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青蛇不太冷

第131章 防断更预设章节3

甄宓忽然发现清净日子距离自己越发的远了,听说曹操在黄河对岸虎视眈眈,他最近又打败了刘备,起先又灭了袁术,下一个对手自然就是袁绍了,所以许攸建议袁绍,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不能等着挨打,于是袁绍不顾众人反对,亲自率领10万军队,决心与曹操决一死战。

公元200年,袁绍挑选精兵10万,战马万匹,南下攻曹。他令大将颜良为先锋,率部渡过黄河,进攻白马。

曹操不发兵增援白马,却率领军队奔向延津,要渡过黄河,袭击袁绍后方,袁绍果然中了计,他连忙派主力去堵截曹操,却不料,曹操突然率领一支精锐的骑兵杀回白马,把颜良斩杀于乱军之中。

甄宓知道曹操迟早是要打来的,只是想不到来的如此快,袁绍和曹操这两只老虎,最后只能留下一只,王者始终只有一个。

战争已经持续了七年之久,两军各有胜负,官渡乃许昌的门户,虽然还在曹操的手中但是他手中的粮草却已经不多了,只要袁绍派兵去截断他的粮草,不用打,这一战就胜了。

甄宓暗自思量着,看来曹操的覆灭已经不远了,袁绍必定要成就他的千古霸业。

秋日,微风和讯。

树叶枯黄一片片的飘落,甄宓捧着本书,煮一壶茶,在亭子里小憩。

听下人说他的丈夫要回来了,还听下人说原本胜利在握的一场战争因为许攸的叛变而输了,十万大军的粮草被曹操烧了个一干二净。

他已经回来有好些日子了,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停的酗酒,甄宓去陪他,终于再次瞧见了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突然发现当时年少轻狂的他如今也已有了胡须,苍白的脸色看上去颓废不已。

甄宓静静的站着,他趴在桌子上,醉酒微醺,泪眼迷糊,嘴里不断呓语:“父亲的帝王梦要断了。”

原来袁绍也和早年称帝的袁术一样,都有帝王梦,可惜都断在曹操一个人手上了。

其实袁绍若是此刻派人去请江东的孙策出兵攻袭许昌,定然能打曹操一个措手不及,叫他腹背受敌,自此便可留得一线生机,甚至还可以整军备马和孙策一起夹击曹操,反败为胜,这些话她自然不会去和她的丈夫说,因为她也是一个聪明人,就算幽州被围,袁绍被灭,凭借她的容貌,至少没有生命危险,曹操素来好色,到时候顶多被他抢了去,关进笼子里去做一只笼中雀。

公元207年,袁绍10万大军死的死,逃的逃,所剩无几。终于,袁绍气的吐血身亡,曹操乘胜追击,占领了河北,统一了北方,完成了他多年来的宿愿,那一年,曹操登上渤海边的碣石山,写下了《观沧海》。

风雨欲来,袁府上下皆是一片落败景象,满地落叶无过客,深院寂寥锁清秋。

袁熙满脸胡渣,正在亭子里煮酒,身后站着甄宓,此时曹操破城在即,袁绍失败已成大局,众人都上了城头,唯独袁熙没去,却在这里像个疯子般的乱语,说:“早年,曹贼和刘玄德青梅煮酒论英雄,道尽天下大事,那时候众人皆以我袁家唯马首是瞻,无论是讨伐董卓,或是说日后天下归主,定是我袁氏囊中之物,更将我父亲捧为天下第一英雄,只有那个曹贼!只有那个曹贼!!只有那个曹贼!!!他不将我袁氏放在眼里,先将叔叔灭了,好啊!现在该轮到我家了,我父亲以如此多兵力,尚且大败于官渡之役,如今这区区幽州城,怎能守住?哈哈哈,索性在家等死算了,人终究逃不过一死,大不了,我和父亲下去等他,等那该死的曹贼!!!”

生逢乱世,谁都有无可奈何,袁家的无可奈何便是,众人都将他们捧上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却骤然间散去,因为没有谁愿意将天下拱手让人,不争个你死我活,又怎能坐上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

甄宓无奈的叹息一声,她知道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索性叫他疯个够,生时荣耀,死时窝囊,真是她的丈夫——袁熙,最好的归宿。

袁熙听见身后甄宓的叹息,回头问道:“你不走?”

甄宓摇摇头,说:“大军围城,能走到哪里去?”

