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之夜行

第154章 腹黑

片刻后,两人的交谈声终于停下,昂热拎起行李箱转身准备离开时,黑猫脚下的机枪也在这时动了起来。

杀机如暴雨般从天而降!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抬头,枪声震耳欲聋,弹幕斜切而下,割裂整个舞池。四个枪口同时咆哮,密集的弹幕瞬间覆盖了昂热和他身周的几十平方。

个枪口中的其中一个也在吐出一串子弹后突然发出了咔咔声后,只有剩下的三个枪口还在喷出火舌。

昂热和犬山贺也在同一时间释放了言灵,黑猫全身也在瞬间变回黑雾缠绕在了机枪吞吐出的子弹上后,果断关闭。

犬山贺的动作是两人中最直观的,但也只能是将手中的刀背在后心位置,防止被子弹击中心脏,同时扑在昂热怀里,试图用身体挡住一部分子弹给昂热缓解压力。

昂热全身肌肉暴起,雄浑的力量在身躯表面流动,机枪的弹道被在他跳舞的折刀下被硬生生的劈开,被他切开的子弹在他身周两侧留下密集如蚁穴般的弹坑,但即使他在快,在有一个拖油瓶的情况下,他的也有些子弹漏掉,其中自然包括部分黑猫缠绕上的子弹。

而就在犬山贺的身体接触到被黑猫缠绕上的子弹时,他身上猛地亮起白光,而也在第一时间,一只布满褶皱的手抓住了犬山贺。

“就知道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本体从你这里复制的时间零,不知道比你慢了多少。”黑猫心里的一口老槽还没吐出,接着白光一闪,昂热和犬山贺一起消失在了玉藻前中。

紧跟着火光在屋顶绽放,爆炸的火光中重新凝聚的黑猫和女孩们一起愣在原地,只是他们愣神的原因不同。

“药丸!那老不正经的居然跟进去了,啧啧啧,不知道本体还睡不睡的着,真是……活该啊。”回过神的黑猫幸灾乐祸。看着周围也回过神准备上前的女孩们,拂去功与名,转身偷摸跑路。

然而,就在它刚走一会后,之前昂热和犬山贺消失的位置,白光再次亮起,昂热没一点准备的从尼伯龙根里出来了,他身体紧绷,目光深邃的如同只伺机杀死猎物的狮子。

……

“喵的,真不愧是分身,和本人都一样的欠,居然把定位放在我这里,这样也就算了。居然还让昂热也进来了,要不是我反应快,他能把我老窝给拆了。”

红影关闭一号房门,看了眼中了奄奄一息的犬山贺,忍不住的吐槽了下那个只知道劳烦他的家伙。

然后他默默回到房间,把自己的房门锁死,四号房紧闭的房门在走廊过道中渐渐收缩,五号房渐渐的把四号房空出的位置给取代,随后整个走廊中房间间距发生了轻微的改变。

至于受了重伤的犬山贺,放心~死不了。那分身早在一号房里放好了急救箱,昂热在给犬山贺取出子弹包扎好后,就想走出一号门检查情况。

但昂热没想到尼伯龙根里的每扇门在控制下也可以成为出口,所以就刚踏出房门时,就被送了回去,而送回去之前,昂热看见了尼伯龙根的特产。

忽闪忽暗的白色灯光下,是挤满整整一走廊的死侍,以及走廊尽头那抹让整整一个走廊死侍都不敢靠近的刺眼红色。

……

大火焚烧着朱红色的楼阁,樱井小暮穿着珍藏的“十二单”。这是最隆重的和服,由十二件不同的绸衣组成,从内而外颜色变化,就像层层云霞,在极乐馆中只有她有这个资格穿上这代表“老板娘”的衣服。

外面满地都是万元大钞却没有人敢低头捡拾,十五分钟前它们还在赌桌上被人们视为最硬通的货物,然而当燃油贴着地面流动进极乐馆时,它们变成了一文不值的费纸。

无数人滑倒又爬起来,无数人挤在门口相互践踏,只有一只黑猫在阴影中逆着人群前进,它仿佛完全没有重量一样,踩在燃油上,四肢前端的白毛却没沾染上一点油。

黑猫边走边想着,表面上蛇歧八家在短短的几天就端掉了猛鬼众在黑帮中所有势力,但如果往黑暗些的方向想,那些被打死的猛鬼众成员,其实很可能大部分都是樱井小慕和风间琉璃手上的人。

樱井小暮画好妆后,看了一眼窗前衣架上那件血红色的和服,然后自顾自的唱起了坂东玉三郎的《杨贵妃》。

不过黑猫完全听不进去,它躲在没有起火的墙角,竖着猫的耳朵没精打采的趴在两侧,而且身后还没有尾巴,猫毛也有些乱,看起来这几天在外面混得十分的惨,在把这姑娘也送进去,它的任务也差不多了。

