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就对你念念不忘

第7章 白眀曦

柳岁安来到炼丹房,把药草依次放进去,炼化成药液,最后凝聚为丹。

她拿出一个玉瓶将丹药放在里面,正巧这一幕被白眀曦看到了。

白眀曦惊讶道:“这是……你炼的?”

柳岁安点点头:“对啊,我正准备给师傅看呢,让师傅验收我的成果。”

白眀曦不相信的说道:“你不会是在说谎吧?之前你还向我请假问题,今天怎么可能就炼出了三阶丹药!”

如果她刚刚没看错的话,那个丹药上面有着金纹!

“当然因为我是天才啊!”柳岁安得意的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师傅才收的我。”

白眀曦眼里有过一丝嫉妒,但随即便被她很好的掩饰住了。

“这个世界上天才多的很,但大多数都是假的,都是装的。而你,从一个毫无灵力的人一跃成为三阶炼丹师,就是天才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白眀曦皱眉道。

白眀曦刚刚的那番话,她微微的不满。

“那说明我不是天才,我是仙才咯!”柳岁安说道:“我可不是骗人你的,而是真的靠自己炼出了三阶金纹丹药。”

白眀曦仿佛真的不相信她说的那样:“那你能再炼一次给我看看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在炼丹方面进步如此大的人。”

柳岁安爽快的答应了:“当然可以,不过要等一下,我先去把这个丹药给师傅验收。”

她想要马上去白清风那里,要是这次运气好的话,她说不定会被同意去到藏书阁,那样她就可以去学习阵法了。

对于白眀曦要看她炼丹一事,她放在了最后面。

不留情面的说,其实,她根本没义务去跟她证实自己到底是不是仙才这件事情,她信与不信都与她无关。

白眀曦点点头:“好。”

柳岁安拿着丹药出了炼丹房,她没看到白眀曦在她转身的时候脸上突然沉下来,放在身旁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

柳岁安来到了第一次找到白清风的地方,那座凉亭那里坐着一个人,正是白清风。

“师傅!”柳岁安向他跑去,然后把自己练的丹药给他看:“这是我炼的三阶丹药强化丹。”

白清风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到她手中的玉瓶上,伸出手拿过玉瓶,然后打开木塞子,将里面的丹药倒在手心里,看着上面的金纹夸奖道:“不错,进步很大。”

柳岁安不服气的说:“就只是进步大吗?这个丹药我可是刚刚炼就炼成金纹了!”

白清风将丹药放回玉瓶中:“那你想要我奖励你什么?”

柳岁安眼睛一亮,她等的就是这句话:“师傅,如果你真的想奖励我的话,你不如让我进狐族的藏书阁吧!”

白清风将视线移到她的脸上,那双单纯略带妩媚的眼睛,别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他嘴角微勾起:“你去藏书阁做什么?”

“我想在闲暇之余去里面长长见识。”柳岁安对他撒谎道。

白清风故作思考,而后点点头道:“看你这么上进的样子,我同意你去藏书阁了。”

柳岁安一听,激动的朝他鞠了一躬:“谢谢师傅!”

白清风笑着拿出自己的乾坤壶,从里面取出一个玉镯:“你之前不是找不到我吗?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定位灵器,你往里面注入灵力后可以看到我所在的位置。”

“这么神奇的吗?”柳岁安拿过那个玉镯仔细打量:“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玉镯吗?”

“你觉得为师手里可能会有普通的东西吗?”白清风挑眉道。

柳岁安想想觉得也是,于是把玉镯戴在手上,然后往里面注入灵力。

白清风所在的地方位置立刻浮现在空中。

这……也太高科技了吧!这真的是古代修仙位面吗?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类似于现代投影仪的东西都弄出来了。

真的是不能把这个地方当做普通的古代来看啊!柳岁安在心里感叹道。

然后她对白清风说道:“谢谢师傅!”

白清风笑而不语。

突然,她想起来一件事情:“师傅,如果没事我就先离开了,白眀曦还在炼丹房等我呢。”

白清风点点头道:“好,去吧!”

柳岁安转身离开这里,然后往炼丹房赶去,可不能让白眀曦久等了。

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师傅对她很好,但他们毕竟都是狐狸。

回到炼丹房的时候,白眀曦人已经不在炼丹房了。

柳岁安皱眉,想了想还是决定在这里等一会她,然而,她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人。

“白眀曦不会是放我鸽子了吧。”柳岁安越想越觉得可能,于是她离开了炼丹房不在等候。

第二天,柳岁安来到炼丹房炼丹时,白眀曦刚好也在。

她看见柳岁安进来立刻生气的问道:“你昨天去哪了?不是说找完族长就来这里的吗?你怎么不讲信用,害我等你那么久。”

柳岁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哪里有不讲信用,我匆匆忙忙的从师傅那里赶来的时候你都已经不在炼丹房了,我还等你了好一会!”

白眀曦质问道:“你昨天什么时候来的炼丹房?”

柳岁安反问:“你昨天是不是离开炼丹房了?”

“我昨天确实是离开过,不过我没离开多久。”白眀曦说道:“之后我就一直待在炼丹房没离开过。”

柳岁安叹口气道:“那说明我和你刚好错开了。你赖我做什么?”

