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南枝

第9章 船票

蒋南枝回到家里,江妈便迎上来告知,“小姐,孙小姐来找你了,我同她说您差不多快回来了,她此刻正在楼上等您呢。”

蒋南枝轻嗯一声,上了楼。

她同孙述涵自那日宴会便再也没见过,说是有时间再聚聚,一直没能再抽出时间。

才一见面孙述涵的眼眶就微微泛红。

蒋南枝不知发生了什么,不过瞧着她从进门起的神色就不大好,许是跟家里闹了什么别扭。

“南枝!”刚一开口孙述涵的眼泪就开始掉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

原是眼瞧着她快双十的年纪,没找好婆家,瞅着她就发愁,家里早就对她失去了信心,孙家发了话,若是有合适的人来提亲,尽管嫁了就是。

这不城南的王家上门求亲,王家仗着省城有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如今王家的大少奶奶没了,便打起了孙述涵的主意,孙家哪惹得起这样的人物,勉强是应下了,下月初五便要来娶亲。

“其实,南枝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的。”孙述涵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寂。

蒋南枝瞧着她认真的模样,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她的地方,“我能帮上你什么?”

“思来想去这件事兴许只有你能帮上忙。”孙述涵本就不认识什么人,她以往能想到拿主意的就只有蒋南枝了。

“我需要两张去香港的船票。”蒋南枝还不知道孙述涵同王家定亲的事。

“船票?”如今南北打仗,民不聊生,革命军长期被军阀所压制,四处流窜,眼下别说是去香港了就是出江城也得有通行证才能出得去,去香港的船票更是一票难求。

“你就帮帮我吧,若是逃不出去我怕是活不久了。”孙述涵声泪俱下,将王家逼婚的事娓娓道来。

其中缘由蒋南枝也听明白了,就是孙述涵已有心上人,他们早就私定终身,先前碍于家里双亲并不想闹得不愉快,如今家里竟应下了同王家的婚事,她避无可避,只能奋起反抗。

可家里母亲哪里听得了她的什么自由恋爱,执意要将她嫁到王家去,她无计可施,才出此下策。

蒋南枝最听不得这样的事情了,“你怎么能保证他一定会同你去香港呢?”

孙述涵不愿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于是想到了同心上人远走他乡。

“他一定会的,我们说好了,等去了香港,他就找份工作,而我呢则可以继续读书。”孙述涵将那男子的话复述给蒋南枝听。

蒋南枝不敢打包票自己一定能搞来船票,但她会尽力帮忙。

孙述涵听到蒋南枝答应帮忙,转悲为喜。

蒋南枝倒是觉得她同孙述涵有些同病相怜,不同的是孙述涵他们尚有为爱情放弃全部的勇气,之前孙述涵羡慕自己可以正大光明同心爱的人在一起,如今她倒佩服她有同爱人奔走的勇气。

有些时候,女子在面对爱时的勇气丝毫不亚于男子。

女子可以为了爱,放弃一切,男子未必做得到。

“不过,你不要把希望全都放在我这里,若是办不成,别误了你的大事。”蒋南枝唯一担心的是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船票万一弄不到,他们要早做别的筹划。

“你尽管去办,好坏我都能接受。”蒋南枝肯答应孙述涵就已经万分感激,她的朋友不多,在江城又算不上什么富贵人家,如今蒋南枝还肯应下帮自己实属不易,即便没有办成,她又有什么理由埋怨她呢。

孙述涵紧紧地握住了蒋南枝的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孙述涵家里有门禁的时间,蒋南枝不敢多留她了,她请江妈替她将孙述涵送了出去,顺便让家里的司机送上一趟。

蒋南枝不敢因为船票的事情惊动家里人,特意找了曾经的同学去打听,不打听不知道,这一打听才知道现在的船票有市无价,甚至可以卖到天价。

倒是有位熟人能帮得上忙,引荐了一位有门路弄到船票的人。

蒋南枝按照中间人所讲七绕八绕,来到一个弄堂里,对照门牌号,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蒋南枝轻叩院门,院里有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野径云俱黑。”

蒋南枝答曰:“江船火独明。”

半晌门被打开了,院子里堆砌着很多杂物,院中落满了灰,蒋南枝随他来到一个隐蔽的房间打算交易。

正式接待她的是位老者,大约五六十岁的年纪,花白的头发,坐在房间一角,似乎等候多时。

蒋南枝从手包里掏出了两根金条。

老者接过,递给她一张船票,告诉她,“下周五下午三点准时发船。”

蒋南枝见只有一张船票,重申了一遍,“我要的是两张船票。”

老者抬头,清了清嗓子告知她,“若是上周来的话,是能买到两张不假,可今天恐怕只能买到一张票啊,若是姑娘还需要一张,不妨我给您让个步,您只需再付一根金条,最后张船票你尽管拿去!”

蒋南枝没有准备那么多金条,扫视了一遍全身,浑身上下值钱的物件就只剩徐之恒求婚的那枚戒指。

老者见她犹豫不决,“姑娘这可是最后一张船票了,若您不要,我可就紧着别人了。”

蒋南枝摘下手上的戒指,“若是还不够,那我走便是了。”

老者看着眼前的钻石戒指,瞧得出这戒指足够抵得上一根金条,便同意交易那最后一张船票。“罢了,罢了,今日我就吃些亏出给你吧。”

老者瞧着眼前的金条不忘用牙咬了咬,戒指左看右看,确认无误之后,将另外一张船票递给了蒋南枝。

临走还不忘告诫蒋南枝,“我这里除了船票还有其他难搞的东西,若是小姐日后还有需要尽管来找我便是。”

蒋南枝只是点点头,懒得再应付他,这房间院落时不时地散发出一股霉味,蒋南枝一刻也不想再多待下去,她将船票妥善地放进了手袋里,便打算离开了。

交易结束再由刚才的年轻后生,将蒋南枝送出去。

维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