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凡生

第31章 命运使然

距离轮战还有半个时辰不到,老二周野带着牧凡生一帮新人往城墙走去。

队长还没回来,周野只能自己带着人上城墙观战,也许队长是不想再看到这样的场面,也好,让他冷静冷静。

一边走着周野心里一边想着:就是希望这帮家伙不会被吓住了,但是既然来了南军,这就是你们的命,躲也躲不了的命。

牧凡生穿着配发的甲胄,提着配发的战刀,心里想着队长去哪儿了。

这一路走来,也许是水土不服,或是其他原因,总觉得他肚子里来回响,然后想起自己好像最近几天都没上茅厕了,加上修炼消耗又大,虽然昨天到现在没怎么吃东西,但是前期吃的可不少。

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牧凡生有些无奈的在二哥周野耳边嘀咕了几句。

本就心事重重的周野闻言,诧异的看了牧凡生一眼,心里有些意外:他怎么会是第一个被得吓紧张的?不应该啊。

转念一想,也许自己对他的期望太高了,毕竟也就是一个刚入营一天不到的新人,杀那魔修,也许就是机缘巧合之下的血气之勇吧。

心里有些失落的周野随手指了指西边,示意那边有。

着急的牧凡生倒是没有感受到周野异样的情绪,转身朝周野指的方向跑去。

周野一看对方连等会儿在哪儿集合都没问,心里愈加失望,忍不住暗叹一声。

旁边的老三王越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周野摇了摇头:“没事儿,走吧。”

“不等小凡了?”

“走吧,不等了……”

老三像是明白了什么,不再言语,默默的跟着上了城墙。

……

牧凡生东跑西跑,大家都聚集到了城墙附近,问都没人问,找了好久总算是找到位置所在。

里面倒是空无一人。不一会儿感觉又进来了一队人,都没说话,而是静静的找地方蹲了下来。

……

轮战开始前半刻钟左右,夏丹带着一队人朝着这边走来。

后面一人小声嘀咕道:

“队长,我们又不想去,刚才那帮家伙可都在嘲笑我们……”

夏丹头也不回的说道:

“等会上场了,多砍他几个不就行了,这会儿还管他们干啥。”

接着顿了顿,夏丹转过生来看着后边众人,难得温和的说道:

“要是这次你们能活下来,记得你们是第一军的人。”

“哈哈,队长,这次出去就没想着活着回来,放心吧,我们没怕过。”

夏丹笑了笑没说话,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

蹲在最里面正待起身的牧凡生,感觉又进来一队人,没怎么在意。

结果,瞬间就传出几声闷响。

就听一人心疼的说道:

“你们他娘的就不能轻点。”

“这帮兔崽子一个个皮粗肉厚,下手轻了可打不晕。”

第二个声音让牧凡生一愣:这不是队长吗?起身的动作瞬间也就慢了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

牧凡生感觉自己一头雾水。

紧接着第一个道声音又响起。

“行了行了,赶紧换标识,不然来不及了。”

半响,又是一道焦急的声音响起,

“队长,盯梢的兄弟不见了,少个人怎么办。”

“什么?”

“你小声点。”

“现在怎么办?九个人回去肯定穿帮。”这人气的一拍旁边的柱子。

接着,牧凡生所在的位置,突然从顶上掉下一块泥土。

“啪……”

瞬间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刚开始没注意就罢了,现在看着里面的一道槅门一直关着,张秦沉声说道:

“出来。”

牧凡生听到张秦的声音,虽然搞不清情况,推开槅门走了出来。

“牧凡生?你怎么在这儿。”张秦看着牧凡生脸色极变。

牧凡生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

“队长……”

“刚才的事,你就当没看见,赶紧走,谁也不许说,明白吗?”张秦走过去一把拉着牧凡生就往外推。

刚走几步,旁边一人声音响起:

“张秦。你不要报仇了吗?”

旁边的第三军的一人开口低沉的说了一句,意思很明确,现在少一人。

张秦一把顶住对方的脖子,低声嘶吼道:

“他昨天才刚入伍。这事儿跟他没关系。”

对方明显一愣,然后充满歉意的低声的说道:

“来了南军,这就是命,只能怪他命不好。”

“你他妈的混蛋,他还是个新人啊……”张秦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力感。

牧凡生听着他们的对话,有些明白过来:应该是要去干什么事儿,但是少一个人。看着队长的态度应该很危险,现在很危险的事儿也就是去那里了……但是既然队长都去了,自己就跟着吧。

打定注意,牧凡生开口说道:

“大哥,我去。”

