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温柔愿与你久

极度温柔愿与你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5章 逃

被那对夫妇带回去的宝儿此刻憋着一肚子的委屈无处宣泄,另外,她还为被抓走的无名感到焦急万分。她很清楚,无名是无辜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或是听她解释这一切。

“臭丫头,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宝儿的阿姨瞪着宝儿厉声道。

“我不需要你们,也不希望被你们带回这个家,这li根本就不是我的家!”宝儿也同样瞪着阿姨高声叫道。

“你个小白眼狼,我们刚刚才把你从人贩子手里救出来,你却这么对我们!”看到宝儿这么跟自己说话,宝儿的阿姨有些生气地道。

“那个叔叔他不是坏人,你们才是!你们才是!”说着,宝儿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

“你说什么?臭丫头,看来不教训教训你还真是不行了!”听到宝儿这么说,连一向不爱说话的宝儿的叔叔也发起狠来。

接着,宝儿的叔叔便将宝儿强行地拽到自己面前,狠狠地打了起来。

“活该活该真是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跑了!”面对着宝儿的叔叔一下一下打在宝儿身上,宝儿发出的惨叫声,他们的儿子家明却在一旁幸灾乐祸地拍手叫好。

一阵毒打之后,宝儿的身上留下了许许多多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面对着那如野兽一般的叔叔阿姨,宝儿被打怕了。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受不了那样的毒打。

为了防止宝儿再跑,这对疯狂的夫妇竟然将宝儿锁在了房间里,任她再怎么叫喊、砸门,他们也不予理睬。

他们只是在房间里给她准备了一个便器,然后在开饭的时候将饭菜给她送进来而已。

连续几天都没来上学,这引起了宝儿班主任的注意。

“家明,宝儿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怎么这几天都没来上学呀?”课间的时候,宝儿的班主任问道。

“她生病了,所以才没来上学!”已经在家教好怎么说的家明回答道。

“她病了?那为什么ni爸爸妈妈没来替她请假呢?”宝儿的班主任不解地问道。

“他们很忙,所以没时间过来请假!”家明回答道。

“就算再忙,打个电话总可以吧?或是发条信息什么的。唉,算了,等放了学我亲自跑一趟吧!”宝儿的班主任自言自语道。

放了学之后,宝儿的班主任真的去了那对夫妇的家。

敲开了那对夫妇家的门,宝儿的班主任走了进去。

“是张老师啊,您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啊?我们也好准备准备!”宝儿的叔叔陪着笑脸道。

“你还问我?宝儿生病在家你们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说明一下呢?”张老师有些不满地道。

“唉,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你是为了宝儿的事情来的?其实她也没什么事,就是上次被人贩子拐走之后,到现在还没适应过来呢,所以,我怕她就这样去上学,会给你们学校带来麻烦的!”宝儿的叔叔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们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呢,我还以为宝儿又出什么事了呢!”张老师回道。

“张老师,谢谢你这么关心宝儿,等宝儿慢慢的恢复好了就可以去学校了!”宝儿的叔叔道。

“你太客气了,我是宝儿的班主任,关心她是应该的嘛!对了,宝儿呢?”张老师突然问道。

“宝儿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她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地修养!”宝儿的叔叔道。

“我可以见见她吗?”张老师问道。

“最好不要,人家医生说了,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你还是等她恢复好了再见她吧!”宝儿的叔叔道。

“那好吧,打扰了!”张老师回道。

接着,张老师便离开了那对夫妇的家。

准备上车离开的张老师再次望了一眼那对夫妇的家,可就在她最后一次望向那对夫妇家的窗户时,她竟然发现他们家有一扇窗户被人拉开了。而拉开窗户的不是别人,正是宝儿。

此时,宝儿正踩着凳子站在窗前泪眼婆娑地望着楼下的张老师。

看见站在窗前的宝儿,张老师赶忙走了过来。

“宝儿,你站那么高干什么?很危险啊,小心摔下来,快下去!”张老师一脸关切地道。

其实刚刚张老师来家里的时候,被锁在房间里的宝儿已经听到了,只是,她一想到叔叔那恶狠狠的表情,便吓的一声也不敢吭了。

眼看着张老师就要离开了,那可是宝儿最后的一线希望啊,所以一直处在犹豫中的宝儿顾不得再犹豫,她随手搬起一把椅子放在窗口处,然后毫不犹豫地登上了那把椅子,完全不考虑会不会有危险;比起危险,宝儿觉得这里更危险,只有离开这里,自己才是安全的。

