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小枪王

第19章 杀贼(一)

两名少年起先脚步并不快,等到郑达一行人走远,两人不约而同向前踏步疾走,进而变成飞奔。

目标便是一里之外的那名眼线。

一行十几人的山贼团伙,如果跟随太近,很容易暴露目标,这就需要一位眼线来跟住目标,俗称也叫尾巴。

猛虎帮的“尾巴”们都经过训练,善于乔装的同时,往往随机应变能力极强,且不会一人跟到底,中途会轮换几人,十分阴险。

薛秦儿小时跟着董杭上山下河,自认脚力不弱,在修行武力之后,体质更上一层楼,却只能与这破袄少年齐头并进,并不能领先他一步。薛秦儿当即明白,这家伙完全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贼眉鼠眼的探子正窝在路边啃干粮,看到来势汹汹的两位少年,仍旧认为自己没有暴露,强装镇定。

薛秦儿猛地一步踏出,领先于楚胤半个身为,朝着猛虎帮探子一枪砸去。

探子赶忙丢掉干粮,抽刀应对,没想到这少年着实阴险,出招毫无征兆不说,连提高士气的叫喊声都没有,这哪还有十七八岁该有的豪情壮志?

真应了那句“会咬人的狗不叫”。

但到底是个孩子,能有多大本事?

铁枪砸在刀刃之上,发出“铿锵”声,将铁刀硬生生砸落探子胸前,由于力大,枪身压完成弧,枪头径直砸在探子肩膀上,后者惨叫一声,手中铁刀应声跌落。

破袄少年瞅准时机,箭步上前,一拳击中探子腹部,探子一口鲜血喷出,随后被楚胤擒拿在地。

可怜这探子刚才还想拿下这伙人之后,去镇子上的勾栏找个娘们,就被这两名少年顷刻活捉,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薛秦儿将枪头插在地上,只差二指便要插中探子脑袋,然后大声喝道:“说!你们是什么人!一路跟随我们,居心何在?!”

楚胤将探子双手反扣,一只手按住探子脑袋,膝盖压在探子背上,叹气道:“猛虎帮草寇呗,当然是想杀人越货了。”

探子“嗯嗯”两声,随后发觉自己毫无反抗之力,暴露目的之后还有好果子吃?于是用脑袋在地上猛蹭摇头,表示自己无辜。

楚胤靠近探子耳边,低声耳语几句,可怜的草寇身体一阵哆嗦,颤颤巍巍道:“大当家的刘庆福一行共十一人,就在二里外等候消息,只等太阳一落山,你们一行人还未到村子落脚的时候,出手劫杀……”

薛秦儿居高临下,“喔”了一声,两人对视之时,探子早已泣不成声,求饶道:“爷爷,饶命啊!”

薛秦儿疑惑道:“饶命?”

明明是一句不知所云的话,在探子眼里却成了恶人的索命语,想来那破袄少年提醒的确实没错,要不然怎么会如此轻描淡写说出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话,分明就是早就想杀掉自己!

虽说自己落草为寇,也杀过几个人,那也都是迫不得已,哪有这种随意杀生的家伙,况且还是个未及冠的少年!

探子急得翻了个白眼,惶惑不安,最终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挣脱楚胤的束缚,跌跌撞撞逃向后方。

这一幕看得楚胤哈哈大笑。

薛秦儿扛起铁枪,不解问道:“你和这家伙说的什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怂了?”

楚胤笑道:“我问他知不知道白衣小阎王,是个喜欢食人心肝,以脑浆做酒的用枪少年。”

薛秦儿咧咧嘴,心想你这胡诌的水平快赶上说书的吴先生了。

但居然挺管用。

难不成江湖上的草寇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软骨头?

薛秦儿问道:“你就不怕那家伙回去通风报信,让那些草寇强盗跑路了?”

楚胤摇摇头道:“这些草寇跟随我们足有半天,没有前功尽弃的理由。再说,让两个小孩给镇住,日后传出去也甭想做强盗了,回家喂猪都被人看不起。”

薛秦儿会意,笑道:“看来江湖是真难混啊。”

破袄少年赞同道:“庙堂江湖也好沙场也罢,往往都身不由己。”

两人边走边闲扯,天色已晚,路上都没碰到几个过路行人。只见两人走出约莫一里地之后,就听到马蹄声阵阵,远处尘土飞扬,有一行十几人骑马飞奔而来。

一众强盗在离薛秦儿十丈处停下,为首的是位络腮胡子大汉,手持一把大环刀,而先前那位屁滚尿流的探子,也已经狐假虎威趾高气昂,下马之后来到大当家身边,指着薛秦儿道:“大哥,就是他们,说我们猛虎帮是怂蛋,还说要一个打十个灭了我们猛虎帮!”

猛虎帮大当家的刘庆福横眉怒目道:“就你小子说要灭了我们猛虎帮?”

薛秦儿点头笑道:“对,是我说的。”

如今是不是他说的也不重要了,有那探子添油加醋,双方早就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况且薛秦儿一早就决定用他们这些强盗来衡量一下自己的战力。

早晚都要打,也就不怕多背个锅了。

大当家的刘庆福举起拳头,伸出三根手指,便有三名强盗下马抽刀,二话不说,朝着薛秦儿所在方向冲杀过来。

名叫楚胤的破袄少年,竟在此时鬼使神差退后一步,有些将薛秦儿往火坑里推的味道。

薛秦儿表情严肃坚毅,拖枪而行。

铁枪在地上划出一道长线,薛秦儿疾步快奔,三名强盗配合默契,两人挥刀拦腰,一人直取下门,只可惜不了解枪法枪长,错误估算距离,被薛秦儿一枪刺中那名强盗臂膀,“崩”字诀陡然爆发,将那人臂膀炸裂,血肉模糊。

枪法一阶境,破甲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区区强盗的脆弱身体。

横刀拦腰的强盗近在咫尺,薛秦儿并未收枪反攻,而是腰身弯曲,摆了个利落的铁板桥,刀锋从身边堪堪擦过。

如此惊心动魄场面,在楚胤的眼里,只够让他点了点头。

薛秦儿抽枪而出,身体画了个利落的半圆,提枪反刺,连续两枪刺中两位强盗的大腿,令其瞬间倒地丧失战力。

薛秦儿本可以直插两人后心,令其毙命,但实在没忍心下手。

破袄少年劝道:“对别人仁慈,实在有些蠢啊。”

薛秦儿不置可否。

而另一边,大当家的刘庆福举起右臂,挥挥手,示意剩下所有人全上。

破袄少年大踏步向前,与薛秦儿齐头并进。

薛秦儿提枪,指向那位猛虎帮大当家的刘庆福,大声喊道:“那就打打看啊!”

上山捕鱼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