张秦闻言转过来按住牧凡生低声呵斥道:“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知道,跟跟你没关系,赶紧回去。”

“轮战,对吗?队长,我去。你说了我是第七军的,我还有一千的债要还。”牧凡生没动,笑了笑说道。

旁边的人看着牧凡生笑着的样子,脸上有些黯然。

张秦张了张口,正准备继续说什么。

夏丹低沉的声音响起:“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秦犹豫了一下,一咬牙给牧凡生换上了第一军的标识,开口说道:“第七军欠你的,下辈子老子做牛做马也还你。”

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兄弟,对不住了,第三军,一样。”

“第九军,一样。”

每个经过牧凡生的人都笑着说了一句话,眼神里充满认同和不忍。

最后牧凡生跟着众人一起朝向集合点跑去。

牧凡生一边跑着一边想着今天这事儿,心里忍不住暗叹一声:看来自己的命是真的不好了,没想到从军第二天就要战死沙场。

经过这些天的了解,特别是昨天的感受,牧凡生知道自己肯定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不知道,家人怎么样了,知道自己战死了,他们应该会伤心吧,小妹会哭吗?也不知道胖子能不能把小花照顾好,别跟故事里讲的一样,照顾成自己媳妇儿了,那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这小子……

死亡的压力让牧凡生思绪万千,家人、朋友、邻居以往很多模糊的人影,突然清晰的展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

夏丹众人的回归,其余人有些意外但又觉得理所当然,意外的是回来的有点晚,理所当然的是第一军不可能有临阵脱逃的。

对于后面几人一直低着都,其他人虽然有些疑惑,但现在大家关心的焦点是这次率队出征的将领。

又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第一军副将:魏山。南军里面唯一一名以六品修为担任副将的人,更是各军主将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魏山看着底下五百名将士,笑了笑说道:

“怎么?允许你们去砍南蛮报仇,就不准我去了?”

看着底下将士一脸悲愤的模样,魏山收敛笑容,沉声说道:

“三万南军将士的血债不能不还,这不仅仅是你们的债,更是南军所有将领的债。我知道你们现在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我也一样,但是这次韩帅临战之前,告诉我,这次的轮战我们必须坚持够一个时辰,让南军新来的同袍看到南军的血性。死亡对我们来讲已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需要你们死得有价值。所以,我对你们的唯一要求是:哪怕就剩最后一口气,也要给我憋住战斗下去。就算战斗至最后一个人,也要坚持到最后。”

众人沉默的看着魏山,眼睛里除了死志,多了几分坚定和一份执念:战斗下去,到一个时辰为止。

魏山抬头看了看城墙高台上的身影,以及前来送行的众人,微微点了点头,低声命令到:

“缠刀。”

五百名轮战将士,拿出布条,抽出战刀,一圈一圈仔细的把刀把和手固定在一起。

刀在,人在;刀毁,人亡。

牧凡生学着张秦的样子,仔细的缠着战刀,此时牧凡生内心已经平静了下来,脑海里就回荡在一句话:战够一个时辰。

张秦看着牧凡生认真的样子,满眼愧疚的对着牧凡生说道:

“等会儿紧紧的跟着我,放心,只要我不死,没人伤得了你。”

牧凡生看着张秦笑着点了点头。

耳边传来魏山的低沉的声音:

“出发!”

接着,

牧凡生就看着封闭的城门缓缓的开启,刺眼的光芒和刺鼻的腥味同时传来。

像是一座新的世界在自己眼前开启,张开的城门如同巨兽的血盆大口要吞噬众人。

这一刻,牧凡生明白了,平安城空气中一直飘荡着的腥味,原来是血的味道。

……

随着众人慢慢启动,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彻全城:

“送!”

唰唰唰唰……

全城响起整齐的拔刀声,回眼望去,整个太平城内长刀如林,漫天的刀气刺破苍穹。

城墙上,探知的神识消退,南军主帅韩守城为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顿时,剩余六军主将对着身边的副将低声快速的吩咐了起来。

而老二周野最后一次回头看了看上城墙的入口,眼睛里的期待最终演变成了浓浓的失望:

牧凡生终究是没敢上来。

张莽和张大牛对视一眼,也有些失落,他们也发现牧凡生不在,此时不在,如同逃兵。

难道自己看错了人吗?第七军的众人心里有些茫然。

……

城墙后方的茅房里,一名士兵有些失落的走了进去,顿时看到里面倒了一地的人,瞬间一惊,顿时尿意全无,转身拔腿就往外跑,同时高喊道:

“将军,出事儿了。出大事了。”

……

不惑军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