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又开始演了

第33章 尽给她安些莫须有的罪名

杜厉咬牙,“那汤............”

“汤都是王妃亲手熬的,那是王妃的心意,你可不能辜负。”舒墨寒说着又拿起了书,“下去吧。”

杜厉未动,自顾自说起了这些日子他做过的可能会得罪舒墨寒的事情,“属下前些日子不该让杜安替属下值夜。”

“属下不该让无痕的人逃脱。”

“属下不该............”

说了一大堆舒墨寒也没有任何反应,杜厉咬咬牙说出了最后一个可能性,“属下不该在王妃污蔑王爷偷她衣物时偷笑,求王爷恕罪。”

话落,一片寂静。

就在杜厉感到绝望要告退时,自上方传来一页翻书的声音,接着只听见男人淡淡开口,“明日让她自己送进来。”

杜厉如蒙大赦,连连磕首,“属下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他才不管他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罚的。

他只知道他现在终于解脱了,解放了。

他再也不用喝那些难以下咽的汤了。

这边,云若卿刚关上房门便止不住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狗男人,老娘特意给你准备的黑暗料理可香?

看你还敢禁老娘的足!扣老娘的钱!

嗯?只是明天又该准备些什么好呢!

蜈蚣汤配辣椒?蛇汤加胆汁?还是鸭汤加黄连?

整人是个技术活,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蜈蚣?咦,她害怕。

蛇?

嗯......她相信真遇上蛇了的话,指不定谁追谁。

要不就鸭子加黄连,再给他来点各种味儿的药材加上辣椒醋之类的,顺便把苦胆给它弄破也加里面。

啧啧啧,绝对美味啊!

云若卿是个行动派,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打开门就让半夏去厨房预留了只老鸭子。

............

“我自己送进去?”云若卿指尖不可置信的指向自己。

“是的。”杜厉点头很是肯定,“王爷吩咐,以后王妃再送汤过来属下等不得擅自接手。”

“你之前跟我说我每次送过来的汤王爷都喝了个精光,该不是骗我的吧?”云若卿看着杜厉,眸眼微弯,不放过他面上每一个微表情。

“不是。”杜厉摇头。

看他说得毫不犹豫的样子,云若卿打消了心头疑虑,小声嘀咕,“那他为什么这次让我送进去?气消了?”

不太可能吧,她对自己亲手制作的黑暗料理还是很有信心的。

没喝吐,没大发雷霆算是好的。

难道............他就喜欢这种款!?

云若卿自觉真相了,“咦,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

杜厉佯装听不懂也听不见的样子,只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真的不能帮我交给王爷?”她觉得她还是能再挣扎一下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有鬼,绝对有鬼。

“那日我惹王爷生气了,此时王爷最不想见到的人恐怕非我莫属,要不,还是你帮我把这份心意交给王爷吧,顺便再帮我问问他是不是真的消气的,要是真消气了的话,我改明儿再自己送进去。”

云若卿说着就要将食盒往杜厉手上塞,可杜厉怎么肯接,还没碰到食盒,人就跟见到了鬼似的迅速闪开。

“王爷有令,属下不得擅自接手,还请王妃自行送进去。”

云若卿撇嘴,白了杜厉一眼,“瞧你那出息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天的汤都到你的肚子里去,自己送就自己送,哼!”

反正她早就想看看舒墨寒喝这些汤时的精彩脸色了。

肯定跟调色盘一样各种缤纷哈哈哈哈。

云若卿越想越激动,连先前心头的那丝疑虑都顾及不上。

她越走越快,只想赶紧看到里面那人将她手里这碗汤给喝下去。

杜厉看着推门而入的云若卿,心头默默祈祷。

只希望王妃不会太惨。

云若卿步子放轻,看着案前执笔的舒墨寒,言语轻柔,“王爷,妾身亲手给您熬制了老鸭汤,再加以千年人参等药材为辅,甚是补气益血,健脾养胃。”

她打开食盒,浓郁的药味弥漫而出,“您之前受了伤,身体正在恢复的时候,多喝点这种养生的汤总是有些好处的,您快过来尝尝。”

“多谢王妃,本王身体已无大碍,且先放着吧。”舒墨寒动作未停,声音清冷。

未达目的怎能罢休。

云若卿端着碗,用勺子在汤里搅了搅,声音越发温柔,“王爷可莫要因公误私,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您若真伤了身子,妾身可会心疼死的。”

云若卿扭着腰肢,一步步走近。

她将手上的东西往舒墨寒面前一伸,清澈如汪泉的水眸眨巴了两下,“您快喝,炉火上还煨着些,不够还有哦!”

凤眸狭长,轮廓如刀削般冷冽,还有她最爱的小麦色肌肤。

啊啊啊!!!

云若卿心头疯狂叫嚣,狗男人!真帅!

舒墨寒被迫停下手头动作,偏头看向几乎脸都快怼在他脸上的云若卿,“王妃此举莫不是想要毁了本王的奏折?究竟居心何在?”

没料到他会忽然偏头,云若卿来不及躲避,直接与他来了个面对面的鼻尖触碰,连对方呼吸吐气的温度都能清晰感受。

闻他所言,云若卿一脸懵圈,“啊?”

什么意思?毁了什么?

她不就是来送个汤而已,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嗯。”舒墨寒语气加重,剑眉微挑,云若卿顺势看去。

原来是她端着的碗水未干就被她拿来用,现在水珠凝聚于指尖就要滴落,而下方就是他口中的奏折。

狗男人!毁了毁了呗!

又没断他的手,毁了不知道重新写一份啊!

尽给她安些莫须有的罪名。

她面色如常,不慌不忙的用掌心覆盖住指尖,“王爷说笑了,妾身怎会有这等心思,快,这老鸭汤还是要趁热喝才行,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狗男人!

老娘貌美如花老娘自己知道,紧盯着看什么看!

你倒是端着喝呀!难道还要老娘亲手喂不成!

再看!还看!小心给你眼珠子挖掉!

“王妃费心了。”舒墨寒眸色加深,唇角微勾。

他放下狼毫笔,接过云若卿手中的汤,用勺子舀着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洛晓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