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凡生

第21章 请祖师爷附身!

再一次劈飞袭来的血剑,张秦忍不住晃了晃。

“哈哈哈,体会到了吧,这就是绝望的感觉,一点一点带走你的生命,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张秦摇摇晃晃的样子,空中的高个子魔修肆意的狂笑着说道。

此时的张秦浑身大汗淋淋,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口子如同干渴的嘴裂开,苍白而又干枯。

而空中的血灵剑的颜色已经显得鲜红。

“呼……”趁着魔修又开始显摆了,张秦赶紧喘了口气。

“废话真他娘的多,有本事就来一剑杀了我。砍了老子十几剑了,老子照样还是活蹦乱跳的。”

张秦边说边吐槽:聊聊天多好啊,打打杀杀不利于健康。只要你说话,老子不建议和畜牲多聊会儿。

“啧啧,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魔修摇了摇头。

控制飞剑再次冲向张秦,随后又一次被劈飞。

张秦内心:我挡,妈的,又来,就不能坐下来聊会儿吗。

然后不削的说到:

“你看吧,老子说你不行,你还来验证一下、咳咳咳,这么配合的魔修老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边说边笑的张秦脚步一晃,往前猛的冲了几步,好像准备跳起。

空中的魔修立刻往上猛升。

见此,张秦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神情变得有些没落:“哎,死在你这样胆小的魔修手下,老子确实有些不爽啊。”

然后单手把剑往地上一插,对着空中的魔修说道:

“这样吧,你下来,老子不反抗了,你拿老子的刀下来杀我。别像现在一样,那个牙签来回戳,不然以后传出去,说我老秦是被人用牙签戳死的,那可就没脸下去见那群老兄弟了。”

高空中的魔修闻言眼角抽了抽,接着疯狂的朝着张秦丢出一道道的血剑。

“哼,想求死是吗?想的太美了,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受遍世间最残酷的折磨。”

“可是我怎么觉得现在是我在折磨你呢?哈哈哈,看你这又急眼了。说了别朝老子扔牙签。”张秦一边挥刀打散部分血剑,一边不忘继续嘲讽魔修。

“就你这样还修魔,老子怎么感觉比你更像魔头啊。哈哈哈……”

张秦身上再增几道伤口,脸色已经是苍白如纸了,但精神依旧十分亢奋,对魔修的嘲讽和刺激分毫不减。

打到现在,张秦也他娘的想开了,活估计是活不下去。

体内真气即将枯竭,血液估计也流的差不多了,撑到现在全凭武修强悍的血气支撑,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只要老子还站着,这个世界就没有绝望,至于死亡?不就是少活几十年吗?

打不过你?还他娘骂不过你吗?那老子这几年的队伍就白混了。

空中的魔修显得更加疯狂,口中喊着:死死死,手上的血剑不要钱似的往张秦身上倾泄。

内心疯狂谩骂:武修真他娘的烦人,皮粗肉厚不说,还不怕死,下面这家伙嘴巴更是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

不行就杀了吧,也不知道矮子那边怎么样了,半天不见回来。

盘算一下的魔修,手中加重了几分力道。

……

血色剑雨中的张秦依旧在破口大骂,丝毫没有所谓的绝望。

不过,随着剑雨的持续,张秦身上的伤口越来多,而张秦的动作也越来越慢,骂声但是没啥变化,估计能用的力气都用在嘴上了。

对于不断增长的伤口和消耗张秦显得毫不在乎,只是尽力的劈飞致命的血剑:老子尽力了,空中这孙子消耗应该也不小,剩下的就看那些家伙的命了。

“可惜,老子英勇的风采没人看到。嗯,上面的不是人。”

头脑有些迷糊的张秦,尽力想着其他的事儿,等待战斗最后一刻的到来。

然后,

突然听到一声爆喝:

“空中的孙子,看看这是谁?”

“牧凡生?”张秦有些疑惑。

接着一具破败的尸体砸到眼前,翻滚几下后仰面不动。

空中的已经陷入疯狂的魔修闻言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接着瞳孔一所,手上的刚凝聚的血剑崩溃消散,失声道:

“怎么可能?”

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张秦,看了一眼滚过来的尸体,顿时一阵狂笑,对着空中的魔修大声喝道:

“哈哈哈,孙子受死吧。”

接着牧凡生从后面猛的越出,一把拽出自己玉佩,往天空一抛,两手十指相扣,竖起中指和食指,同时大喊道:

“请祖师爷附身,诛魔!”

高空中的魔修被突然死亡的同伴夺了心神,余光中又看到向上翻过的玉佩上雕刻的图案。

顿时心里一惊,一股子寒意从脚底直窜天灵盖,至于祖师爷附身是什么法术,更是来不及思考,一收血灵剑,转身就朝后方爆射而去。

“赶紧追上,杀了那魔修啊。”张秦看着魔修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飞速逃窜,而牧凡生还在原地摆出一副奇怪的姿势半天不动,顿时着急的催促道。

站在原地的牧凡生闻言都差点哭了,疯狂吐槽:我的队长大人,你都中了这么多剑了,怎么还这么有精神啊,要是能追还用你说啊。

看着牧凡生还是不动,张秦继续爆喝道:“愣住干啥呢,快快快,那孙子马上就跑没影了。”

实在没办法,牧凡生沉声喝道:

“队长放心,祖师夜正在神游至此,片刻就到,只要这魔修跑不出百里之外,必死无疑。”

话音刚落,远处的魔修,顿时又爆出几团血雾,逃窜的速度再次大增,转眼就消失在天边。

看着魔修消失,摆了半天的牧凡生一屁股坐下,额头冒出一阵冷汗。

旁边的张秦看得一愣,下意识的问道:“小牧,你祖师爷呢?”

