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小软糖

第35章 想不想结婚

程知栩打了头阵,接下来的游戏环节就轮到另外三位伴郎了。

他们也没好到哪里去,伴娘端来六杯饮料,其中有三杯是正常的可乐,另外三杯则是加了料的饮料。芥末、生抽、胡椒粉、老陈醋等等兑出来的,全部装在不透明的纸杯里,盖上盖子也不让闻气味,让伴郎从中挑选一杯喝下去。有一位伴郎运气不佳,挑了杯加料的,喝完一整杯,隔夜饭差点吐出来。

几个伴娘闹够了,见好就收,让新郎找到新娘子提前藏好的婚鞋,亲手为她穿上,然后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叶归舟找了一圈,最后在衣柜的夹层里找到一双水晶鞋。

他单膝跪在舒泱泱面前,左手执起她白皙的脚,为她穿上高跟鞋,低下头,一个吻落在她脚背,神情那样虔诚。

舒泱泱心中动容,鼻头一酸,快速眨了几下眼,几欲落泪。她担心弄花脸上的妆,只得微微仰起头,用手在眼睛旁扇风,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叶归舟隔着头纱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弯腰抱起她下楼,赶往举办婚礼的地方。

伴郎和伴娘自由组合,坐上车跟在婚车后面。简灵坐上了程知栩的车,兴奋劲儿还没消退,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程知栩,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记仇得很,别指望我原谅你说我重的事。”简灵语气控诉,手指一下一下戳着男人的手臂。

程知栩笑了下,握住她的手指,紧攥在手心里,慢悠悠道:“作为饲养员,能把你养胖是我的自豪。”

简灵噎了噎:“你就会找理由。”

程知栩跟她在一起时,总忍不住逗她,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就觉得好玩。他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胖一点儿好,像小猪,可爱。”尤其是睡午觉的时候,她躺在他身边,侧脸压在枕头上,挤出一点婴儿肥,真像小猪。

别的钢铁直男是情商低,简灵怀疑程知栩根本没有“情商”这个东西,天天说女朋友是“猪”也就算了,给她的微信备注也是带有“猪”字。她提过好几次意见,也不知道他备注改了没有。

——

到达婚礼举办地点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城中心最大的酒店宴会厅里,成千上万的水晶珠子从顶棚垂落下来,灯光亮起,满眼星光熠熠,如浩瀚星河坠落在人间,美不胜收。四周堆满了鲜花和气球,放眼望去一片花海,满室芬芳怡人。

新娘子舒泱泱挽着父亲的臂弯,走过长长的鲜红的地毯,舒父将她的手交给站在红毯尽头的叶归舟。

两家的长辈坐在宾客席第一排观礼,脸上带着微笑,眼中闪烁着泪光,共同见证这对新人结为连理。

主婚人走到两位新人中间,让他们彼此说出爱的宣言,与此同时,身后的大屏幕上播放着两人相识至今的照片。

他们穿着同一所学校的蓝白校服,胸前别着小小的金色校徽,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背后是斜斜的橘红夕阳,笼罩在两人身上,如同给他们镀上一层柔雾般的滤镜;后面的照片是大学时期,大概是在迎新晚会上,舒泱泱面容稚嫩,穿着水蓝色的礼服,抱着大提琴坐在舞台中央演奏,一旁是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叶归舟,弹钢琴给她伴奏……一张张照片如同时光机,带着他们穿梭到过去的时光。

最后一张照片,是他们的婚纱照,一个身穿圣洁的婚纱,一个西装革履,彼此对视,温馨甜蜜。

简灵站在舞台侧边,看着看着,眼眶就有些湿润,吸了吸鼻子,发出小小地啜泣声,正要用手揩眼角,旁边就递过来一块手帕。

她转过头去,程知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修长的手指捏着深蓝色格纹手帕,挑了挑眉,示意她擦眼泪。

简灵接过手帕小心地拭去泪水,声音嗡嗡的:“你不许笑我。”

“不笑你。”程知栩偏头注意她的神色,低声说,“感动了?还是想结婚了?”

“……”

简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回头看着台上,趁别人不注意手肘往后一捣,捅了程知栩一下。

煽情的环节过去,主婚人适时说了几句逗趣的话,惹得全场哄笑,现场的气氛一下欢乐起来。

忽然,灯光全部熄灭,场内一片漆黑,宾客席传来略显嘈杂的声音。没多久,头顶亮起幽蓝色的光,一盏一盏亮起的蓝色灯泡,组成两个人的星座,中间用一座桥梁连接,象征着他们之间的牵绊。

舒泱泱想起来了,读书的时候,班里的女孩子有暗恋的男生,总是想方设法找到自己与对方有关联的地方,契合的星座、名字的笔画等等。那个时候,她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画着两人的星座图,中间还用桥梁连起来,想着将来某一天,她要跨越这座桥,走到他身边。

舒泱泱再也忍不住,一颗晶莹的泪珠倏地从眼角滑落。叶归舟站在她面前,垂着眼眸深深地望着她,唇畔挂着笑,轻声说:“我都知道。”

主婚人用动情的嗓音说出这张图的来源,底下又响起一阵感叹声,八年爱情长跑,从校服到婚纱,确实令人感动。

“不行了不行了,我又要哭了。”简灵拼命仰头,想让眼泪逆流回去,“作为他们爱情的见证人,我真是……”

她的话没说完,腰间就被一只大掌覆上,程知栩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是个小哭包。”

简灵吓得一个激灵,顾不上感动了,连忙左顾右盼。所幸现场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头顶的星座图闪动着淡淡的幽蓝光,大家的注意力也都在台上的两位新人那里,没人留意这个角落。