袁熙突然起身,伸手指着城门的放向,说道:“你听,开始攻城了,到时候城破之时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依照曹贼的性子,只怕会把抓你回去。”

甄宓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似乎早已经认命,怨只怨人在乱世,身不由己而已。

“哈哈,哈哈哈!”袁熙像疯了一般,疯狂笑道:“早知如此,倒不如便宜了我,致死都没碰过你,看来真是我脑子有问题。”

天下人只道袁熙门第显赫,却不知此时的境况,个中滋味也只有袁熙自己清楚,那是何等的苦涩。

哐当…

袁熙将石桌上的酒杯扫落,摇摇晃晃的起身,手里抓起酒壶,对壶嘴而酌,随即状若癫狂的向着甄宓扑来,早些年的矜持和相近如宾被撕扯的面目全非。甄宓拼命的抵抗,可发髻和衣饰依然被扯乱,最终还是认命般的放弃。

“呵呵,总归是夫妻一场,只当是在你临死前成全一次。”

袁熙突然愣住,停下那粗鲁的动作,像一个输光了的赌徒,红着眼睛,话语更像是冬天里凛冽的寒风:“你在可怜我?”

如果不是甄宓模样狼狈,那她此时高高在上的样子定会给袁熙造成更为直接的打击,她媚眼迷离的望着袁熙,嘴角挂着温婉的笑容,轻抚袁熙的发梢。

“这本就是你应得的,何来怜悯一说?”

袁熙放开甄宓,潺潺的脚步站立不稳,眼神回望,抿着嘴角,像在聆听风声。

“你听,好像城破了……”

甄宓此时也已经听见了曹军进城的喊杀声,相信不用半柱香的时间,曹操就会进府,到时候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邺城,终于还是破了。”袁熙像个小孩般的蹲下身子,毫无征兆的大哭,哭着哭着又起身说:“不行,我要逃命,我要去逃命。”

然后,脚步虚浮的跑走了。

甄宓跑回房间,对着铜镜将自己的形象又弄乱了一些,然后画了个失败的烟熏妆,蓬发垢面伺机潜行逃走,无论能否成功,总要试过才知道。

谁想,刚出府门就被一队军士抓住,将她带到一位穿着黑色底衣,校尉盔甲,骑着黑色骏马的男子眼前。

“丕公子,又抓住一个。”

甄宓抬眼看去,只见一位长相俊美的少年任立,他身后站着一排士兵,压着一群逃跑的人,袁熙赫然在列。

此时,甄宓只有期望眼前的少年能够将她当做寻常的下人。

曹丕策马上前,用马鞭挑起甄宓的下巴,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嘴角莫名挑起一个自信的弧度。

“顾揽发髻、以巾拭面之后,带来见我。”

言罢,曹丕带着军士冲进府内,留下错愕的甄宓愣在原地。

随着曹操大军彻底的占领邺城,袁绍的家眷和府内下人也逐一被抓,死的死,发配的发配,有些丫鬟被抓去供军士淫乐,有些夫人被曹操送人。袁熙等一众嫡系在城门被斩首,头颅被悬挂在城门上,那血淋淋的头颅还睁着双眼,曹操似乎要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的下场,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胜利。

甄宓的待遇似乎与众不同,她被几个丫鬟和老妈子细心伺候洗漱,然后被带到一间偏厅。

没多久,曹丕来了,带着甄宓离开。

“这方向,应当是去曹军在城外的营地。”甄宓暗自叹息着。

一路兜兜转转,不兜不转,还是来到了曹操面前。

曹丕当着曹操与诸位大臣的面,带着甄宓跪下。

“儿臣请父相证婚。”

只是,曹丕的话刚出口,就引来一阵轰动。

坐在上位的曹操看着甄宓,也惊为天人,尽管曹操好色,但也是个有分寸的人,既然木已成舟,只得做个顺水人情,把甄氏正式赐给曹丕。

“此人是谁?”

“袁熙发妻,甄宓。”

甄宓低着头,不敢去看曹操与曹丕两人,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她本以为无论是谁捉住自己,定是献给曹操,却不料曹丕反将一军。

只听曹操坐在上位的曹操沉吟良久,方才应允。

“准了,回到许昌便给你操办婚事。”

此时,甄宓感觉到身旁的曹丕似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刚才他也紧张无比。

风月班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