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播看书出名了

第26章 舌战群儒(7)少年中国

“刘逸同学。”王寒叹了口气。

既然你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

好,那成全你。

“刘逸,你的意思是,SWOT分析太主观,太简单,容易犯错,是吗?”王寒定定地望着他,问出这么一句。

薛良在一旁皱眉,他总感觉王寒太淡定了,好像有诈。

刘逸却早已对自己的推演有万分的把握。

“难道不是吗?SWOT分析,在我看来,就是没有分析!一家公司,你要对它做优势劣势、机会威胁的分析,这些都是靠人在脑子里罗列出来的,却不一定符合事实。试想一个市场现在有没有机会,机会大不大,仅靠人的一念之间来判断,就有很大概率会出现失误,对于这个,你有什么解释吗?”

他所说的问题是确实存在的。

只要现场能独立思考的人,都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刘逸抓住了SWOT致命的缺点,怎么反击?

众人纷纷望向王寒。

王寒不答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去思考如何解决你的疑问,而是质疑本身的问题呢?你不觉得,你是在否定一个好的开端吗?仰韶文化时期,上古人因为赤脚走路会踩到尖厉石子,想的是用兽皮造鞋,而不是把脚割掉,你堂堂一个京华大学的硕士,却要做这种因噎废食,把脚割掉的事情吗?”

“你不必顾左右而言其他,更不用激将攻心,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即可。如果无法给出答案,那就认输,赛场之上,光明磊落,认输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人要知进退,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刘逸心中冷笑,王寒越是如此,他越发料定,对方没辙了。

“那我如果偏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

王寒眼中淌出一股深意。

他侧着头,目光也不知看向哪里,仿佛盯着空气,或者是虚无。

“讨王党”面面相觑,这种神态是在想问题吗。

过了大约几个呼吸之后,王寒注意力重新回到刘逸身上,但只是看了一眼,而后转身面向观众和摄像机,换了种认真的口吻说话。

“好吧,各位,既然刘逸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那我们就提前解决它。”

“现场的导师,嘉宾,观众,以及J站平台正在看比赛的朋友,下面正式开始直播。”

“原本这是我下一期开播的内容,关于SWOT分析法则的提升——高级SWOT分析!”

此话一出。

刘逸眼中一片恐怖,这不可能!

谢静摇头叹息一声,她知道,刘逸又钻进王寒的陷阱里了,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王寒……他就喜欢玩这种绝杀的事情,不是吗。

自己不也是被他露出的马脚所吸引,追着一口咬上去,结果掉进深渊里出不来,最终慢慢被黑暗所吞噬。

谢静对此深有体会,她与王寒的对峙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钟,愣是一百个字都没说到就被击败了,她吃过被王寒思维封印的苦。

甚至她有一种错觉,在王寒所布置的疑阵里,根本逃无可逃,因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他设的陷阱,满地都是陷阱还怎么落脚!

黄尧和司空匀跋眼皮子跳的厉害,怎么别人每一次对王寒攻讦责难,都好像是在给自己挖坑?

这王寒怎么这么邪门。

自从第一个“学术造假”的问题王寒一连击败九人,从姚孺文打到刘逸,他们俩就知道这个大三生不好惹,于是后来很少提问题,主要还是吃瓜,也就刚刚现场快节奏乱战了,他们才举牌掺和了几手,也不是针对性很强的问题。

原本属于最强战斗力之列,第一轮比赛他们却几乎充当了看客。

黄尧原本想与王寒“探讨”那几大模型,结果被别人抢先一步,所有能问的问题几乎都被别人问过了,王寒也一一予以反击,搞得他很尴尬,沦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而司空匀跋曾经在网络上发文的时候说过,他觉得理论无趣,要与王寒比的是营销实践,也就是第三关,视频广告大赛。

这时候还没轮到他上场呢,他倒乐得躲在一边韬光养晦观察对手,不想自伤元气。

每个人心中所想不同,千奇百怪,除了现场这几万人,那些正在平台上看直播的,更不知道热闹成了什么样,而王寒已经开讲了。

“什么是高级SWOT分析法?它是为了解决SWOT分析法所产生的问题而开发出来的一种分析方法,称为——POWER SWOT。”

“POWER,P是个人经验(Personal experience),O是规则(Order),W是加权(Weighting),E是重视细节(Emphasize detail),R是等级与优先(Rank and prioritize)。”

