“那可太好了。”王汉卿显得非常高兴。又有点担心地说:

“任务比较多,手绘的量比较大,可能晚上又要加班,不知道她身体吃不吃得消。”

党青青说:“应该没有问题,她天天跋山涉水的采风,身体锻炼的非常好。再说,加班晚了,她可以和我一起住在宿舍。她应该很高兴,就不用等到休息日的时候见到我。”

“别住宿舍了。”王汉卿显得有些急迫,但是很真诚地说,“我把我的房间给她腾出来,我先和张德住一间,他的房间大,放张床完全可以。”

“真的不用。和我住宿舍,完全可以。”党青青说。

“我把被褥全部换成新的,还有什么要求,生活用具我都可以买。”王汉卿语气非常急促,一副真心而又焦急的样子。

“我看,‘学良将军’的意见可以考虑。”杨子江看到党青青有点为难。“至于住哪里,青青征求一下母亲的意见。但是不能住宿舍。总之,一定要给我们的大美术家,提供一个工作环境优良,生活环境优雅的地方。”

杨子江从心里希望欧阳依兰住到王汉卿所在的小院,不仅有利于这项工作,也可能会演绎成一个爱情故事,他心里这么想。

党青青也朦朦胧胧地有了这个念头:王汉卿对自己的母亲欧阳依然很敬佩。此外,似乎还有点......她没有再多想,因为第二个议题已经开始讨论。

对于第二个议题,大家很快就统一了意见:

目前,还不能让承包菜田的游客远程参与菜地管理。从前一段游客承包菜田的管理来看,效果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失败的。

游客起初的愿望,认为自己可以利用节假日,来对菜田进行除草、施肥、浇水等工作。

但实际上是事与愿违,绝大多数人不仅没有对菜田的工作经验,而且受不了田间劳动的辛苦,也无法在田间工作时间上给予保证。

游客所承包的菜田,最后基本上都是委托家园代管代种。

没有种植经验的人实时监测作物生长情况,没有实际意义。这是大家得出的结论。

暂时不向游客开放远程监测终端产品,这是会议作出的决定。

“最近几天,你抽时间去一趟杨梅小院。”

散会后,周志远对党青青说。

野店溪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