很快源稚生进入极乐馆中,和未来的弟妹聊了半天,然后就在樱井小慕准备喝下最后一支莫洛托夫鸡尾酒时,黑猫终于动了。

它解除冥照,复制的刹那在瞬间释放,在源稚生大声呵出“不要”,樱井小慕仰头时,一下撞到了樱井小慕身上。

恰到好处的冲击,让樱井小慕仰头饮酒的动作被打断,同时感觉手臂被团软软的东西抱住了。

源稚看见机会拔刀上前攻击樱井小慕手臂,防止她再饮酒,但他攻击刚到,樱井小慕手臂位置突然白光一闪,源稚生下意识眨眼后,樱井小慕就凭空消失在了他眼前。

黑猫和被打落的莫洛托夫鸡尾酒一起落地后,黑猫瞬间再次开启刹那,头也不回的就跑,还是打死不回头的那种,就连极乐馆的墙壁都被它的速度撞出了个缺口。

开玩笑,要是等源稚生反应过来,一个王权下来,刹那瞬间就废了,重力之下,你速度在快也只能扑街。

樱井小慕的待遇要比犬山贺好些,她的二号房里,有一台实时直播的电话,而直播的视角是以黑猫的视角为主,此时画面因为太快而模糊的看不清,电话背面还贴的有纸条,

“我会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然后他给你答案,前提是你得活着”

这是为了防止她喝下莫洛托夫鸡尾酒后失控,张夜专门写来稳住她的,但现在莫洛托夫鸡尾酒已经被源稚生打掉,这张纸条到显得有些想要利用她的嫌疑。

就在樱井小慕在犹豫要不要自杀时,她的动静被隔壁饿了有一两天的犬山贺听见了,与是一个蛇歧八家一个猛鬼众,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从有没有吃的,到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以及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和各自的身份。两个被关在房里的两人交换着各自知道的信息,分析着当前自身是什么状况,一时间居然没有动手凿墙掐架,也算难得了。

不过两人还是因为在了解了对方身份后,明显有了些警惕,特别是樱井小慕听见对方是已经被蛇歧八家宣布死亡的犬山贺时,她脑海中瞬间涌上无数骗术,毕竟一个死人,不管是从身份还是经历,可以操作的空间实在太大了。

就在樱井小慕疑神疑鬼时,手里被她拿起的电话,发出了一个不是很精神的声音,“啊~困,不用怀疑,你旁边那家伙就是蛇歧八家对外宣布死去的家主,犬山贺。”

“嗯……你们也可以理解为,这个地方只有死掉的人才会进来。”

“我死了?”樱井小慕秀眉微皱的说。

“差不多啦,你觉得你能从源稚生手里逃命么?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如果我看着你血统失控的话,那么我现在就还得帮你把失控的血统控制住,那不是更麻烦。”电话那头说着

“救下我们这些本该死掉的人,你有什么目的?”这次提问的是犬山贺,他在隔壁房间听的十分清楚。

“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复杂,本体救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我还真不知道为什么。”黑猫说着,直播的画面也变清晰了许多。

画面中,一个穿和服的年轻人漫步而过,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武士年代的气息,早樱已经开到了极致,落花像是暴雨,年轻人空忽得像是幽灵,周围的女孩兴奋的上前合照。

樱井小慕瞳孔微缩,这人除了风间琉璃,还能是谁。

黑猫看着合照完准备上车的风间琉璃,开启冥照,无声的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接着是王将和风间琉璃的对话,樱井小慕在尼伯龙根里安静的听着,她怕一出声也许会连累到风间琉璃。

直到再次下车后,风间琉璃一边饮着莫洛托夫鸡尾酒,一边唱起了之前樱井小慕没唱完的曲子,尼伯龙根中的樱井小慕看眼泪直流。

直到最后,风间琉璃的歌声飞空而去,寂寂寥寥。雨一直下,也是寂寂寥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似乎只是饮用了几杯醇酒罢了,危险的药液进入他的身体,就像是流入了某个黑洞。

黑猫也在这时解除冥照后,现身道,“张夜要我来给你说,我们之间的合作黄了。”

“另外,别急着伤心,鉴于你救过凌空星,看在这个面子上,他也救了你的妞,不过你拿凌空星算计他的事也不是取消合作就能了事的。”

“所以,学你一样,你的妞,会被藏在一个地方,你随时可以去找,直到你将死时,如果还没找到,那他会让你俩在最后的时候团聚的。”

风间琉璃看见这只没有尾巴的猫还会说人话的微愣了下,听见樱井小慕消息的时候更是浑身一震,手里的刀在鞘中微微颤动,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动刀威胁面前这只猫。

黑猫分身走上前一步,不知道从哪里,摸出部递给风间琉璃道:“这是提示,你有一分钟的时间和她聊,之后慢慢找吧。”

手机里是视屏电话,电话那头除了樱井小慕还能有谁,风间琉璃接过电话走去一旁和樱井小慕聊了起来。

而黑猫分身此时如同风吹走沙粒一样,渐渐的消失在了夜色中,它知道风间琉璃和樱井小慕聊些什么也没用,反正没本体开门,风间琉璃是不可能找到的。

毕竟,本体那家伙就是单纯的要耍一下风间琉璃而已,因为在他拿凌空星当成他计划中的一环时,就触碰到了不该碰的。

可怜的风间琉璃哦,还不知道,腹黑这属性,俩本体可是都有的啊。

影夜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