“张老师,请你带我离开这里好吗?”站在窗口前的宝儿歇斯底里地喊道;这也是目前宝儿内心最渴望的。

“宝儿,你怎么了?”看到宝儿的情绪如此失常,站在楼下的张老师一脸担心地问道。

“张老师,请你相信我,我没有病,我只想离开这里!”宝儿哭着叫道。

看到宝儿这个样子,张老师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张老师再次返回了那对夫妇的家。

张老师,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在这儿了?”宝儿的叔叔道。

“我突然想起我有个朋友是医生,也许他可以帮助宝儿,所以,我想带宝儿去试试!”张老师编了个理由道。

“张老师,这怎么可以呢?这太麻烦你了,我们怎么好意思呢?”宝儿的叔叔道。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宝儿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帮助她!”张老师回道。

“可宝儿这病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所以,我看一般的医生应该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宝儿的叔叔道。

“我这个朋友就是心理医生,正适合宝儿这种病呢!”张老师回道。

听张老师这么说,宝儿的叔叔一时竟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搪塞了。

“张老师,我知道你这是为了宝儿好,可我们两口子也带宝儿去看过心理医生,人家那个医生说是一个人静养才恢复的快,所以,我看我们还是不麻烦你了。”看到老公没有话了,宝儿的阿姨赶忙插嘴道。

“一个医生一个方子,我看啊,多看几个医生并不是什么坏事,什么方子都试试嘛!”张老师回道。

听到张老师这么说,宝儿的阿姨也没话了。

最后,他们只得乖乖地打开了房门,让张老师带走了宝儿。

张老师将宝儿带回了自己家。

在给宝儿洗澡的时候,张老师发现了宝儿身上的伤痕。

“宝儿,你身上怎么那么多伤?谁打的?”张老师一脸关切地问道。

“是叔叔打的!”听到张老师关切地问候,宝儿瞬间止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为什么?”张老师问道。

“因为上次我逃跑的事情!”宝儿回道。

“不管什么原因,他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啊,你还只是个孩子啊!”张老师一脸心疼地道。

“张老师,我求求你,请你帮我救救那个叔叔吧!”宝儿突然跪在澡盆里道。

“宝儿,你这是怎么了?快,快起来!”张老师赶忙将宝儿扶起来道。

“张老师,那个叔叔他对我很好,他不是人贩子!”宝儿道。

“你是说那个被jing cha带走的修车行的师傅?”张老师问道。

“是的,他是个好人,你们冤枉他了!”宝儿回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不是那个修车行的师傅拐走了你,那你们又是怎么遇到的呢?”张老师一脸不解地道。

接着,宝儿便将整件事情完完整整地给张老师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你怎么不早点跟老师说呢?”张老师望着宝儿道。

“我怕老师你不相信我!”宝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好吧,老师知道了!”张老师望着宝儿点了点头道。

待宝儿在张老师家吃过饭后,张老师便带着宝儿去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以后,他们便直奔分局了。

“阿sir,我要报警!”一进分局,张老师便对着一个jing cha道。

“好的,请随我来!”说着,这名jing cha便领着张老师和宝儿进了一个房间。

一名女警员接待了她们。

“诶,这不是上次那个小女孩吗?你怎么又来了?”那名女警员微笑着道。

“你好,我是宝儿的班主任,今天我们过来是为了澄清一件事的!”张老师道。

“什么事啊?”女警员问道。

“就是上次那个修车行的师傅,他并不是人贩子,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宝儿的事!”张老师回道。

“你们等等!”听到张老师这么说,女警员突然一脸兴奋地道。

过了一会儿,女警员竟将卓一凡叫了过来。

“什么?你们是说,无名是无辜的?”卓一凡一脸惊讶地道。

“是的!”张老师回道。

“你们有什么证据?”卓一凡问道。

“证据我们是没有,但我们却有证人!”张老师回道。

“证人呢?”卓一凡问道。

“她就是证人!”张老师指着宝儿道。

清栀醉寒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