白眀曦看着她,沉默了一会,觉得她说的是这个理,于是没再找她的麻烦,而是转身去到自己的那个炼丹炉面前坐下准备炼丹。

柳岁安见此,从密室里拿出药草来,打算炼制四阶丹药,她想试试先炼制四阶丹药会怎么样。

至于之前白眀曦让她给她证明一事,柳岁安和白眀曦都没有提起。

柳岁安把炼制成药液的液体凝聚成丹药后,白雾成盖子里飘出来,这是炼制四阶丹药成功后所产生的异象。

她将盖子打开,炼丹炉底静静躺着一枚金纹的四阶丹药。

“这是……四阶回元丹!”白眀曦惊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柳岁安偏头看过去,就看到原本在炼丹的白眀曦此刻正惊讶的看着自己。

柳岁安嘿嘿一笑说道:“我就是随便炼炼,没想到就成功了!本来是打算试一下的。

白眀曦看着她的眼神,很复杂,之前她不相信,是因为她没有亲眼看到,如今她亲眼看到了,她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才!

其他天赋高的人都还需要练习,可柳岁安却完全不需要。

就好像她一出生就注定成为一个绝世无双的炼丹师一样。

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存在呢?无论天赋多么高,总得练习领悟吧,不然就太恐怖了。

“你……不是柳岁安吧!”白眀曦语出惊人道。

柳岁安被她这番话惊的心脏都漏了半拍。这个人看出来她是穿越的了?

不行!

不能承认!柳岁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不是柳岁安?我可是师傅亲自从丞相府带出来的!”

白眀曦冷哼道:“这个世界上,可是有一种邪术叫夺舍!”目前只有夺舍能解释柳岁安这令人震撼的天赋了!

“你若是不相信你就去问我师傅!我师傅那么厉害的人,他肯定能看出来我究竟有没有被夺舍。”柳岁安心里十分的慌。

她不知道,自己这种是属于什么,但是如果被落实了,那她肯定就完了。

有句话叫做“越描越黑”,柳岁安决定不和她继续这个话题了:“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是夺舍。”

“怎么,心虚了?你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所以才打算不继续这个话题对吧!”白眀曦一下子就猜出来她回避的原因。

柳岁安冷笑:“如果我真的是夺舍,那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我肯定要杀人灭口的!然后布置现场,让人不知道你是我杀的。”

本来她只是比喻,白眀曦却认为她这是承认了:“你看,你现在不就承认了?”

柳岁安翻了个白眼:“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说完,柳岁安拿着丹药就离开了炼丹房。她走的不急不缓,就怕被白眀曦认为是做贼心虚。

等好不容易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感觉推门进去,然后猛拍胸脯:“哎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好她没跟过来。”

“谁没跟过来?”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柳岁安吓得立刻尖叫起来,她回过头却发现发出声音的是一个老头。

“你!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间?”柳岁安怒道。刚才差点没把她吓死,魂都快被吓离体了。

“我?”老头指着自己说道:“我你不认识了?”

柳岁安闻言,立刻警惕起来,仔细回想着脑海里老头形象的人,最后想起了几天前,那见过穿着奇怪的老人。

“我之前是不是见过你?总感觉你好像很熟悉。”柳岁安问道。

老头笑着说:“是啊,我们前不久才见过面。”

他这么一说,柳岁安立马就想起来他是谁了,就是之前那几个老头中的一个!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柳岁安问道。

“你叫我……白老头就行了。”老头犹豫了一下说道。

白老头?原本那几个老头不是看到她靠近就吓得变成原型就跑了吗?为什么今天敢和她说话?

怀着这种疑惑,柳岁安问道:“白老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来找你,是为了……”白老头说到这,就没有说了,而是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样。

思考了大概几秒后,他继续说道:“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帮我炼制一些丹药。”

为什么要她来?狐族不是还有两个炼丹师吗?他们就这么放心她?

柳岁安这么想着,同时也把想的说了出来。

“白清风天天在我们面前说你的天赋有多好多好的,所以我们很相信你!”白老头没等她开口,继续说道:“你放心,好处肯定是少不了的!”

还有好处?柳岁安内心期待起来,于是她点点头:“你们都要什么丹药?”

白老头说道:“我们要的丹药有破魔丹,还魂丹,修复丹。”

老头说道这些丹药都是四阶丹药,而她才刚刚在炼丹房里炼出四阶丹药,除了白眀曦以外都不知道。

可是,这个白老头却一上来就让她炼制四阶的,该不会是想刁难她吧?

“如果我炼制不出来呢?”柳岁安没有一口应下来。

然而,白老头却对她很相信:“别人我可能就放弃了,觉得她炼不出来,可要是你的话,我相信你能炼制出来!”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柳岁安也只能答应了,更何况她确实炼的出来:“好,那我同意了。”

她想起炼丹房的白眀曦,突然感觉有些头疼:“我明天再去炼丹房炼,等炼好了就给我师傅,我让我师傅给你怎么样?”

白老头点点头,表示同意,两个人就这么约好了。

剩下的时间,柳岁安打算去藏书阁看关于阵法的书,她还是想离开这里。

就像是一股执念一样,如果不做着离开的计划话,她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应该做什么了。

白清风只同意她去藏书阁,可是并没有告诉她藏书阁在什么地方,所以她需要问一下地址。

柳岁安往玉镯类注入灵力,白清风的脸立刻被投放在空中。

“师傅!”柳岁安喊道。

“找为师有什么事情?”白清风此刻正拿着茶杯喝茶,右手腕处露出一个和她同种款式的玉镯。

“师傅,藏书阁在什么地方?”柳岁安问道。

“还有呢?”白清风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嗯?”柳岁安疑惑道:“还有什么?”

“没什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白清风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柳岁安报出自己的位置:“我现在在自己的房间。”

白清风点点头:“你现在出门往右走,再往右走,然后左走,接着一直直走,然后再往左走,走一段路就到了。”

时暖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