牧凡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祖师爷说这边有个大傻子,不准备来了。”

张秦接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一阵尴尬,正待说些什么,突然就昏倒在地。

牧凡生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队长,瞬间就倒下了,顿时慌了神,连忙跑过去一顿摇晃。

“队长,队长,你不会这就死了吧?”

接着摸了摸脉搏和呼吸,好像还有,只是比较微弱了,同时浑身干瘪的伤口开始渗出丝丝血水。

再不救治,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怎么办?着急的牧凡生有些抓狂,突然想到老乞丐故事中讲到的,伤口要包扎。

“对,包扎。”

然后撕开衣服,迅速包扎起来。

不一会儿,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人形木乃伊出炉。

然后,牧凡生抄起木乃伊,找到玉佩看了看,快速的往队伍方向跑。

找到老二,他们可能会有办法。

……

三天后,张秦再一处破败的房屋醒来,动了动,感觉浑身都是硬邦邦的,心中暗道:没死?残废了?

接着就听到外面老三的声音传来:

“我告诉你们,那天要不是老子舍身一刀劈在魔修身上,把对方劈个半死,你们早就死透了。”

“三队,可是我怎么听说你是被牧凡生扔出去的。”

“谁?唉哟……”刚准备大声说话的老三好像牵动了伤口,接着小声说道:

“谁他娘说的?啊?看老子伤好后不削他。”

“王炸组合说的。”

“王炸组合?这是啥?”

“这是牧凡生给张大牛和张莽取的绰号,说什么两张一大一小,就是对王,王炸一出,谁见谁输。”

“狗屁的王炸。牧凡生那小子确实助力我们一臂之力,但是没有老子那惊艳的一刀……”

张秦还待再听点什么,接着开门声响起。

“老大!你醒了!”老二一脸惊喜的凑过来。

“嗯,现在是什么情况?”张秦想挣扎着起来,扭了几下,没使上劲儿。

老二赶紧上前扶张秦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张秦低头一看,自己浑身缠着绷带,难怪感觉四肢僵硬。

“这是谁绑的?手艺这么差?”

“牧凡生,当时他背你回来的时候你就这样了,看这伤口全都绑上了,后来也就没拆。”

张秦晃晃胳膊,心里吐槽道:连指头缝都绑一起了,确实比较全面。

“现在是什么情况?牧凡生呢?”没再继续关心这些小节和思考怎么上厕所的问题,张秦转而问道,声音中气十足,武者的恢复力效果明显。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南岳州,你们几个伤的比较重,我一个人也不太敢活动,正在一处荒废的农庄里修整。牧凡生应该在隔壁照顾张大牛和张莽。”

“嗯?张大牛?他俩怎么了?”张秦表示很疑惑。

“队长,那天我前出探路之后,感觉到后方变动就开始往回赶,先是遇到乱跑的募兵,接着再峡谷口见到陷入昏迷中的老三、老三、张大牛、张莽四人,等我把这四人安顿好,真准备继续往前去找你,就看到牧凡生背着你回来了。后来我了解到……”

接着老二给张秦详细的讲解的那天的情况,张秦听完久久无语,暗道侥幸。

说完老二问道:

“队长,你和牧凡生又是怎么逃出来的?问了几次牧凡生都说等你醒了之后再说。”

闻言张秦老脸难得一红,幸好有绷带绑着。接着眼睛一横:

“逃?你看老子是像逃跑的人吗?”

“那是、那是,谁不知道队长英雄盖世啊……”

“那天老子和那魔修天上地下大战几百回合,不分胜负。看着魔修快被老子耗死,牧凡生这小子突然冒了出来,把魔修惊跑了。然后老子太累了,就让他背我回来,没想到被这小子绑成这样。”

说完后,张秦暗自安慰道:我可没说谎,确实没分出胜负,确实是牧凡生那小子把魔修惊跑的。

所以我说的都是事实嘛!

“这……队长威武!”老二适时的拍了一个不响的马屁。

这一刻张秦居然有点怀念老三了。

“行了,别假惺惺的了,去,把老三、老四叫过来,我们看看下步怎么办。”

“对了,把牧凡生那小子也叫上。”

“队长……”老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秦心里一抖,沉声问道:

“怎么了?”

“没事儿,我马上就去……”老二犹豫了一下,没说什么,去叫人了。

……

不惑军师

作家的话
很高兴看到大家的留言,突然感觉动力十足!大家有票吗?看张秦伤的这么重,给点粮票,买点营养啥的,好得快!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