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小枪王

红衣小枪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巷战(一)

高个丑陋男人明显有些意外。

行走江湖时间一长,自然见多了那些侠义豪情泛滥的后辈,仗着一腔热血恨不得要管尽天下闲事,但往往最后死的死伤的伤,没几个能囫囵的。

而这位丑陋男人,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名号的心狠手辣之辈,折损在他手上的青年才俊不在少数。

丑陋男人一步踏出,眨眼间便到薛秦儿身前。

薛琴儿只练枪,对于近身打斗生疏,毫无招架之力。丑陋男人一拳轰出,便让猝不及防的薛秦儿倒飞数十米。

铁枪在空中不断翻转,最终插在地上。

薛秦儿趴在地上,一口鲜血涌出,体内那片干裂大地摇晃不止,竭力想要起身,又栽倒在泥泞之中。

仅仅一拳便让他毫无招架。

薛秦儿憋足一口气,以铁枪撑地强行起身。

剧痛如潮水般袭来,薛秦儿咬牙切齿,《会心吐纳法》一气冲关四十整仍不停息,这种生死关头,这口气机却愈演愈烈,有势如破竹之威!

雨势渐大。

丑陋男人打量着薛秦儿,行走江湖多年的他,怎能不发现这种以战养战的小把戏。不管那些高手过招或者菜鸡互啄,顿悟这种事可遇不可求。

但却未出手阻断。

另外一位黑袍人自始至终都未停下脚步,冷漠地丢下一句“处理完过来”,身形闪烁向巷子深处。

薛秦儿无暇顾及那位冷漠黑袍人,只是暗自祈祷羊角辫小女孩早已跑远。

一气已破四十五关,仍未停歇。

丑陋男人沉声说道:“给你十息时间,如何选择,还要看你。”

薛秦儿自然明白话里的意思,如今气机冲关势头强盛,这借势一枪有些神来之笔的味道,但面对实力如此差距的对手,出枪便意味着身死;

同样,若是选择不出枪,等到这股势头自行消失,倒可能苟且偷生捡条命,毕竟双方没有实打实的恩怨。

但却对于武道一途伤害巨大,难免落下心境受损的病根。如此情况,即便日后再努力,也到达不了高手的层次,注定一辈子碌碌无为。

生死得失,如何选择,是个难题。

丑陋男人双臂交叉胸前,厉声说道:“还有五息。”

薛秦儿紧皱眉头,借助最后余力,已过五十关。

这是先前修习《会心吐纳法》都不曾冲击的境地,薛秦儿曾听说书先生讲过,往往在危机关头,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潜能,所以才有了这借势冲关一幕。

但人的实力毕竟是有限的,就像即便这股气机再充沛,也无法一鼓作气破七十二关,完成绕行小周天。

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薛秦儿深知事态严重,忽然想起提醒薛老头一定要少喝酒;说好以后要给董杭扛旗;要白衣长枪走江湖,顺便拐带几个漂亮媳妇儿;还要去云顶山拜入宗门。

薛秦儿摇摇头,将所有杂念排除。

《枪术精研》所载历历在目,扉页记载八字:练枪随心,出枪当忘。

薛秦儿将铁枪拔出地面,马步扎稳,摆出迎敌式。

这算是练枪十年,离家之后的首战,不曾想实力差距如此明显。

十年练枪,一朝出枪。

练枪之时未做到随心,出枪亦是无法做到“当忘”。

体内一气破关五十又四,最终消失,凝练出半招枪意。

丑陋男人点点头,大声道:“好!”

紧接着,丑陋男人摘下斗笠,露出那张鬼怪般的面孔,伸手放在肩头,打开一个不易察觉的绳结。

黑袍鼓荡,有一物掉落下来。丑陋男人手臂下摆,竟从黑袍之中掏出一柄宽刃重剑。

如鬼怪般的丑陋男人沉声说道:“在下北吾,请赐教。”

薛秦儿默不作声,会咬人的狗不说话,而往往乱吠不止的狗,都是些绣花枕头。

他不再犹豫,脚下一点,身形疾疾掠去。

巷战反而对长兵器有所制约,如扫、劈二式用起来格外费力,而“挑”字在于巧,更不利用先手。

薛秦儿选择刺。

借助铁枪长度优势,薛秦儿可以占得先手,出枪不可谓不快,直刺北吾胸膛。

丑陋男人反握重剑,立于身前格挡,不动如山。

凝练半招枪意,薛秦儿已无暇变招,唯有直来直往。两兵相接的刹那,“崩”字诀陡然爆发,气机炸裂轰然作响,比在卧龙岗那一枪强出数倍不止。

但对北吾这种高手仍旧无济于事。

丑陋男人仅后退一步,而薛秦儿已然浑身力竭。

一股无形之势陡然扩散,地面积水涌动,其中一个木箱更是被瞬间掀翻,东西散落一地。

北吾瞥见地上那支盛开的桃花枝,眼神微眯。

旋即走到薛秦儿身前,不费吹灰之力拎起后者,猛然一拳击飞。

薛秦儿只觉四肢百骸疼痛欲裂,紧接着便昏死过去。

这位满怀信心入江湖的少年,首战便以惨痛失败告终。

北吾将重剑重新挂在背后,系好绳头,准备去找搭档汇合。毕竟于他们而言,任务大于天。

还未动身,北吾陡然回头,谨慎望向背后。

有青白闪电在夜空骤然亮起,如巨大树枝倒刺天空。

一人脚踩草鞋,身披蓑衣,腰悬单刀,站在巷子口。

来者走了进来,挺胸抬头,一身正气。

雨蓑之下,是楚国统一的官制服装,身前“捕”字十分显眼。

本名叫郑达的男人,子承父业,是清平镇的捕头。白日里看到天气阴沉,夜间有雨,郑达让衙门里的捕快巡逻之后早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而一直孤家寡人的郑达,便披上蓑衣,换上草鞋,在镇子里巡逻,以备不时之需。

男人走进之后,瞥了北吾一眼,随后蹲下查看薛秦儿的情况,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北吾草草应道:“不知道,我也是刚经过。”

郑达给薛秦儿把脉,确定性命尚存后长舒一口气,随后担忧道:“伤势不轻,得赶紧医治才行。”

北吾将兜里重新戴好,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男人默然点头,本性质朴的捕头,并不会因为别人样貌便另眼相看。

更何况救人本就是他的义务,上到抓贼平乱,下到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凡镇子里能用到他的,他都不遗余力。

正因如此,捕快们格外敬重这位捕头。

当下这种大雨天,医馆早已关门。郑达懂些医术,将昏迷的薛秦儿扛在肩头,准备赶回家。

还没走出几步,郑达转过身来,沉声说道:“阁下似乎有点面熟。”

北吾停下脚步,神情严肃,杀意萌动。

郑达一把丢下薛秦儿,盯着北吾的背影道:“十二支,蛮牛北吾。”

上山捕鱼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