简灵开口说话,鼻音比刚才重了一点:“你才知道吗?我就是泪腺发达人士。”

程知栩用指腹抹了抹她的眼角:“记住了,以后不惹你哭。”

简灵破涕为笑,垂下手握住他温热宽厚的手,手指摸索着插入他的指缝中,与他十指相扣:“你说的哦。”

“嗯。”程知栩手指蜷起,握紧她的手,应了一声,像是一个承诺。

叶归舟和舒泱泱交换戒指、亲吻,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完成了婚礼仪式。

一开始,叶归舟是想在国外办婚礼,想给他这么多年放在心上的女孩一个隆重盛大的婚礼。是舒泱泱决定在国内,她不想要华丽梦幻的婚礼,只想家人朋友在身边。叶归舟最终在满足她要求的前提下,给了她最好的。

舒泱泱收拾好心情,微笑着举起手里的捧花晃了晃,对站在舞台一侧的伴娘们说:“你们准备好哦,我要扔捧花了,希望能把这份幸福传递给你们。”

她转过身背对着她们,倒数三二一,用力将手里的捧花往身后一抛。

简灵从小到大都喜欢凑热闹玩游戏,见另外三个伴娘摩拳擦掌卯足了劲儿去抢空中的捧花,当即被激起了斗志,不管不顾地跳起来用双手抓住。

她忘了自己穿着高跟鞋,落下来时脚下没站稳,撞到旁边一个伴娘身上。站在她身后的程知栩不忍直视,单手握住她的胳膊将人拎起来。

舒泱泱转过身来,看到是简灵抱着捧花,朝她抛了个媚眼,暗示意味很浓。

简灵喘着气呆站在原地,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这行为太恨嫁了,特别是程知栩还在她身后。她脸颊发红,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一时词穷。

程知栩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如画的眉目含情带笑:“我懂你的意思了,我加把劲,尽量不让你等太久。”

“不是!”简灵抓着捧花都感觉烫手,急躁地辩解,“我就是觉得抢捧花很好玩,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要乱猜。”

舞台一侧灯光昏暗,台下叶家和简家的亲戚没注意到程知栩与简灵的互动,只记得简灵卖力抢捧花的样子。叶娴心无奈地笑起来:“这丫头,男朋友没有,抢捧花倒是积极。”

坐在前排的叶老先生回过头来,对女儿说道:“她年纪也不小了,可以试着挑挑人了。只是有一点,把眼光给我放高咯,别委屈了我外孙女!”

“爸,早就在挑了,您是不知道您这外孙女的脾气吗?”叶娴心摇了摇头,似乎有点头疼,“她自己不乐意我能绑着她去相亲?”

漫长的婚宴过后,宾客们酒足饭饱,接下来便是放松心情的party时间,无论是中年夫妻还是年轻情侣,亦或者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两两相拥,相继滑入舞池,在悠扬如流水的背景音乐下跳舞。

简灵刚和圈子里一个小姐妹说完话,一转身,程知栩就朝她伸出一只手,微微弯腰,笑容如春风般温暖:“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做作!

简灵抿了抿唇角,看着面前的掌心,双手背在身后踮了踮脚尖,语气骄傲:“不好意思,请我跳舞的人可多了,我刚都拒绝三个了,你得拿出点本事来,我才能……”

“别废话了,你不想跟我跳,还能跟谁跳?”程知栩不由分说,手绕到她背后抓住她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带她到舞池中央。

简灵被拖着走了几步,嫌弃道:“程知栩,你真的很霸道。”

“是吗?”程知栩抬了下眉梢,看起来不太在意她的评价。

两人晃晃悠悠地随着音乐节奏起舞,忽然,简灵想到什么,神色有点紧张:“我们这样,不怕被发现吗?”

“发现什么?”程知栩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现在这种场合,男士邀请女士跳舞不是很正常?”

简灵被他说服了,安心地配合他跳完一支舞。

另一边,叶娴心眯着眼,视线追随着简灵的身影,激动地拍了拍丈夫的肩膀:“老公,你看,简灵在和谁一起跳舞?”

简祖贸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简灵笑得眉眼弯弯,正仰头跟身前的男人说着什么,而那个男人背对着他们这边,看不到正脸。

“那是……归舟的朋友吧?”简祖贸想了想,说,“我记得伴郎团里就有他,一表人才啊。”

“我们灵灵是不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爱多想,可能是别人邀请灵灵跳舞,她出于礼貌答应,正常的社交礼仪而已,你别总是想着相亲啊结婚啊,让她自个儿考虑。咱们的女儿这么优秀,还愁嫁不出去吗?”

叶娴心被他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目光却不由得频频往那边看。

“还跳吗?”程知栩还不知道未来的岳母大人正注视自己,他低垂着眼睫,问怀里的姑娘。

简灵停下来,手还搭在他肩头,周围一部分是认识的人,她既紧张又有种隐秘的刺激感,小声抱怨:“穿了一天的高跟鞋,有点累。”

程知栩跟着停下,揽过她的腰从宴会厅的一个侧门出去。这一层都被包下来了,走廊静悄悄的,脚踩在地毯上也没有声音。

简灵正想问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下一秒,他就转过一角,进了一间宽敞的房间,一句话没说,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嘴唇碰了碰她的唇。

“想不想结婚?”程知栩问。

三月棠墨

作家的话
如果这个时候简灵的父母过来了,那就好玩了。
简爸爸:结婚?你在想屁吃。
程知栩:……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