“下面来细说一下。先说个人经验,作为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如果是你,你会怎样运用SWOT分析法?无非是将你个人的经验、技巧、知识、态度等结合起来,揉为一体。那么规则呢,市场营销经理们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把机会与优势、劣势与威胁的顺序搞混,这是因为内在的优势劣势和外在的机会威胁间,分界线很难鉴定。举个例子,就说全球气候变暖,人们会错将环境保护主义当作一种威胁而非潜在的机会。什么又是加权呢,在SWOT分析列出的要素中,一些要素会比其他要素更有争议性,因此需要将所有的要素进行加权来辨别它们的轻重缓急,采用百分比的方式,比如威胁A=20%,威胁B=30%,威胁C=50%……”

“我靠,王寒这家伙,又出新理论了,不,是他的理论进化了……”张九志都快无语了,能不能歇一会儿,让别人消化消化。

俞腾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曹颖自从比赛开始眼睛就没眨过,满脑门子问号。这个男的他到底什么情况,他是个妖孽吧。

刘逸站在那里脸色变换,王寒说的什么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什么高级分析法,什么POWER SWOT,都是瞎编乱造。

只有评委团的导师神采奕奕,恨不得从现在开始其他人都闭嘴,就听王寒一个人讲它三天三夜。

王寒当然不可能一直说下去,只要刘逸认输,他就会适时收手。

然而刘逸似乎并没有认输的觉悟。

不仅不认输,他眼中闪过冷酷之色,再次发起挑战。

“王寒,你可知道J站用户的年龄分布?”

“J站用户是以年轻人为主,但是你想说明什么?”

“呵呵,有关统计数据显示,J站的用户中,10岁以下4%,10到20岁63%,20到30岁22%,30到40岁10%,40岁以上1%……可见J站的主要用户群体是10到20岁,而其中又以未成年人居多,主要集中在13到17岁,这些人群,不是在准备中考就是在准备高考,他们没有基础,也没有时间,根本就不是接收管理学理论的适宜人群,你还敢说你在J站直播学术不是另有图谋吗?他们虽然年龄不大,却是打赏力度最强的人群,很多钱都是来自于他们的父母,他们的消费观是盲目的,从众的,攀比的,你连他们的钱也挣,不显得亏心吗!未成年人对你讲的东西能吸收多少,在他们这个年龄阶段吸收了这些是否真的有益于他们的成长,我看这尚且还是一件亟待商榷的事!各位可不要以为,王寒的目的性,真的是单纯传播学术,对于这一点我是从来不信的。而且对于一个以少年为主要群体的平台来说,王寒想要通过直播来促使国人提高,我看这个效果恐怕很难达到!最少你也应该去管理学院论坛去发你的那些视频,那里才是学者的主要阵地,人群集中在25到35岁,属于中青年,他们是正在社会上发光发热,努力创造财富的群体。这不是什么学术绝缘于实践的象牙塔,而是让理论真正发挥作用的途径,只有让这批人都获得进步,先进的学术才能得到传播,人们的思想才能得到改造,国家也才能富强,从这一点上来说,中青年阶层比那些正在上初中高中的少年们重要的多,进步的多。”

刘逸说到一半的时候,王寒神色已经渐冷。

他明白了对方的用心有多么险恶。

这个人的内心之阴暗,可谓极其罕见,表面上做什么事提什么问题都很讲理,很讲依据,知道用数据说话,也知道现场把控人心,但为了一点私人恩怨,就要在这样一场几个世纪以来最为盛大的辩论会上,报了自己的那点私仇。

其心眼之狭隘,正如其在网络上叫骂之尖刻。

连薛良姚孺文都知道学术之争,堂堂正正,而刘逸,竟无时无刻不想让他身败名裂吗。

也罢,既然你如此傲气,不服,行,打到你服!

“刘逸,今天当着这么多观众的面,你如此的看轻少年,抬高中年,我不会同意你的观点……”

“你说国家富强尽在中年,因为他们才是创造财富的阶层,我以为,大谬!”

王寒连话也懒得跟他多讲,转身走向一侧的电子黑板。

取一根最粗的触屏笔,开始书写。

洋洋洒洒数百字,如星云瀑布般倾泻出来,铺满整个大屏幕:

天地苍苍,乾坤茫茫

中华少年,顶天立地当自强

少年中国者,

中国少年之责任也。

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

而全在我少年。

少年智则国智

少年富则国富

少年强则国强

……

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

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

一字一字,铁画银钩,如雕刻般,凿进人的心里。

一笔一笔,汪洋恣肆,如海啸般,冲进人的脑海。

轰动文坛的《少年中国说》精选段落,诞生在阴冷的诘难之中。

书生见笑

作家的话
主要是补昨天的内容,这两天事多,谅解一下。后面可能恢复两千字一章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