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尊太迷人了

第26章 被告状了

对于景婉儿这件事情,楚天幽单独找到了周善善。

“什么,你要把那女的带回宗门?”周善善惊异的看着他。

宗门是严格禁止谈恋爱的,更别说通婚了,这要是被发现,即便楚天幽是圣子也不能通融。

“若是把婉儿留在陨剑城,那她必死无疑。别忘了,她名义上可是我的未婚妻,而我杀了景洪平,景家的人一定会杀了她。九师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楚天幽说道。

“呵呵!婉儿,你倒是叫的很亲密。”周珊珊白了他一眼。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冤枉我……楚天幽一脸正色道:“因为她不姓景,以后也不会用这个姓了。”

“那你想怎样?”周善善问道。

“婉儿是纯阴灵体,这体质很是罕见,适合修行至阴功法,正好适合玄冥宗。我想将她带回宗门,可又不能让她待在我身边,所以……我想让她做九师姐的侍女。”楚天幽说道。

“可我已经有一个侍女了。”周善善道。

“再多一个又无妨,很多真传弟子都两三个侍女服饰呢。你放心,她的修行我来教导。”楚天幽很是认真的说道……这样就可以天天去找九师姐玩了。

九师姐颜值虽然比师尊差一点,但也是一个大美女,宗门内不知有多少男弟子暗恋她。

当然,他已经有师尊了,九师姐肯定……做不了正妻。

“其实也不用让她做我侍女。”周善善想了想,说道。

“九师姐是有其他好办法?”

“不是啊,宗门的仙路大会马上要开始了,直接让她参加不就是了。既然她是纯阴灵体,就算已经十八岁了,也能够破例参加。”周善善说道。

仙路大会,没四年举办一次,其实就是宗门对外招生。

当初周善善就是参加仙路大会时被录取的,而且是直接成为的真传弟子。之后一年时间不到,被师尊看中,成为了宗主亲传弟子。

前身楚天幽没有参加过仙路大会,他是直接被莫卿尘看中,没有走正规流程。

“仙路大会什么时候开始?”楚天幽问道。

“算一算的话,应该就是这几天吧,报名时间有七天,咱们现在回去还赶得及。”周善善说道。

“行,那就这么定了。”楚天幽点了点头。

能够走正规流程进入宗门那自然是最好的,侍女毕竟是杂役弟子,要想一步步晋升到内门需要很长时间。

之后,楚天幽找到景婉儿商量此事。

景婉儿一听可以拜入玄冥宗,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对于已经十八岁的她来说,只要能够修行就很不错了。

她之前之所以想嫁给罗云锋,就是因为想要拜入万剑宗,就是想要踏上修行之道。

可她并不知道自己是纯阴灵体,根本不适合万剑宗,即便勉强可以修行,也无法修行万剑宗的核心功法。

再者,罗云锋死在陨剑城,完全断了她拜入万剑宗的希望。

事情决议之后,众人集合准备返回玄冥宗。

“九师姐,我想搭个车。”见周善善祭出飞剑,楚天幽又厚颜无耻的走了过来,张开双手,准备搂住九师姐的小蛮腰。

“你不是金丹境了吗?自己飞。”周善善没好气的瞪着他。

“我这不是对御物飞行还不娴熟吗?而且我有点恐高,自己飞我怕掉下去。”楚天幽说道。

“是么?”

“是啊!”

“你杀景洪平的时候我可是看你飞得很高。”

“额,我当时担心他跑了,所以没想到这么多。”

“那说明你还是可以克服恐惧的,加油!”

“求你了!”

“……”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

天空蔚蓝,迎面吹来暖洋洋的春风。

而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能搂着九师姐的小蛮腰在天空飞行,以及嗅着她那幽幽体香。

不远处,景婉儿被一名宗门的女弟子照料着。

只是她第一次在如此高的天空飞行,很不适应,脸色有些苍白。

而当她看见自己的“未婚夫”此时正搂着别的女人的小腰,脸色又有些发红,这应该是气得。

当然,她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女子。

她明白自己最终肯定不能嫁给楚天幽,这不仅是因为玄冥宗的门规,还因为他是圣子。

除非自己将来能够修炼大成,有所成就,否则无法与他并肩,更别说在一起了。

可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看见他搂别的女人。

……

玄冥宗,玄冥殿。

此时殿中除了莫卿尘以外,还有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子。

只不过这个女子看起来很是妖艳,美眸之间总是透着一丝媚意。

此人同样是莫卿尘的亲传弟子,排行第五……血狐。

“这么说来,天幽的修为已经恢复到了金丹境。”莫卿尘听完血狐的讲述后,神色有些复杂。

“师尊,小师弟真的被人伤了道基吗?”血狐问道。

“嗯。”莫卿尘点了点头:“本座亲自出手给他疗过伤,确实是道基受损,而且伤得还不轻。”

“既然如此,那他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到金丹境修为?”血狐表示怀疑:“而且,弟子感觉他的气息有巨大变化,修炼的似乎并非咱们玄冥宗的功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和造化,功法只要适合自己便可,本座向来开明,不在乎是不是宗门功法。”莫卿尘说道。

血狐点了点头。

师尊曾说过,万法皆为道。

鬼道本身并不邪恶,它也是道的一部分。

而宗门也从未规定弟子不能修行其他功法,只要你有天赋,你有足够的机缘,修行佛道都可以。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莫卿尘确实很开明。

“天幽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暂时不说,还是仔细讲讲他比武招亲的事情吧。”莫卿尘说道。

血狐点了点头,心想师尊是想知道小师弟究竟是否触犯门规吗?

于是,血狐将比武招亲之事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

她和楚天幽关系不熟,因为她五十年前就已经离开玄冥宗去开宗立派了,两人也仅仅只见过两三次罢了,而且毫无交流。

加上楚天幽是圣子,作为师姐的她自己有些嫉妒,所以告起状来毫无心理压力,巴不得师尊将他的圣子之位剥夺。

于是,在讲述的过程中,稍稍添油加醋。

比如什么小师弟估计是看人家新娘子长得漂亮,可能动了凡心,所以才登上擂台……等等。

估计、可能、应该……反正不用肯定词。

到时候小师弟如果责怪起来,我就说只是我的猜测,师尊会信几分,那我就不管了。

然而,血狐说着说着,只听咔的一声。

师尊一把将座椅上的扶手给捏断了,脸上满是怒气!

瞬间,整个大殿气温骤然下降,仿佛空气都能凝结出冰。

“嘶!”

血狐倒吸一口冷气,身子不由哆嗦。

师尊生气了!

师尊果然无法容忍宗门弟子谈恋爱,尤其是她的亲传弟子。

小师弟,看来你圣子之位不保了哟!

一抹冷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